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7、北宋丐帮 - 圣武星辰

0287、北宋丐帮

盲眼道人感觉到了李牧语气之中的鄙夷和不屑。 他冷哼了一声:“无可奉告。” 李牧一看,乐了。 尼玛,老子没找你事儿呢,你还装起大尾巴鹰了。 他心念一动,脚下轮回刀一震,一抹刀光一闪,瞬息之间,破掉了盲眼道人身层层叠叠的护罩,停在了蔓延到人的喉咙边,刀气森森,再往前一点点,就要划破盲眼道人的皮肤。 “我的耐心,可不太好。”李牧很不耐烦地道:“当初你掠走我的书童,导致她下落不明,这笔账,我还没有和你算呢,就算是杀了你,也是轻的。” 盲眼道人冷笑:“勾结妖族,你乃是人族败类,要杀便杀。” 哟呵,还真的是硬骨头啊。 李牧心中很不爽。 你特么的犯错在先啊,抢了我的人,还在这里和我充好汉,这哥们你是脑子有问题吧。 但真的杀了,小明月的下落,可就彻底断线了。 李牧眼珠子一转,突然看到了盘旋在半空之中的那只黑鸦,心中一动,悬浮在盲眼道人喉间的飞刀,化作一抹流光,飙射出去。 “呱……”一声凄厉的黑鸦长鸣,黑羽飞散在空中。 巨型黑鸦,坠落在了地面。 “你……”盲眼道人的脸上,浮现出极度紧张之色,跌跌撞撞地冲过去,抱住黑鸦,才发现,黑鸦的一只翅膀,被洞穿,还好李牧并未真正痛下杀手。 李牧一副大反派的样子,冷森森地逼近,道:“在嘴硬一个字,下一刀过去,你怀里的,就是一只死鸟了。” “你……你好歹也算是正派人士,竟然对一只鸟下手,卑鄙。”瞎眼道人悲愤地道。 李牧鄙夷地道:“你他妈的不是说我是人族败类吗?就算我卑鄙又如何?哪里比得上你,竟然跑到我县衙中拐小孩,你这只黑鸦,难道不是妖物?我看也不是什么好鸟吧?”说到这里,李牧忍不住笑出来,‘不是好鸟’这四个字,用在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合适了。 说完,他降落下来,一拍脑门,道:“忘了,你已经嘴硬了,我还是宰掉这只鸟算了……”说着,飞刀嗡嗡震动了起来。 “这只黑鸦,乃是老夫的……”瞎眼道人急了,连忙道:“住手,住手,老夫说了,那乞丐,乃是北宋第一大帮丐帮的大长老,他来自于北宋,应该又回北宋去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飞刀停在了黑鸦的脑门前。 李牧讶然:“丐帮?这个世界还有丐帮?” 盲眼道人没有理会李牧,一副紧张姿态,抱着黑鸦,催动术法,为其疗伤。黑鸦如小孩子一般,依偎在他怀中,神态极为亲昵的样子。 “北宋第一大帮,势力有多强?应该不是九大神宗之一吧?”李牧问道。 盲眼道人头也不抬,道:“当然不是九大神宗之一,之所以说是第一大帮,是因为帮中弟子众多,遍布整个北宋所有地域,消息灵通,因为丐帮情况特殊,所以并未加入到宗门评级之中,但帮中强者能人也是不少,昔日丐帮第一强者左路意,号称是星空之下最强者,破碎虚空之下第一人,就连九大神宗的宗主,也非其敌手,只是此人游戏风尘,后来失踪了……” 既然之前都说开了,盲眼道人也就不再一味反抗了。 且他发现,李牧刚才,其实是留手了,只是斩掉了黑鸦几根羽毛,将他震落在地面而已,并未断掉其羽翼。 “啊嘞?那个老家伙,好像是也自称是左路意来着?”李牧闻言,心中微微一惊。 盲眼道人冷哼道:“那老乞丐,精神不正常,养着一条狗,到处吹牛说自己就是昔日大陆最强者左路意,但,他连左路意实力的十分之一都没有,经常被人打的到处逃窜……” 李牧顿时无语。 原来是一个神经病啊。 小明月落在这个神经病的手中,不会出现什么危险吧? 仿佛是看穿了李牧所担心,盲眼道人道:“你放心,这老东西虽然为人疯疯癫癫,但却绝不作恶,连妖族都舍不得杀,又怎么会对一个小孩子下手,他带走你那丫鬟,只是为了保护她而已,你那丫鬟,被妖灵附体,活不过二十岁,就会被体内的要领吞噬魂魄,那老东西估计是想要带她离开,将她体内的妖灵分离出来而已。” “妈的,知道是被妖灵附体,你当日还要杀小明月?”李牧生气了。 盲眼道人老脸一红。 这些东西,其实是他这段时间才琢磨透的。 才让他明白,自己当日,几乎铸下大错。 他发誓杀尽天下妖怪,但明月却是被妖灵附体,也算是受害者,要是当日杀之,等于是枉杀无辜了,所以,心中对于李牧和明月,是略有一些愧疚的,否则,哪怕是被李牧威逼,他也不会说这么多。 李牧深吸了一口气,整理思路。 