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9、白狼 - 圣武星辰

0319、白狼

局面逆转之速度,就像是一场做了一半就突然戛然而止的噩梦,八臂判官宗纬等龙城关的守将兵士,在漫长的震惊之后,纷纷欢呼,其音如山呼海啸,声传百里。 然后,城里各处,大片大片的区域,战后浴血的士兵,惊魂未定的平民,纷纷跪倒在地,向着李牧参拜。 圣人啊。 宗纬等高层将领,亦是单膝跪地,恭敬地行礼:“参见太白王。” 李牧这个王爷的名头,是虚名。 但在圣人的实力面前,这个虚名,变得太有威慑力。 李牧虚抬手:“起来吧。” 今夜的龙城关,算是守住了。 而金光神秘人最终没有敢逃走,被龙城关守军擒住。 战斗结束。 作为龙城关的守将,八臂判官有着无比丰富的经验,不到天亮时分,龙城关的防备就已经重新固若金汤,驻军的重整也是完成,与此同时,一些埋在城中的钉子,尤其是和铁剑营有关的人物,全部都被连根拔起,菜菜所在的铁剑武馆也被剿灭。 龙城关重新牢牢地掌握在了西秦边军的手中。 经过了这一夜的厮杀和激战,龙城关守军可以说是损失惨重,三大营之中,铁剑营几乎是举营反叛,完全被抹掉了编制,而其他陷阵营、大枪营两营,各自也是损失过半……毫不夸张地说,龙城关的防备力量,连平日里地三分之一都不到。 但军民的斗志和士气,并未低落。 因为所有人都已经知道,有一位帝国的圣人,坐镇龙城关,守护在这里。 八臂判官宗纬等高管,在黎明之时,再度求见李牧。 “情况很不妙,边关十城九地,不只是龙城关遭受攻击,昨夜一夜,九城遭受攻击,其中六城陷落,九地之中,亦有四地发生叛乱,一夜之间,帝国边关军镇,丧失过半。” 宗纬面色沉重地道。 原本以为龙城关铁剑营的背叛谋反是个例,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哪里这么简单,这根本就是一场策划已久的巨大风暴,一夜爆发,瞬间席卷整个边关,号称是西秦帝国最强防御的边军之地,在不到六个时辰之内,就成为了千疮百孔。 背后的味道,仔细品一品,都会让人感觉到心凉。 对于西秦帝国来说,这无疑是一场灾难。 因为,内部还有镇西王为首的叛军,没有被剿灭呢。 内忧外患,同时出现。 对于任何一个王朝来说,这都是即将覆灭的征兆。 龙城关守将宗纬之前派人出去传讯,原本指望着,会有其他军镇的援军到来,但受到的信息,却让他和属下们震惊震骇,所以,不得不第一时间,来见李牧这位名义上的最高帝国官员。 听到这样的消息,李牧心中,也非常震惊。 但,他无法在龙城关停留。 如果今天日落之前,还得不到邱引的信息的话,那他打算,和郭雨青先进入草原,邱引赶来之后,到草原上来寻他们就可以了,毕竟,时不我待,他心里还是担忧上官雨婷的安全的。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西秦帝国将迎来有史以来最为寒冷的一个冬天了。 一场风暴,已经展露出原始的狰狞。 …… …… 草原上的大雪,来得快,去的也快。 天亮的时候,漫天鹅毛一样的飞雪已经消失,只是,下了一夜的大雪,还是将草原上铺上了厚厚一层的白雪,足以吞没成人膝盖以下的部分,枯草被积雪覆盖,放眼看去,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初晨的阳光照射之下,银色的光辉,有些刺眼,在大雪原上闪烁。 江秋白睡到自然醒。 他身边,青草碧绿,鲜花盛开,草木繁盛。 “好了,我们又该出发了。”他看着一望无垠的大雪原,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一点儿也不为眼前出现的这种草原奇景而兴奋。 上官雨婷倒是神情略有震撼。 出身在西秦山岭区域的她,见惯了崇山峻岭和碧涛林海,何曾见过如此一望无际,银装素裹的冰原世界,那种天地皆白成一色的画面,简直是令人禁不住会产生出一种胸怀宽广之意。 此时的上官雨婷,已经彻底镇定了下来。 虽然江秋白强行将她掠到了这里,但是,一路走来,不得不承认,江秋白是一个很有礼貌风度的男子,至少对她颇为照顾,也从不会有任何的亵渎之举。 很多时候,江秋白都表现的如同一位风度翩翩的儒雅大学士一样,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子。 两人离开山丘。 没有了江秋白域场守护的山丘,很快被寒风卷过,,雪层覆盖过来,原本一夜盛开的花朵、草木,被这冰风冷雪一压,很快就冻僵、枯萎,死去……最终,覆盖在了皑皑白雪之下。 