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9、千年诗(1) - 圣武星辰

0219、千年诗(1)

通过花篮总结和‘名士评分’两个环节之后,排名第一的是倚翠阁的陆红袖,第二是扶风薛蕊,第三则是软玉楼的司玉华,因此这三大名妓的诗文,自然也是最受关注。 此时,倚翠阁陆红袖的诗文,还未取来张贴。 但贵宾席上,早就落座的倚翠阁妈妈桑,此时笑的一张脸好似是绽放的菊花一样。 她没有办法不笑。 因为在后台,被教坊司主事刘成龙斥责之后,原本以为是大难临头,却没有想到,事后,刘成龙却专门将她找去,明确地告诉她,有一位大贵人,要捧倚翠阁的陆红袖,然后在自后的名士评分环节,果然,陆红袖的评分狂飙,一跃成为了第一名。 而且,更让陆雪感觉到解气的是,闻圣斋的花想容,虽然一舞倾城,但是在评分之中,却一落千丈。 想一想刚才白萱脸上那种敢怒不敢言的表情,陆雪就绝对兴奋。 她甚至毫不掩饰自己的笑意。 这一次,踩着闻圣斋,踩着白萱,踩着花想容上位,已经是几乎可以确定的事情了。 她怎么能不笑? 之前在主舞台后面,所受的屈辱----陆雪坚定地认为,被花想容反驳是一种屈辱,刘成龙的呵斥她当然不敢有任何的想法,但是,花想容很显然是后来因为什么而得罪了刘主事,原本属于她的花魁,落在了他们倚翠阁的身上,那么,她就必须要羞辱回去。 羞辱白萱,羞辱花想容。 甚至……踩着李牧的名号上位,对于倚翠阁来说,简直是梦幻般的事情,因为谁都知道,李牧是支持花想容的,这位诗武双绝的天才所支持的名妓,却最终名落孙山,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讽刺? “来了来了,陆红袖陆大家的诗词,来了。”舞台上,有教坊司的班主,大声地喊了出来。 这一嗓子,立刻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 甚至整个教坊司流芳街上所有的人,都竖起耳朵,洗耳恭听。 毕竟此时,陆红袖乃是排名第一。 就看那位班主,将一张写满了墨迹的选址,在主舞台上悬挂了起来,然后通过传声的术士阵法,大声地朗读---- “观陆红袖月下独舞诗,诗曰:美人舞如兰花旋,世人有眼当应见,高堂满地红氍毹,试舞一曲天下无.此曲天线传入凡,诸客见之惊且赞,慢脸娇娥纤复秾,轻罗金缕花葱茏。回裾转袖若飞雪,左鋋右鋋生旋风。琵琶横笛和未匝,花门山头黄云合。翻身入破如有神,前见后见回回新.始知诸曲不可比,采莲落梅徒聒耳.世人学舞只是舞,恣态岂能得如此。” 念完,全场哗然。 好诗。 真的是好诗。 这应该已经可以算是一首百年诗了。 这首诗,极尽修辞夸张苗描写之能,将陆红袖舞蹈的姿态,可以说是写到了最完美的极点,一首诗唱罢,让人仿佛又看到了陆红袖在舞台上且歌且舞的完美姿态,从声、色、动、静诸多方面,将整个表演过程,描绘的入木三分。 和这首诗一比,之前不论是司玉华还是薛蕊所请的两首诗,都要逊色不少。 “精彩,太精彩了。” “可以说是百年诗。” “秒杀之前的任何一首诗。” “哈哈,就算是纵向比较,往前六届花魁大赛之中,都未有如此出彩的诗文出现,哈哈,恭喜陆妈妈,恭喜陆大家,单单就是这一首诗,都可以让陆大家登顶花魁了。” 周围一片喝彩之声。 诸多名流文士,也纷纷开口称赞。 这一首【观陆红袖月下独舞诗】,可以说是真的大动了在场大部分人的心,即便是那些不太懂诗文的人,听完这首诗,亦是感觉到了一种美妙的色彩。 陆雪的脸上,浮现出狂喜之色。 她难以遏制自己心中的激动。 因为她很清楚,之前她费尽心思,为陆红袖准备的诗,绝对不是这一首----她花费大价钱请城中一位名士所做的诗文,虽然也极为精彩,但也就勉强可以和司玉华、薛蕊两个人的诗打平而已,和这一首诗比起来,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首诗,是刘成龙刘大人派人送上来的。 果然……刘掌事一出手,风云雷霆动。 这一首,绝对可以秒杀全场。 她知道,今夜,陆红袖的这个花魁,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就算是花想容背后有号称是诗武双绝的大天才李牧撑腰,那又如何?除非李牧写出来一首千年诗,才能搬回局面,但,千年诗又岂是那么容易写出来的? …… “殿下这一首诗,落笔定乾坤。” 抱月楼包间里,刘成龙由衷地感慨,赞叹连连。 这一首诗,乃是刚才二皇子所创作,提笔创作,一气呵成,当真是锦绣文章,文气冲天,着实是让刘成龙震惊到了,他此前只知道二皇子乃是武道奇才,但却没有想到,二皇子的文才竟也是如此卓绝。 二皇子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在西秦帝国皇室之中,他绝对是一位文武双全的皇子,因此也能够得到诸多大臣的支持,成为储君的热门候选者,但,他也必须承认,这一首诗,可以算是他的巅峰之作,超水平发挥。 