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1、走你 - 圣武星辰

0241、走你

巨大的震动声,惊动了整个凤鸣书院。 很快,贺云翔十几人,就被闻讯而来的愤怒的凤鸣书院的学员,给团团围住了。 “何方狂徒,还不快放下我院牌匾。” “打碎我书院大门,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了。” 学员与书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眼前被打碎的书院大门,被人踩在脚底下的百年牌匾,这样的画面,让凤鸣书院的学员们,群情激奋,团团将贺云翔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是寒山书院的人。”有人说先发现了,贺云翔的身后诸人中,有几位寒山书院的弟子。 这一发现,更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愤怒。 凤鸣书院与寒山书院一直都是竞争关系,不管是在招生,还是在比武,学术、名气等等方面,一直都相互针对,竞争的风气非常浓郁,但,以往不管斗争的多激烈,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从来没有说,像是眼前这样,直接砸掉对方的牌匾之类的。 贺云翔脚踩凤鸣书院的百年牌匾,脸上是挑衅和鄙夷的笑容。 面对着群情激奋的凤鸣书院学员,他如视蝼蚁,不动如山。 曾经,或许他和他们也差不多。 但是如今,他已经是飞上九天的神龙,而这些学员,还是爬在地上寻食的野狗而已,已经是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人了。 “打他。” “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 一些火爆脾气的凤鸣书院学员,挽着袖子逼近过来,毕竟,书院传授文韬,但是也有教授武道,学员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血性正足,谁能受得了这个? 贺云翔摇摇头,冷冷一笑,体内内气,稍微一放。 无形的压力,弥漫出去。 围过来的几个年轻学员,顿觉身上仿佛是压了一座重重的山峦一样,咔嚓咔嚓,腿骨碎裂,直接趴跪在了地上,挣扎不得。 其他学员,也面色苍白,只觉得劲气扑面而来,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让真正能主事的人来吧,你们这些废物,不配和我们贺师兄说话。”一位跟随在贺云翔身后的寒山书院女弟子,发出嗤笑声,不失时机地大声嘲讽道。 凤鸣书院的学员,悲戚憋屈,但一时之间,竟无人能做点儿什么。 “院长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人群骚动。 就看凤鸣书院的院长,带着数十位教习,还有一些高年级的学员,急急赶来。 贺云翔嘴角微微一翘。 正主儿终于出来了。 “寒山书院?你是贺云翔?”凤鸣书院的院长,一副糟老头子的模样,微微眯着眼睛,认出来了,这个带头的人,正是几年钱寒山书院最卓越的天才之一,不过毕业之后,已经有三四年未曾见到其踪影,今天竟然以这样一幅姿态出现。 “呵呵,曲院长,别来无恙,你看起来,老了很多啊。”贺云翔淡淡一笑,语气中,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 “院长,和这孙子,费什么话,我弄死他……”曲院长身边,那位凤鸣书院教习团中最最年轻也是脾气最火爆的教习,已经忍耐不住,要出手了。 曲院长抬手,拦住,然后看着贺云翔,冷声道:“贺云翔,两大书院之争,从来都是文比争武切磋,你今日砸门摘匾,乃是生死之仇,你可想清楚了?” “哈哈,生死之仇?”贺云翔冷笑:“曲院长,你也未免把你们凤鸣书院,看的太高了,今日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们,从今以后,长安城中,只有一个书院,那就是寒山书院,你们凤鸣书院,只有两个选择,一,并入寒山书院,成为我院的别院,二,就此解散关闭。” “什么?” “狂妄。” “欺人太甚。” “你以为你是谁?” 这话一出来,周围凤鸣书院的学员,气的一个个都咬牙切齿。 人群中,雷音音和她的小伙伴们,也都挤在里面。 雷音音气的小脸蛋儿都红了。 “太狂妄了,你算是什么东西啊?外出历练了几年,麻雀飞上了高枝,真的以为自己是凤凰了吗?驴不知脸长……”雷音音个头稍矮,被人群挡住视线,她只好蹦蹦跳跳地露头大骂。 她没有办法不急。 