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8、活了 - 圣武星辰

0358、活了

李牧当时就愣住了。 这两句诗,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啊。 屈原大大的《离骚》,长的简直不要不要的,更多生僻字,课堂上被语文老师盯着背诵啊,差点儿把脑瓜子都背成为浆糊啊,全篇离骚能过背下来,那简直就是妖孽。 而其中这一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则是脍炙人口的千年佳句,用以形容一种积极进取的心态,用李牧语文老师的话来说,就是要不失时机地用正确的方法去寻求解决问题的道路。 这句诗,太有名。 很多时候,被诸多的文意青年,当成是座右铭。 李牧也很喜欢。 但为什么,它会出现在岳山派的九层黑色平石祭坛上? 李牧思忖片刻,想起了之前太子在飞鲸舰上说过的话,隐约提了一句,岳山派,乃是大月余孽,再想想大月太子鱼化龙在龙城关之中说过的话,联系上下文的话…… 卧槽,李牧差点儿跳起来。 岳山派莫非是地球上中国浪漫主义诗歌奠基人屈原大大建立的? 李牧当时就被惊呆了。 历史记载中,屈原因为楚国国都被攻破而怀石自投汨罗江,后世有传说,说屈原成为了河神,更衍化出来了端午节,大家往河中投粽子,是为了喂饱鱼儿,免得屈原的尸体被鱼吃掉……嗯,总之种种的传说啊,各方面来看,屈原都符合大月太子月化龙口中所说的那些地球先贤。 毕竟,后世有称屈原为‘屈子’。 不对,也不对。 李牧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思维之中的逻辑漏洞。 因为只要是屈原时代之后的人,也有可能写这两句诗啊。 毕竟这两句诗,这么有名。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岳山派还真的是‘大月余孽’,是地球古中国先贤所建立。 除了这两句诗,还有这远远超越这个世界阵法水准的【周天星光大阵】,都是证明。 李牧坐在原地,开始思考一些问题。 大月太子月化龙说,地球先贤开辟了一条仙路,后世之人,如他的师父李白,是追寻这条路,踏出了地球,之前李牧并未细想这个问题,就在刚才,他突然意识到,如果真的有这样一条路的话,那自己是不是可以顺着这条路,逆向走回地球呢? 这个想法,如同一道闪电,照亮了李牧的脑海,让他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之前他的想法是,只要突破了圣人,进入破碎虚空的境界,就可以踏入星河,然后再寻找返回地球的路,但这其中,也有一些不确定性----就算是走出虚空,万一在茫茫星河之中迷路了,该怎么办? 那可是无边无际的宇宙星空啊,又没有公交车,真的迷路了,只怕是一辈子都走不回去。 “破碎虚空境界之后,可以走出这个星球,而想要回到地球,则必须找到大月太子鱼化龙口中所谓的仙路,逆向走回去,才能真正回到地球,这是最保险的方法。” 李牧彻底想通了。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那就必须帮助大月太子月化龙了。 其实,说实话,李牧的内心,大概早就倾向于大月王朝了吧。 毕竟乃是地球上中国古代先贤们建造出来的王朝啊。 而这些先贤,又是每一个炎黄子孙所尊崇和膜拜的对象,他们对于后世子孙的贡献和影响,是无与伦比的,身为后裔的李牧,有如何能够不对他们产生崇敬之心? 初中语文课本上,讲明白了一切。 这是种根子上的归属。 李牧毕竟是一个五讲四美的好少年。 况且,就如同大月太子鱼化龙所说,大月王朝是历代先贤们所开辟的救赎仙路上的一个结点,大月王朝在,仙路就在,仙路就是完整的,守住仙路,就等于是守住了地球的希望。 李牧之前没有答应鱼化龙,只是他受到了老神棍的一些影响,对于这种打打杀杀皇朝争霸的事情,真的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但实际上,他临走时,留下的那个承诺,已经证明,他的潜意识里,已经做出了选择。 正思考之间---- 轰隆隆。 突然周围震动了起来。 李牧从沉思之中清醒过来。 大阵快要挡不住了。 他身形一闪,化作一道刀光,直冲而起。 …… …… 外面。 “哈哈,太好了,大阵破了,有了缺口。” 飞鲸舰上,伤势恢复了大半的禁军飞鹰营统帅言如云大喜。 下方,岳山派山门正东面,【周天星光大阵】的护罩上,被强行破开了一个十多米的豁口,就像是被攻塌了的城墙一样,宛如洪水一般的禁军士卒的身影,从这个豁口之中冲了进去。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这个缺口,就是蚁穴。 