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4、击溃 - 圣武星辰

0364、击溃

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幕。 被众多高手保护在其中的西秦太子,看到李牧一拳轰击在应山雪鹰的脸上的时候,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脑仁都疼,仿佛是这一拳,轰击在了自己的脸上一样。 而那些西秦高手们,包括言如云在内,则是眼珠子差点儿掉了一地。 这不是他们想象之中的画面啊。 那可是帝国杀神【帝刀】应山雪鹰啊,如果说在刚开始围攻岳山派的时候,还有人不知道,这个颤巍巍的须发皆白的公公是谁的话,那现在,不管是皇室供奉还是宗门高手,看到应山雪鹰的身影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后辈冒出一股凉气。 曾经屠戮了百万的可怕杀神啊。 正常情况下,不是李牧被应山雪鹰如同玩耍一样戏弄,碾压,击杀吗? 但是现在? 应山雪鹰的身影,就像是一个木头桩子一样,被击飞。 李牧的身形闪烁,不断地出现在应山雪鹰身躯的前后左右上下,一拳一拳,根本就是吊打,打回来,打回去,一拳一拳,轰击在应山雪鹰的身上,如打沙包一样。 “呵呵……”应山雪鹰愤怒的挣扎。 他口头禅一般的冷笑,拼命地挣扎,终于摆脱了李牧的攻击和吊打。 他的身形,急速地后退。 李牧势如狂龙,急追不舍。 应山雪鹰衣衫破烂,鼻青脸肿,身上一个个拳印,直接冲到了禁军大营之中,浑身冒出无数道血色氤氲,宛如触手一样,蔓延开来,缠住一个个的禁军军士…… “啊……” “不,饶命。” “救我。” 凄厉的吼叫声挣扎声响起。 就看那一个个被缠住的禁军军士,被血色的氤氲触手一缠,勒紧了他们的身躯之中,瞬间就被吸尘了人干,体内的一切血肉精华和力量,都被吸了个干干净净。 应山雪鹰竟是在汲取这些人的生机。 然后,他身体上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莹润了起来,白色的眉毛和头发,都变得黝黑而又有光泽,整个人仿佛是年轻了一样,变成了一个身形魁梧修长的中年人。 “呵呵,李牧,你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什么事……”他冷笑着。 然而,话音未落。 光华一闪,李牧如流光一般冲过来,直接一拳,轰在了他的嘴上,将他轰飞了。 半空中,牙齿乱飞。 “力量你老母……”李牧双目通红,整个人,已经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爆种状态,真武拳的力量,仿佛是长江大河一样,在肌肉、骨骼和脏污之间奔腾,身后的脊柱,发出道道龙吟虎啸。 应山雪鹰直接被这一拳打懵了。 他已经恢复到了盛时状态,为何…… “我要你生不如死。”应山雪鹰怒吼,无数道血黑色雾气弥漫出去,将大半个禁军军营都覆盖,无数禁军将士凄厉的惨嚎哀求声响起。 黑雾所过之处,生机断绝。 一个个干尸躺在地上,身上的具装铠甲也被吸干了灵性,禁军甲士至死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是死在了自己人手中,他们的脸上,带着绝望、愤怒之色。 应山雪鹰大口大口地吞噬生灵的血肉和精魄。 这是一种恐怖而又邪恶的邪术。 他的容貌,再度发生了变化,变得如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年人一样,长发飞舞,犹如瀑布,英姿伟岸,容貌邪魅,竟也是一个颇为罕见的美男子。 “这是你逼我的,李牧,我要……”他阴狠地笑着,凝聚力量。 然而---- 嗖! 流光闪过。 轰。 应山雪鹰再度被一拳轰飞。 牙齿脱落,脸颊稀烂。 他瞬间变了形的脸上,带着无法相信的错愕。 为什么……又被击中了? 我明明已经……恢复到了血气旺盛如海的状态了,我…… 轰! 又是一拳。 应山雪鹰的身躯,直接被打爆了。 血雾弥漫,白骨飞溅。 但他毕竟是大圣级的强者,法则运转之下,漫天的血雾、断骨再次聚合,重新组合成为了原来的身躯,只是腹部的拳印宛然,嘴角流淌着鲜血。 黑色的鲜血。 “这不可能,你之前,难道隐藏了实力?”应山雪鹰这一下子,真的是有点儿慌了。 他各种手段,实力,最后,连【黑天吞噬回天大法】这种禁忌之术都施展了出来,吞噬了上万禁军士卒的生命、灵魂和血肉,竟然还是挡不住李牧一击? 