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4、帝刀 - 圣武星辰

0254、帝刀

听到这个声音,徐盛脸上的表情,顿时露出极为震惊之色。 “难道……是他?”这位断掉双臂亦谈笑自如的岳山派太上长老,脸上竟是露出了深深的忌惮之色。 李牧好奇道:“是谁?” 徐盛道:“希望不是他,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只怕我们就不会有丝毫的机会了。” 邱引等人闻言,心中也是微微一震。 能够让徐盛这样的人,都如此忌惮,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先看看再说,希望不是他。”徐盛面色凝重,看向千米之外,天空之中那徐徐而来的巨大飞舰。 这种飞舰,可以说是西秦帝国的空战最高战力了,乃是当代星纹炼金术的最高成果,称之为飞鲸舰。 飞鲸舰以星纹阵法推动,用料特殊,金铁土木皆有,造型犹如一条遨游在天穹之上的鲸鱼一般,飞行在天穹之上,速度并不算是快,但却是战略级的武器,可以运载兵力,亦可避开侦查展开突袭,其上装载着的弩炮,星纹能量炮,都是地方城池、营地、山门的噩梦,弩炮齐发之下,带来的往往都是毁灭。 而西秦的飞鹰骑士成为了这些飞舰的僚机一样,四面环绕簇拥,想要击沉这些飞舰,就要先对付在天空之中灵活无比的飞鹰骑士,而每一个飞鹰骑士,都至少也是大宗师级别的武道强者,身上装备着特级的具装,配备了弓弩、飞斧、飞锁、罗网等等各种武器,不论是单体还是群攻,都足以令人头疼。 当然,对于天人大圆满之上的武道强者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西秦帝国的每一艘飞舰上,都有一位圣者或者是半圣坐镇。 这才是最最可怕的地方。 整个西秦帝国,所拥有的飞鲸舰的数量,总共也只有二十艘而已。 这一次,为了剿灭岳山派,竟然一口气出动了三艘,可见对于岳山派的重视程度。 浓密的军鼓声,号角声之中,攻打岳山派的战斗,再度拉开了越发惨烈的序幕。 无数道人影,宛如密密麻麻的蝼蚁一样,朝着岳山派的山门冲来。 天空之中,飞行的术士和武道强者,亦是不断地发出战技攻击,数千道颜色不同的元气、术法光柱,不断地轰击在岳山派的护山大阵光罩上,激起一层层宛如水纹一般的涟漪,剧烈的震动之下,整个岳山中心主峰,都轻微地颤抖了起来。 这是一种令人绝望的画面。 三艘飞鲸舰,在距离岳山派山门大约五百米距离的上空停了下来。 数个人影,出现在了为首的旗舰上。 “是西秦太子!” 邱引一看到舰艏那个身穿着玄色长袍,背后明黄色披风在风中烈烈招展的中年男子,立刻就认出来了,竟然正是西秦帝国的当朝太子。 果然是皇族亲征啊。 西秦太子在皇族中,可是仅次于人皇的重量级成员了。 原来是他亲至,怪不得飞鲸舰上,竟然悬挂这九头玄鸟的旗帜。 人皇闭关不出,太子监国,身负国本,西秦如今已经乱到了这种程度,内忧外患,宛如疥疮,到处都是,本该坐镇帝都秦城的太子,竟然亲自领兵出征岳山派,这多少有点儿拿轻放重了吧?而且,黄圣意败亡这才多久时间,西秦帝国的征讨大军就到来,从时间上来算,只怕是黄圣意之死的消息,还未传回到去,西秦太子的大军,已经在路上了吧。 李牧听邱引这么一说,也多看了一眼。 西秦太子面容儒雅,身量颇高,气势不俗,颇有人君之气,倒也不是那种虚有其表的酒囊饭袋。 但李牧对此人并无好感。 因为当初,西秦太子曾经上书要拿李牧治罪,把李牧当成是替死鬼,虽然后来破格册封李牧为太白王,但那是因为李牧自身实力所致,总的来看,这位太子是一个玩弄权术之人,合格的政客,却绝对不是做朋友的人选,眼中只有利益,没有情义。 不过,话说回来,如今西秦混乱城这样,连西秦人皇据说都已经闭关走火入魔而死,西秦太子不应该是正在秦城稳固局势,为自己的利益而努力奋斗吗?太子不应该是蠢货啊,竟然犯了争权者的大忌,离开权力中心,来征剿岳山派,他绝对不傻,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徐盛道:“太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左手边的那个人。” “哦?”李牧运足目力看去。 却见站在西秦太子左手边的,是一个老太监,须发皆白,长眉垂到了耳朵边,无比的苍老,身躯有些佝偻,脸上的皮肤像是风干了的橘子皮,沟壑纵横,眼睛眯着,仿佛是被风吹得睁不开,体型瘦的皮包骨,深红色的大太监服穿在他的身上,就好像是挂在一根竹竿上一样,浑身上下,并无丝毫真气气息。 