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6、传奇回归 - 圣武星辰

0326、传奇回归

蛛神殿之主打量着郭雨青。 说实话,他被郭雨青举手之间就化解了女武神体内的魔蛛毒的轻松所震慑。 魔蛛族的可怕程度,他心中非常清楚。 就算是半圣,一旦被魔蛛毒入体,只怕是也要花费一两日的时间,才能完全祛除,而这个长发国字脸的中年男人,竟然在瞬息之间,就将女武神体内的魔蛛毒提取出来,为他人疗伤要比为自己祛毒还要复杂,但这个男人却如此轻松地做到了……难道,他是一尊圣者? 大草原上的圣者,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狼神殿之主。 可这个人,分明不是。 “阁下何人?”蛛神殿之主打量着郭雨青,全身戒备,更是悄无声息地牵引到了一缕体内的隐蔽的魔性气息。 郭雨青轻轻地拍了拍女武神的肩膀,让她起来,道:“你父亲他们……葬在何地?” 问君一去几时还,归时莫徘徊。 既然已经破了誓言,已经回来了,有些事情,总归是要去做,有些地方,也总归是要去看一看。 女武神缓缓地站起来,止住了眼泪,说了一个地址,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道:“叔父,快救射月部落铁木真,他恐怕是……”她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我去看看吧。”李牧道。 他是认识铁木真的。 郭雨青点点头。 李牧施展御刀术,脚下刀光流转,瞬间破开虚空,消失在了原地。 蛛神殿之主没有阻拦。 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被一股宛如云海雪山一般的恐怖气机给锁定了,他有一种感觉,只要自己有任何的异动,这股气机就会摧枯拉朽一样碾压过来,将他粉碎……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这股气息,来自于那个国字脸的陌生中年人。 这一点,他很清楚。 现在,蛛神殿之主已经可以确定,这个突然出现的国字脸中年人,是一尊圣者了。 当世的圣者,明面上的就那么几尊,但暗地里,肯定也有,一些散修圣者,平日里不争名夺利,犹如闲云野鹤一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存在,所以,突然冒出来一个陌生的圣者,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蛛神殿之中心中忌惮,但却并不如何害怕。 因为他如今实力暴涨,就差一个脚后跟,就可以彻底踏入圣境,且亦有底牌和手段,便是狼神殿之主数次追杀他都可以逃脱,眼前这个无名圣者,就算是可怕,又怎么可以和天下九极之一的狼神殿之主媲美? 就算是不敌,他也有相信逃脱。 何况,他心中隐隐跃跃欲试。 他距离突破,还差最后一步,若是能够与眼前这个无名圣人一战,踩着圣人的鲜血突破,岂不是美哉? “我劝阁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蛛神殿之主开口,带着威胁和挑衅,道:“此乃是我草原部落的内部之事。” 郭雨青看向他,道:“你想要我心天箭和黄日神弓?” “哈哈哈,不错,虽然我心天箭和黄日神弓也不过是凡凡之物,但毕竟是草原上牧民崇拜的神物,也是狼神殿的功法和神物之一,如今,天道易势,我蛛神殿当崛起,取狼神殿而代之,这种古旧之物,当由本座收取,封印,镇之。”蛛神殿之主身形矮小,大约不足一米六,声音之中带着对于生命的嘲讽冷蔑。 这样的姿态,令信奉狼神殿的射月部落勇士纷纷怒目而视。 “凡凡之物?” 郭雨青手掌一伸,地面上的黄日神弓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手掌轻轻地抚摸着这柄曾经极为熟悉的神弓,他脸上掠过一丝缅怀之色,昔日的一切,都过去了,如今已经是物是人非,这一柄弓的主人,将其遗弃,下传,才能落在大草原上,否则,它还是狼神殿的圣物吧,岂是蛛神殿这些人品下贱之辈所敢觊觎的。 “你不是想要【我心天箭】的心法吗?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郭雨青缓缓地拉开弓。 弓弦似是一抹黄金流光一样,在他掌指之间流淌,黄色的弓身之上,奇异的铭文流转,一瞬间,方圆数百里之内的天地元气犹如漩涡一样地朝着黄日神弓汇集,一柄黄金璀璨的大箭,在弓弦上凝聚出来,宛如实质,箭尖上有柔和的金色光芒流转…… 他一松手。 黄金大箭突然消失。 蛛神殿之主猛然之间感觉到一阵不妙,巨大的心悸感传来,他张嘴想要说什么,突然觉得不对,低头一看是,魂飞天外。