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7、仗义疏财 - 圣武星辰

0297、仗义疏财

“一定来得及,一定来得及。” 刘崇一路赶来,水米未进,连夜赶路,到现在,一颗心,怀着对于【赤火魔神】黄圣意的一腔忠心,甚至都不顾怜惜自己心爱的白鹤,拼命赶路,终于用了比去时少了一日的时间,重新赶回了太白县城。 “太白县城中,还未有圣人大战的气息,场主一定还未出手,来得及,”刘崇骑在白鹤上,看到太白县城中,一片风平浪静的样子,心中狂喜,道:“太好了,幸好我在神宗关山城中,找到了反制阵法压制天地元气的秘宝,只要交给场主,就可以完全克制李牧的手段……” 他驱赶白鹤,如一道箭,直接俯冲向太白县城。 “黄场主,属下刘崇,来了……”他俯冲太白县城。 县衙门口。 李牧正要拖着昏死过去的黄圣意,要回县衙大院拆快递呢,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刘崇的喊声,然后就看,一只巨大的白鹤,从天空之中俯冲了下来。 “黄场主,小心李牧,这厮能过掌控县城内的天地元气,我带来了【朕阵碑】,可以镇压星阵……”刘崇因为黄文远之死,害怕被黄圣意迁怒,因此,老远地大喊,表明自己心迹,想要立功! 李牧以手遮阳,抬头一看,乐了。 哟,这老小子,竟然又跑回来了。 上次放走了他之后,李牧想了又想,心里有着深深的愧疚感,人家刘崇辛辛苦苦不远万里地上门来送快递,这是一种什么精神?结果,自己只是取了一部分,就把人家轰走了,其实,刘崇这只白鹤,卖相极为不错,倒是可以留下来…… 没想到,刘崇竟然去而复返。 好人啊。 李牧笑嘻嘻地就招收,道:“这呢,这呢,哈哈,快来,你家黄场主在这儿呢。” 刘崇从白鹤上跳下来,心里还纳闷呢,怎么李牧这么高兴,再一看,地上鼻青脸肿地昏死着一个人,这人的身形衣服,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不过,打死他,都没有朝着黄圣意的方向想,但一听李牧这话,瞬间,脸就黑了。 真的是黄场主? 不可能。 开什么玩笑? 刘崇不敢相信。 但他仔细辨认了一会儿,再一看,立刻就要被吓尿了,真的是黄场主,堂堂半圣,竟然被揍成了猪头,昏死在地面上,风度全无,再看李牧,浑身上下,毫发无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刚才说什么?镇阵碑?”李牧很‘热情’地招呼,道:“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呃,真是不好意思啊,李大人,你可能听错了,我不小心迷路,重新回到太白县城,我还得回去呢……”刘崇黑着脸,连忙解释,然后转身,就要骑上白鹤离开。 “哎,别走嘛,我还有事儿和你商量呢。”李牧抬手挽留,道:“哎?别走啊……不听话是吧?装傻?嘿嘿,下来吧,你给我。” 他一抬手,一股先天真气,直接就将刘崇镇压。 “你的鸟不错,”李牧笑着道:“我觉得,此鸟,与我有缘。”他伸手摸白鹤,原本只是做一个样子,但谁知道,这白鹤竟是极为惬意的样子,用头蹭李牧的掌心,发出亲昵的低鸣,李牧颇为惊讶,哈哈大笑:“看到了吧,他要认我为主……” 李牧修炼的【先天功】,进入先天之后,先天之气最是空灵纯净,气息真纯,对于一些灵禽灵兽,具有远超一般人的吸引力,像是以前收服菊花豹反而被嫌弃的一幕,自然是不会出现。 刘崇泪流满面。 他还能说什么呢?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连放一个屁,都是罪过,都可能成为被收拾的理由。 所以,他很老实地一句异议都没有说,而是悲愤地看着白鹤,知道这只心爱的灵禽,从此以后,就要和自己说再见了,那一瞬间,他简直有一种女人被李牧给抢走的感觉。 不过,丢掉一只鸟,总比丢掉一条命好。 最终,刘崇乖乖地将自己从关山城中,专门找到的【镇阵碑】,也拿了出来,交给李牧,而他在关山城中,补给的诸多资源,亦是被李牧搜刮一空,一点儿都没有留下。 “老人家,你是个好人。”李牧很开心地拍着刘崇的肩膀,道:“说实话,那天我第一眼看到道骨仙风的你,就觉得,你是一个豪爽大方,仗义疏财的人,事实证明,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竟然日夜赶路,回到关山城,为我又带来了这么多的金银、美玉和资源,谢谢啊。” 刘崇悲愤地看着李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仗义疏财的美名,他一点儿都不想要。 还好,李牧最终,将刘崇放走了。 他也不是杀人魔王,逮住一个人就杀,那成什么了? 地球人民,不能这么不友好啊。 