这个小贱种,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难道,他真的得到了隐藏在岳山派中的秘宝? 那可是当年,那个人留下的啊。 一些模糊而又久远,但却又清晰而又恐怖的记忆,不可遏止地翻腾了起来,然后恐惧就像是惊涛骇浪一样将他淹没。 如果真的是那个人的传承的话…… 应山雪鹰突然怪叫一声,转身就逃。 他竟然逃了。 李牧略微一怔之后,肩头微微一矮,做了一个翻筋斗动作的前兆,施展【筋斗云】之术,一瞬间,就来到了应山雪鹰的身前。 轰! 体内咆哮着的力量,通过脊柱,臂骨,拳头,宣泄出去。 “噗……”应山雪鹰被轰的倒飞了回去。 他的身形,像是一个陨星一样,在空中摩擦起火,然后狠狠地撞在了三艘飞鲸舰其中一艘的侧壁甲板上,轰隆隆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巨大的飞鲸舰就像是被巨炮击中一样,颤抖着,爆裂了开来…… 飞鲸舰内外的各种星纹阵法爆炸。 甲板上,舱内的武者,甲士,尖叫着,跳船逃命,有人撑开一种类似于降落伞的东西,朝着下方划去。 李牧的身形,宛如一颗炮弹一样,直接射进了爆炸团中。 轰! 拳头破空的声音。 就看应山雪鹰的残破之躯,被从爆炸圈里轰出去,再度撞击在了另外一艘飞鲸舰上,直接装了进去,不知道撞碎了多少层甲板。 这艘飞鲸舰,亦是爆裂,瓦解。 李牧施展筋斗云,身形出现在了应山雪鹰飞出去的前方,又是一拳,将他再度打了回来。 战斗进行到这里,已经是一场一边倒的血虐了。 西秦帝国派来的三艘飞鲸舰,旗舰重创,其他两艘则是直接被击毁,而且击毁的方式,还是如此粗暴怪异。 天空之中,一团团的‘花朵’散开。 那是跳船的禁军甲士的撑开的降落伞。 显然这方面,禁军并非是没有经验,以往的大战之中,也出现过飞鲸舰被击毁的先例,所以帝国的炼金术师,也制造出了这种帮助不会飞行的武者可以平安落地的装备。 同时,飞鹰骑士也在来回飞旋,抢救同僚。 天空中,应山雪鹰在拼命地挣扎,试图反击。 他是大圣之躯,体内有道则,之前被帝火在体内炸开,毁了他的一半道基,但亦可不断地复原,数次被重创,都恢复了身躯,漫长的年代岁月里,他不知道攻破过多少山门,斩杀过多少强者,得到了无数的秘术,但不管是怎么样的秘术,施展出来,都被李牧一拳直接击碎,碾压,破之。 这让应山雪鹰愤恨欲狂。 任何秘法,在李牧的拳头面前,都不堪一击。 他隐约在李牧的拳法中,看到了大道之意,一拳破万法。 最终,应山雪鹰黔驴技穷了。 他体内的血气,道则,吸收的那数万禁军将士的生机菁华,也几乎被消耗一空,他从未想到,自己会落到这种程度,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且逃也逃不掉,只能不断地被轰击。 李牧的身形在天空中闪烁。 应山雪鹰像是一个球一样,被他打来打去。 “逃,快逃……”西秦太子浑身瑟瑟发抖,心里面充满了恐惧,他也算是一个人才,被皇室培养多年,临危不乱是必备的素质,但是在这个时候,多年的训练和培养,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李牧那状若疯狂一样的气势,令所有人都丧胆。 “退,快退。”言如云也是大吼着:“来人,备飞鹰,带太子殿下走。” “走?往哪里走?”冰冷的声音响起。 言如云和太子惊愕地看到,不知道何时,战斗已经结束,李牧一只手,抓着应山雪鹰的一条腿,像是拖着一条死狗一样,将这位帝国杀戮之神从半空中拖来,然后,落在了眼前的甲板上。 瞬间,仿佛是寒冬降临。 言如云,太子,还有其他强者,被李牧的眼神一扫,像是被冻结在了原地一样,动也不敢动。 威名赫赫的【帝刀】,此时身躯残破,气若游丝,还活着,却丧失了挣扎之力,被李牧抓着脚踝,在甲板上拖着,身后留下一条黑色的血痕。 此时的他,已经重新变成了白发苍苍,肌肤褶皱,老迈不堪的状态,气息紊乱,眼神中,充满了怨毒、愤怒,羞耻和惊恐。 咕咚。 李牧一甩手,应山雪鹰被丢在了身前。 李牧一只脚,踩在他的胸膛上,道:“我说过,要让他们,看着你死,你这种畜生,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过,在死之前,你要先向他们道歉。” 李牧一脚,将应山雪鹰踢到了宁靖夫妇的尸体前面。 “跪下。”李牧道。 “呵呵,你……你让我跪这两个蝼蚁……你……这是在……羞辱我,你……”应山雪鹰躺在甲板上,如一条被打断了脊梁的癞皮狗一样,喘息着,冷笑。

上一篇   0363、疯魔

下一篇   0365、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