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5、命运 - 圣武星辰

0235、命运

包袱里一斤鲜肉,还有一小包糖块。 糖块是给悦悦准备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套她穿了三年的学院服装,洗的很干净,几处磨破的地方,都用细腻的阵眼补好,乍一看都看不出来,凤鸣学院其实是每年都要发两次学员服装,但雷音音都将服装兑换成了银子,用来补贴家里,自己则是一套学院服,整整穿了三年。 老母亲一年前病逝,丧葬花了不少钱。 如今,兄妹嫂子还有一个三岁的小家伙,可以说是相依为命了。 哥哥雷老虎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身无一技之长,只能卖苦力气,因为雷音音是凤鸣学院高年级学员的原因,哥嫂也是良善之人,所以一家人,在这街区里,还是比较受欢迎的。 日子虽苦,但是比起以前来,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一家人都很满足了。 雷音音的梦想,是毕业之后,加入一家镖局或者是商会之类的,凤鸣书院的毕业生,在长安城中,还是相对很好就业的,老院长对于每一届的毕业生,也都非常照顾。 然而…… 她低着头,在屋里一个人呆了片刻。 站着站着,不知不觉中,禁不住悲从心来,泪水差点儿又流淌出来。 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软弱。 她觉得,自己从来都是可以鼓起勇气对抗任何的强权和不公。 这个院落里的一切,这个家里的一切,还有凤鸣书院中的一切,都是她所珍视和要保护的啊,可是,当生活的残酷和强权的阴冷袭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想要保护这一切,是需要什么样的牺牲,那比死亡还可怕。 她又叹了一口气。 今天一天叹气的次数,比她之前一年都多。 努力地收拾自己的情绪,雷音音开始收拾锅碗,开始做饭。 她的厨艺,也是很赞的。 穷人家的孩子,都是早当家。 大约四分之一个时辰之后,等到雷老虎散工回来的时候,厨房里一道道肉的香味弥漫散发出来,小悦悦流着口水,站在厨房门口眼巴巴地望着,他的身后,还站着大黄狗和两只小奶狗…… 摆碗筷,入席。 贫穷人家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大黄狗趴在饭桌边上,嘎嘣噶本地嚼这肉骨头。 吃晚饭,雷音音要收拾碗筷,哥哥雷老虎抱着儿子,拉住她,说笑着,道:“妹子,你今年也已经十六了,可有中意的人家啊,阿哥和你嫂子这里,攒了一点儿银子,嫁妆已经给你备好了哦。” 雷音音娇嗔,道:“哥,我还小……” “隔壁老王家,十五岁的妞妞,儿子都已经一岁了。”雷老虎憨憨地道:“咱家要不是太穷,哥娶老婆娶得晚,说不定现在悦悦都七八岁了,哈哈。” 这些平日里让人很厌烦的絮叨家长里短,在今天的雷音音听来,却是无比的温馨。 她故意大笑着道:“哥,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的意中人,必须像是李牧公子那样,文采卓绝,武功盖世的年轻俊彦,你认识这样的人吗?认识的话,那就介绍给我,我愿意嫁。” “妹哦,你这个瓜皮,脑瓜子怕是坏掉了哦,李牧公子那样的人,是天上下来的神仙,你这是在做梦哦。”雷老虎哈哈大笑着,毫不客气地揭穿了妹子不切实际的幻想。 雷音音道:“切,我认识李公子呢。” 一家人有说有笑。 雷老虎看着年轻的妹妹,心里有些愧疚。 这些年,这个家能够撑下来,其实主要还是靠妹妹,他这个当哥哥的,反而像是个累赘一样,除了一把子傻力气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特长,这些年,若不是这个妹妹更像是一家之主一样,里里外外地操持着,如顶梁柱。 他当然是希望妹妹可以找一个好人家。 在雷老虎的眼中,自己这个妹妹,是最优秀,最漂亮,最美丽,最善良的,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 然而,李牧公子……那是一个神话啊。 妹妹想要找那样一个人,很难吧? 一会儿,雷音音和嫂子两个人,端着碗筷去洗涮。 雷老虎从衣兜里掏出五文钱,在掌心里一字排开。 这是他今天卸了一天散货得到的工钱,从里面挑出来了三文,装回到衣兜里,这是要交给媳妇儿维持家用的,剩下的两文,放在了床边一个木匣子里。 轻轻地摇动着木匣子,听到里面传来的厚重的声音,再掂量一下木匣子的分量,这个憨厚的青年,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匣子里大概有一百文钱。 他攒了一年。 