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6、风中凌乱 - 圣武星辰

0296、风中凌乱

不只是失去了天地之力的虚弱感。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整个县城之内的天地元气似是凝固了起来,宛如有形之物,朝着他挤压而来。 这种磅礴的天地之力,宛如沼泽一样,让【赤火魔神】黄圣意,如陷入沼泽之中的蚂蚁一样,竟是挣扎不能。 便是半步圣人,瞬间亦处于极为不利的状态之中。 “站那么高……下来吧你。” 李牧跳起来,狂暴的样子,如一只跳起来摘桃子的公猴子一样,一爪子,就把凝滞在半空的【赤火魔神】黄圣意给从半天空中拽了下来。 “你……放肆。” 黄圣意一时失神,没有反应过来,被拍落在地面上,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坑,跌了个回头路连,这才反应过来。 不过,他也是反应极快,惊怒之中,还未起身,反手一拳,轰爆了空气,轰向俯身来抓的李牧的太阳穴。 整个拳头,被赤红色的烈焰环绕。 黄圣意修炼的是赤火神功,观想出火焰真气,加持己身,而五行之中,火焰则是破坏力最强的力量。 半步圣人,可和天人不同,即便是失去了天地之力的掌控,亦具有恐怖的近身搏杀之力,这一拳,火焰加持,具有开天碎石一般的威力。 便是三步以下的天人强者,对上这一拳,只怕是也得躲避,后退。 然而李牧却是彪悍异常,嘿嘿一笑,直接抬手就是一拳轰出。 轰! 空气之中,肉眼可见的气劲波动,伴随着迸射的赤红火焰,溅射开来。 咔嚓。 骨头断裂声音响起的瞬间,黄圣意的拳头血光迸发,手腕骨折,一道骨茬戳破皮肉,直接刺了出来。 但他只是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抹惊色,旋即面色狠戾地再度连续出拳,仿佛是那断掉的拳头,并非是自己的,狠辣到了极点,气势彪悍。 “哎哟?老人家也这么彪悍啊。”李牧也被黄圣意的彪悍给吓了一跳。 不过,他并未有丝毫的尊老爱幼,对于这种身经百战的强者,必须在占到优势之后,狂风骤雨一棒子打死,否则,等到对方缓过神来,万一还有什么了不得的底牌呢? “乱枪打死老麻雀……额,不是乱拳打死老师傅。”李牧大喊:“看我一百零八式连环王八拳。” 他揉身而上,一顿狂风骤雨一般的乱拳,疯狂地轰出。 经过【真武拳】的洗礼,李牧的肉身之力,一直是一种变态的存在,不过这些日子以来,数次大战之中,他对敌之时,施展的都是轮回刀,刀术和五行翻天印,所以外人渐渐都忘记了,李牧的肉身之力,是多么可怕。 当初,他可是靠一对拳头,就将一头快要化形成龙的蛟活生生地打断了蛟角。 在天白县城之中,天地元气与他一念之间禁锢,黄圣意无法使用天地元气,一身修为被削掉了九成九,虽然这位【赤火魔神】战斗经验丰富,而且数十年以圣人之力滋养肉身,肉身也是极为强横,但是在李牧面前,还是差了许多。 砰砰砰。 黄圣意双臂骨折,抬不起来,脸上狠狠地挨了数十拳,直接被打成了熊猫眼,鼻血都流淌出来了…… “啊啊啊……”他气的大叫,出离愤怒。 曾几何时,高高在上的他,竟然也被人用街头流氓打架的方式,狂殴至此? 周围所有人,都被这样的一幕,给惊呆了。 什么情况? 冯元星等人,直接看傻眼了。 这……这个鼻青脸肿的老光头,真是高高在上的关山牧场副场主吗?怎么看起来,好像是一个被欺负的老乞丐一样啊? 甚至一瞬间,很多人,都对这位老人家,产生了一种同情。 太白县城之外的高空上。 李刚一双眼睛,瞪得像是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一样。 多少年老谋深算如他,也难以控制自己内心深处的惊涛骇浪,这根本不是他想象之中的画面,他甚至,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而一边的【太白剑神】赵雪,也是呆若木鸡。 他之前,只是期待,李牧可以在【赤火魔神】黄圣意的手下,多支撑一段时间,勉强维持一个不败,这样,他就可以出面,争取一下,化解这段仇怨,保住李牧这个武道奇才,毕竟,从各方面来看,这个少年,是一个胸襟气度极佳的俊彦,人品、才能,都没的说。 但是,李牧的表现,远远超出了他的期待。 以至于,在这一瞬间,赵雪都在想,这个李牧,会不会是某个千年老妖怪的化身,或者是,某个天外神魔的投影? 强的有些不符合常理啊。 而赵雪身后的赵羽,一双眼珠子也快憋出来了,嘴巴张开,不知道灌了多少的罡风,嘴角都快裂开到耳朵根子去了,他简直是被震惊的风中无语凌乱。 …… 砰砰砰。 李牧又是一顿乱拳,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 黄圣意勉强抵挡,摇摇晃晃,像是一个醉汉一样。 “我真的赶时间……大爷,我轮回刀,还在炉子里祭炼着呢,得回去烧火……对不住了啊,大爷。”李牧怪叫,【真武拳】第一式,一拳砸出。 轰! 黄圣意被一拳轰在了肚子上,身躯弯成了风干的虾米一样,当下抱着肚子,就倒了下来。 “大爷身体真硬朗啊,经揍。” 李牧感慨。 换做是一座石山,也要被这一拳直接轰爆,然而黄圣意的肉身,竟然还是完整,只是口中溢出了现出,眼冒金星,思维都散乱了。 “嗬嗬,你……”黄圣意脑海里,前所未有地乱。 当真是乱拳打死老师傅。 他被李牧这一套组合拳,直接给打蒙了。 在他漫长的武道生涯之中,不知道遭遇过多少次危机,不知道经受过多少次艰险,一次次地死中求生,但,从未给又一次,像是眼前这样,以这种离奇的方式,被打蒙。 过去的数十年,他进入半圣境界,参悟的是天地元气,感悟的是大道法则,手中的法宝,底牌,神功秘法,都是圣境之物,然而,现在,却被活生生地拉回到天人以下,他……忘了怎么用天人以下的方式去战斗了。 “大爷,您准备好啊,我要ko你了啊。” 李牧嘴碎,但手中丝毫没有停留。 最终,他一拳轰在了【赤火魔神】黄圣意的太阳穴上,直接将这位站在了武道序列巅峰的半圣,打昏了过去,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周围响起一片惊呼。 李牧还不放心,想了想,又在太阳穴上,补了三四拳,彻底将黄圣意打的昏的不能再昏迷,这才放心下来。 远处,数千米之外的高空云端,看到这一幕,李刚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都一阵阵抽着疼,简直是太残暴了。 赵雪也是觉得牙根子疼。 这个李牧,简直是……简直是…… 他都不知道改怎么形容了。 赵羽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一个离奇荒诞的梦,他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的下嘴唇,咬出血,还觉得,好像不怎么疼…… 而周围各处山峰上,居高临下满心期待着一场圣人大战的各方武者们,已经快疯了。 刚才,随着李牧一拳一拳地轰在黄圣意的身上,各大山头上都是一阵紧似一阵的惊呼声,仿佛是进入了菜市场一样,一个个在西秦西北武林道上,名头极大的武道强者,惊讶的表情,就像是远游三年之后回家,看到自己的媳妇领着一岁的儿子在逛街一样…… 尤其是,最后看到李牧几拳直接撂倒黄圣意,他们彻底进入了当机和懵逼状态。 “他妈的……” “要变天。” “李牧……还好我没有怎么招惹过他。” “这个疯子,以后绝对不能惹。” “在西秦帝国,又多了一个不可招惹的魔头级人物啊。” …… 一座千米高的陡峭石峰上。 身形魁梧的镇西王,在死士的护卫下,看到这里,整个人,已经是面色苍白,双手握成拳头,关节发白,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而他身边的死士护卫,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狠角色,死都不怕,但此时,也都是满头大汗,眼中难以掩饰那种难以置信和敬畏恐惧。 “王爷……”一位看似智囊一般的人物,喉咙干涩地开口。 “走,离开这里。”镇西王转身就走:“快,快走。” 一群人,施展功法,表现的特别低调,宛如山猿一样,从峭壁上攀跳下去,转眼就消失在了远处的冬日青山之中,没有丝毫的停留。 …… 一颗千年古树上。 血月魔君的嘴角,像是抽筋一样抽搐。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他信心十足而来,但是看到的这一幕,实在是太……太他妈的打击人了。 这些日子,他已经汲取了长安城雄风武馆旧址沙漠之下的邪神之力,一身修为,不知道增长了多少倍,已经可以对抗天人,所以,他计算了一下,很有信心,与李牧一战,就算是败,也不会有多惨,所以,可以履行已经延迟了的约战了。 但是现在看来…… 嗯,我当时怎么就想不通,要去约战李牧呢? 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派人放出消息,本帮主闭死关,延期出关,与李牧一战,无限期延后……”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对身边的心腹护卫,说出这句话。 “啊?噢。”心腹护卫一愣,旋即连连点头。 这下子,血月帮的脸,算是被按在狗屎里面摩擦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 踢到了铁板啊。 …… 同一时间。 一只巨型白鹤,振翅疾飞,已经来到了太白县城数千米之外。 刘崇坐在鹤背上,心急火燎,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到了,快到了,副场主还在……还来得及……”他驾驭者白鹤,如一道白色闪电,直接闯入到了太白县城中。 ------- 第一更。谢谢大家支持。

上一篇   0295、你终于来了

下一篇   0297、仗义疏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