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8、握铁成粉 - 圣武星辰

0028、握铁成粉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贵公子一怔。 这时,原本昏迷过去的马君武,幽幽地转醒,睁眼看到一边的李牧,大声地道:“大人,小心……他……是个高手……”说着,又是喷出一口鲜血。 “你就是太白县令?”贵公子终于明白过来。 李牧很认真地点点头:“是啊是啊,你口中的那只蚂蚁爬虫。” “原来就是你……”贵公子脸上的表情,略有不自然,但很快冷笑:“那又如何?” 李牧看了贵公子一眼,然后扫了扫周围他那几个狐朋狗友,道:“也不想如何,只是想要将你们吊打一顿而已。” 说着,他走过去,来到了马君武的身边,推宫过气,取出金疮药和一些内服的疗伤药,给马君武服下,然后又去瞧那几个重伤昏迷的兵卫。 这时,小男孩书童清风,气喘吁吁地带着医馆中的大夫赶来了。 “大人……”为首的大夫正是那日在神农帮总舵石窟里为李牧治疗箭伤的中年人,一看到李牧,顿时露出崇拜之色,带着学徒向李牧行礼。 李牧摆摆手:“先救人。” 同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脚步声传来。 却是主簿冯元星骑着战马,带着四百披坚执锐的精锐兵卫赶来了。 小女孩书童跑在最前面,脚下生风,像是吃野粮食长大的一样,竟是跑的比战马还快,一脸的轻松,老远就大呼小叫着:“快,就是那几个狂徒,都给我围住了,不要放跑一个,我家公子今天要大开杀戒,哈哈哈哈……” 李牧顿时无语地捂住了额头。 这个呆逼。 这个时候,周围围观的路人们,也终于是口口相传,认出来了李牧的身份。 “拜见青天大老爷。” “李牧大人!” 哗啦啦跪了一地。 经过了之前单枪匹马挑翻神农帮总舵,救出来许多受难的无辜之人,之后又在县衙开了公堂,让冯元星审核冤案,一扫太白县衙败坏的吏治风气之后,这段时间里,李牧感觉他自己似乎没有做什么事情,但是他在普通县城平民们中间的口碑和威望,却是如日中天,好到了极点。 “围起来!” 冯元星跳下战马,一挥手,四百兵卫哗啦啦将贵公子等人,都围了起来,长枪对准了这一伙江湖浪子。 李牧笑嘻嘻地道:“怎么样,还不老老实实跪下来唱征服?” 贵公子轻蔑地扫了一眼周围的兵卫,道:“就凭这些土鸡瓦狗一样的废物?” 李牧摇摇头,道:“不,凭这个。” 他晃了晃拳头。 年轻贵公子一怔,旋即冷下了起来,道:“哈哈,虽然不知道,【血月魔君】那魔头为什么要挑战你,但就凭你?一个连气门都没有开启,浑身上下没有丝毫气感的废物?” 李牧也不生气,很认真地点点头,道:“是啊,就凭我这个废物,你们谁先来?” 贵公子不屑地冷笑:“出手对付你这样的废物,脏了我在江湖上的名气。” 旁边一个年轻的江湖浪子大踏步地出来,活动着胳膊,关节脊柱之中发出噼里啪啦爆豆一样的声音,一股无形的力量扩散,就算是不懂武道的普通贫民,都看得出来,这个年轻浪子是一个开启了气门的合气境高手、 “所谓的太白县令,原来是这样一个白痴货色,我来教你知道,真正的江湖高手到底有多强……”年轻浪子了鄙夷地大笑着。 然而,话音未落。 嘭! 一声闷响。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年轻江湖浪子就在原地消失了。 李牧的手掌保持着一个扇出去的姿势。 而顺着他掌心的方向,大概十几米之外,一座土墙上,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凹洞,烟尘弥漫。 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你……偷袭……无耻……”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土墙人形凹陷之后传出,就看那年轻江湖浪子满脸是血的从凹洞中露出一个头,指着李牧,不甘心了说了半句,然后昏死过去,倒在了土墙后面。 李牧甩了甩手掌:“偷袭你妹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高手呢,结果这么垃圾……浪费我时间。”要是真的发力,早就一巴掌打爆了好吗。 “打死他们,锤爆他们……将他们按在地上摩擦。”小呆逼明月兴奋地举着拳头狂呼,一副暴力狂的样子,哪里能把这货和轻音体柔易推倒的美萌小萝莉形象联系在一起? 小男孩书童清风则是松了一口气。 