老太监的身后,站着两个小太监,眉清目秀,轻轻地扶着他。 “不像是会武功的人啊。”李牧道:“倒是他身后那两个小太监,先天修为,颇为不俗。这个老太监,到底是什么来历?” 徐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忌惮之色,道:“是一尊圣者。” “圣者?”李牧等人讶然。 “西秦皇室中,还有这种无名圣者?”邱引也道。 徐盛道:“这个大太监,可不是无名啊,恰恰相反,在数百年之前,他的名字曾经如杀神一般震慑整个西秦,不管是朝庭,还是宗门,都被他杀得血流成河,西秦帝国数百年以来,宗门安安稳稳不闹事,就是此人杀出来的威名啊,后来,他因为杀业太重,封刀归山,我以为他已经老死了,没想到……” “这样的人物,不应该无名无姓,他叫什么?”李牧好奇道。 徐盛道:“帝刀。” 岳山派众人,闻言都是面色震惊,掌门人徐越失声惊呼道:“莫非是那位一己之力,屠灭了西秦境内三百五十一个宗门、帮派和世家,每一次出手都是上下诛绝,不管是耄耋老者,还是黄发稚子,不管是看门人,还是门内弟子,都从不留活口,十年之间,杀人无算,被称之为百万人屠,又号称皇帝手中戮血之刀的西秦杀神应山雪鹰?” 徐盛缓缓地点头,道:“不错,就是此人。” 徐越等人,顿时神色惊骇,竟是未战先怯,隐隐有了惧怕之意。 刀客邱引也是神色数变,道:“我也听说过这个人,应山这个姓,世上本就罕见,听说是他自己所创……十年前,我听家师说过,当年,应山雪鹰曾经挑战过他,最后只是输了一招,全身而退。” 他师父是谁? 【关山九重】李破月,西秦帝国的武道神话。 一个掩盖了西秦所有武者光芒数百年,屹立在整个大陆武道世界的巅峰的人物。 能够在这样的人物手中,仅输了一招,还能全身而退,可知其可怕。 “我师父生前,也以为此人已经寿元耗尽死了,毕竟他造业太多,杀业缠身,当年征战,也受了不少伤,动了根基,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而且还入宫当了太监。”邱引的面色,无比地凝重。 这可不是黄圣意那种半吊子的圣者。 【帝刀】应山雪鹰,尸山血海之中杀出来的赫赫威名啊。 一时之间,一种无力和绝望之感,竟然悄无声息地在掌门大殿之前弥漫了开来。 仅仅是一个名字,就能够起到这种效果,这便是武道世界的规则。 李牧皱了皱眉。 为战先切,这个玩个毛线团子啊。 照这样的话,那以后再有什么争端之类的,大家还打什么,直接亮出名号来,谁的名号更牛逼,就算谁赢了,岂不是都不用流血厮杀了?怎么这些人,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啊。 “我去会一会他。”李牧道。 “不可。”徐盛连忙道:“此人手段厉害,你……” 李牧笑道:“无妨,我有把握,就算是不敌,也可安全退回来。” 话音落下,李牧身形一闪,化作一道刀光,已经冲出了【周天星光阵】的覆盖范围。 “唉,太着急了啊……”徐盛大急。 邱引握住了【化血神刀】,道:“准备接应,李牧可千万不能出事……” …… …… 飞鲸舰上。 “这岳山派,真的是冥顽不灵,竟敢收留邱引,嘿嘿,我西秦禁军,早就想要将这个大月余孽宗门剿除了,这一次,是他们自己找死。”飞鹰营的统帅言如云,三四十多岁的美男子,银色明光铠,英武潇洒,开口冷笑道。 他是太子伴读,出身尊贵,也是关山牧场走出来的弟子,天人境修为,禁军中的鹰派,颇为自傲。 大太监应山雪鹰面无表情,神态颤巍巍地样子,仿佛随时都可能一口气上不来就咽气了。 太子叹了一口气,摇头道:“如云啊,不可小觑啊,父皇说过,岳山派山门之内,隐藏着奇物,否则,也不会遣七营的精锐,让应山公公和我们一起来了。”领军出征,终于得到了领兵权,但他的心情,实在是不怎么好,因为传闻中已经走火入魔挂了的父皇,十日之前,已经出关,功力更胜往昔,突破了桎梏,寿元再延五百年。 五百年之内,他与西秦的皇位,已经彻底无缘了。 正说话见,就看到岳山派护山大阵之内,一道璀璨刀光一闪,有人竟是出来了。 嗖嗖嗖! 无色飞刀流光,漫天闪烁,宛如飞火流星一样,天空瞬间被这种刀气切割成为碎片,血光弥漫,二十柄飞刀,在御刀术的催动之下,瞬间不知道将多少围攻【周天星光阵】的高手强者斩伤逼退,西秦的攻势,为之一缓。 “李牧在此,应山雪鹰,出来一战。” 短发少年横刀立空,开口邀战。 ------- 今天2更,没有第三更了,这几天有点累,休息一下,大家不用等了。

上一篇   0353、皇族亲征

下一篇   0255、激战帝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