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5、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 - 圣武星辰

0025、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血月魔君? 李牧倒吸了一口冷气:“@#¥%……” 自从杀了郑龙兴之后,李牧知道自己和血月帮之间,早晚有一场冲突,但在他的预料之中,画面不是这样的啊。 讲道理,不应该是血月帮先派出一些所谓的年青一代佼佼者,来找自己算账,然后被自己打的屁滚尿流,沦为经验值,接着血月帮高层又震怒,再派几个所谓的执法长老啊来找场子,结果被自己再打败再吸收经验升级,刀最后,才是【血月魔君】这个boss出场送超级经验值和大礼包的吗? 哪里有还没有砍小怪升级,就直接面对最终boss的道理啊。 这不科学啊。 看到李牧有些发呆,小书童明月笑的就像是一朵盛开的小白花一样,伸手捅了捅李牧,道:“公子,公子?你不会是高兴傻了吧?” 李牧:“@#¥%……” 这样缺心眼的呆逼书童,那个真李牧到底是特喵的从哪里捡来的啊? 你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应该关心你家公子能不能活着从挑战中撑下来吗? 他鼻子都气歪了,差点儿把说中的红色挑战帖给扔了。 “公子,别光顾着高兴啊,快打开看看,帖子里面写了什么?”天然小呆逼一脸期待。 李牧气的牙疼,但也一想也对,先看看【血月魔君】怎么说嘛,万一是一场友好而又和善的切磋呢,毕竟自己是帝国官员,于是他哼哼着打开帖子,就看到上面有一副血月漫空的图案,还有四行共十六个力透纸背的大字---- “八月十五,双日悬空,鸡峰山巅,一决生死!” 没有落款。 但帖子上的血月漫空图案,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血月漫空,在西北武林道上,只代表一个人,那就是血月帮的帮主【血月魔君】。 李牧看完,差点儿把帖子都扔了。 一决生死? 要不要玩这么狠啊。 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多不好啊,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坐下来讲讲道理嘛。 李牧合上帖子,心中琢磨着,这件事情该怎么回复。 反正在经历了一开始的冲动之后,如今李牧脑海里的怂逼小人儿已经战胜了冲动小人儿,‘怂字诀’重新占据主导地位了,虽然他想要磨砺一下自己,想要见识见识这个世界的武道强者们的风采,也想与他们交手切磋,但这不意味着要玩命啊。 他的命很珍贵,关系到地球上数十亿美女的生死呢。 “送帖子的人呢?”李牧问道。 “已经走了啊。”明月理所当然地道。 “啊?走了?为什么不先留下?”李牧心中咆哮,人留下来一切好说,拒绝挑战也是可以的嘛。 明月呆了呆,不可思议地道:“公子,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不会想要连送帖子的人都打爆吧,这也太残暴了。” “我……”李牧一额头的黑线,牙根都气的痒痒,心说老子现在恨不得把你打爆好不好。 “公子你放心,明月已经帮你回复过送帖子的人了,到时候,你必定准时赴约,谁认怂谁是孙子,让那个什么血月帮主做好被一拳打爆的准备……”明月越发理所当然地道。 “我……坑爹啊。”李牧快要爆炸了,他黑着脸,道:“小屁孩,这两天不要在我面前出现,不然,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说完,李牧转身就走。 他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把这个小呆逼的屁股打烂。 “哎?公子?你别走啊,你觉得我回复的怎么样啊,还算是霸气吧?哎?为啥控制不住自己啊……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要为决斗做准备,修炼一种很可怕的神功对不对……哈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别人来打扰你的……”浑然不知道自己的屁股即将有血光之灾的小书童,颠颠地追了下去。 嘭! 李牧关上了练功房的门。 “哎呦……”呆逼小书童明月跑的太快,撞在了门板上。 她揉了揉脑门上的红印,突然看到旁边假山方向飞舞着几只蝴蝶,顿时眼睛一亮,立刻就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兴高采烈地冲过去捕蝴蝶了。 …… 一个小时之后。 李牧从练功房中走出来。 他修炼了一个小时的【先天功】,这才心平气和了一些。 “来人,给我传冯元星到前厅……”李牧来到前衙,大声地道。 很快,主簿冯元星就出现在了李牧的面前。 “交代给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李牧问道。 冯元星连忙道:“回禀大人,今日共审核案件五十六桩,桩桩都是按照帝国的律法来判,绝不敢有丝毫的徇私枉法……还有,这是城中各大富户、富商、家族和帮派送上来的礼单,请大人过目。”说着,递上来一个红色的小册子。 李牧接过册子扫了一眼,眼睛一亮,满意地点点头,道:“好,你这次做的很不错,所有财务,归入本县的私库……天星武馆、长风镖局献上来的战技秘册何在?”话音未落,李牧忍不住又咳嗽了几声,张口吐出一团黑血。 【真武拳】涤荡内脏,诸多在地球时的脏腑损伤被弥补,杂质伴随着血渍被逼出来,通过咳嗽排出体外,看起来就像是吐血一样。 冯元星心惊肉跳,也不知道李牧到底伤的多重,竟然还在吐血,却也不敢多问,转身从诸多财物之中,取过来两个颜色不同的锦盒,道:“大人,这是天星武馆为大人您献上的九星战技【五行拳】,以及长风镖局献上的九星战技【疾风刀法】。” 太白县城中的四大帮派,其中神农帮倒了血霉已经被李牧铲平,成为了过去式,而剩下三大帮派之中,天星武馆和长风镖局本就不想得罪这位强势铁血的小县令,存了缓和关系的心思,今日通过冯元星的口,得知道李牧对于武道战技感兴趣,也都没有吝啬,将手中不错的战技贡献了上来,至于四大帮派最后一位的听雨寺,乃是佛道宗门,号称是与世无争,所以并未来到县衙拜访,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李牧觉得肺部发痒,又忍不住咳嗽几声,吐出了几块黑色血块,然后顿觉整个人神清气爽,五脏六腑舒适到了极点,知道这意味着自己的脏器强化程度又有了质的提升。 他接过那两个锦盒,打开之后,取出其中的册子,仔细翻看,很快脸上露出喜色,道:“好,非常好,冯主簿你这一次做的很不错,本县很满意,从今日起,太白县中的各项行政事务,皆由你来负责,依律而行,不可怠慢。” 冯元星顿时大喜,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已经是大权在手,成为了实际意义上的县尊? 小县令看起来伤势不轻,又醉心武道,对于政事毫无兴趣,对于他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遵命。”他跪伏在地,一脸感激地道:“承蒙大人信赖,下官定当殚精竭虑,死而后已。” 李牧也不理会他是真的感激还是在演戏,拿着两本战技秘籍立刻就想要回去修炼。 走了两步,他想起了什么,转身,又道:“冯主簿,还有两件事情,你立刻替我去办,第一,你继续替我寻找、搜罗、购买战技秘策,多多益善,第二,调查清楚血月帮的近况,还有周家与太白剑派的关系,弄清楚了之后汇总成卷宗,交给清风,明白了吗?” “下官遵命。”冯元星跪伏在地,低着头,恭敬而又大声地道。 李牧这才转身离去。 过了许久,冯元星才缓缓地抬头起来。 他面色有些诡异,眼神阴沉。 李牧的最后一个命令,让他猛然之间意识到,李牧之前的强势,或许并非是因为胸有成竹或者是有所依仗,而只是一种年轻冲动和无知者无畏。 所以,这意味着,对于冯元星来说,眼前的局面,绝对没有他现象的那么乐观。 要知道当初周武和郑龙兴的死,他也算是帮凶之一,要是李牧因为伤势过重而无法对抗血月帮和周家,那到时候,他也难辞其咎,必须要造作谋划了啊。 “唉,还是心太急了……” 冯元星心中暗暗叹息。 他觉得自己已经算是足够隐忍了,在太白县,他威武求全,压抑多年,小心隐藏自己的野心,苦苦等待机会,当日在神农帮总舵石窟中,他觉得机会降临而一念之间就做出了选择,倒向李牧,但现在,他突然觉得,自己当日的选择,似乎有点儿操之过急了。 是继续一条道走到黑? 还是想办法弥补些什么? 问题是,当初那么多双眼睛看到,他亲手杀了周武,这仇恨根本化解不开,也无法隐瞒啊。 冯元星又有些变得犹豫不定了。 …… …… 练功房中,李牧开始查阅那两本战技秘策。 这个世界的各种武道战技,同样是等秩品级森严。 九品到一品,有着严格的划分,九品最次,一品最高,一品之上的战技那就属于典籍大经之类的了,与普通战技不能相比,算是神品,只有九大神宗之中,或许才有这种武道典籍。

下一篇   0026、又有挑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