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8、试刀 - 圣武星辰

0298、试刀

老县衙大院之中。 上官雨婷悬着的心,终于房回到了肚子里,之前,她曾想过,一旦李牧不敌,她就算是拼得粉身碎骨,也要保护李牧,而现在,终于放心了。 对于她来说,什么太白县城的崛起,什么飞黄腾达之类的,都不重要,和天底下很多痴痴爱着一个男人的女人一样,心中唯一的希望,就是他平安。 平安,比什么都好。 而徐婉儿、丫鬟馨儿等美少女,则是兴奋地欢呼了起来。 这些日子在太白县城,她们才算是回到了昔日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状态中,被人尊重,拥有自由,不用提心吊胆,这一切都是李牧给予的,所以,她们关心李牧,感情没有上官雨婷那么深,但也很真诚。 小书童却是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但他的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 公子越来越强,这是好事,但,强的有些不太正常,强的有些陌生,这真的是原来的那个公子吗? 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这时,李牧拖着昏死中的【赤火魔神】黄圣意就进来了,看到众女的表情,心中也是微微感动。 不过,他真的很忙耶。 随手指了指身后跟进来的白鹤,对一众美女说了一句涵义丰富的话,道:“我这只大鸟,先借给你们玩啊……我先去忙。” 拖着黄圣意,就进了练功房。 李牧的练功房,平日里闲人免进。 黄圣意乃是半圣,实力惊人,各种底牌和手段,数不胜数,所以李牧也不敢怠慢,为了防止万一这货苏醒过来之后逃跑,李牧煞费苦心。 好在这县衙大院之中,每一丝每一缕的天地元气,都在控制之中,乃是整个太白山脉之中,【聚龙局】风水大阵最为强横之处,李牧引导阵法的之力,在其体内,连续种下了数十种禁制、阵法和咒术,确保没有问题,这才放心。 将这位半神身上的储物器具,都搜刮出来,暂时存在一边,然后,李牧就着急忙慌地进入炼器房,去看轮回刀的祭炼情况。 炼器房中,火焰之气逼人。 【五行翻天印】悬浮在正中央,火部释放出焰光,将轮回刀连同数十种其他兵器、珍贵金属材料,都轮罩在其中,不断地祭炼。 如今,大多数的兵器,都已经被炼化,失去了原来的形状,其内的灵力波动,都已经被轮回刀吸收,菁华归入刀中,而那些神材神料,也是如此。 “时间还来得及。” 李牧一看,心中有数。 他连续打出数十个手印,没入到【五行翻天印】之中,火部的焰光,越发地璀璨,热力逼人,不出一个时辰,所有的刀剑、神料中的能量都归入到了轮回刀,最终冶炼出来的金属菁华,也都被李牧炼入了刀身之中。 轮回刀发生了一些变化。 刃身、刃面比之前粗糙,也变得厚重,巨大了起来。 这是正常现象。 毕竟在轮回刀中,添了那么多的新的东西进去。 李牧将已经失去了灵性的废料都丢在了一边,然后开始集中精力,祭炼轮回刀本身。 轮回刀之中,有诸多的道术阵法,乃是李牧独创。 在祭炼的过程之中,李牧分心二用,一面操控【五行翻天印】的火部之力,不断地淬炼刀身,一面连续打入各种道术手印,来加强刀身之中的阵法,轮回刀时而合体为一,时而重又分散开来,化作二十柄飞刀。 又是三个时辰过去。 冬日日短,天色渐黑。 李牧收功。 轮回刀静静地悬浮在阵法中央。 经过了三个时辰的淬炼之后,轮回刀之中的一些杂质,被淬炼出去,材质更加凝练,蕴含难以形容的菱形,刀身比未祭炼之前反而是小巧了一些,大约五指宽,一米四长左右,刃面光滑宛如秋水一般,刀刃薄如纸,但硬度极高。 李牧一招手,轮回刀化作一道流光,跃入他的手中。 刀身微微震动,似是有水光震颤,发出一抹若有如无的刀吟之声,还有一丝淡淡的亲昵之意。 “刀吟如龙,其意通灵……这已经是极品灵宝级兵器的特征了。” 李牧心中欢喜。 这是他自己铸造出来的兵器,就像是自己生出来的孩子一样,越看越爱。 他的精神力,沉入到刀身之中,仔细感应。 精神力的传导性,真气的传导性,都是极佳。 指尖在刀刃上轻轻一抹,一抹血珠沁出来。 “好锋利。” 李牧感慨。 他的肉身,堪比神金仙铁一般,神兵利器都难以斩出一道白痕,现在被轮回刀轻轻一碰,就被割开一道血口子,可见轮回刀的锋利。 不知道圣人的肉身,能不能挡住轮回刀之利? 这个念头冒出来,李牧心中,就有些痒痒。 “咦?有办法了,这里不是有一个现成的实验对象吗?” 李牧眼睛一亮。 他拎着轮回刀,走出炼器房,去找昏迷中的黄圣意,正好试一试,半圣的肉身,能不能经受得住不注入真气的轮回刀的锋利。 …… “啊……” 黄圣意从昏迷之中醒来,只觉得头疼欲裂。 他已经好多年,未曾有过这种体验了。 短暂的记忆空白之后,他回想起了今日发生的一切, 瞬间,黄圣意的怒火就如火焰一样爆发,这样的耻辱,简直是噩梦。 “李牧,我与你势不两立,我必杀你。” 他几乎是咬着牙根说出这句话。 察觉到体内的状况,黄圣意知道,自己被俘虏了。 真的是荒谬啊,俘虏这个词,在他的字典里,从未出现过,然而,现在却成为了残酷的现实。 “哼,不杀我,却将我困在这里,是你做出的最愚蠢的选择,等我破困而出,杀尽你身边一切人……”黄圣意心中冷哼发誓。 然后,他开始尝试,运转一些秘法,来破开体内的禁制。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们被打开。 李牧走了进来。 黄圣意冷哼一声,看向李牧,双眸之中的愤怒,简直快要化作火焰喷出来,道:“你最好快点儿放了我,否则……哎?哎哎哎?你干什么?你……住手!快住手!” 他威胁的话,还未说完,突然就变成了一种略带惊慌吼叫。 因为,李牧手里拎着一把明若秋水的长刀,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就一刀砍在了他的大腿上。 鲜血就流淌了出来。 “啊……”黄圣意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他已经,四五十年,没有体会过这种叫做‘疼痛’的感觉了,他不怕受伤,但问题是,李牧这种一句话不说,挥刀就砍的架势,委实是有点儿吓人。 “咦?能砍动……”李牧很满意。 他一脸歉意地看着黄圣意,道:“不好意思啊,我试试刀,刚炼好的,威力把握不好,你别介意啊……” 黄圣意:“@#¥%” 李牧又抬手,噗噗噗就又是几刀。 半圣的身上,就又出现了几道刀痕,割破了皮肤血肉,一丝丝的鲜血沁出来。 “你……”黄圣意不由得心中发寒:“你到底要干什么?” 李牧自言自语道:“嗯,看起来,半圣的肉身,是挡不住这刀,哪怕是没有注入真气,不知道圣人的肉身,能不能挡得住……说起来,半圣的骨头,应该是和圣人的血肉差不多硬吧?” 他拎着刀,瞄向黄圣意的腿骨。 黄圣意这一下子,立刻就慌了。 圣人,也怕死啊。 他觉得,这个李牧,完全就是一个疯子啊。 从之前交手,到现在……竟然拿他试刀? 他正想着,李牧已经直接一刀就砍下去,咔嚓一声,轮回刀就砍到了骨头里,嵌入到里面了…… “哇,半圣的骨头,是真的硬啊。”李牧惊叹。 然后,他拔刀,准备挥刀再砍。 这一下子,黄圣意疯了。 就算是严刑拷打,他也不怕,可哪有这种事情啊,问都不问,直接就是好几刀,再这样试刀下去,只怕是,等李牧试完,自己要被剁成肉馅了吧? “停,停停停,李牧,圣人不可辱,你不要做的太过分。”黄圣意大叫道:“何况,我代表的,乃是关山牧场,我……” 噗! 李牧抬手又是一刀。 一根骨头终于被砍断了。 李牧蹲下来,看着伤口,若有所思:“看样子,得需要至少三刀,才能斩断半圣的骨头,但如果是注入真气的话……”随着他的话,轮回刀明若秋水一般的刀身,一抹璀璨的刀芒闪烁起来,这是注入了真气之后,威力增幅的视觉效果。 黄圣意一下子脊椎骨寒气直冒。 落入到这种疯子的手里,简直是一场噩梦。 “住手,你停手,本座修炼赤火之力,所以亦擅长锻造,你不就是要炼刀吗?我告诉你就是了……我知道祭炼打造【万物母金】的法门。”黄圣意大吼道。 他脑瓜子疼,心疼肝疼肺疼肾疼…… 他怕了,真的怕了,开始讲条件,这算是变相地低头了。 “啊?”李牧惊讶地看向他:“吃货之力?吃东西还能锻造?” “赤火,是赤火,掌控火焰。”黄圣意是真的疯了。 “哦。”李牧终于将高高扬起的轮回刀,缓缓地放了下来,神色犹豫不定地道:“你真的懂得【万物母金】的锻造之术?真的假的?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啊。” “真的真的,老夫乃是关山城第一铸器大师,有话好好说,你想要炼什么刀,老夫可以帮你……”黄圣意万分诚恳地道。 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儿啊。 黄圣意是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落到这一步的一天。 “好吧,既然你苦苦哀求,那我就大慈大悲地给你一次机会。”李牧终于收起了轮回刀,然后看着黄圣意刀伤斑驳的腿,毫无歉意地抱歉道:“你说你,一把年纪了,这么没有眼力见,你早说啊,你早说,我就不拿你试刀了,都怪你……算了,先给你凑合着包扎一下吧。” 黄圣意欲哭无泪。 他从来没有这么惨过。 一会儿,黄圣意的左腿,就被很拙劣的巴扎手法,包的像是白色的粽子一样。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事情就变得很精彩了。 李牧带着被控制了实力的黄圣意,在炼器房中,日以继夜,不断地修改,讨论,提升各种方案,重新祭炼轮回刀。 堂堂半圣,沦为屈辱的苦力。 李牧的心头,偷着乐。 一尊半圣,眼光阅历,掌握的知识,何其丰富? 试刀一半是真,一半是假,最主要的,还是要将这个半圣的价值,发挥到极致,压榨出他所有的价值,为自己所用,这才是李牧的真正目的。 --------- 今日第一更,公众微信号上,很欢乐啊,大家不要客气,快去关注一波吧。更新时间,每日都有在上面公布哦

上一篇   0297、仗义疏财

下一篇   0299、你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