西秦太子也笑着抚掌,道:“岳山派灭亡在即,传令下去,可用岳山派弟子的头颅来领赏,普通弟子头颅可领赏金百金,核心弟子翻倍,长老级高手再翻倍,若是有人斩杀岳山派掌门徐越,以及太上长老徐盛,则直接官升三级,赏金百万,修炼资源、秘籍无算。” 飞鲸舰上众人,都是大喜。 一些皇室供奉,禁军将领也动了心,纷纷请战。 这可是白白捞取功劳的时候啊。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之间,轰隆隆,下方的大地,缓缓地震颤了起来,好似是有什么蛰伏在大地之下的神灵,在缓慢地复苏,在渐渐地苏醒一样。 太子与言如云神色变化,感觉到莫名其妙。 一直有气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的【帝刀】应山雪鹰,突然睁开眼睛,一抹幽光闪烁,他站起来,来到了舰艏,朝下俯瞰。 一道,两道,三道…… 一道道密密麻麻的星光,从突然从岳山派主峰四周的地下射了出来。 明晦不定的星光,瞬间扩散,星星点点,浩瀚如烟海一样,从主峰的周围流转。 就看那原本已经摇摇欲坠,被轰开了一个豁口,色泽暗淡仿佛随时都要消失的【周天星光大阵】,被这流转的星光一照,突然之间涌动了一种神秘浩瀚的力量,色彩顿时变得鲜艳了起来,那个破开的豁口也瞬间被弥补,消失不见,星星点点的光辉璀璨到了极点,仿佛是将整个宇宙星空,都倒扣了下来,覆盖在了岳山派的主峰之上。 外面的禁军、各方强者,冲的太快的,撞在阵法光罩上,直接被一股奇异的力量震碎,化作了飞灰。 而在高空之中,发出了轰击的术士、武道强者,轰击出的光柱、能量、兵器、力量,则在瞬间都被那星光护罩给反射回来,轰碎了他们的身躯。 天空中,一团团的血花绽放,似是一场璀璨而又血腥的美丽烟火一样。 【周天星光大阵】活了。 在飞鲸舰上,所有错愕的目光的注视之下,在这一瞬间,似乎是一头缓慢苏醒的巨龙一样,朝着打扰了它清梦的闯入者,展露出了那狰狞而又锋利的獠牙。 西秦太子浑身颤抖着,脑海之中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下令停止进攻。 一边的言如云,也是呆若木鸡。 【帝刀】应山雪鹰那如死鱼一般的惨白眼珠子里,终于也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不可能,【周天星光大阵】复活了?不可能啊,它分明已经死去多年了,为什么……会恢复到这种程度,难道是……那个人,回来了?”他的心中,涌动着一种难以遏制的恐惧。 发生在千年之前的事情,无法控制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那些斩神杀魔的身影,在他的灵魂深处,烙刻下了深深的恐惧。 他无法相信。 那个人,和那些人一样,都已经离开了,不可能再回来了。 为何他留下的阵法,竟然复活了? 【帝刀】应山雪鹰咬着牙,内心里的恐惧,让他几乎转身就逃。 他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个人。 在这片大地上,屠戮了不知道多少生灵的他,也有惧怕的人。 “退兵,退兵,快鸣金收兵。”反应过来的太子,终于连忙下令。 复苏了的【周天星光大阵】,已经不仅仅是防御之阵,亦有杀伐之力,转眼之间,禁军就已经损失惨重,那些之前顺着豁口冲进去的兵力,自然是死无葬身之地,而就因为这一点儿迟疑,损失过三千,其中包括凝滞在虚空之中的数百术士、先天境界的武道强者。 “应山公公,这……”太子面色难堪地向【帝刀】应山雪鹰求援。 而此时的【帝刀】应山雪鹰,却是终于克制了自己心中的恐惧,逐渐冷静了下来,他毕竟是遍览风云的老怪物,见多识广,很快就看出来,并非是他所担心的那样,不是那个人回来了,而是……有人将原本已经死去的阵法,重新修葺救治,给救活了。 是谁? 应山雪鹰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李牧。 一定是他。 因为之前,就是这个小虫子,以玉诀术,激发了【周天星光大阵】的潜力,挡住了自己一击。 这说明,他是懂得这个阵法的。 变数啊。 应山雪鹰心里叹了一口气,有一丝丝的后悔。 他本来算好了此阵必破,所以不愿意浪费自己珍贵的真远去破阵,而是以人命去填,想要消耗阵法,最终破开,谁知道,这样的做法,却恰恰给了岳山派和李牧时间,让他们将已经死去的阵法,直接给救活了。 一招走错,满盘皆输。 李牧此子,是个变数,只怕是不能等闲视之了,必须想办法除掉。 “李牧,出来答话。”应山雪鹰站在飞鲸舰舰艏,主动开口。 ------- 第一更

上一篇   0357、一句诗

下一篇   0359、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