但在同时,他心中疑惑,公子身上的变化,怎么这么大,似乎和以前已经截然不同了,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贵公子瞳孔微缩。 那几个为虎作伥的江湖浪子,这个时候,也笑不出来了。 “大人威武!” “青天大老爷神威!” 精锐兵卫和周围的围观平民们,看到这一幕,顿时都兴奋地欢呼了起来。 李牧对于太白县城的影响和改变,在无声无息之中彰显出了成果,而这一巴掌,以及这一巴掌代表的态度,则更是让每一个太白县城的子民都感觉到振奋,那是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自豪感。 “哇,大哥哥好厉害。”小女孩丫丫兴奋地拍红了小手。 年轻绝美的少妇和络腮胡钢叉汉子相互对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好奇,一个根本就没有开启气门,没有掌握内气力量的少年,竟然有这么强悍的力量? “还有谁?”李牧本质上也是一个人来疯,在这样的气氛中,他双手叉腰,看着贵公子一伙人大喊。 贵公子使了个眼色。 “亮家伙!” “不过是一把子蛮力而已,看你如何招架刀剑。” 两个江湖浪子走出来,朝着李牧逼近。 一人拔出腰间的利剑,另一个则是手握一柄锋锐的弯刀。 这两个人的体表,微微有奇异的毫光闪烁,显然都是合气境的武者,手中的兵器森寒,闪烁着沁人的寒光,被内气所激,迸发出丝丝缕缕的光丝,显然要比之前神农帮的【斩天刀】徐志等四大金强悍很多。 “哈哈,李少,您说吧,要不要留活口。”手持弯刀的年轻浪子嘴角微抿,带着邪恶的笑。 贵公子李冰脸上亦是浮现出残忍之色,道:“毕竟是帝国官员,卸掉他一只膀子就行了……呵呵,放心出手,天塌下来,我担着。” 说完,她又看向那绝美少妇,道:“你看,这都是因为你不跟我走,闹出来的事情,睁大眼睛看好了,小娘子你要是再任性,说不定一会儿,这个白痴县令的下场,就是你丈夫和你女儿的榜样哦。” 咻! 嗖! 场中身影闪烁。 两个江湖浪子同时出手,身影如飞鸟一样迅捷,速度快到了极点。 剑光如雨,刀光如电。 一瞬间,漫天的刀光剑影暴涨,犹如疾风骤雨一样朝着李牧笼罩下去,在外人看来,李牧就像是狂风骤雨滔天巨浪的汪洋上一叶随时都会被打翻淹没的小舟一样,几乎难逃厄运。 “大人小心……”马君武忍不住惊呼。 “公子锤爆他们的脑袋。”小暴力狂呆逼明月也在欢呼。 周围围观的路人们中间,看到这样惊险万分的一幕,也是担忧的惊呼声如潮。 砰砰! 两声闷响。 漫天的刀光剑影瞬间消失。 远处的土墙上,再度多了两个人形凹洞。 李牧的手保持着抬起扇出的姿势,而说中却是多了一柄弯刀一柄长剑。 正是那两个江湖浪子的兵器。 却是刚才的那一瞬间,在千万刀光剑影之中,他完成了扇飞对手和抢夺兵器的两个步骤,而基本上没有人看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垃圾,还是垃圾,不堪一击。”李牧很不尽兴地叹气:“唉,一个个牛逼吹上天,嘴上功夫吓死人,结果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他左右手各握住弯刀和长剑,手腕微微一抖,铮铮的脆鸣中,这两件上好精钢打造的利器,就像是泥塑土雕的一样,一寸一寸的断裂开来,然后五指稍微用力,刀柄和剑柄就化作了铁屑钢粉,从他的指尖之中滑落。 死一般的寂静。 贵公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头皮一阵发麻。 徒手将钢制的刀柄剑柄捏成粉末……这需要什么样恐怖的力量啊。 鹰抓功? 铁指功? 还是幽冥鬼爪? 到底是什么样的指力功夫,才能做到这一点? 这一瞬间,他突然有点儿明白,为什么成名已久的【血月魔君】要公开挑战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太白县令了。 看不透。 很可怕。 贵公子突然对于自己的实力,没有那么自信了。 而一边的绝美少妇和络腮胡汉子,脸上的惊讶之色越发浓郁了,对于李牧更加的好奇,他们二人的阅历修为,不知道比年轻贵公子李冰等人高明了多少倍,自然看得出来,李牧身上的古怪,在不运转内气的情况下,徒手抓碎钢铁,这样的力量,在西北武林道上就算是有人能做到,但也是屈指可数。 “来人,给我把那几个狂徒抓抓住,吊在树上。” 李牧指了指土墙后面昏死的三个江湖浪子。 ------------ 好多人问我,小刀妞出世了没有,答案一样:还木有,可能是宝鸡太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