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2、砸钱的游戏 - 圣武星辰

0212、砸钱的游戏

二皇子回过神来,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对刘成龙道:”坐吧。“ 刘成龙却是一脸尊崇地道:“殿下面前,哪里有小人这个残缺之人的位置,小人站着就好。” 二皇子点点头,也没有坚持,叹道:“当年,委屈你了。” “为殿下做事,何来委屈。”刘成龙恭敬地道。 二皇子微笑,本就英俊到了极点的脸上,有一种令人心折的魅力,道:“等到长安城事了,成龙你就随我返回秦城吧,长安风光虽好,但终究太过于平静,容易让人忘却雄心壮志,你在这里蛰伏六年,也该回去一鸣惊人了。” 刘成龙的脸上,浮现出喜色,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一切听从殿下调遣。” “起来吧。”二皇子的目光,又投向窗外的花魁大赛主舞台上:“接下来要表演的,就是【佳人诗】中那位倾城倾国的闻圣斋花大家吧?” 刘成龙站起来,恭敬地道:“正是,花想容本就是闻圣斋的头牌,颇负盛名,经过了李牧连续两首百年诗加持,这一次,很有希望夺得花魁。” 二皇子笑着点点头,又问道:“那眼前正在谢场的这位姑娘,是哪个楼的?” 刘成龙一怔,隔着窗户看了一眼,道:“是【倚翠阁】的陆红袖陆姑娘,也是这一次花魁夺冠的大热门,擅长袖舞和吹箫,颇有才色,原本她被认为是本次花魁大赛夺冠的最大热门,不过,如今因为李牧的关系,花想容有后来居上的趋势,也就难说了。” “派人去送十万个花篮,给这位陆姑娘。”二皇子道。 刘成龙闻言,心中猛地一跳,一瞬间,他明白了这位殿下的心思。 捧其他姑娘,可不就是在打压花想容嘛。 但一个青楼女子,有什么值得二皇子打压的,矛头所指,还不是李牧? 说到底,还是生气了啊。 也难怪,如今的二殿下,风头正劲,自今年春天春狩之事后,太子有名无实,二殿下就一直有成为第一储君人选的趋势,各方都投奔,三请李牧这样一个县令而不得,就算是再怎么虚怀若谷,也还是会产生芥蒂的吧。 …… …… “小姐小姐,倚翠阁的陆大家已经在谢场了,马上就轮到你登台啦。”主舞台之后的临时帐篷里面,丫鬟馨儿蹦蹦跳跳地跑回来,一脸的激动和兴奋。 “知道啦。”花想容安静地道。 她今夜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宫装纱裙,只是略施粉黛,并没有如其他名妓那般精心打扮,但整个人神华内蕴,气质如仙,周身缭绕着一种仙气,自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她一点儿都不紧张,心中并无波澜。 倒是一边的白萱,却是面色紧张地道:“花儿妹妹,怎么样?有把握吗?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就好,一会儿是唱佳人诗,还是唱花想容……“她也是三十位专业评委之一,得空专门跑到后台来为花想容加油助威的。 花想容扑哧一声笑了,道:“白妈妈,你再这么说下去,我可真的就紧张了啊。” 白萱一怔,反应过来,白了一眼,道:“用李公子的话来说,妈妈我这是目的颤抖啊,十几年的心愿,眼看着就可以一朝达成,如何能不紧张啊,对了,我的傻妹妹,李公子可有为你准备好诗文啊,最后一关,诗文非常重要啊……” 花想容道:“这个奴家不知,未曾问过牧哥哥,应该是有的吧。” “唉,你呀你呀你呀,还没有赎身过门呢,一颗心都已经完全牵系在李牧的身上了,现在若是李公子将你卖了,你还在帮他数钱呢……”白萱打趣,然后道:“我的傻妹妹啊,你倒是也保留一点儿啊,欲擒故纵什么的,妈妈我当年是怎么教你勾男人的,那些本事,你都忘光了啊。” 花想容就笑,也不反驳。 她知道,白妈妈其实也是担心,是在为她好。 但她坚信,自己的牧哥哥,据对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 “你就傻笑吧。”白萱无奈地白了一眼,然后有喜滋滋地道:“前面几位,收到的花篮,以司玉华大家最多,也不过是三万一千多个,花儿你如今的名气,加上李牧公子的名气,三万个花篮绝对不在话下,白妈妈我也为你准备了一些,花篮这一项,花儿你绝对可以夺魁,名士评分你也不会落下,若是李公子在能够为你准备一首百年诗,那花魁非你莫属……” 话音未落,就听外面主舞台方向,突然传来一阵惊呼。 