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风云六刀 - 圣武星辰

0030、风云六刀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几个江湖浪子而已,就敢这样无法无天地在县城中闹事,要是不杀鸡儆猴,那之后因为与【血月魔君】一战而大量涌如太白县境内的江湖人,岂不是都要无法无天了? 李牧虽然不是什么救世主,但挑战之事,毕竟是因他而起,他也听说了最近大量江湖人士涌入太白县的消息,如果这些所谓的江湖高手们,一个个都这样不听话的话,那还了得,若是因为他的原因导致太白县子民涂炭的话,那他心中也是难安。 所以,先打了再说。 于是,古树下很快就传来了一群所谓的江湖高手鬼哭狼嚎的声音。 尤其是那个贵公子李冰,最为凄惨。 他叽里呱啦地大吼着什么,但脸上挨了李牧几巴掌之后,双颊肿成了猪头,眼睛也只剩下一条缝,牙齿也掉了几颗,说话漏风,嘴唇水肿如破风扇,任他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听得清楚他在吼什么。 想一想之前他打伤马君武、调戏民女时候的嚣张,再看看他现在这幅样子,每个人的心中,都现实三伏天吃着冰镇西瓜一样爽。 “好了,都散了吧,没什么事情了……”李牧朝着围观的路人们都摆摆手,道:“不要聚集在这里,以免造成交通拥堵……”说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好像并没有交通拥堵这一说。 人群都欢笑着散去。 “两位,你们也赶快离开吧,日后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事情,可以直接来县衙找我。”李牧笑着摸了摸小姑娘丫丫的脑袋,对绝美少妇夫妇说道。 “多谢县尊大人。”绝美少妇微笑,犹如百花盛开,美丽到了极点。 络腮胡汉子也拱手致谢。 两人带着孩子离开了。 “大哥哥,你真厉害。”小姑娘丫丫蹦蹦跳跳,回头向李牧笑着。 李牧微笑,目送他们离开。 他心中若有所思。 别人可能都没有注意到与贵公子李冰对峙的时候,络腮胡汉子掌心之中一闪而逝的一抹星辉,但李牧感知力超越常人,在到来的那一瞬间,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李牧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一抹星辉中蕴含着一股令他心悸的力量。 这个络腮胡汉子,只怕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 只不过是因为某些原因,所以他忍着没有出手。 如此联想的话,只怕那绝美少妇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像是太白县城这样的山城,虽然山美水美,但要说能够孕育出绝美少妇那种钟天地之灵秀的风华绝代的女人,李牧是不太相信的。 这也符合李牧当日在太白县城门外看到这一对夫妇时候的第一印象,哪里的乡野村妇会有如此丽质? 不过,这对夫妇到底是什么人,李牧虽然好奇,但不会去刨根问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窥探别人秘密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且这对夫妇的秘密,很显然和李牧并无关系。 “大人,已经打完了,记下来该如何处理?”主簿冯元星悄悄地凑过来请示。 一百鞭子打完,几个江湖浪子已经是皮开肉绽,有气无声了。 李牧摸了摸下巴,道:“抓回去,关到大牢里……恩,记住,这几个都是武林高手,关押的时候小心一点,最好先打昏了再关进去,给我用镣铐锁住,千万别被他们跑了……” 说到这里,李牧又想起了什么,嘿嘿一笑,压低了声音,凑到冯元星的耳边,道:“还有,打昏之后,你一个人亲自去悄悄搜一下这几个家伙的身,如果身上有什么武林秘籍什么的,都给我交上来。” 冯元星一脑门的冷汗。 他是知道这位大人对于武林秘籍的兴趣很大,所以在听完这句话之后,他怎么突然之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一次县尊大人出手对付这几个江湖中人,更重要的不是为了主持公道,而是这些江湖人身上可能有的武功秘籍? “大人放心,下官明白,一定不负所托。”冯元星拍着胸部保证道。 这个习惯性抱大腿的主簿大人,此时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如果从整几个人身上搜不出来武功秘籍,那也要严刑拷打,拷问整理出来几部修炼秘策,拿着向李牧邀功。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犹豫,他知道自己在无退路,干脆打定了主意,要跟着李牧一条道走到黑了。 