等到攒够两百文,足够做一身丝绸的新衣,就要交给妹妹,算是她的嫁妆。 一定要让妹妹,穿着新衣出嫁。 这是这个年轻人最朴实的愿望。 也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 一会儿,外面传来了雷音音的声音:“哥,我回学院了啊……晚上有课呢。” …… …… 天色将夜。 千米高空之上,轮回刀如闪电般飞射,突破了音障,在暗色的天穹中,梨开一道久久不愈的裂痕。 “刀身宽厚,站着就是稳啊。” 李牧站在刀身之上,宛如玩滑板一样,双臂张开,维持己身平衡。 御刀飞行。 很酷的一件事情。 他终于实现了。 轮回刀的刀身之中,镌刻了数种不同的道术阵法,催动之下,速度与前几日的飞鹰剑不相上下,但更加稳定,斜面刀尖的最顶端,一点星光闪烁,弧面的青色风罩撑开,将高速飞行产生的罡风,全部都挡在外面。 对于李牧来说,他的一些设想,初步实现。 驾驭轮回刀飞行,在保证速度的基础上,稳定性更高,起码不会出现那日一般的‘飞行事故’,不用担心一个失误从几千米高的天穹上摔下去了。 飞翔,地球人类永恒的梦想。 李牧也不例外。 他操控着轮回刀,在高空之中,不断地做出各种俯冲、变向、加速、减速等等动作,就像是一个刚刚学会了滑板溜冰的孩子一样,兴奋得大呼小叫。 以他如今的先天真气修为,催动轮回刀,可以维持三十分钟时间的御刀飞行。 对于突破音障的速度来说,三十分钟足够跨越六百多公里的距离,比地球上的高铁还要变态很多,这将是李牧的一大底牌----打不过就跑,这句话,在李牧掌握了御刀飞行之后,才算是彻底能够实现了。 这个世界,就算是天人境的强者,也做不到这一点。 时间流逝,李牧练习的越发纯熟。 体内真气快要耗尽,李牧在西城区那处荒山密林中俯冲下来,落地,然后略微调息,等到天色完全黑透了之后,前往军墓园中,启动【青龙出水阵】,继续汲取地脉之气。 烈焰将军等亡者将军,脸都快绿了。 而在同一时间,雷音音来到了赶猪巷的巷口。 她本来是要返回学校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这里。 这是她心目之中,最卓越的同龄人的居住之地。 从天剑武馆一战开始,不,或许还要更高,甚至是从第一次听到李牧的事迹开始,雷音音就开始崇拜这个年轻人,当年离家出走的决断,三击掌的倔强,然后八年之后的回归,就成为了一个传奇。 而那一日,在天剑武馆一见之下,雷音音就真的成为了李牧的脑残粉。 前日,凤鸣书院的门口,李牧的出现,随手解决掉贺云翔等人,则让她在崇拜这个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雷音音的心目中,李牧和她的事迹,是一种近乎于精神信仰的存在。 自己心中向往但却不能实现的,在李牧的身上,都实现了。 她不止一次来到陋室院落的门口,远远低看着那座云遮雾绕仿佛是世外仙境一般的院落,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 不过这一次,她是来告别的。 她没有走进赶猪巷,因为她并不是来向李牧求援。 【赤发杀贴】的分量,太过于沉重,目前的李牧,也许是解决不了的。 而且,雷音音并不认为,李牧有义务去为自己解决这样棘手的事情。 她希望,李牧的神话,可以延续。 而不是像她的坚持那样,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变得不堪一击,戛然而止。 远远地看着陋室院落,雷音音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然后,她转身里去了。 回到凤鸣书院之后,她去拜见了重伤未愈的曲院长。 “孩子,你走吧,离开长安城,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我找老朋友,秘密送你出城。”曲院长道。 雷音音摇头,道:“我要是走了,书院就完了,这是长安城寒门年轻人改变命运的圣地,我不能看着它毁掉,还有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院长,您曾经激励我们,命运如果对我们露出狰狞的残酷,唯有迎难而上,才是唯一的途径,如果我真的如【赤发杀贴】上所说,是天生极品炉鼎的话,我想要看看,命运到底为我,安排了一条什么路。” 曲院长叹息。 这是他一手培养的学员,就如同他女儿一样。 他心疼啊。 “院长,我走之后,拜托你,暗中照顾一下我的兄嫂。”雷音音还是牵挂亲人。 曲院长点点头。 他又想起了什么,道:“明日,便是李牧公子来到凤鸣书院阅读经库的日子,你不是一直很崇拜他吗?不如等到明日,看一眼李牧公子,再去寒山书院情杀道吧。”

上一篇   0243、轮回刀

下一篇   0236、妲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