反正这一战,周围各处,除了太白县城内的县民、兵卫、官员等等之外,其实县城之外,远处各大山峰上,古树之巅的诸方武林高手,李牧也早就发现了,所以,消息肯定会像是飓风一样传递出去,就算是把刘崇扣在这里,消息也会传到关山牧场,也没有什么意义。 “都散了吧。” 李牧摆摆手,拖着昏死中的【赤火魔神】黄圣意,迫不及待地朝着老县衙大院中走去。 他是真的赶时间。 因为轮回刀的确是放在以【五行翻天印】为核心的阵法之中祭炼,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要完成了,李牧真的是得赶紧去祭炼自己的刀。 围观的众人都散去。 冯元星、马君武、甄猛三个人,还有一群兵卫,站在街道上,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的潮红色。 大人,赢了。 而且,还赢得如此干净利索。 这意味着,劫波散尽光明来,太白县城是真的要崛起了。 因为,一个可以三拳两脚就撂倒一位半圣的存在,不管是在神州大陆的任何地方,都足以支撑起一个势力,便是九大神宗,也都要给这样的极道强者,予以足够的尊重。 到了这个层次,就有与九大神宗和三大帝国、诸多势力对话的资格了。 一切,都不再是必须用打打杀杀才能解决了。 相信接下来,便是身为九大神宗之一的关山牧场,也不会一味地考虑用打压、征服、杀戮来对待太白县城了。 因为,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对待圣者,必须尊重,因为圣者太过于强大,生命力顽强,很难杀死,一旦惹急了一尊圣者,不择手段的报复,即便是神宗和帝国,也都难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这一战,彻底将太白县城的威名,打了出去。 从此以后,太白县城将会成为一个无比特殊的存在,有圣人坐镇,谁敢小觑? 便是西秦帝国,也无法再如以前那样管束这里,反而要予以各种政策优待,给予各种好处,来拉拢县尊大人。 新添一尊圣人,对于西秦帝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况且这位圣人,还是一位帝国官员,只要不招惹,小心拉拢,不啻于西秦帝国的实力,暴增一筹,多了一张在帝国之间增加砝码的底牌。 而对于冯元星等人来说,作为县尊大人的心腹,他们的地位,瞬间就是水涨船高,不,应该说是青云直上,一飞冲天,圣人的心腹啊,便是帝国的宰相,也得对他们高看一眼吧? 这让他们,如何不兴奋? 之前的坚持,之前的冒险选择,现在看来,简直就是英明,当时他们都是压着牙押宝,尤其是在得知黄文远乃是关山牧场副场主的孙子之后,还支持李牧,那就近乎于是在赌命……现在,他们赌对了。 整个太白县城中,都洋溢着这种欢庆喜悦的气氛。 而有些人,却是绝对高兴不起来。 屹立于县城之外数千米高空云巅的李刚,脸上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吃了死耗子一样。 他神色阴沉,原本儒雅俊秀充满了魅力的脸上,有一分若隐若现的狰狞。 为什么会这样? 李刚在问自己。 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错。 之前,他建议太子,直接向内阁和人皇上书,以李牧擅杀皇子的罪名来治罪,这样,就可以将二皇子之死所可能带来的对于太子集团的负面影响,降低到最低,让李牧来背锅,太子集团来收取利益,简直完美,且,他这种大义灭亲的举动,无疑是加分的。 用一个不受掌控的孽子的命,换来巨大的政治和名声利益,对于李刚来说,是可以接受的,大赚特赚。 但是现在…… 李刚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和太子解释了。 李牧可以击败半圣,价值一下子就变得巨大起来,就算是他杀了皇子,也会是各方争相招揽的对象,便是西秦人皇出关,也不会因为二皇子之死再去斥责李牧。 而现在,李刚只希望,太子的奏章,还未送到内阁。 否则,太子将会成为一个笑话。 而罪魁祸首,就是他李刚。 失策啊。 李刚心中万分郁闷,直接化作一道剑光,返回向长安城。 赵雪看着李刚消失的方向,微微一笑。 “我们走吧。”他带着赵羽,转身离开。 赵羽道:“师尊,为什么不进入县城,与李牧见一面?今日,您可是带着善意而来,虽然最终没有帮到什么,但这份情意,已经到了啊。” “君子之交,平淡如水,我们并未帮到李牧,怎么因所谓的心存善意,就要施恩?”赵雪微笑道。 他一袭白衣,长发如雪,剑光携裹之中,宛如神仙中人一样,气质洒脱飘逸,封神如玉。 今日来,只是要保住一个西秦的天才而已。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便回去吧。

上一篇   0296、风中凌乱

下一篇   0298、试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