0203、暗流涌动(2) - 圣武星辰

0203、暗流涌动(2)

郑存剑汇报道。 “刘无锋?这倒是一个硬手,二十四式【云中仙剑】,号称是仙人剑术,含有败绩,镇西王这一次,看来是真的被激怒了。”李刚面如冠玉,黑须冉冉,儒雅清癯,风度翩翩,微笑道:“加上这几日来的无量剑派、风雨楼、情杀道等数十个宗门,都是亲镇西王府的势力,呵呵,这声势,可就有点儿大了。” “要不要向公子透露一点儿信息?”郑存剑尝试着问道。 李牧在长安城中,没有根基,许多消息,必然是不知道,将这些消息透露给他,或许可以帮到一些。 李刚摇摇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郑存剑点头,心中在拿捏着这句话的意思。 知府大人的想法,他第一次觉得无法揣摩。 对于这位断绝了父子关系的儿子,他内心地到底是持什么样的想法呢? 想要拉拢? 那为何当日天剑武馆一战之后,并没有留在现场,也一直都没有想要与李牧相见的意思。 还是落井下石? 但暗中,还是很关注李牧的消息。 郑存剑有点儿看不清楚了。 “镇西王府的赵先生,也已经来到了长安城,数次求见大人,这位赵先生,据说乃是镇西王乳母之子,是镇西王小时候的伴读,与镇西王关系极好,权柄不小,大人是都要抽时间去见见他?”郑存剑又问。 “不见。”李刚冷笑:“镇西王亲自来了,本府也许还卖他一个面子,派一个下人来,就想见我?”镇西王的势力范围,在东边的凤翔府,与长安府中间,还隔着扶风府这样一个帝国大省呢,李刚身为帝国封疆大吏之一,有其身为封疆大吏的底气,这句话说的,气魄十足。 郑存剑点点头,记下来,又道:“监察司总司的鹿梨子巡检,今日也入了长安城,已经向衙门发了文,希望我们将二公子抓捕起来,送到长安城监察司分部,由他们审问定罪。” 李刚冷冷一笑:“这种事情,如何回复,还需要我教你吗?” 郑存剑一怔,明白了,道:“好的,属下知道了。” 李刚又道:“最近长安城中,暗流涌动,命城外的驻军,入城执勤,每夜,一到子时,全城宵禁,非公文不得外出,敢在城中闹事的,不管背景,全部都给我抓起来,长安城的秩序,不能乱。谁敢在城内闹事,就是和我过不去。” …… …… 庄园中。 公主秦臻眉头紧锁,看着眼前的长安城地图,眼睛盯着从教坊司流芳街到西城门的无数街道巷子,脑海里,勾勒出一个又一个的路线。 “最坏的打算,我们参加拍卖失败,只能动手抢人,得手后,绕开东城区守备衙门的兵力,最快的速度,亦需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啊,对方绝对不可能给我们那么长的时间的。” 她眉眼之中,都是忧愁。 要救的是孤儿寡女,没有什么行动能力,会更加拖延时间。 这段日子,她已经尝试了各种方法,但却都没有办法提前救出人,如今,最后的希望,只能寄托在花魁开选当日了。 “你的那两老朋友,可靠吗?”秦臻公主看向【风君子】王辰。 如今,她不得不多广邀助拳,王辰的两位老朋友,她一开始是不打算借助的,因为归隐了的人,再度踏入江湖,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想要再归隐,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啊。 “绝对可靠。”王辰道:“我已经和他们约好,就在城外接应,万无一失。” 公主秦臻点点头,脑海之中,一遍遍地计划着。 她要邀请了一位长安城中的朋友,到时候,可以帮忙。 只是……计划好做,实施起来,各种变数,她以前做事,总会考虑到各种意外,布置各种后手,然而这一次,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人手有限,只能顾得上眼前路,哪里还能准备后意外? “殿下,请恕老臣直言,何不向李牧大人求援?”风君子从一开始,就是铁杆李吹,对于李牧,极为崇拜,始终认为,拉拢李牧,或者是结个善缘,向李牧求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秦臻公主微微皱眉,没有第一时间反驳。 她的心中,还是很纠结的。 纠结之处,在于她不屑于李牧的为人,敲诈勒索,流连青楼,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李牧的实力,远远超出了她的估计,这是一个她看不透的人,包括李牧【陋室铭】三首诗,包括他斩杀了在军墓园中倒行逆施的小王爷秦林……李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现在,有点儿看不懂了。 