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自头颅以下的身躯,竟然是早就消失不见,就像是一粒雪融入到了温水之中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而偏偏身为半圣的他,竟是丝毫都没有感觉到。 “你……”蛛神殿之主感觉到巨大的恐惧袭来。 女武神面色镇定中带着一丝激动。 她知道,这是叔父的正常表现啊。 因为,这个男人的身影,毕竟曾经让整个草原的生灵都匍匐在他的脚下。 而一边的射月部落勇士们,看到这一幕,则是疯狂地欢呼呐喊了起来。 这是震撼他们心灵的一幕,淫威肆虐大草原的蛛神殿之主,竟然在一招之间,就被射杀? 这简直是神迹。 他们看向郭雨青,带着尊敬而又崇拜的眼神。 大草原的勇士,最尊崇的就是强者。 郭雨青淡淡地道:“看清楚了吗?” 蛛神殿之主头颅悬浮在空中,面色狰狞地怒吼:“你竟然偷袭……” 他的张口疯狂地吐出一缕缕的蛛丝,碧绿色的蛛丝在虚空之中缠绕缭绕,竟然仿佛是编制一样,重新编织出一个新的身躯,一滴血融入这蛛丝身躯之中,蛛神殿之主的身躯恢复了:“我乃是不死之躯。” 射月部落勇士们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这样都不死? 难道这个魔头真的是打不死吗? 他们的心,沉了下来。 蛛神殿之主狰狞而又得意地笑,道:“我受蛛神垂青庇佑,得授神血,早就是不死之躯,是打不死的……啊……” 话音未落。 又是一道黄金光芒射出。 蛛神殿之主刚刚凝结出来的身躯,再度被一箭射爆。 “不死之躯吗?”郭雨青摇摇头:“便是你口中的蛛神,也不是不死,一滴神血就可以庇护你?”箭意流转,他又是一箭,将蛛神殿之主的头颅,也都射爆了开来,所谓的不死之躯,在这样的箭术之下,化作了飞灰青烟。 一种泯灭湮灭的力量,将其彻底毁灭。 虚空中,一滴碧绿色的鲜血浮现。 魔蛛神血。 蛛神殿之主的灵魂,从鲜血中幻化出来,又是愤怒,又是惊恐,竭斯底里地吼叫道:“你……你到底是谁?这是【我心天箭】之术,你怎么会【我心天箭】……难道你是?” 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已经在大草原上消失了多年的名字,顿时惊恐地尖叫了起来,道:“啊啊啊啊,我知道了,你……你是草原大哲别……你是上一代的狼神殿之主……” 他醒悟了过来,但是醒悟的太晚了。 如果早知道这这一尊神圣的话,只怕是,在对手握住黄日神弓的那一瞬间,他就转身逃跑了。 此时,郭雨青再一次拉开了黄日神弓。 “不,饶了我……”蛛神殿之主求饶了起来。 他感受到了,这一箭之中蕴含着的可怕力量,足以将他的灵魂之体,也瞬间都毁灭。 他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不知道带给多少人死亡,而现在,死亡也要真正地降临在他的身上了,他才真正切切地体会到,这种滋味是多么的可怕,恐惧如潮水将他淹没。 “我不甘心啊,当代狼神殿之主,都不能将我击杀,为何你……”他不甘地尖叫。 郭雨青道:“那是因为,他只是太寂寞,想要猫戏老鼠吧。” 说完,第三箭射出。 金光湮灭之力,无声无息地流转,躲藏在魔蛛神血中的蛛神殿之主的灵魂之体,被撕碎,如坠落枝头的花瓣。 “啊啊,蛛神救我……不,我不想死……”蛛神殿之主发出凄厉的吼声。 最终,他不甘死死去:“狼神殿之主,会陪我一起的,啊哈哈。” 他发出了生命最后的诅咒。 郭雨青摇摇头。 蛛神殿曾经不过是一个邪魔小图腾信仰流派而已,在大草原上,上不了台面,这个蛛神殿之主,偶尔得到了天外魔神的灌注,就跳出来跋扈,一个跳梁小丑而已,这种货色,怎么可能是当代狼神殿之主江秋白的对手,如果江秋白真的想要杀此人,只怕也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吧,继承了狼神殿。 但江秋白似乎对于草原上的事情,并不是很热心啊。 否则,怎么会容忍这种货色,在大草原上如此兴风作浪。 郭雨青将黄日神弓,交给了女武神。 一边是处于震惊、石化和狂热中的射月部落勇士。 他们被蛛神殿之主刚才说的话,给震惊了。 眼前这个国字脸的男子,他竟然是……昔日的草原大哲别? 那个草原各大部族所共尊的神一般的武道传奇? 那曾是令无数草原男儿所愿意为之效死的人啊。 可是,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 远处,光华闪烁,李牧抱着已经死去的铁木真的尸身返回来。 ------- 今天在公众微信号上,分享了一下日本之行的一些感悟,以及一些照片,大家请关注一下,移步一看。

上一篇   0325、一声叔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