明月的下落,终于算是有了一些线索,不再是两眼一抹黑,怪不得在长安府一直都没有任何老乞丐的消息,这货只怕是跑路回北宋了,只是北宋距离西秦,路途遥远,即便是李牧御刀而行赶路,走走停停,只怕是也需要月余时间,去了也不一定找到这个老乞丐,这件事情,急切不得,还得从长计议。 好在按照老瞎子所说,明月应该是不会有危险。 老乞丐虽然不守信用,但也不是什么坏人。 而且,如今太白县城的布置刚刚开始,山脉之中的风水局,也没有改造完成,这件事情不可懈怠,因为按照徐盛信中所说,留给李牧的时间,其实不多了,政坛风暴很快就会蔓延到长安府,到时候,风云诡秘,李牧必须留下来,守护县城中的一些人,他不可能为了找回小明月,而将清风、上官雨婷等人跑下不管。 “看来,寻找明月的事情,还是得往后推一推了。” 李牧有了计较。 他看了看瞎眼道人,道:“你离开这里吧,那条龙,不是你能对付的,留在这里,只是送命而已,从今以后,这里便是我太白县城的禁地,不允许任何人出入。” 瞎眼道人闻言,本能地就想要反驳,李牧直接道:“要是不走,我先弄死你的鸟。” 这一句话,切中要害。 盲眼道人心中恼怒,但最终,还是步履蹒跚地返回茅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边走边咳嗽。 李牧天眼一扫,就看到,这盲眼道人的身体状况很差,若不是他有术法修为在身,这样的状态,只怕是早就死成一堆烂肉了。 这个人,其实也是个可怜人。 最终,盲眼道人收拾好了东西,咳嗽着,坐上黑色巨鸦的背上,一人一鸟,腾空而起,身影萧瑟,化作月光下一个黑店,最终消失在了月色之中。 李牧一直目送,确认这个道人真的离去,然后在这个深渊峡谷之中,布置了起来。 按照李牧之前的观察和推演,这个峡谷,乃是【聚龙局】的一处暗眼所在。 但凡是大的风水阵法,都有一明一暗两个核心,暗合阴阳之意,像是【聚龙局】这样夺天地之造化的天然风水阵,更是如此,明的核心聚拢山脉之气,暗的核心聚拢地脉之气,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必定不会让这两个敏感核心阵眼合并在一起,因为那样的话,太白山脉就会变成为真正的造化之地,太过于逆天,人人都看得出来。 而李牧要做的,就是将明暗阵眼核心,合二为一。 他就要要将太白山,变成一个惊世骇俗的造化之地。 他要在这个造化之地中,一跃飞天。 月色下,李牧开始忙碌起来。 操控轮回刀,在这深渊峡谷之中穿梭,在悬崖峭壁上,镌刻各种阵法,又以万斤巨石,在峡谷底端,按照不同的方位摆放,改变地水风气,从一些极为细微的小细节上,不断地改变着整个深渊峡谷的地势。 通过这些日子的在茫茫山脉之中的试手,李牧布阵的手段娴熟。 很快,一夜时间过去。 一轮朝阳,从太白山脉远处缓缓地升起。 太白县城的街道上,行人逐渐多了起来。 突然,轰隆一声,地面震动,整个县城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一声奇异的虎啸龙吟之声,从后山的方向传来,两道神芒冲天而起,相互纠缠着,朝着天穹之上飞去,直射天外,似乎是冲出了这个世界一样。 人们神色震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莫非是有神龙飞天?” “后山的妖怪成精了?” “传闻后山深潭中,有一条蛟龙,莫非是化龙成功了?” 各处都在议论,这种异象,实在是罕见,宛如神迹一般。 但很快,天上的异象消失,那种奇异的虎啸龙吟一般的声音,也完全消失不见了,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 李牧面色苍白地回到了老县衙。 “算是初步成了,但还得修缮……修改这种风水大阵,真的是太消耗心神和经审理了,我如今的精神力水准,做这种事情,还是有点儿勉强啊,感觉整个人被掏空。” 他走路都是一步三晃。 但他的内心,却是无比兴奋的。 因为大阵初成,他已经感觉到了整个太白县城中天地灵气的变化趋势。 有这大阵在,他在太白县城中,近乎于无敌! ---------- 思路有点卡,一直到现在,才写出来,更新晚了,非常抱歉

上一篇   0286、再见老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