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5、剑意 - 圣武星辰

0275、剑意

穆青压制伤势,退在一边。 而其他三大天人,却是越打越心惊。 之前他们观战孟武与白衣蒙面年轻人的一战,也曾发出感叹,那白衣蒙面年轻人,是一个战斗型的天才,然而与眼前的李牧一比,却又相差太远,这个李牧,才他妈的是一个真正的战斗型天才好不好。 就算是有【镇天鉴】镇压长安城中的天地之力,四大天人都拥有先天大圆满的实力,而且战斗经验、功法战技和眼光阅历,都远超一般的先天,四人联手,对付一个先天未圆满的后辈,竟然非但不能拿下,反而是被重创了其中一个。 尤其是神乎其神的御刀术,二十四柄飞刀,简直堪称是攻防一体的神技,刀气纵横,配合着李牧以掌刀施展的风云六刀,不论是远攻,还是近战,都犀利到了极点。 轰轰轰! 恐怖的能量波动蔓延。 穆青稳定了伤势,一咬牙,也加入到了战斗之中去。 四人联手,这么长的时间,还拿不下一个后辈,再拖延下去,二皇子的脸都丢光了,他们四个人也不会好过。 战斗,越发的白热化。 轰! 李牧被轰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地面上,撞开一道大坑。 而他的飞刀,则是再度洞穿了穆青的肩部。 “杀。”穆青愤怒,李牧把他当成是突破口,盯着他打,这让他疯狂,不顾己身的伤势,施展出了极招战技。 而与此同时,之前败于李牧手下的长眉真人,也加入了战场之中。 他随手一拍,硕大的真气掌印,摧枯拉朽一般朝着李牧轰杀而来,正是他最擅长的【摩崖掌】中的杀招。 “哈哈,刀来。” 李牧极为狼狈地翻身,从摩崖掌印之下闪开,随手一招,漫天飞舞的二十四柄飞刀,嗖嗖嗖落入到他的手中,瞬间合并成为一柄完整的长刀,这是轮回刀的完整状态。 而此时,几大天人的围攻,也齐齐到来。 恐怖的能量波动,各种真气战技,宛如狂风暴雨一样,将李牧的身形淹没。 “四方斩!” 李牧毫不犹豫地出刀。 风云六刀之中,这一招四方斩,是最强的群战之刀,其名取自于地球武侠小说之中的【夜战八方刀法】,但真正的刀意和奥义,自然是李牧从各路刀法尤其是【斩神三式】之中提取淬炼而出。 一刀斩出,风云流动。 李牧周身一轮刀光,宛如日月光轮一样,银色匹练,朝着四面八方斩出。 这一刀之中,充满了有去无回的慷慨肃杀之意,五大天人都猛然觉得,李牧似是要与自己同归于尽一样,是专门朝着自己强攻而来,刀光斩碎了他们的战技印法,也令他们不得不防御。 “闪电斩!” “拔刀斩!” “巨力斩!” “逆龙斩!” “风云斩!” 李牧一出手,便是风云六刀连绵不绝地施展出来,顿时刀光滚滚,刀气纵横,方圆百米之内,似乎是变成了一个刀的领域一样。 轰轰轰! 恐怖的招法碰撞爆裂之声,在一层连着一层犹如核辐射一般的光晕扩散中,波及到了周围,周围一桩桩的建筑物倒塌,烟尘四起,岩石滚落,宛如世界末日地震到来一样。 好在,此时雄风武馆周围,早就已经被清空,无关之人全部被官方驱赶离开,所以这样的战斗,不会造成太大的伤亡。 轰轰! 李牧不断地被击飞出去。 有那么一两瞬间,他甚至像是被悬在空中的沙包一样,被吊打,数种战技印法,掌印,剑光,指法,全部都轰击在了李牧的身上,令他口鼻之中,都有鲜血溢出,身上也是伤痕累累。 然而,他依旧精神奕奕,非但没有衰弱力竭之相,反而是越战越勇。 而五大极道强者,以穆青和长眉真人两个人最惨,身上都出现了前后透亮的洞穿伤,若不是李牧的刀气刀法真气,都不具备属性之力,只怕是这两个人,已经丧失战斗能力了。 这是一种血拼。 李牧在疯狂地磨练自己。 他的意志,在燃烧。 他的刀法,他的刀,他的战斗直觉,都在疯狂地提升着。 而另一边,在白衣蒙面年轻人与楚南天的战斗之中,也发生这同样的现象,楚南天数次都要击杀白衣蒙面年轻人的机会,但却被后者依靠不可思议的战斗明锐度躲避,气死回身,这白衣蒙面年轻人,就像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 “要不是我的飞鹰剑被李牧夺走……”楚南天心中暗恨。 要是有飞鹰剑在手,凭借神剑之利,哪里会这么费劲。 战圈外围,一股无形的力场,笼罩着高阁。 高阁之上,二皇子看都没有看一眼下面的这两场战斗,哪怕是李牧一个人,以一己之力硬生生地抗住了五大天人,都没有在他的眼中引起丝毫的波澜。 因为,他根本不在乎这两场战斗的结果。 他在乎的,是雄风武馆总坛面前的这场对峙。 大太监曹禀言双手捏出剑诀,一片星河,在他的双掌之间,幻化出来。 紫色深邃的星云之光反转之间,一颗颗水蓝、玄黄、赤红等色泽的星球在沉浮运转,那画面,实在是太诡异瑰丽,仿佛他手中,攫取到了一方宇宙一样,而这异象衬托的曹禀言犹如屹立在宇宙星空之间的神魔巨人一样,掌控万千星域。 这是星河剑的奥义。 当年,他的星河剑已经名动秦都,但还没有达到如此‘掌控星河’的境界。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星河剑来。” 