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6、两大知己 - 圣武星辰

0306、两大知己

西秦帝国的战事,自然是与李牧关系不大,也不是他一个外星人应该去操心的事情,因为李牧自己的处境,看似风光,但实际上,并不比镇西王好多少。 【关山九重】李破月的大弟子邱引,到了太白县城。 邱引被称作是西秦帝国年青一代的武道第一人,比天剑宗的传人之一楚南天、二皇子等俊彦,名气更大,战绩更加辉煌,传闻他自从出道入世历练以来,大小数千战,未逢一败,便是许多老一辈的成名人物,都败在了邱引的手中。 而更为难得的是,其人虽然打败了不少的西秦武道强者,但江湖中、庙堂上,各方对于邱引的评价,却是极高,哪怕是被他打败过的人,提起此人,也都是钦佩不已的口吻,绝对不会对于自己的战败耿耿于怀,甚至很多被他击败的桀骜天才,最后竟然都成为了他的挚友。 十五岁出道入世,闯荡江湖十五年。 今年才刚刚三十岁的邱引,手中一柄【关山刀】,背后一柄马头琴,腰间一壶竹叶酒,胯下一匹枣红马,成为了他的标志,马头琴悠扬,关山刀明亮,竹叶酒甘纯,听过他的琴声,见过他的刀法,喝过他的烈酒,便是邱引的朋友了。 为朋友,邱引可以两肋插刀,赴汤蹈火。 他从未仗着西秦武道第一人师尊的名号行走江湖,他化身万千,行走江湖,在他做下了很多侠肝义胆的大事之后,人们才知道他的名字。 他在武林中的名号,也非常有意思---- 刀客。 是的,他的尊号,就只有两个字。 刀客,向来是形容使刀之人的概称,但自从邱引的关山刀出现之后,慢慢的,西秦帝国境内,江湖上,人们提起刀客这两个字,所指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邱引。 西秦的刀客邱引,北宋的剑侠慕容白,南楚的枪师何平。 这三人,是三大帝国各自疆域之中公认的年青一代第一人。 但是,如今,因为太白王李牧的出现,邱引这个年青一代第一人的名头,似乎开始动摇了。 因为李牧的战绩太耀眼。 以至于在这一段时间,一些人都在猜测,刀客邱引与同样以刀法出名的太白王李牧之间,会不会有一场龙争虎斗,来分一个高下。 而如今,这样的事情,似乎就要诞生了。 因为刀客邱引,单刀匹马,来到了太白县城。 一时间,无数的目光,都在关注着刀庐。 邱引是带着西秦武道巅峰之神的意志,来见准圣李牧的,一个是坐镇西秦的圣地,一个是新近崛起的神话,两者之间,会如何相处? …… “哈哈,好酒。” 李牧张口痛饮了一大碗,竹叶酒入喉,宛如烈火,顺着喉咙直入五脏六腑,整个人火辣辣好似是快要燃烧起来一样,通体舒泰。 “听说,喝了刀客的酒,便是刀客的朋友了。”李牧缓缓地放下手中大碗,看着对面盘膝而坐,一柄无鞘的关山刀横在膝上的络腮胡红脸汉子。 这位,便是刀客邱引了。 粗糙的麻布衣服,有补丁的马靴,略有自然卷的黑发,浓眉大眼,络腮胡,笑起来牙齿雪白,身形魁梧,宛如草原人一样,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流露着关山草原上汉子独有的粗犷豪爽气概。 这,就是刀客邱引。 和李牧想象中的不一样。 和李牧想象中的,又一样。 “还有两碗。”邱引笑着,腰间的古铜酒壶,摆在手边,他轻轻一拍,一股碧绿色的酒浆,从壶口冲宛如飞龙一般,跳跃出来。 “好。” 李牧手中的碗,飞出去,不偏不倚,将这一股碧绿酒浆,接在了碗中。 瓷碗滴溜溜地旋转,一滴酒浆都没有漏,接完了,飞回来,落入到了他手中。 “请。”李牧抬手,然后一饮而尽。 邱引哈哈大笑:“李太白果然痛快。” 他也一拍酒壶,一道酒箭射出来,落入他的口中。 满室飘香。 “第三碗。”邱引再度上酒。 李牧也不客气,第三碗直接结下,喝完。 他有【真武拳】和【先天功】改变体质,早就是喝酒不醉的程度了,但邱引这竹叶酒,烈度极高,其内有灵韵,显然是以神草宝药酿造,一般的武人,还真的撑不住,便是李牧,也感觉到一阵阵意行大发。 “现在我们算是朋友了吗?”李牧放下酒碗。 邱引摇摇头,道:“还不是。” “哦?还不是?” “不是。” “那要怎么样,才算是呢?” “酒你喝过了,我的刀,你还未见过。”邱引大笑着道。 说着,关节粗大皮肤粗糙的手掌,握住了那柄黑铁关山刀的刀柄上。 瞬间,他整个人的气质,瞬间为之一变。 如果说之前的邱引,是一座热情宛如地火爆发一样的火山的话,那在握住刀的瞬间,他就变成了一块九幽之深极寒之处的万载冰岩。 冷静,冷森,冷烈! 宛如那关山刀的刀刃。 “正好,我的手中,也有一柄刀。” 李牧起身,掌心一弹,丛四面八方有一缕缕的刀气飞射而来,二十柄飞刀汇集在一起,化作一柄明若秋水的长刀。 整个会客室也被这柄刀的银光,照的光明大作。 轮回刀。 邱引眼睛一亮:“好刀。” 