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7、真正的神射术 - 圣武星辰

0237、真正的神射术

射月部落少主和草原军师,一怔之后,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喜色。 之前在拍卖环节,白银鬼笑面具人出现过,曾与教坊司为敌,而且,从他的口气来说,竟是击杀了冥僵老怪……是友非敌。 草原女武神抬头看去,没来由地,突然在心中泛起一种极为奇特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隐约之中,她觉得,白银鬼笑面具人身上,有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似曾相识。 “你……你是谁?”幽僵老怪满手是草原女狼神卫的鲜血,盯紧了李牧。 他的生命本能,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忌惮,没有立刻就暴起出手。 而绿蛛老人亦是如此,白银鬼笑面具人的出现,给了他压力,他徐徐后退,隐身在黑暗之中,并未说话,也没有再度杀戮,最终整个身形,宛如液体一般,彻底融入到了黑暗之中。 “为何杀我师弟?”幽僵老怪再度开口,沉声问道。 李牧道:“因为……嗯,他废话太多了,吵得我耳朵疼。” 听到这样的回答,如果不是现场死伤实在是太惨烈,几个女狼神卫差点儿就扑哧一声笑出来。 “我要杀了你。” 幽僵老怪终于盛怒难抑,身形化作一道闪电,朝着李牧扑杀而来。 “来,我给你杀。” 李牧凌空一招手,一位死去的射月部战士手中的弯刀,凌空摄取在手中,整个动作,后发先至,一气呵成,然后直接反手一刀,匹练一般的刀光,脱刀而出,斩过虚空。 幽僵老怪的先天真气,凝聚幽蓝细剑,半空之中一架,直接被可怕的力量劈飞出去,落回到了原地,蹬蹬蹬蹬连续退了四五部,这才立稳了脚跟,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只有没有。 李牧这一刀,让幽僵老怪,感受到了压力。 不过,李牧并未趁胜追击。 因为一道道肉眼几乎不可查的细丝,在夜色之中,宛如利刃,无声无息地朝着他切割而来。 李牧看到地面上,数十位草原战士碎裂成为不规则几何块状的尸体,就知道这种蛛丝的威力了。 他将手中长刀一掷。 半空中,精钢长刀无声无息中,化作了碎块。 哟呵,还挺锋利。 李牧感慨。 然后,他非但没有躲避,反而是在蛛丝网靠近身体的瞬间,抬手网空中一抓…… “不要……”草原女武神几乎是下意识地提醒。 “小心。”射月少主和草原军师,也是大惊失色,想要提醒时,已经来不及。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眼前出现的并非是想象中白银鬼笑面具人手掌手臂被蛛丝切割成为碎块的画面,而是那蛛丝被李牧抓在手里,就像是抓住了一道道柔软的棉线一样,一扯,一拉,十米之外,阴影之中,一个墨绿长袍侏儒一般的身影,就像是潜藏在暗流中的鱼一样,被拽了出来。 “你……”绿蛛老人惊呼。 他心中震惊到了极点。 这怎么可能? 自己的蛛丝,连钢铁都可以切碎,竟然无法切断对手的肉掌? 蛛丝上涌来的可怕巨力,让他一瞬间对于身躯失去了控制。 “真调皮啊,一把年纪了,还玩躲猫猫……我来陪你好好玩玩。”李牧调侃着,手握蛛丝,直接就甩起圈圈来,绿蛛老人被当成是链球一样,被论起来在半空中转悠了三四圈,然后李牧一松手,丢了出去。 轰隆。 五十多米外,一个石楼,直接被撞坍塌。 “哈哈,好不好玩啊?”李牧大笑。 远处烟尘弥漫之中,绿蛛老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桀桀……你引起了我的兴趣,蛛神殿会天上地下生生世世地追杀你……” 李牧摇摇头:“每一个反派都这么几句台词,真是没有营养的对话啊。” 他也不再理会,而是目光一转,直接落在了草原女武神的身上。 准确的说,是落在了女武神的脸上,以及……前肩部位。 李牧是想要仔细再看看,从女武神的相貌上,找到一些和郭雨青相似的特征,以印证自己的猜测。 然而这种目光,落在别人的眼中,却看起来有些赤裸裸和侵略性。 难道这个白银鬼笑面具人,竟然也垂涎青烟圣女的美色? 草原军师心中猜测。 而女武神自己,则是微微皱眉,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厌弃之色。 从小到大,太多次被异性用这种目光看,经历了太多的或强或软的搭讪和靠近,让她实在是难以忍受被如此直勾勾地盯着看。 就在她忍不住皱眉要开口的时候…… 李牧突然开口了:“青烟圣女是吗?不知道你是否认知一个叫做郭雨青的人?” 草原女武神顿时面色大变,眉眼之间,尽是警惕之色,道:“你……你问这个做什么?”又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从未和他联系过……你问错人了。” 