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4、陆胜男 - 圣武星辰

0224、陆胜男

虽然被关在了教坊司中多日,但就是这些日子,诗武仙李牧的名字,她们从教坊司那些侍女和班主的口中,不知道听了多少遍。 而今夜,花想容逆转夺冠的过程,她们也有所耳闻。 毫无疑问,李牧这两个字,在少女们的心目中,代表着一种希望和美好吧。 因为同样和她们一同命运的花想容,因为得到了李牧的青睐,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她们在凄惶无助的时候,也曾做梦幻想过,她们的生命中,会不会也出现一个李牧,像是拯救花想容那样,将自己从教坊司这样的魔窟之中拯救出来。 而现在,真正的李牧就在眼前。 “当然是牧公子了,还能有谁。”丫鬟馨儿笑摘下大脸花猫面具,一脸自豪地道。 少女们的脸上,不禁都露出一丝喜色。 被诗武仙李牧买过来,应该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吧? 风闻李牧在花丛中的名声,还是极为不错的。 “你真的是李牧?”那个齐耳短发英气勃勃的少女,突然眼睛一亮,盯着李牧,开口问道。 李牧点点头。 短发少女又问道:“这么说来,你买我们,是为了救我们?” 李牧感觉这小妞似乎是在套话。 还不得李牧回答,她又道:“既然是为了救我们,那我们现在已经脱离教坊司了,你就放我们离开吧。” 李牧一听,眼睛就眯了起来。 这个丫头,怕不是个傻子吧? “行啊,拿出九千金,偿还了我,立刻就让你走。”李牧冷笑道,之前拍卖这个短发少女,花费了九千金。 “行啊,不就是九千金嘛,我……”短发少女话到嘴边,突然面色一黯,说不下去了。 因为她猛然之间想起来,如今的自己,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飞虎宗宗主女儿,也不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天才女武者,一身内气修为,也被废掉,家破人亡,别说是九千金,就算是九金,现在也拿不出来了。 李牧似笑非笑,盯着她。 “我……你还我自由,我迟早会还你九千金,我陆胜男说话算话。”齐耳短发少女咬牙道。 李牧听了,摇摇头,道:“你还真的是天真,就算是我不在乎这九千金,也相信你的承诺,但你离开,真的就能够活下去吗?你以前是武者,可如今,丹田被毁,修为被废,出了这个阁楼,送你进入教坊司的人,就会重新将你抓回去,你的下场,比现在更加凄惨十数倍,日后,你凭什么还我九千金?恩?” “我……”齐耳短发少女陆胜男语窒。 李牧又道:“婷儿好心救你出火坑,你非但不知道感恩,还用话来拿捏我,真以为我和婷儿,是闲的蛋疼砸钱来玩的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婷儿同情你,不忍心你落入魔爪,求我拍下你,换做是其他人,只怕你现在,已经被剥光了被某个男人按在床上蹂躏了……你不但笨,而且蠢!” 说道最后,李牧已经是声色俱厉。 陆胜男被骂的傻了眼。 “你胡说,我……”她本能地反驳。 李牧直接打断,又疾言厉色骂道:“你还让我放你们所有人都一起离开,你以为你是在救她们?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们可有一丝一毫的自保能力?啊?她们已经失去了家人朋友,无依无靠,现在只要走出这个房子,不出半日,就会沦为其他人的玩物,到那个时候,你能为她们做什么?你没有想过这些,不是因为你想不到,而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去想,你就想要绑着她们一起,为你所谓的自由来增加筹码,如此看来,你不但笨、蠢,而且还坏,我现在怀疑,婷儿是不是救错了人,但是,就不该救你。” 陆胜男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被骂的毫无反驳的余地。 一丝丝的冷汗,从她的额头滑落。 虽然被骂的很惨,但仔细想一想,李牧说的话,的确是合情合理。 她看向其他六名美少女。 徐婉儿等人,都下意识地后退,和她保持距离。 一边的上官雨婷和馨儿,也都不满地看着陆胜男,他们还从未见过李牧如此声色俱厉地骂人,这个陆胜男,竟然惹得牧公子如此生气,真的是不识好歹,早知道,就不救她了。 外面的拍卖,还在进行。 李牧扭头,也不再说什么,注意力放在了外面的拍卖过程上。 上官雨婷很体贴在站在李牧的身边,主动伸出纤纤玉手,给李牧握住,用无声的行动,安慰李牧。 