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7、传功·赵羽 - 圣武星辰

0277、传功·赵羽

李牧的确是像兔子一样疯狂地逃窜。 这个时候不逃,那是脑子有问题。 他虽然狂妄自大喜欢出风头,但绝对不会装逼装成傻逼,认为自己现在可以一个打五个。 反正,磨砺己身的目的,已经达到。 李牧逃走的方向,是雄风武馆总坛李刚所在的位置。 就目前而言,渣男知府绝对是整个长安府之中最粗的大腿,这是毫无疑问的。 而与此同时,高阁之上的二皇子,看到李牧逃跑的方向之后,心中一动,却是开口,阻止了五大天人对于李牧的追杀。 李牧顺利逃脱战场。 “李大人,你……”李牧到了近前,一看李刚一副受伤的样子,心中微微一凉。 不会吧,大腿也受伤了? 他之前与五大天人的战斗,太过于激烈,并未注意到这边的战况。 李刚看了一眼李牧,微微皱眉,道:“别忘了你当日答应过我的事情。”那日在府衙之中见面,李刚石破天惊地说他要杀一位皇子,所以要见李牧身后的宗门,联手计划,而李牧的说法是,他可以全权代表自己所在的宗门。 李牧苦着脸,揉了揉眉心,道:“呃,我那日其实是开玩笑的。” 大腿啊大腿,你不会真的就只有这点儿底牌吧? 将希望寄托在一个虚无缥缈的宗门身上,这不应该是你大腿的做事风格啊。 李刚差点儿一口血喷出来。 一句‘孽子啊’差点儿就脱口而出。 “咳咳……”远处的石碓里,身躯一半实体,一般透明虚无的【气惯星河】曹禀言,虚弱地爬了起来,口中咳血,目光复杂。 他就要死了。 哪怕是这些年的苦修,抛弃了尊严,利用邪术修炼星河剑,当做是皇家的走狗,获取资源和功法,二十一年的煎熬,到最后,他竟依然不是李刚的对手,即便是有二皇子的协助,偷袭李刚,他依旧无法杀死李刚。 【红尘剑仙】的确是要除名了。 因为这个杀局,布置了数年,二皇子连圣旨都拿出来了,那李刚就必死无疑。 可惜的是,不是死在他的手里。 憋了二十一年的这一口气,终究还是没有能过舒出来。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 二十一年的煎熬和风雨,在这一瞬间一闪而逝,曹禀言的目光,落在李刚的身上,然后又看向李牧----他这些日子跟在二皇子的身边,消息灵通,自然是知道李牧的事迹,也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自己宿敌李刚的儿子。 一个被一遗弃的儿子。 这么好的一个儿子,却被李刚背弃了。 现在,李刚的心里,肯定是无比后悔吧,但,以这位【红尘剑仙】的骄傲性格,不管是有多么后悔,他一定是不会承认的。 “咳咳咳……”想到这里,曹禀言突然就开心了地笑了。 甚至,他的脑海里,无法遏制地冒出来了一个无比荒唐的念头。 “星河剑的传承,不能断绝,我需要一个传人……”他吐出一口血,掌心里,浮现出一缕星光,激荡起来,宛如一颗坠落在人间的星辰,璀璨夺目,一闪,朝着李牧的眉心飞来。 什么东西? 李牧吓了一跳。 他能够感应到曹禀言的气息,哪怕是就要嗝屁了,也极为恐怖,比穆青、长眉真人等人可怕了太多,所以第一反应是这货难道打不过渣男知府,所以要偷袭自己? 不过,他精神力一扫,却发现这璀璨星辰光华之中,并无任何的杀气,反而蕴含着一团类似于武道奥义真意的精神波动,天眼一扫,便明白了。 喵的,这老太监是不是脑子被门给挤了? 传功? 传给自己仇人的……额,弃子? 他不会是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 李牧犹豫了一下,精神力一裹,将这一团星辰之光,收了回来,极隐蔽地纳入到了【五行翻天印】之中,他还是谨慎了一点,避免曹禀言耍诈,毕竟这个层次的强者,阴起人来,防不胜防。 一边的李刚,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曹禀言,没有阻止,也没有说什么。 他倒是可以理解曹禀言的心思。 二十一年之前,那一届繁花盛开的科考,又有几人知道,天才涌现背后的,是古宗门的纷纷入世,天地复苏的时代,不只是西秦,北宋、南楚也是人才辈出,一个个风光耀眼的年轻人,背后代表的又是哪个古势力,谁能说的清楚呢? 【气惯星河】曹禀言,便是古宗门星河剑派时隔千年之后再出世,所培养的当世传人,也是唯一一个传人。 可惜,此人不堪挫折,最终走上了一条错误的路。 也许是在临死之前,有所醒悟吧,二皇子……或者说,他所投靠的皇族势力,不过是将他当成是一条狗来对待,否则也不至于在手握圣旨的情况下,还让曹禀言打头阵来试探底牌,曹禀言一死,上古星河剑派怕是要彻底断绝了。 而远处的二皇子,看到这一幕,也没有什么表示。 星河剑派的传承,的确是诱人,然而,曹禀言毕竟是四步天人的巅峰了,传承蕴含着他的精神意志,他不愿意的话,抢来那一团星光,也不会有任何意义,只会让星河剑派的传承瞬间消失消散而已,不如让已经是笼中之鸟的李牧得到传承,然后再慢慢逼问。 “气惯星河三万里,一剑广寒十九州,哈哈哈哈……”曹禀言大笑,他站起来,挺直了身躯,身形已经越来越模糊,仿佛是有无形的黑板擦,将他的身形从世界画图上擦去一样,摇摇晃晃,但却站的笔直:“李刚,我的传人,一定会超越你,红尘剑与星河剑之争,不会就此结束……” 说完,他的身形,彻底被滚滚红尘所湮灭,消失在了世界上。 李牧很无语。 这个老太监绝对是脑子瓦特了。 超越个鸡毛啊,没看到现在这局势,二皇子这装逼犯大占据优势啊。 你这样高调的找传人,不是给老子招黑吗? 万一老子跑不掉呢? 他看着天空中悬浮着的那明黄色圣旨,感受到其中带有的威压和能量,心中衡量着,要是催动【五行翻天印】,能不能与这圣旨的威能相抗? 这个时候,李牧的心中,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如果渣男知府这根大腿顶不住了,一会儿见机行事,那就赶紧跑吧,能带走几个算几个。 “李刚,都已经穷途末路了,还不伏诛?” 二皇子踏临高阁,居高临下俯瞰,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和气度。 五大先天实力全部都恢复,不受【镇天鉴】压制,站在他的身后。 圣旨在上,优势在手。 就算是刚才那奇异的幽兰灌输再出现一次,他也丝毫不惧。 李刚停止运功疗伤,面色已经恢复如常,抬头看向远处高阁,淡淡地道:“我无罪。” “哈哈哈哈。”二皇子大笑了起来:“有罪无罪,你说了不算,你之前不是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不是人君,所以你不死,如今,人皇圣旨在上,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大势已至,狡辩无益,你也算是一代人杰,本王可以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你自尽吧。” 李刚淡淡一笑:“只不过是一道伪造的圣旨而已……殿下假传圣旨,可知其罪当诛?” 二皇子闻言,剑眉怒掀,冷声道:“看来李大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李牧在一边听着,觉得这种对话,实在是没有什么营养。 他今日原本是气势汹汹来找二皇子报仇的,但现在看起来,李刚这条渣男大腿似乎不够粗,李牧虽然还有点儿小手段,但……他心里琢磨着一会儿该如何应付,一扭头,落在旁白的白衣蒙面年轻人身上,心中一动,撇嘴悄悄道:“嘶……嘶嘶……喂,对,就是你,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年轻人,是个战斗天才啊。 李牧本能地觉得,应该和这小伙子拉好关系。 反震天才这种东西,多结交一点善缘,总比结仇要好,没看见地球上无数宅男宅女都幻想着穿越回二十年之前请马云和马化腾吃一顿饭呢……道理是相同的。 年轻人伤势不轻,刚刚制住肩部溢血。 看到李牧挤眉弄眼的样子,他本不想理,但毕竟刚才李牧救了他两次,于是不情愿地、小心翼翼地传音道:“赵羽。” 李牧听了,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是从哪里听到过。 仔细一想,李大魔王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地道:“啊,我想起来了,被我收在县衙当婢女的那个傲娇女赵翎,有一个据说是天才的哥哥,叫做赵羽,你是太白剑派年青一代第一天才赵羽,是不是你?” 白衣蒙面年轻人直接懵逼,顿时一张脸都绿了。 他辛辛苦苦蒙面,战斗时绝对不暴露自己的武功来历,哪怕是临死一瞬之时也准备要利刃削平毁掉面目的唯一原因,不就是不想让二皇子一系的人,知道自己的出身来历,以免给太白剑派带来灾难,结果就这样被李牧一口给叫出来…… 一瞬间,他想扑过去咬死李牧的心情都有了。 而面对着赵羽幽怨的目光,李牧却是好无所觉地道:“听傲娇女说,你天生那个什么剑种,天赋无双……” 你特.码的才天生贱种呢。 赵羽觉得,就凭李牧这两句话,两次救命之恩就可以抹掉了。 “闭嘴。”赵羽道。 李牧一怔,这才回过一点儿味来。 他拍了拍脑门,很是抱歉地道:“额,不好意思,暴露你的师门了,额,反正已经暴露了,你摘下面巾透口气吧,一直捂着也怪难说的,不是我说你,面巾没有面具好用,我知道长安城中,有一家造器坊,手工精良,尤其擅长打造面具,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赵羽现在相信师兄弟们的描述了。 这个李牧,是个恶魔。 而就在李牧这样插科打诨的过程中,大局又有了新的变化。 -------- 第二更,第三更在晚上十点左右。 谢谢兄弟们的支持。

上一篇   0276、最后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