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9、李青天 - 圣武星辰

0019、李青天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恭喜大人,镇压神农帮,一举剪除了周武和郑龙兴这两个罪魁,从今日后,整个太白县城,都在大人您的掌控之中了。”主簿冯元星跟在李牧的身后,一脸谄笑地道。 李牧的身形猛然一顿,转身回来,看着冯元星。 “你以为我杀他们,是为了夺权?”李牧道。 冯元星的笑容凝固。 李牧的眼神,从跪着的一众士兵们的身上扫过。 不过趁此机会,再装一波逼? 于是这个小县令立刻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慷慨激昂之态。 “你们给我听清楚了,我杀这二人,乃是秉公执法,是为太白县城诛除毒瘤恶霸,是为了那些惨死在神农帮屠场中的无辜者报仇,是为了庇护我太白县的子民的利益,是为了端正我大秦帝国的吏治,为了……”李牧慷慨激昂地说了一遍,充分展现了自己大公无私的形象之后,才又反问:“周武和郑龙兴,若是真正的爱民勤政之人,就算是他们架空我,我又岂会杀他们?” 冯元星立刻反应过来。 “是是是,大人侠肝义胆,一心为公,乃是我太白县子民之福,属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该死该死。”他连忙改口,一脸惭愧之色,无地自容的道:“我太白县数十万子民,能够有大人您这样仁慈爱民的县尊,实乃是天大的福气啊。” 李牧嘴角一个抽搐。 妈的,这老东西拍马屁比我还不要脸。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去处理,郑龙兴和周武的余孽,要清理干净,但是,不要牵连无辜,不能连坐,不能搞扩大化,一切都要按照帝国的律法来……至于今日发生的事情,冯主簿你草拟文卷,直接上报吧,本官涉身其中,不便回应。” 李牧说完,转身离开。 “遵命。”冯元星面带喜色,大声地道。 这说明县尊大人已经接纳自己了吗? …… …… 神农帮总舵之外,人山人海。 关于这里发生的一切,已经风暴一样传了出去----当然,不包括石窟之中发生的事情。 除了县城中排的上号的各方实力各方人物之外,诸多普通的平民也都闻讯而来。 自从李牧踏破神农帮大门之后,消息不胫而走,像是插了翅膀一样。 因为在过去的是十年时间里,神农帮勾结官服、为非作歹、杀人越货、强买强卖等恶事做了不少,将太白县居民祸害的不轻,很多人深受其害,却敢怒不敢言,如今,听闻新任县令大人征讨神农帮,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旋即随着消息越演越烈,这才有更多的人涌聚而来。 此时,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说明,神农帮的覆灭似乎是已经板上钉钉了。 但所有人都想要知道,在石林深处,到底还发生了什么。 他们不敢进去,只能在这里等待。 所以,当李牧骑着一匹从衙卫手中牵过来的白马,不紧不慢地从石林中走出来的时候,被眼前这人山人海的画面吓了一跳。 “卧槽,怎么这么多的人?” 放眼看去,总舵大门之外,人潮拥挤,至少也有四五千人,黑压压地一片。 而看到李牧出来,原本喧哗鼎沸的人群,像是被施了消声魔法一样,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出来了! 各方势力的大人物们,看到这一幕,心脏又狂跳了起来。 虽然在此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此时看到李牧骑马而出,他们还是再度被震撼到了。 因为这意味着,小县令做到了,他真的以一人之力屠戮镇压了太白县四大帮派之一的神农帮,除了肩部一点点伤势之后,近乎于毫发无损地走了出来……这需要什么样的力量和彪悍志之勇啊? 这更意味着,从今以后,太白县或将迎来一位铁血强势的县令,政治局面将要彻底改观了。 对于诸多帮派和富豪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而对于许多平民来说,第一次见到李牧的他们,是无比惊奇和欣喜的,因为原来这个新县令竟然是如此的年轻,虽然身上沾满了血迹,但浓眉大眼的样子,让他们感觉到一种亲切,就好像是隔壁家的小子一样,并未有以前见到的那些官僚们趾高气昂、威仪重重、不可靠近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许多平民对于李牧的第一印象,可以说是非常好。 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敢说话来打破沉默。 李牧用银弓敲了敲战马的屁股,战马啪嗒啪嗒地加速。 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通道。 李牧策马而过。 “可惜了,一个多好的装逼机会。”