李牧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好好干,我看好你哦。” 冯元星眉开眼笑。 李牧又扭头看了看古树下倒吊着的几个江湖浪子,心中暗道一声活该,哈哈大笑着转身离去。 哈哈,吊打,这才是真正的吊起来打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真是一个令人向往的方式摧毁对手的方式啊。 我为什么会对这种方式情有独钟呢? 李牧在内心里问自己。 然后他很快就得出了答案。 大概是因为他在屠宰场杀猪的时候,每一次杀完猪都要在支架上吊起来拔毛,长久以来形成的心理条件反射吧。 …… 在两个小书童的陪同下,李牧回到了县衙。 小男孩书童清风看起来心事重重。 小呆逼暴力萝莉明月则兴高采烈意犹未尽。 李牧也没有功夫去理会这两个小家伙,第一时间,回到后衙的练功房之中,体悟这一次战斗时候得到的灵感,继续磨练自己的武功。 今天对付贵公子李冰等人,只是一个小插曲,小试身手。 他直接用最简单的方法快速解决,并没有太过于暴露自己这段时间学到的刀法,心思很简单,总要为自己留几张底牌不被别人知道嘛。 不过,也就是在这一次小试牛刀的过程中,李牧突然想明白了一点。 武功战技招式,并不是越繁琐越好,而是要简单、直接、有效。 就像是那手持万道和长剑的两个江湖浪子,招式花哨复杂,弄出来的场面也是令人眼花缭乱,漫天的刀光剑影,但根本上来说,没有什么屌用,到最后,还不是被自己找到其中那转瞬即逝的破绽,直接一巴掌就乎飞了? 既然自己有足够的反应速度,有足够的力量,那为何不选择最简单的战斗方式呢? 李牧脑海里回想着【疾风三十六刀】的招式法门,然后再仔细体会自己在地球上杀猪的时候那千锤百炼一刀致命的手感,再想想当日一怒之下,刀斩【斩天刀】徐志等神农帮四大金刚时候的感觉……不知不觉地将长柄朴握在手中,他开始在练功房之中施展起刀法。 刀光闪亮。 这一次,李牧施展的不是【疾风三十六刀】。 而是在随意发挥。 他闭着眼睛,施展出来的招法动作,乍一看,像是没有章法的胡乱劈砍。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简洁。 他在删繁就简,在简化【疾风三十六刀】。 地球上杀猪时候的那种随意感觉,逐渐涌上心头,令他把握到了冥冥之中一种玄之又玄的意境,虽然闭着眼睛,但脑海之中,【疾风三十六刀】的三十六式招法就像是放小电影一样飞快地一遍遍地闪烁,一遍遍地回放,然后一遍遍地荡起其中不必要的花哨动作和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李牧在练功房之中,不知道挥出了多少刀。 猛然之间,他停下了动作,睁开了眼睛。 整个人的气息,骤然变化,从动到静,渊渟岳峙。 然后,他再出刀。 一刀。 两刀。 三刀。 六刀! 一共六刀,每一道简单,快速,直接,准确。 这就是李牧在过去将近两个小时里,所模拟出来的结果----他将【疾风三十六刀】直接化繁为简,简化成为了六刀,其中三刀横斩,两刀竖劈,一刀上撩,并不完全固定,根据实际战斗的具体情况,又会有所变化。 李牧连出六刀之后,停下来,凝神苦思,在脑海之中再度模拟招法。 须臾,他又出招。 又是六刀。 这六刀,又有新的变化。 当然,变化幅度并不大。 然后,又停下来思考。 再然后,又出刀,同样是六刀。 如此往复。 又是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 李牧斩出了最后六刀,最终彻底收刀而立。 “以我现在的武道理解和悟性,将【疾风三十六刀】化繁为简变成六刀,已经是极限了,不可能再精简下去……”李牧自言自语。 他心里很清楚,从严格的理论意义上来讲,自己的‘武学造诣’还非常的浅薄,毕竟只是半路出家而已,所拥有最大的优势,第一是地球时代的信息观念,第二是老神棍朝夕相处的耳濡目染和熏陶,第三是【先天功】、【真武拳】改造之后的身躯的反应能力和战斗本能,想要进一步删减这六刀,需要更加渊博和高深的武术见解及知识,这种事情,急不来的。 “这六刀,算是我半自创而来,就叫做【风云六刀】吧。” 李牧很容易知足,心里喜滋滋地命名。 越是练刀,就越是喜欢这种粗暴直接的兵器,十八般武器之中,也有味刀,才能酣畅淋漓地彰显李牧的战斗特点。 他开始迷恋刀了。 --------- 很多读者都在问,这本书主角的兵器是什么,刀子倾向于刀啊,至于原因嘛,大家想想我的笔名,哈哈啊哈。 有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要告诉你们,刀嫂现在进医院了,打了催产素,有可能小刀妞今晚或者明天就要出生了哦,所以这一章是抽空在医院码字更新的,晚点的话,应该会很晚很晚了,所以第二更大家要有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