郑存剑开门进来,带着七件宽袍、七双鞋子,让房间里的七个少女都穿上。 徐婉儿等六人,乖巧在站在一边,一副生怕李牧真的不要她们了的样子,而陆胜男则沉默着,将衣服穿好,站在另一边,低着头,如斗败了的小母鸡一样,不敢再说话,又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说话的功夫,外面的拍卖,已又进行了小半个时辰。 说是女奴拍卖会,但实际上,为了吸引客人,做大规模,这次的拍卖会上,除了女奴之外,还有一些物品间隔在女奴中间开拍,有武林秘籍、兵器、术法秘籍、甚至藏宝图之类的玩意儿出现,都不入李牧的法眼,所以没有参与竞拍。 然后,又有女奴拍卖,不过这一批,却是由监察司捕获的一些江湖雌盗,杀人如麻,手中沾满了鲜血,不算是良善之辈,不论是李牧还是上官雨婷,都没有再出价。 又一个时辰过去。 陆续又拍出去数十人。 在李牧的支持下,同情心泛滥的上官雨婷,又花费了大约十万金左右,拍下了十名女子。 从拍卖馆的介绍的资料可以看出,这些女子,都是身家清白的可怜人,因为家族或者是父辈的种种原因,被人陷害,沦落进入了教坊司这种魔窟之地,很是可怜。 对于上官雨婷这种同情心泛滥的做法,李牧丝毫没有反感或者是斥责,反而非常支持。 在他看来,这正是上官雨婷善良和珍贵之处。 这种同情心,甚至要比她无双的外貌更加令李牧欣赏。 而或许也是因为她尽管身处教坊司这样的魔鬼倾轧之地,却始终能够保持着自己的善良和同情心,不曾被这里乌烟瘴气的丑恶所熏染变质,所以她才是可以亲近先天大道的光之道体。 李牧不想当圣母,但他并不介意做一些看起来很圣母的事情,来保留上官雨婷身上的这些钻石一般珍贵的品质。 至于外人怎么看,他根本不在乎。 此时,普通贵宾席上,很多人都已经对于18号楼阁的神秘人,唾弃愤恨到了极点,但依旧是敢怒不敢言。 至于其他顶级贵宾楼阁中的大人物们,也偶有出手,但并未和李牧形成直接竞争关系,所以拍卖进行到这个时候,看起来,依旧是其乐融融。 这个过程中,李牧开天眼,又暗中观察了周围各路强者的状况。 和他猜测的差不多,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街道上,暗中潜伏者的强者,更多了。 “带她们先走,你安置一下。”李牧对郑存剑道。 然后,他又看向齐耳短发少女陆胜男,道:“我给你个机会,你如果真的要走,那就立下个欠款字据,现在就可以离开了,我和婷儿,不会强留你,如果,你选择留下,也许有机会,我可以帮助你修复被毁的丹田,不仅可以让你恢复实力,或许还能更进一步。” “真的?”一直低头沉默着的陆胜男听到这里,猛然抬头,不可思议地看向李牧。 李牧没有说话。 这种沉默,足以说明一切。 陆胜男立刻就意识到,站在眼前的这个男人,本身就是一个武道神话,诗武仙的尊号,可不是白叫的,也许真的可以解决自己体内的暗伤,帮助自己恢复实力,拥有复仇的资本? “好,只要你能助我恢复实力,不管是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陆胜男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李牧微微一笑,笑容中颇有一丝嘲讽之意。 他怎么不懂陆胜男的意思,然而,她想多了,他对于她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的兴趣。 “带走吧。”李牧摆摆手。 郑存剑将少女们带出去。 临走之前,陆胜男似乎也终于反应过来,看看站在李牧身边的花想容,再想想自己,她恼羞中带着一种自嘲,很显然,拥有花想容这种天上仙子一般人物的李牧,对她显然并没有任何的兴趣,这让一直以来自诩为天骄且对于容貌颇为自信的她,感受到了一种挫折。 阁楼里重新安静了下来。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片欢呼声。 就看主舞台上,一个近乎于赤裸的草原女奴,被押了上来。 “三点式啊。” 李牧惊讶,这个草原女奴身上所穿的衣服,有点儿比基尼的意思,充满了诱惑,很显然,相比之前拍卖的秦人女奴身上还有薄纱,草原女奴的待遇更差,几乎被扒光,没有尊严,但,草原女子高挑的身材和金色的长发,与秦人女子迥异的异域风情却更加动人。 草原女奴,终于开拍了。 李牧知道,今夜真正的重头戏,要到来了。 果然,通过阵法监控,李牧感应到,7号楼阁中,出现了一阵异动。

上一篇   0223、七个美少女

下一篇   0225、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