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7、天下九极之二 - 圣武星辰

0327、天下九极之二

连狼神殿的隔绝阵法都可以穿透? 江秋白这一次,可是真正被震惊的到了。 狼神殿的来历,无比奇特,追溯到极远的时代了,乃是天下绝地之一,所以只要是他不愿意的话,就算是其他九极来了,也未见得可以硬闯入狼神殿之中,但是这只狗,竟然犹如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就跨越了所有的阻碍出现在了面前……可问题是,就算是幽灵,也无法做到这一点啊。 他低头看着这只鸳鸯眼怪狗。 认真地看。 然而,从对方的面部,只能看到一种傻子一样的笑容,尤其是当江秋白看它的时候,它的歪着脑袋,脸扭来扭去,像是一个葫芦一样上下甩,真的是像一个二傻子一样。 扮猪吃老虎? 还是真的傻啊。 江秋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向来都是惊采绝艳只玩弄别人的狼神殿之主,何曾被人这样调戏过。 但想一想,自己似乎也抓不住这只狗,拿它没有什么办法,也就只能放弃。 “走吧。” 他从巨大的狼口之中踏入。 上官雨婷跟在后面。 她看到,怪狗跳到门口,后肢翘起,在大门口尿了一团,然后蹦蹦跳跳地又跟上来,而前面的江秋白看到这一幕,气的眉毛都跳起来,但奈何不得,于是就当是没有看到,她不由得笑了起来。 狼神殿的入口狭长,宛如真的狼嘴一样,两侧是逐渐变粗、边长的交错的白色巨柱,类似狼的獠牙,脚下的石阶一级一级通往狼口深处。 当年建造这座狼神殿的人,绝对很用心,对于狼有一种偏执到了极点的崇拜,一切都模拟到了几乎与真的巨狼一模一样的程度。 阶梯往下,似是进入了山腹之中一样。 一条通体圆形的甬道。 甬道石壁上纹理细腻,带着波浪一样的纹络。 江秋白缓慢而行。 他对于这里的一切,熟悉到了极点。 上官雨婷则是略带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她修炼先天功,记忆力增强,暗中将来时路,都清晰地记在了脑海中,偶尔还会在一些地方,留下一些只有她自己和李牧能够看得懂的标记,因为她知道,牧哥哥肯定会追寻到草原来救自己,看到这些记号,会少走错路。 江秋白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并没有阻止。 其实这一路上,上官雨婷暗中留下过很多标记讯号,他都发现了。 小姑娘的心思,他懂,没有揭破。 一路走来,脚步声在甬道中清晰地响起,一阵阵地回音响起。 鸳鸯眼怪狗跑来跑去,一路上断断续续地留下属于它的记号,真的是和一只顽劣的土狗没有什么区别。 上官雨婷终于忍不住问道:“整个狼神殿,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一路走来,空旷的甬道,寂寥昏暗的光线,宛如死水一般近乎于静止的空气,纤尘不染的甬道里没有任何的人影,连脚步声的回音,都充满了一种令人寂寥的清冷味道,这座狼神殿,犹如一座坟。 “当然啊,狼神殿,神的居所,唯有神才能进入。”江秋白很是倨傲地道。 真是一个自恋的家伙。 上官雨婷道:“既如此,那为何你要带我进来,我可不是神。”她怀里,还抱着小白狐妲己。 江秋白停下脚步,微微一笑,道:“你很快就会成为神了。”说着,又指了指她怀中抱着的小白狐,道:“它也一样。”自从进入到了狼神殿之中后,小白狐就显得很不安,仿佛是在惧怕,又仿佛是在期待着什么,情绪波动很大,上官雨婷必须用力才能抱住它。 这时,鸳鸯眼怪狗从远处哈哧哈哧地跑来。 他显然是能够听懂人话,一蓝一红两只大眼睛盯着江秋白,尾巴摇的像是风车一样,显然是在问:我呢我呢? 江秋白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有说话,转身继续走。 我特么的知道你是什么啊。 他心里贼烦这条狗,却又没有办法驱逐。 这种无力感,上一次体会到,还是在多年之前吧。 上官雨婷就笑了起来。 一路上走来,她渐渐已经对江秋白改变了看法,敌意渐消。 “这么多年,这里一直就你一个吗?你不会觉得寂寞吗?”上官雨婷又问,她联想到了自己在教坊司闻圣斋时候的日子,曾经有一段时间,她孤零零一个人,没有朋友和亲人,会觉得非常惊恐和不安,而狼神殿中的环境,不知道比教坊司清冷孤寂了多少倍。 “会寂寞啊,但没有人有资格在这里陪我。”江秋白一边走,一边语气很平静地道:“曾经有一个人,可惜他走了,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这里。” 