然后一位教坊司班主的声音,通过术法加持,传遍了流芳街:“恭喜陆大家,收到十三万六千个花篮……“ 白萱顿时愣住。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看向旁边的丫鬟馨儿。 馨儿也是张大了嘴巴:“十三万个花篮……这……怎么可能?” 一个花篮一百银,一万个花篮就是十万银,折合一万金,十三万多个花篮,也就是十三万金,这个数字未免也太疯狂了,一下子,抢走了所有的风头。 白萱的面色,免得难堪了起来。 主舞台那边,当然不可能真的堆砌十三万个花篮,超过一百个花篮的打赏,都是直接递上金票,对外宣布一个数字即可,倚翠阁的陆红袖,名气极大,钦慕着不少,她背后也有数位商会财团支持,花魁大赛之中也有商机,是商人争名逐利之所,但哪一个商会,能够一口气砸出来这么多? 不可能啊,这种大动作,她不可能事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收到啊。 白萱突然觉得,今夜这个花魁大赛的轨迹,要渐渐地超出自己的预料和掌控了。 这是一个极度不妙的征兆。 难道今夜,有大人物要捧陆红袖? 还是说……其实根本就是冲着花想容来的? 毕竟,这一次花魁大赛的夺冠热门,花想容是排名第一的啊。 在白萱之前的一系列活动之下,花想容的支持率也是最高,尤其是长安城的各大商会财团,也表示会支持花想容,打赏花篮,之前的粗略计算下来,花想容可以拿到四万到五万之间数量的花篮,基本上可以确保夺魁,但现在…… 一个花篮就是一金。 钱多了,能改变最终的结果,也能砸死人啊。 正思忖之间,帐篷外一阵喧哗欢呼之声传来。 就看刚刚表演完了的陆红袖,从舞台上下来,一群倚翠阁的人,立刻就拥了上去。 一群人经过了花想容的帐篷,人群中中年的陆红袖,一脸的兴奋和惊喜,在倚翠阁的姐妹和妈妈桑的陪同之下,走了过去,成为了人人瞩目的中心。 尤其是那位名叫陆雪的妈妈桑,素来与白萱不和,走过帐篷的时候,更是故意大声地道:“哈哈,听说今年有人上蹿下跳,憋足了劲儿,要拿第一,还舔着脸去给那些富商权贵陪酒,就是为了多骗取几个花篮,真的是辛苦呢……可惜啊,咱们红袖一曲袖舞,就十三万花篮,呵呵,不怕和大家说啊,竞选花魁,还是得靠真本事,私底下的那些小手段,算什么?不入流啊。“ 这摆明了,就是在嘲讽讥诮白萱了。 为了花想容可以夺魁,白萱这些日子,也是煞费苦心,拉下脸做了不少事。 但,大家都在这么做,这是游戏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啊。 怎么到了倚翠楼陆雪的口中,却变得如此不堪了呢? 白萱气的浑身发抖。 “嘻嘻,就是呢,听说那花想容,早就被李牧破了身子,还来争夺花魁,这不是坏了规矩吗?没有了清白,还好意思来丢人现眼。” “为了留住李牧,无所不用其极,名妓的脸面,都被他丢光了。” 又有一些闲言碎语远远地传过来,正好可以让帐篷里的人,都听到。 …… …… “土豪的思维,真的是不能用常理来度侧啊。” 李牧听到陆红袖得到了十三万的花篮,也是咋舌。 这让他想起了地球上的一些直播平台,有相貌出色的女孩子,搔首弄姿,就可以让许多宅男为之疯狂,甚至不惜挪用巨额公款去打赏……看来这个世界,也不缺乏一些人傻钱多的冤大头啊。 “有人直接打赏了十万个花篮。”郑存剑从门外走进来,脸色惊疑不定地道:“是对面【抱月楼】天字第一号包间里的贵客,来历神秘,打听不出来。”他这反应,算是极快了,已经查到了诸多的信息。 李牧点点头。 “小人这就命人去安排筹钱,只是事发突然,花大家就要登台,短时间之内,想要超过十万花篮,时间上怕是来不及……”他当然知道李牧要捧花想容,因此提前有些准备,至少三万花篮是有的。 在长安城,郑存剑三个字,是有这样的能量的。 但却没有想到,倚翠阁竟然玩了这么大,超越历年,一时有些措手不及。 李牧摇摇头,道:“不用了,先看看再说吧。” 砸钱比拼打赏,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啊。 谁知道,倚翠阁是不是配合教坊司在当托啊。 选秀直播,群中的力量也是很重要的。 李牧对花想容有信心。

上一篇   0211、三请李牧

下一篇   0213、一舞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