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6、来者不善? - 圣武星辰

0236、来者不善?

这位徐盛徐供奉,乃是一品宗门岳山派的长老,昔年也是一位杀神级的人物,横扫一切敌,后来年龄渐大,才逐渐修身养性,回到岳山派潜心修炼,修为日益精进,进而成为了岳山派的代表,进入了监察部的供奉团。 监察部派遣徐盛来到长安城,就意味着,对于鹿梨子已经非常不满。 自此之后,长安城诸事,都由徐盛负责。 “你的确是无能,来到长安城这么多天,连一个后辈小子,都拿不下来,妄为巡察使。”徐盛毫不客气地道。 年轻时候的徐盛,就以脾气火爆而著称,这些年哪怕是潜修,暴脾气也没有改多少,说话毫不客气,而且对于鹿梨子这种依靠争名夺利跻身巡察使的无能之辈,他是极为看不起的。 鹿梨子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低着头,暗中咬牙齿,也不好反驳什么。 办事不力的前提下,说什么都是借口。 而且说得越多,就破绽越多。 但是在心里,他却在诅咒,你徐盛觉得李牧是一个后辈,那现在就去将他擒来啊,嘿嘿,陋室院落之中,神阵惊天,阵成之日,五色神光犹如撑天之柱,这些日子,汲取天地灵气,越发恐怖,整个赶猪巷都快要成为洞天福地,就算是你徐盛,也攻不破李牧的这一层乌龟壳吧。 就听徐盛道:“李牧,一小卒尔,擒杀,本座不费吹灰之力,不过,毕竟是李知府的血脉……嗯,来人啊,送上本座拜帖,我要先去拜会李知府。” 到了徐盛这个层次,才会知道,一位掌控者一府之地的封疆大吏,意味着什么,具有多大的能量,这个长安城中,真正能做主的,还是这些天不管风波多大都从不发出声音的李知府。 别看二皇子似乎是威风无俩,但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否则,教坊司混乱杀戮之夜,为何城外的主战军未曾参战? 若是有主战军配合围剿唐氏余孽和草原人,二皇子何以会损失手下幽冥二怪? 若说李知府提前不知道草原人和唐氏余孽的计划和动向,徐盛是不相信的。 二十年前的秋日,李刚不过是一个穷书生而已,一人一剑上京城,犹如一颗砂砾坠入大漠一样,一开始,并未能够引起太多的注意,而最终却题榜提名,展现出了文武双全的卓越天赋,若是论当年李刚在帝都掀起的风暴动静,可要比今日所谓的诗武仙李牧风光太多了。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成为西秦帝国的封疆大吏,独据富饶富庶的长安城,李刚有的不仅是才华,还有手腕,城府和实力。 而且,徐盛还知道,李刚自身的修为,其实也是很可怕的。 …… …… 天剑武馆。 【开天神剑】张乘风,面带着谦卑而又欣喜的笑容,向一位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左右的少年行礼。 他的身后,是天剑武馆的一些弟子,修为层次不齐,但却无大宗师级的高手,连宗师级的高手都很少,这主要是因为当日天剑上人战死,天剑武馆树倒猢狲散,诸多高手都离开,剩下的一些人,虽然忠心,但实力却是一般。 昔日名震一时天剑武馆,已经是昨日黄花。 “呵呵,打着我天剑宗的名号,经营了这么多年,就弄出这样一个烂摊子……真是废物啊。”那少年人不大,口气却是无比狂傲,根本不将张乘风放在眼里。 “少主勿怪,本来我们在长安城中,还是有些底子的,可惜……唉,那李牧嚣张,先找借口杀我儿,又暗算杀我张家老祖,将我张家这些年为天剑宗经营的一些基础,全部都给霸占了,还多走了天剑剑谱……”面对着桀骜的少年,张乘风不敢有丝毫的不满,依旧满脸堆笑地道。 家道中落,天剑上人战败身死,对他打击很大,让他收敛了昔日的锋芒。 然而,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主要是,眼前这个桀骜不逊,口气惊人的少年,乃是当世天剑宗的三大传人之一,【飞鹰仙剑】楚南天。 这是一个还差六天才满十四岁的绝世武道天才,出道至今,从无败绩,被认为是当代西秦帝国十五岁以下第一人,同时也很可能是西秦帝国后起之秀里可以排名前二十的卓绝人物。 关键是,他的叔祖,乃是当今天剑宗两大太上长老之一。 不论是实力,还是靠山,都是当世一等一。 