话音落下,他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上官雨婷也停下来。 她还以为江秋白被自己勾起了伤心往事。 但江秋白英俊的脸上,很快浮现出一丝淡淡的讶然之色,旋即双眉陡然一掀,嘴角画弧,自言自语地道:“有意思啊,没想到我好不容易出一次远门,家里面,竟然来客人了……不请自来,嘿嘿。” 这一瞬间,上官雨婷感觉,眼前这个金发男子,整个人的气息,突然变了。 之前是春风化雨。 现在是三九寒冬。 “走吧。”江秋白重新向前走。 一股无形的气息流转,将上官雨婷保护在了其中。 片刻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极为空旷的巨大空间中。 这里的甬道在这里四通八达,像是迷宫一样分裂开来,最中央则是一块椭圆形的暗红色巨石,表层一道道树根般的纹络覆盖,粗细不一,颜色要比岩石本身更加深一些,似是天然生成,又似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宗师在后天雕琢出来。 看到这块暗红色岩石的瞬间,上官雨婷心里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她觉得,这一块岩石,似是有生命一样,是鲜活的。 江秋白一步一步来到这暗红色巨石面前,伸手,朝着巨石按去。 但就在手掌要按在巨石上的瞬间,他突然察觉到了什么,缓缓地收回了手,冷冷一笑,道:“原来是大水川的戏浪师到了,不请自来,谓之盗,堂堂天下九极之一,却做这些鸡鸣狗盗之事……极南之地的神宗,都喜欢做这种品格低贱的事情吗?” 话音落下。 就看那暗红色的石头上,突然有一层诡异的液体,开始蠕动,很快就从巨石上抽离出来,化作一个水波荡漾的人形光华,浮现在巨石上空,发出人声:“想不到被你发现了……可惜了。”一个仿佛是海中的鲨鱼一样冰冷的声音,带着嗜血的气息。 江秋白抬头,看着这一团人形水纹光华,冷笑道:“大水川五百年之前好不容易出了一位戏浪师,跻身天下九极之一,勉强保住了九大神宗的地位,却不知道珍惜,跑到狼神殿里送死。” 那人形竖纹光华大笑了起来:“哈哈,谁生谁死,还在五五之数,狼神言之过早了。” 江秋白道:“若是带极南之地的汪洋上,身为戏浪师的你,或许有资格说这种话,但是在大草原上,在狼神殿中,你不过是跳进了鱼缸的一尾小泥鳅而已,能够掀起多大的浪花?” 狼神殿乃是他的主场。 在这里的他,几乎就是破碎之下无敌的。 这时,另外一个声音响起:“在狼神殿中,自然不能与狼神单打独斗,所以,我也来了。” 一缕剑光似是从毫微虚空中诞生,在这个巨大昏暗的空间里游走不定,就像是月光照射在湍流河面上的波纹一样似幻似真,明灭不定,一缕奇异的剑意,在整个空间之中弥漫开来。 江秋白点了点头,道:“浮游微光剑术?原来点苍派宗主顾半生也到了,好啊,极南之地两大神宗之主,天下九极之中的两位,竟然都到了我狼神殿,呵呵,这就有意思了,大水川与点苍派向来都是不共戴天,你们两人竟然联手出山?恩,这可真是让我开始感觉到惊喜了呢。” 天下九大神宗,西秦有关山牧场,北宋有青城山,南楚有问道书院,草原有狼神殿,佛门有华藏寺,妖族有天妖府,西北方的沙国有太阳神殿,而在少数民族聚集的大陆极南之地,有两大神宗,分别是点苍派和大水川。 这两大神宗极少涉入三大帝国与大草原境内,在极南之地争夺资源和信徒,一山不容二虎,数千年的争斗不休,可以说是不共戴天。 而现在,点苍派宗主【邪剑魔圣】顾半生与大水川戏浪师竟然联手,出现在了狼神殿之中。 这样的消息,传出去,足以震动整个大陆。 “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大水川戏浪师的声音中,带着一种潮水起落的诡异韵律。 而那一缕明灭不定的剑光,骤然一凝,化作一个二十五六岁模样的白衣书生,站在虚空中,白面黑须,面目清癯邪魅,带着一丝丝的邪气,正是点苍派宗主【邪剑魔圣】顾半生。 他微微一笑,道:“听闻长生天五十年一次开启,可达外区,一百年一开开启,可达中区,而若是第一千年的那次开启,可以直入星辰星海,洞察破碎之谜,白狼神,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今年正是长生天一千年一次的开启之期,唯有狼神殿才可以找到长生天的入口,不如你我三人联手,进入长生天最深处的神之区域,窥探星海之中的仙魔之妙,岂不美哉?” 江秋白也笑了笑,言简意赅地给出了答案:“擅入狼神殿者,死。” -------- 关注刀子公众微信号,明天可以介绍一份高薪工作。

下一篇   0328、奇怪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