随着曹禀言的断喝,一缕缕的星河剑意,缓缓地从掌心间的星河星辰之中流转出来,最终汇集成为一柄手指一般大小的小剑,微微一震,便是绞碎了这掌心之间的星河,然后将所有的星河星云星球都吞噬掉,迎风就涨,化作一柄双手大剑。 曹禀言双手握住这柄星河剑,仿佛是握住了整个世界。 他脚下一点,身形似是在离地漂移一样,不急不缓,朝着李刚刺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也无杀意也无气。 这一剑,轻飘飘。 但唯有正对这一剑的李刚,才会感觉到,那剑尖一点星芒,似是一颗大星迎面砸来一样。 换做其他人,别说是还手,便是被这星芒一照,瞬间就会被碾压为齑粉。 李刚黑色长发无风自舞,飘飞如瀑,诡异似是不存在这个世界的气息,流转开来,他点点头:“不错,孕养了二十一年的一剑,还算是像样子……不过。”他伸手,在虚空之中一抓,似是什么都没有抓到,又似是将这片天地之间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抓到了手中:“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曹兄请看我红尘杀剑!” 他手握无形之间,反手一斩。 一缕剑意迸发。 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境界,虽然没有进入圣人境界,但已经达到了天人的顶峰,比拼的不是简单的招式技法,而是道韵道力了,曹禀言的身上,明显是有皇族秘宝,所以可以不受【镇天鉴】的压制,一身力量,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红尘剑意与星河剑意想撞击,宛如两缕光在虚空之中碰撞,然后产生了奇异的折射,丝线一般的光辉朝着两侧迸发出去,周围的建筑,石墙,石壁,还是地面,被这光芒一照,像是豆腐渣一样,嘭地一声,化作了齑粉…… 还好李刚身形如山,气息挡住了这种余波,否则,只怕是雄风武馆的众人,一瞬间,就化作了飞灰,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哪怕是雄风武馆的众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但这样的战斗,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神仙打架了。 最终---- 咻! 一道红尘剑意一闪而过,破开了曹禀言的星河剑气护体,被消磨的极细级弱,但最终还是洞穿了这位大太监的肩膀。 然而,他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殷红,竟是不管逐渐开始淡化虚化的肩膀,双手握着星河剑,继续很艰难地朝着李刚刺去。 空气里,层层涟漪荡漾。 李刚身前五米之内,光华浮动,道力流转。 如果李牧在的话,就可以看到,天地之力形成的隐蔽能量网格层层叠叠地布满了李刚周身五米区域,曹禀言的星河剑,刺在那隐蔽能量网格上,就像是一头狂鲨,扎进了一层层的渔网之中一样,不断地发力,不断地靠近,不断地斩碎那渔网,狰狞的獠牙,欺近李刚,噬咬过去。 这是两人真正修为的较量了。 二十一年前,秦都那一战,剑动天穹,当日的恩怨,一直延续到了此刻。 星河剑不断地朝着李刚逼近。 而曹禀言的左肩,已经被红尘剑意湮灭了,凭空消失,就如孟武的死法一样。 湮灭红尘。 这是红尘剑意的杀人之术。 但是他没有丝毫的在意,残存的左臂,和完好的右肩,双手握住星河剑,以毕生之力,不断地朝着李刚欺近,曹禀言整个人,都开始放射出星河氤氲的光芒,仿佛是化道而去一样。 这是彻底拼命了。 “何必呢。”李刚开口,叹道:“星河剑乃是上古天外神魔的战技,曹兄若是真正能够潜修此剑法,必定可以破碎虚空,却被二十一年之前的一时失利,蒙蔽了眼睛,心怀仇恨,连红尘都跳不脱,如何进入星河?” 曹禀言惨笑:“我说过,今日,是红尘剑仙世间除名之日。” 他的执念,很深很深。 李刚摇头:“你以西秦皇族的秘法,消耗自身精血寿元,催动星河剑……比不过是,被人利用了而已,抛弃了大路不走,走的是小道,反而坏了星河剑的真意,你杀不了我……” 话音未落---- 异变突生。 轰! 一个金色的龙趾,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在李刚的身后,没有任何的迹象,就这样突兀地从虚空之后探出来,破开了李刚的红尘剑意护体,携着毁天灭地的力量,重重地印在了李刚的后心! ------------ 从明天开始,要3更了。 也要上架了。 码字不易,刀子虽然前几日更新不稳定,但这本书总体的更新速度和节奏,还是不错的,希望大家能够支持一个首订,很感谢。

上一篇   0247、气惯星河

下一篇   0276、最后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