这样一个人物,就算是天剑上人死而复生,都得恭恭敬敬,何况是他张乘风。 “天剑武馆,有天剑二字,就受我天剑宗的庇护,小小李牧,竟敢如此肆无忌惮,今日,杀他立威,也让世人知道,天剑宗的威严不可辱。”楚南天嘴角上浮地道。 他的面容,犹如刀削斧砍一样,棱角分明,身形要比一般人高大,据说其体质特殊,有一半的巫族血脉,说话的时候,虎视鹰顾,眼睛里满是兴奋的表情。 每一次要杀一名成名高手的时候,他的表情,都是如此。 “去陋室。”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 …… “再这样下去,麻烦大了啊。” 军墓园中,几个幽魂亡者将军愁眉苦脸,脸上的表情很丰富。 【青龙出水阵】中,氤氲缭绕,地脉灵气,蓬勃而发,李牧的身影若隐若现,正在源源不绝地吸收地脉灵气,整个人都被近乎于沼泽液体一般的灵气包裹。 这样的情况,在过去的每一天,都在持续着。 每一次到夜晚,李牧都会暗中来到军墓园中,吸收汲取地脉之气。 如今的他,已经修炼出内气,也就唯有这军墓园的地脉之气,才可以转化为他的内气,所以,除了在教坊司杀戮之夜那一晚之后,其他的夜晚,他都会来到军墓园中,吸收地脉之气。 对于提升实力,他从来都不会懈怠。 如今,他体内的内气,已经足足有三成,转化为了先天真气。 这样的修炼速度,简直堪称是变态。 换做是其他天赋不错的先天强者,在进入先天境之后的一年,能够转化一成的先天真气,已经算是进境颇佳了,哪里像是李牧这样,不过是数十日的时间,就将体内的内气,转化了三成。 这与他修炼的【先天功】,以及此地的地脉灵气,都有关系。 随着内气修为的提升,李牧对于真武拳的理解,以及昔日得到的诸多武道战技的掌握,都飙升了一层楼,尤其是如【我心天箭】、【天剑三十六式】等需要内气催动的战技的掌握,有了质的飞跃。 李牧的目的,不在于掌握这些内气战技。 而在于,通过这些内气战技,来窥探到内气的运用法门。 比如【天剑三十六式】之中,诸多剑式,对于李牧启发极大。 但最让李牧感兴趣的,还是其中的【御剑式】,以内气操控长剑,极致处,可以数千米之外取人头,这让李牧想起了地球上传说中的剑仙故事,御剑飞行,一日千里。 而通过研究和揣摩,李牧也发现,这一式【御剑式】,才算得上是【天剑三十六式】中,最为深奥的一式,其中蕴含的武道奥义,远超其他三十五剑,就连当日的【天剑上人】,也未能真正掌握这一剑的精髓。 亡者将军们愁眉苦脸的表情,一直持续到李牧结束了这一次修炼,从阵中走出来。 可惜,没有给它们什么对话的时间,李牧就直接离开了军墓园。 回去的路上,李牧脑海里,依旧不断地浮现各种招式技法。 他要创立的【风云六刀】,如今也只有前两招闪电斩、拔刀斩初具雏形,其他四刀,还在酝酿之中,天剑三十六式中的一些精华,可以汲取,李牧的脑海之中,已经有了第三式劈空斩、第四式四方斩的思路,还需要细化。 当然,李牧最感兴趣的,依旧是【御剑式】。 直觉告诉李牧,这【天剑三十六式】中的御剑式,价值最大,且也不算是真正完整,他猜想,应该是天剑上人从天剑宗中,学习到了一些皮毛,以御剑式为基础,创造出了天剑三十六式,而真正完整的御剑式法门,应该是在天剑宗中。 “等到时机成熟,可以去天剑宗一趟,将这御剑式的完整版,弄到手中。” 李牧心中暗自思索。 而且,还要祭炼一把道器级别的好刀,当做自己的本命兵器。 刀,百兵之王,霸道,直接,是李牧最为喜欢的兵器。 李牧汲取百家之长,整合出来的战技,也是刀法为主。 一刀风云动,一刀鬼神惊。 一刀,就要劈开这世间一切不平事。 想要拆迁地球? 先问过我手中刀。 在李牧看来,刀与道,是想通的。 这样的思想,多来自于地球时,老神棍的灌输。 不知道为什么,老神棍似乎颇为喜欢刀这种兵器,这影响到了李牧。 思忖着,李牧回到了赶猪巷。 然后,他就看到,天剑武馆的馆主张乘风,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带着一名身形健硕但却明显极为年轻的少年,还有数十人,气势汹汹地进入了赶猪巷,朝着【陋室】院落走去。 嗯? 张乘风还敢来赶猪巷? 看这架势,似乎是来者不善啊。 找到了新的靠山? 李牧眼睛微眯,然后笑起来,悄无声息地跟了进去。

上一篇   0235、裂天神拳

下一篇   0237、你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