上官雨婷回头,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中惋惜。 一路上,风雪随行。 天空中的雪虽然已经停止不下,但草原上冬日的大风,却如刀一般刮过,卷起地面上的积雪,天寒地冻,一场大雪,让原本生机勃勃的大草原,进入到了难熬的漫漫寒冬。 一个多时辰之后,两个人来到了一处地势相对平坦的河谷地带。 积雪淹没了山坳。 有草原牧民在争分夺秒地清理积雪,无数的畜牧牲口被覆盖在了雪层之下,还有被积雪压塌的毡帐,以及一些倒塌的帐篷面前,有放声哭泣的牧民,依旧一句句死于寒冷和暴风雪的牧民的尸体…… 上官雨婷如今已经是先天左右修为,尤其是修炼【先天功】,让她身体体质提升,寒暑不侵,因此对于低温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之前只是觉得这场风雪罕见而又美丽,一望无垠的草原更是让她震撼,然而,在这一瞬间,看到了死去的牧民尸体,看到了倒塌的帐篷毡房,看到那些痛苦万分的畜牧…… 尤其是在看到,一个可能才刚刚足月的小男孩,冻死在母亲的怀里的时候,上官雨婷这才意识到,这场风雪,对于草原来说,意味着什么。 饥寒交迫的时段,降临了。 大风雪对于草原上任何一个部落来说,都是严峻的考验。 江秋白直接展露实力,驱散了这片山谷之中的风雪,拯救了被压在雪层之下的牛羊,甚至还有数十名冻僵而未彻底死去的牧民,也被救了过来。 感激的牧民们跪在地上,如同恭送神明一样,恭送江秋白的离开。 而一路走来,在接下里的一天时间里,又遇到了大大小小十多个遭受到了暴风雪侵袭的部落,江秋白都不吝出手,极为耐心地帮助牧民,哪怕是再卑微弱小的蛮民,亦会得到他的帮助…… 这与上官雨婷听说中的许多圣级人物不同。 在几乎所有的国度,区域,在神州大陆大部分的历史长河之中,圣人都是高高在上,坐镇一方气运的神仙人物,他们掌控的是历史长河,掌握的是王朝兴衰,在乎的是天地大势,着眼的是气运长河……他们,基本上从来不会去在乎一个个弱小个体的生死,哪怕是再大的国度、王朝、乃至于历史的洪流,其实都是一个个个体组成。 圣人是慈悲的。 圣人又是无情的。 但,上官雨婷听闻之中的圣人,从未有一个,像是江秋白一样。 一路走来,上官雨婷看到,江秋白在牧民们中间,那种神明一样的崇高地位,可以推测出来,这并非是江秋白第一次一时兴起做这种事情,而是在过去漫长的时间里,他一直都这样做…… “长生天的神,感谢您。” “狼神眷顾您。” “狼神殿千秋万岁。” “来生还做狼神的子民。” 无数牧民匍匐在江秋白的脚下。 一路上,他救人,前行,救人,前行…… 而上官雨婷对于江秋白的印象,则在一遍遍地改观着。 “寒冷冬日,对于草原来说,一旦飞雪降临,便是生死的折磨和考验,对于你们西秦人来说,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江秋白看着上官雨婷问道。 上官雨婷没有说话。 在西秦帝国,冬日里大雪之后,当然也有冻死人的事情发生,但,那是个例和少数,秦人喜欢下雪,是因为雪景美丽,而冬日的冰雪可以为来年的庄稼带来充足的水分。 然而在大草原,冰雪带来灾难,这似乎是常态。 有的时候,一场大雪之后,一个小型部落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大自然,是残酷的。 前方传来狼嚎之声。 大雪原的深处,一道道白色的身影,像是闪电一样,穿梭在天地之间,大群大群的白色草原狼,在冰雪上驰骋,宛如雪中的主宰和精灵。 他们遇到了狼群。 “白狼群?很罕见啊。”江秋白也微微有点儿意外。 草原上多以青狼为主,这是大自然衍化淘汰的结果,青狼可以与大草原完美地融为一体,借着这草色的掩护,来捕杀猎物,而白狼在大草原上,极为醒目,唯有冬日大雪降临的时候,白狼才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以他和上官雨婷的实力,自然是不怕狼群。 而且,身为狼神殿之主,他本身就掌控者狼族狼群。 唯有白狼例外。 白狼在草原上,拥有极高的地位,牧民将其称之为神狼。 狼神殿以狼为图腾,确切的说,是以白狼为图腾,因为,身为狼神殿之主,江秋白无法操控白狼,他与白狼之间的地位,是平等的。 然而,这一次,江秋白感觉到了一丝惊讶。 因为,草原上,从未出现过如此庞大的白狼群,放眼看去,足足有数万头白狼,宛如军队,有序而行。

上一篇   0318、谁与争锋?

下一篇   0320、白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