然后,他整个人,瞬间如猛虎腾跃一样暴起发难,黝黑色的关山刀一刀分开了眼前的空间,直斩李牧额头。 这一刀,不带真气,只是刀法。 李牧眼前一花,只觉得,在这一刀面前,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仿佛是来到了一片黑色宇宙星空,而视野之中,唯有一柄黑色的刀,凌厉的刀刃迎面而来,要将整个世界都一分为二。 嗡嗡嗡。 轮回刀仿佛是一个渴求对手的战士一样,在这一瞬间,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李牧反手一刀斩出。 风云六刀。 锵! 刀刃交鸣,刀锋震颤。 一股巨力涌来,李牧手腕一阵酸软酥麻。 好大的力气。 他心中惊讶,自己修炼【真武拳】,可以说是肉身无敌,体内的神力,可以翻转山岳,但这邱引竟然也有这么大的力量,比自己弱不了多少? 李牧却不知道,邱引心中的震惊,更甚。 邱引幼时曾得奇遇,天雷铸体,后又修炼了师尊赐予的仙魔之术【九霄神雷炼体真法】炼体,单论肉身的强度,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便是一些半圣,也远不如他,力气之大,被称之为怪物,曾经于汪洋之中,生生将一头史前巨鳌击杀。 因为李牧乃是准圣的战绩,所以他出手时,虽未催动真气,但却没有保留多少力气。 谁知道,同样未曾催动真气,未曾运转天地之力的李牧,肉身之力,竟是比他更强,差点儿一刀,将他的关山刀直接震的脱手飞出。 “哈哈哈,好啊。” 邱引大笑,又是一刀斩出。 和刚才那近乎于返璞归真、大道至简的一刀不同,这一道斩到一半,瞬间分化为千刀万刀,仿佛是漫天的暗星炸裂。 这一刀,繁琐,精妙,变化,诡变到了极点。 截然相反的刀法。 李牧头脑中无数过招数闪过,身体却在瞬间做出了反应,轮回刀以【风云六刀;八方斩】之式,决然斩出。 叮叮叮! 漫天火星精光爆射,似是千万星辰炸裂。 李牧的身形,不断后退。 邱引的身形,亦是倒退。 两个人各自退出了数十步,脚下的地面,一个个脚印清晰宛然,似是雕琢在岩石上一样,李牧衣袖被震碎,而邱引的一双马靴也彻底化作了飞灰。 两个人的虎口都被震裂,鲜血溢出。 “好,好啊。”邱引大笑,喜不自胜。 他抚刀而立,神态宛如酣醉,出道以来,从未遇到过如此对手,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端的是酣畅淋漓。 李牧也是心中战意勃发,兴奋不已。 刀客邱引,果然是名不虚传,这两刀下来,尽显刀客风采,这无疑是李牧武道大成以来,遇到过的最为强横的刀法大家,之前红尘剑仙李刚那近乎于超脱红尘的仙人剑法,都未给李牧如此震撼和启迪。 “还要来吗?”李牧手握兀自颤动不休的轮回刀。 邱引闭上眼睛,想了想,收刀,回到之前的座位上,道:“不来了,第三刀我也没有必胜你的把握,不如留着这一刀,日后再印证吧。” 李牧想了想,道:“也好。” 两人重新又回到了座位上, 邱引再摆酒,两人痛饮,颇有一见如故之感,越谈越是投机,简直有说不完的话。 李牧直接让刀庐中的厨师,做好了各种美食,在会客室中摆下了宴席,两个人大快朵颐,酒肉香气四溢。 转眼之间,便是一夜时间过去。 到了天明时分,两个人依旧是意犹未尽。 “我自从来到太白县,于艰难困苦之中崛起,可以说是在西北武林道之中,杀出一片天,见到了太多的武林人物,但大多数,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便是那二皇子,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插标卖首的二货,掐指算来,众人之中,唯有二人,乃是我敬佩之人,堪称是两大知己,都是武道高深,修为莫测的高人,一位便是邱兄你,一见如故,乃我知己,酒逢知己千杯少,哈哈,若不是邱兄你壶中之酒,已经见底,我们二人,可以再喝三天三夜,喝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李牧意兴勃发,颇有一种煮酒论英雄的潇洒。 “哈哈哈,我邱引纵横西秦十五年,生平所见英雄人物无数,但有如老弟你之风采者,屈指可数啊,三碗酒,二刀招,哈哈哈,痛快!”邱引本身就是豪放派,他颇为好奇地道:“不知道老弟你所说的另外一个人,是何方神圣?能够让老弟你引为知己,必定也是英雄盖世的人物。” ----------- 第一更。大家猜一猜,第二位知己,是谁?

上一篇   0305、不怀好意

下一篇   0307、鹰嘴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