自从上一次青楼夜诗传出来,她就已经不让手下提起任何关于李牧的事情,但问题是,李牧一次次闯出来的事情太大了,就算是秦臻不想听,依旧会传到耳朵里,比如斩杀秦林这种事情,虽然同为皇族,但秦臻对于秦林的恶感,是毫不掩饰的,所以秦林之死,秦臻非但不惋惜,反而是拍手称快。 这一点,她是完全站在李牧这一边的。 不过,招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李牧的神奇之路,只怕是就要到此为止了。 “殿下,我觉得您对李牧大人,一直都有点儿成见,李牧绝非是那人一样,这一次,如果有李牧大人出手援助的话,那救人之事,成功率可以提升三成以上。”王辰道:“救人要紧啊。” 秦臻有点儿心动了。 “你和李牧,有交情吗?”她问。 王辰道:“有数面之缘,并未有深交,但李牧此人,颇讲义气,有同情心,怜悯弱小,老臣一三寸不烂之色,或许可以请得他出手。” 秦臻犹豫了一下,最终叹了一口气,道:“好,那你去办吧。” “遵命。”王辰大喜。 公主殿下终于肯放下心中的成见了吗? 这可真的是一个好兆头啊。 只要成功合作一次,彼此之间的芥蒂和误会,就可以消除,以后再想办法,将李牧拉到公主殿下的阵营中,那就方便太多了。 王辰兴奋地转身出去办事。 …… 与秦臻等人所在的庄园相隔不远的另一座庄园里。 在这里已经闷了数十日的大草原壮汉们,情绪变得有些急躁。 “李牧闯了祸,现在长安城中,秦人的高手数量增加,对于我们来说,局势越发不利了。” “秦人的这个小诗仙,真的是个惹祸精。” “那怎么办?” “现在就动手,直接去把圣女殿下抢过来。” “对,谁敢挡我们,就砍死他。” 一群来自于大草原的蛮子,脑子里的肌肉比脑浆多,又开始冲动了。 年轻的军师摇摇头,道:“不用着急,银子已经筹措到了,能不动武,就不动武……”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关键是,动武根本就没有胜算啊。 救人,救人。 那啊。 “如果最后实在是只能动武的话,各位就准备好硬拼吧,李牧是个变数,他招惹了这么多的秦人高手,汇集长安城,但对于我们来说,未尝不是好事,龙蛇混杂,浑水摸鱼。”年轻军师微笑着道。 他的微笑,总是有一种让人信任和平静的力量。 而众多草原蛮子,被看作是野蛮人的他们,原本躁动而又喧哗,听到了年轻人这么说,却立刻就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像是小学生一样连连点头,道:“听军师的。” 为首那铁塔一般的草原汉子,亦是点头。 草原人信任一个秦人,这样的画面,很少见。 “我会想办法,提前派人通知圣女等人,到时候,也好相互配合。”年轻军师又道。 …… …… 长安城中,一处神秘之地。 面貌俊秀如妖一般的年轻人,嘴角带着一抹凛冽的弧度:“呵呵,拒绝了?” 下面一位中年武者,身披灰袍帽衫,道:“是的,属下在闻圣斋中,找到了李牧,也递上了殿下您的拜帖,表达了殿下您的善意,但是,他决绝为殿下您效力。” “简直是狂妄,要给他一个教训。” “哼,他以为他是什么,殿下给他拜帖,已经是给他面子了,竟然如此不识抬举。” “灭了他。” 房间里,其他一些谋士、武官模样的人,都忍不住怒意聒噪了起来。 主座上,英俊如妖的年轻人,轻笑了一声,道:“天才,总要有一些天才的骄傲嘛,本王可以原谅他一次,再去送我拜帖,语气姿态摆低一点,若他愿意为我所用,条件他可以随便开。” “遵命。” 中年高手转身而去。 在做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 如果真的招来一个李牧这样的妖孽,那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竞争对手,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 …… 流芳街。 教坊司官宅。 这里是管理整个流芳街上大大小小青楼妓院的行政之地,也是关押一些还未调教好出.台的官宦女子的重地。 “妈妈,姐姐,我好饿啊,我冷。”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左右的清秀小女孩,乖巧地蜷缩在一位中年美妇的怀中,但一阵冷风吹过来,她打了个激灵,终于忍不住了,小声地道。 ---------- 感谢原创月无钩大大的捧场。 今天在公众微信号上,发了一张从网络上找到的花想容的相似图,感觉还蛮不错,大家关注一下去看看,回头刀子会找人,画一些书中人物的手绘和图像,让大家品评一下。公众号搜索乱世狂刀,即可关注。

上一篇   0202、暗流涌动

下一篇   0203、同命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