李牧心中叹息,坐下了这种大事,本应该再面对着太白县的子民慷慨激昂地演讲一番,民心可用,但此时,他体内那蛇血的力量犹如火山一般在沸腾,他需要赶紧回去运功炼化了,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 一人一马,身形消失在了远处的街道。 片刻之后。 冯元星带着数百县衙兵卫,从神农帮总舵石林中走了出来。 外面的人群中,出现一阵躁动。 一个人影,分开人群走出来,来到冯元星跟前,拱手,道:“冯大人,司空境怎么样了?怎么不见周县丞和郑典使两位大人出来?” 冯元星抬眼一看,面色平静地道:“原来是天星武馆的魏馆主啊,神农帮主司空境冲击医馆、杀害无辜,目无法纪,冒犯县尊大人,罪无可赦,已经被县尊大人亲手格杀,至于周县丞和郑典使嘛……”冯元星说到了,顿了顿,才继续道:“他们两个人,勾结神农帮,荼毒平民,谋害县尊,其罪当诛,亦被县尊大人按律斩杀了!” “什么?”天星武馆的馆主魏子龙闻言,大吃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冯大人,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冯元星鼻子里冷冷一哼,面无表情地道:“如此非常时刻,本官哪里有心思和你开玩笑。” 说着,他转身一挥手,大声地下令,道:“来人啊,将司空境、周武、郑龙兴这三个罪人的尸体,送到官办义庄中,命人严加看守,其他人,随我前去周府和郑府抄家,县尊大人有令,绝对不能放走了神农帮的余孽和周、郑二人的同党。” 说着,带兵匆匆而去。 就看二十名精锐兵卫,将司空境、周武、郑龙兴等三人的尸体,从石林中抬了出来。 这一下子,围观的数千人群,顿时犹如麻雀窝里扔了一颗炸弹一样,彻底爆炸了,沸腾了。 魏子龙站在原地,犹如石化了一样,脑海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太白县四大帮派,除了神农帮之外,就是听雨寺、长风镖局和天星武馆,除了听雨寺因为是佛家寺院另有背景之外,长风镖局和天星武馆,都与周武、郑龙兴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神农帮比起来,虽然要好一些,但也好不到那里去。 一听到这两大巨头竟然被杀了,魏子龙的心中,顿时一片冰凉。 一股难以形容的彻骨寒意,从屁股尾椎骨冲起来窜过脊梁柱直到天灵盖,令他如置冰窟一样。 远处,几个听雨寺的僧人,皮肤白净,肥肥胖胖,听到这样的消息,面色也都变了变,交头接耳商量了几句,转身离去了。 还有几个身穿着长风镖局镖师制式软甲的彪悍汉子,混在人群中,也都是满脸震惊之色,在确认了那担架上躺着的真的是司空境三人的尸体之后,也面色震惊地匆匆离去了。 魏子龙强行忍住自己心中的震惊和惊惧,也急忙忙的转身而去。 太白县的天塌了啊。 各大势力重新洗牌那是肯定的。 实力格局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天星武馆何去何从? 他必须早做决定了。 而与此同时,周围人群轰然沸腾的议论,越发变得炙烈了起来。 许多人到现在为止,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毫无征兆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简直就是风云骤变,如果说神农帮的覆灭和司空境的死,还有那么一丢丢在众人的意料之中的因素的话,那周武和郑龙兴的死,简直就是骤然而起的狂风暴雨,一下子就让所有人在这雨打风吹之中懵逼了。 原来刚才那个骑马而去的小县令,竟然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李青天!”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高声大喝了一声。 许多平民顿时轰然响应。 “青天大老爷。” “呜呜,翠儿,你在天之灵看到了吗,县令大老爷为你报仇了,神农帮的畜生都死了……呜呜呜!” “爹,娘,司空境死了,你们可以安息了。” “县令大人是真正的青天大老爷啊,为民做主,我们太白县,终于迎来了一位好官啊。” “拨云见日啊。” “谁家有冤,快去县衙鸣冤吧,青天大老爷一定会为我们做主的。” 民众沸腾,群情激昂。 甚至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鞭炮,直接在神农帮总舵大门口放了起来。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传遍方圆数里范围。 气氛热烈,许多人热泪盈眶,就好似是过节一样。 --------- 说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刀嫂有了宫缩反应……希望小刀妞赶紧出生,刀子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上一篇   0018、送你们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