李牧一看她这表情,心中的猜测,就已经印证了一半。 “那也许你,应该认识这把弓。” 李牧说着,直接从自己祭炼的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了【引月神弓】,银白色的巨型长弓,宛如天然树枝生长而成,在天空之中双月的照耀之下,吸引月华,宛如流水一般,在弓身上丝丝游动。 “引月神弓?!”女武神脱口惊呼。 射月部少主和草原军师,也是面色狂变。 “这弓……怎么会在你的手中?” 暗中响起一声惊呼。 很欣然,游弋在黑暗阴影之中的暗杀者绿蛛老人,也被李牧拿出【引月神弓】的一幕吓了一跳,这把弓,在大草原上,实在是太有名了,代表着一段传奇,一个神话,一个禁忌。 虽然神话破灭了很长时间了,但在无数大草原勇士的心目之中,他依旧拥有者崇高的地位。 “弓?我说捡来的,你们肯定不信。”李牧笑了。 草原女武神面若寒霜:“到底是怎么来了?弓的主人,在哪里?” 李牧面具下的脸上,浮现笑容,道:“你先说说,你到底认不认识郭雨青,与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草原女武神冷冷地道:“你也是贪图那个禁忌神器的野心之辈?无可奉告,我从未见过他,你死了这条心吧。” 啊嘞? 看到了弓,说话还这么屌? 不应该啊。 李牧眉头微微一皱,发现事情好像并不简单。 好像是有什么误会在其中啊。 神特么的误会啊。 这些个女人,是不是脑子回路有问题啊,怎么动不动就误会别人。 怪不得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白发魔女式的苦命鸳鸯。 李牧懒得再问了。 他面具之下的天眼,直接开启,透过面具,一道神芒射出,直接在草原女武神的身上一扫,再次确认,她的前肩部位,真的是有一张宛如张开的羽翼一般的长弓刺青,与郭雨青大哥一模一样。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一次,他感觉到了,在女武神的身上,竟是有一种很隐蔽的【我心天箭】法门的气息。 应该是无误了。 这个女武神,就算不是郭雨青大哥的族人,也与郭大哥,有着极为不一般的关系。 李牧的目光,一扫原地跃跃欲试的幽僵老怪,以及那个隐藏在暗中的幽僵老怪,心中有了想法。 “郭大哥的【我心天箭】神射术,天下无双,小丫头,你那半吊子的【我心天箭】术,真给我郭大哥丢脸,怪不得会被人捉住送到教坊司……看好了,【我心天箭】的真正威力,是什么样子的。” 话音落下。 李牧右手握住躬身,左手捏住弓弦,双臂贯通,内气激荡,将【引月神弓】直接来开如满月,天上的月华,宛如流水一般,瞬间就朝着弓弦流淌而来,瞬间凝结成为一支月华大箭。 漫天月光,流转在李牧的身上。 白银面具,银色月光,他整个人宛如身披风雪,从月宫中走来一般。 【我心天箭】的法门运转,内气激荡之下,与【引月神弓】发生了共鸣,李牧看也不看,一箭射出,箭矢破空而出,如流光过隙,一闪而逝,然后,弓弦欢悦颤鸣的声音,才响起在众人耳中。 幽僵老怪目光呆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前胸。 一个指孔一般大小的白色孔洞,洞穿了他的身躯,刺过心脏,直接将他体内脏器融化。 那是引月神弓的箭矢。 而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之前,青烟圣女也曾施展过【我心天箭】射术,也相当犀利,甚至伤到了他,但那中程度的威力,远无法和白银鬼笑面具人的这一箭相比。 “你……”幽僵老怪亡魂大冒。 好在他修炼的铁木魔功,身躯、血肉和骨头,都严重纤维化,痛觉退化,心脏破碎,只是要了半条命,还有大脑,等于是还有半条命,虽然被破了魔功,但生命力要比同级别强者强悍太多。 “啊,【我心天箭】……真正完整的【我心天箭】心法,天啊,引月神弓又出江湖了……”巨大的惊恐之下,什么师弟的仇,什么二皇子的命令,全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尖叫着,不顾一切地转身朝着远处飞遁。 草原女武神、草原军师和射月部少主,则是痴痴呆呆地看着李牧,似乎是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真的是【我心天箭】的射术。 消失在了大草原上很多年的神之射术。 这样的威力,只有完整版本的【我心天箭】心法,才会具有。 尤其是草原女武神,她因为机缘巧合,于父亲手中,得到了一些【我心天箭】心法的残篇,开启了神射体质,因而在大草原上声名鹊起……在所有人之中,她是最了解【我心天箭】奥义神妙。 这个人,怎么会完整版的【我心天箭】法门? 而且,看起来,他已经修炼有成,可以娴熟掌握引月神弓?

上一篇   0236、变数到了

下一篇   0238、大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