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首诗,根本不是什么观陆红袖独舞所得,其实是观花想容月下独舞所得,在花想容一舞倾城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恍恍惚惚迷迷离离,当真是灵感迸发。 不过,他却将这首诗,送给了陆红袖。 他要让花想容明白,不管是势力,实力,还是文采,他都要超过李牧。 之所以花想容现在迷恋李牧,也仅仅只是因为,李牧近水楼台先得月,比他早一步见到花想容而已,如果是他先李牧一步见到花想容的话,那现在花想容崇拜且倾心的人,绝对会是他。 今晚,花想容这个花魁之位,二皇子肯定是要打掉的。 这不仅仅是对花想容拒绝前来抱月楼见面的惩罚,更是要让花想容意识到,李牧并非是万能的,要让花想容产生一种颓废之感,产生对李牧的不信任之感,逐渐瓦解她对于李牧的感情。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 他要纳花想容,只能采取低调的措施,金屋暗藏娇,所以不能太招摇。 花想容如果成为了花魁,以她今夜的仙人一般的表现,绝对可以产生一种轰动性效应,到时候艳名传到秦城也是很可能的事情,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将这个一个女子纳入自己身边,想要低调是不可能的。 所以,为了他的利益,哪怕花想容要成为他的女人,也要学会做出牺牲。 “李牧的诗,还未送出来吧?”二皇子站在窗户前,俯瞰下面的芸芸众生,犹如高高在上的神明在俯瞰爬来爬去的虫蚁一样,今夜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那位号称是诗武双绝的李牧,在他的眼中,也只不过是一只大一点强壮一点的虫蚁而已。 “还没有送来。”刘成龙信心很足地笑道:“殿下这一首百年诗一出,今夜大局已定,李牧只怕是已经技穷了,就算是他气运逆天,也写出一首百年诗,但殿下珠玉在前,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你说,他有没有可能,做出一首千年诗?”二皇子略带调侃地道。 刘成龙语气决绝地道:“绝无可能,千年诗太过罕见,便是当今我大秦帝国的文宗斌公子,也不过是做出了两首千年诗而已,李牧纵然天才,但毕竟还太年轻,绝无可能做出一首千年诗。” 二皇子点点头。 他也是这么想的。 刘成龙笑道:“相信此时,李牧一定在想,上天既然生了他,为何还要生二皇子殿下您……哈哈,他的神话,到今夜,就要结束了。” 二皇子点点头:“还有他的命,今夜,也要结束了。” 不为我所用,那就死吧。 抢走你的女人,要了你的命,这,就是拒绝我的代价。 …… …… 之后又有名妓的诗文,陆陆续续地被悬挂唱念出来。 然而,有了之前这一首【观陆红袖月下独舞诗】珠玉在前,其他名妓的诗文, 终究是再也无法掀起什么波澜,之后的十几首诗,再抑扬顿挫地读来,也味同嚼蜡一样。 贵宾席上,陆雪满面红光。 而主舞台上,陆红袖更是难以抑制自己脸上的喜色。 到了最后,就只剩下花想容一个人的第三关诗文,还未张贴悬挂出来了。 而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的人,其实也就是在等这最后一首诗了。 花想容的倾城一舞,震撼了太多人,所以对于第二轮名士评分的结果,很多人其实都是不满的,而且,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李牧与花想容之间才子佳人的故事,知道李牧诗武双绝的名号,也可以猜得出来,这一次,李牧一定会为花想容出手。 只是,这一次,李牧能够力挽狂澜吗? 够呛。 千年诗啊。 不是那么容易写出来的。 纵然是李牧,写出来的几率,也很小很小。 “呵呵,还真以为自己是花魁了,磨磨蹭蹭的,只怕是写不出来什么好东西,羞于见人了。”陆雪阴阳怪气地道,今晚她算是和花想容结仇了,而且,现在有了刘主事的支持,他根本不怕花想容和文胜质,因此直接开嘲讽。 倚翠阁的陆妈妈,从来都不是什么心胸豁达的主。 “情人去催一下吧,否则,就要算是弃权了。”陆雪大声地道。 有人在一边附和起哄。 闻圣斋的几位妈妈,在一边面色就很难看,但也无法反驳。 这时,主舞台上,终于传来了一位班主的声音,道:“闻圣斋花想容花大家的第三关诗词,到了……” --------

下一篇   0220、千年诗(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