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8、强大的术士? - 圣武星辰

0208、强大的术士?

但是,他依旧不着急回去。 盘坐在暂时关闭的【青龙出水阵】中,李牧开始巩固自己这一次闭关修炼所得,让一切都渐渐地沉淀下来,真正地转为了实际战斗力。 当他内视,又有了新的发现。 原本只有头发丝粗细的那一缕先天真气,此时,已经变粗了一些,是之前的十倍左右,看来,刚才修炼真武拳第四式【揽雀尾】的时候,内气和先天真气自动在体内运转周天,竟然也得到了滋补增益。 “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最多一年时间,我就可以将体内的内气,全部炼化成为先天真气,跨入天人境界。” 李牧心中,越发有了把握。 如今,他的实力,比起昨日,可以说是有了跨越式的增长,如果外界知晓,只怕是会被吓疯,再遇到如当日进入先天之后的天剑上人实力的对手,举手投足之间,可杀之,根本不用拖延那么长的时间。 又一个时辰之后。 该回去了。 李牧离开了军墓园。 连续一日一夜没有回去,花想容应该着急了。 …… …… “花大家,还是请走一趟吧。” 一位身穿着飞鱼服的年轻人,站在花想容的面前,看似公事公办的眼睛里,带着一丝隐藏的不怎么巧妙的炙热,他真的没有想到,闻圣斋的花想容,竟然美丽到了这种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丫鬟馨儿紧紧地抓住了花想容的手。 白萱在一边赔笑,道:“大人,花儿虽然与李牧公子认识,但却并不知道他的行踪,更不可能是同党什么的,我们闻圣斋开门做生意,上门都是客,你们会不会弄错了?” 飞鱼服年轻人冷冷一笑,道:“长安城中,谁不知道,李牧这些日子,都在花大家这里,独恋花大家,本官并没有说花大家就一定是同谋,但还是需要跟我回去,接受调查,相信听到花大家到了监察司,李牧也会去监察司投案。” “这怎么可以?”白萱急道:“花儿还要参加后天的花魁大赛……” “呵呵,什么花魁大赛,难道要比国法纲纪还重要?”年轻人的神色,阴冷了下来,道:“监察司办案,谁敢阻拦?白萱妈妈,我知道你在这长安城中,也有点儿能量,但是,本官还是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此案,乃是从秦城监察司总部而来的鹿巡检亲自督办,不是你所能插手的。” 白萱急的额头冒汗,但对方真的要带花想容走,她真的不敢阻拦。 监察司的人,人人闻之变色,要比官府衙门更加可怕,传说中,监察司的监牢,和修罗地狱差不多,就算是铁打的汉子进去,也会屈服求饶,不知道有多少纵横一时的风云人物,被抓进了监察司之后,就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人间。 李牧到底去了哪里,一下子消失就是整整一天一夜,难道真的是负罪逃跑了。 要真的是这样,那可就害惨花儿了啊。 白萱心急如焚。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身为当事人的花想容,在这个时候,却变得很冷静,摇头,语气平淡而又理所当然地道:“牧哥哥没有回来之前,我哪里也不会去,我若是随你去了,他回来,会担心。” 年轻人怔了怔,没想到一个青楼名妓而已,听到监察司的名头,竟然还如此镇定,他当即笑了笑,道:“这恐怕由不得你了。” 鹿巡检摆明了要收拾李牧,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先天,就算是再天才,监察司也是不怕的,这些年死在监察司牢狱中的先天,也不是没有,而强抓一个沦落在教坊司的妓.女,就更没有什么压力了,这个花想容如此美貌惊人,超乎他的想象,心中的贪婪和欲望,让他下定了决心,进入一定要将花想容抓去监察司,到了牢狱之中,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还不是任他搓扁揉圆。 “不要逼我。”花想容往前一步,把丫鬟馨儿保护在了身后。 她神色坚决,眸光之中,已经有死志迸发。 修炼了简易版先天功的她,精神力直觉,是何等敏锐,从这个年轻的监察司官员眼中,她看到了那种阴险炙热的霸占欲望,很显然,一旦自己真的被抓进监察司的牢狱中,会有什么样可怕的事情发生,不用想都可以知道。 她的人,她的身,她的清白,她的一切,都是牧哥哥的。 如果一切都无法避免,那她就要反抗,哪怕是死,也是牧哥哥的鬼。 此生,绝对不会再让牧哥哥之外的其他人,看到她的舞,看到她的身。 “嗯?”年轻官员一怔,旋即大笑了起来:“哈哈,反抗?你一个小小的妓.女,凭什么反抗?