要关闭凤鸣书院,对于雷音音来说,简直就如同是杀父之仇。 她出身于长安城平民窟,家境已经不能用贫寒来形容,根本就是在生死线上挣扎,父母前前后后生了八个儿女,三个早夭,两个饿死,一个病死,最后只剩下她和大哥两个,七岁那年,父亲病死,家里就只剩下她和大哥,还有老母亲相依为命,后一年,老母亲病种,无钱医治,雷音音到棚户后面的小溪里,把自己洗了个干干净净,梳洗了头发,然后头上插着草标,要卖身赚钱来为母亲治病…… 现在想想那些日子,雷音音都觉得一阵阵深深的恐惧。 幸好,当日凤鸣书院的曲院长,路过集市,看她可怜,听了原委之后,非但将她免费收入到了凤鸣书院,还派学院中的医师,为雷音音母亲治病。 之后,雷音音在学院中,展现出了不俗的武道天赋,修为精进,做兼职,补贴家用,雷家的日子,才算是慢慢好了起来。 如今,大哥结婚,老母安康。 这一切,都是凤鸣学院曲院长所赐。 对于雷音音来说,曲院长如父,学院如家。 现在,有人砸了家门,还辱骂她父,雷音音如何不急? 义愤填膺之下,她拼命的心思都有了。 而和她一样的学员,在凤鸣书院之中,不知道有多少。 长安城的两大书院之中,如果说寒山书院走的是贵胄富商路线、招收的都是一些权贵之家的子弟的话,那凤鸣书院则恰恰相反,扎根于贫寒之家,所收的学员,基本上都是从贫民中出身,不过这些年来,始终可以和寒山书院分庭抗礼,足见院方的能力。 …… …… 嗡嗡嗡。 飞鹰剑在虚空之中悬浮,震动。 李牧身形一闪,跳上了剑身。 哈哈,御剑飞行。 男人的梦想啊。 李牧很快就掌握到了站在剑身上稳定平衡的技巧。 “这可比什么兰博基尼啊,法拉利啊什么的拉风多了,哈哈……”李牧很兴奋,御剑飞行不是什么战力强横的战技,但它是一种情怀,所以李牧在今日的修炼课完毕之后,抽了一些时间,开始尝试。 掌握了剑在静止状态中的平衡之后,接下来,就是飞行状态之中的平衡了。 走你! 咻! 剑飞出去了。 李牧掉下来了。 “啊嘞?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啊。” 李牧跌了个灰头土脸。 再试。 走你! 噗通。 又掉下来。 再试…… 大约失败了数十次之后,李牧确信,除了自己的方法不对之外,可能飞鹰剑也不太适合御剑飞行,传闻之中的剑仙,御剑于九天之上,遨游于四海之间,依靠的可是本命飞剑,以及各种道器级别的法宝飞剑。 他想了想,回到密室之中,开始折腾飞鹰剑。 首先将飞鹰剑中简单的术士星阵,全部都直接抹除,然后开始以精神力,镌刻他知道的一些道术阵法。 半个时辰之后。 飞鹰剑完全变了模样,成为了一柄淡青色游动着风气的长剑,标志性的鹰吞鹰翼都已经不见,外表看起来极为古朴。 李牧来到外面,再度尝试。 内气灌注之下,长剑发出青色光华,一层透明的青色虚影顺着剑身出现,乍一看仿佛是剑身扩大了三四倍由余,李牧纵身一跃,跳上了剑身,踩在虚影上,顿觉比之前细剑状态时,平稳了不知道多少倍。 走你。 李牧催动长剑。 这一下,他和长剑,一起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变成了高空上一个小黑点。 数息之后。 咻! 一声气啸破空之声才响起。 李牧自己钻研出来御剑飞行术,一亮相,就突破了音障。 破音障! …… …… “呵呵,太弱了,看来凤鸣书院,真的是没有人了。” 贺云翔缓缓收手,不屑地轻摇头。 对面,凤鸣书院的院长,口角溢血,左小臂以一个触目惊心的九十度弧度骨折,白色的骨茬子刺破肌肉露出来,面色如薄金一般苍白,他的身后,雷音音等几个人,扶着已经重伤昏死过去的那位脾气火爆的年轻教习,周围还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个书院的教习和学院,都是目前凤鸣书院,能够拿得出手的高手,但,无一例外,都败了,重伤,惨败。 出手的人,自然是贺云翔。 加入了情杀道之后,他修习情杀道秘法,实力突飞猛进,如今已经是先天低阶,足以横扫整个凤鸣书院。 凤鸣书院的院长,实力不过是大宗师,如何是贺云翔的对手? 整个交战过程,不足一盏茶功夫而已,凤鸣书院的人,败了个一塌糊涂,但凡是出手的人,几乎个个都是重伤。 “曲老鬼,时移世易,如今的长安城,已经不同以往了,你还是识相一点吧,何必非要把自己这一把老骨头,埋葬在这里呢。”贺云翔犹如征服者一般,冷笑着。 曲院长没有说话,正在强行催动着内气,疗伤。 雷音音终于忍不住,大声地吼道:“凤鸣书院乃是我寒门子弟之圣地,就算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战死在这里,也绝对不会屈从与你……你做梦吧。” ----- 今天第一更

上一篇   0240、糖葫芦

下一篇   0242、你是李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