哈哈,不要自取其辱,否则,到了监察司的监牢之中,七十二中酷刑,到时候,嘿嘿……” 他话音未落,冷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因为,一股强横的术法波动,在房间里涌动了起来。 花想容轻轻地抬手,宛如羊脂美玉雕琢一般的美丽手掌中,一颗闪烁着紫光的雷光电球,缓缓地滋生膨胀,那跳跃着的火花电光,以及隐晦但却雄浑的法力波动,无一不说明,这颗电球蕴含着的恐怖破坏力。 六星术士? 不,更强。 飞鱼服年轻人瞠目结舌地看着花想容,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 监察司的情报中,从未提过,这个闻圣斋的头牌,竟然还是一位术法精深的超六星术士啊。 一边的白萱,也完全震惊了。 这……不可能啊。 她是了解花想容的,绝对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从未修炼果法术啊,怎么可能……这,她虽然看不出来花想容手中的雷电光球到底代表着什么样的术士境界,但很显然,从飞鱼服监察司年轻官员的表情,以及整个房间里突如其来的那种令人心悸的压力来看,花想容的术法力量,绝对不低。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花想容绝对不可能一直都隐藏实力,她没有那样的心机。 唯一的解释是……李牧传授给她的? 就这么短的时间里,让花想容从一个个娇滴滴较弱无力的弱女子,变成了一个连监察司高手都忌惮的术士修者? 李牧怕不是神仙下凡吧? 白萱觉得自己脑子有点儿不够用了。 “你……”飞鱼服年轻人色厉内荏,道:“你竟敢拘捕?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你会家破人亡,与监察司作对,这是自取灭亡。” “我已经家破人亡了。”花想容在这个时候,脑海里前所未有地清醒和坚定,神色从容而又坚定,道:“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跟你们走,要走,也得等牧哥哥回来,他说走,我就跟你们去。” 飞鱼服年轻人神色阴沉,能够滴出水来。 他本身,也是一个高手,修为在宗师巅峰,以他这个年纪,这样的修为,算是很不错了,所以能够感应到,花想容手中雷术的可怕,一旦那雷电光球爆发开来,他就得受重伤。 “是吗?哦,也对,你们上官家的人,也差不多都死光了,你要知道,你若是出手,你的丫鬟,这位白妈妈,还有闻圣斋中你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要为你陪葬,”年轻人心思阴险,一下子就抓住了花想容性格中的弱点,冷笑道:“你要为了你自己一己之私,害死这么多的人吗?” 花想容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犹豫。 飞鱼服年轻人眼睛一亮。 就是这个时候! 他身形一动,直接出手,如一道鬼魅一般,一指点向花想容的眉心。 对付术士,他有经验,只需近身,瞬间将其击昏,所有的术法自然散去。 “啊……”丫鬟馨儿尖叫:“小姐小心。” 然而,话音还未落,一切动的画面戛然而止,化作静止。 就看飞鱼服年轻人的指印,眼看着已经点在了花想容眉心的位置,但,却有一层薄如纸张一般的透明光罩,将他的指印给挡住了,然后,在这年轻人惊骇的目光之中,那透明光罩一寸一寸地将他的手指,顶了回去。 轰! 年轻人被顶飞出去,撞塌了身后几个茶桌。 花想容的脸上,一抹惊色一闪而逝,旋即又恢复了正常。 这是她第一次战斗。 尽管之前,牧哥哥一再强调,术士战斗的前提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相对孱弱的肉身,不要让对手近身,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一次,还是差点儿被对手偷袭的手。 还好,最后的一瞬间,她反应过来,瞬发防护性道术【琉璃不灭盏】,将年轻人偷袭,给抵挡住了。 飞鱼服年轻人一个鱼跃跳起来,满脸的愤怒,道:“你竟敢对本官出手?你这个低贱的妓.女,你闯下了滔天大祸,上天入地,谁也救不了了……”这算是恼羞成怒,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却无比的震惊,因为瞬发防御法术,这可不是六星术士能够做到的。 花想容的实力,让他震惊。 “是吗?我看,上天入地谁也救不了的人,是你吧。”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门外传了进来。

上一篇   0207、揽雀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