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6、惊变 - 圣武星辰

0366、惊变

太子惊恐欲绝:“不不不,太白王,你听我说,你父李刚,乃是我心腹,我之前曾保你登上王位,这件事情,是应山雪鹰主使,我没有办法,你放过我……” 死亡的面前,便是高高在上的太子,痛哭流涕的表情,因为恐惧而扭曲的面孔,也与即将被行刑的盗窃囚徒没有什么区别。 “王位?谁稀罕啊。”李牧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智障一样。 “不不不,别杀我,我是太子,我不想死,我还很年轻……”太子哀求,挣扎着。 他还没有继承皇位啊,没有尝试过当皇帝的感觉呢。 “你看看他们,比你还年轻,可还是被你下令杀死了……”李牧看着宁靖夫妇的尸身,反问道。 太子怔住。 李牧摇摇头:“所以,像是你这样的人,还是死了的好,免得再害人,若你继承为皇,会有多少人,被你荼毒?” 李牧直接断绝了太子的希望,然后,以道家真火,注入体内,将其焚化。 令李牧感觉到意外的是,太子的魂魄之中,亦有黑色的邪力入侵,而且入侵程度,虽然不比【帝刀】那样几乎已经孕育出一个新的青色小人,但却要比之前黄圣意的灵魂污染程度更深。 怪异的是,太子哪怕是在临死前,也未曾表现出来自己掌握了邪魔之力的征兆。 也就说,灵魂被这种邪力污染,他自己可能并不知道,否则,如何不施展邪力来反抗? 他死前,求生欲可是非常强烈的。 李牧若有所思。 太子在西秦帝国之中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其尊崇?尤其是,在人皇闭关不出的时代,太子监国,可以说是实质意义山的国君,讲道理,西秦皇室绝对会对这样一个人,百分百保护,有什么人,可以悄无声息,连太子自己都无法差距,就在其灵魂之内,种下邪力? 难道是【帝刀】应山雪鹰? 不可能。 按照之前徐盛所说,应山雪鹰虽然残暴嗜血好杀,但,他是秦帝的一条忠犬,从来不会违背秦帝的旨意,就连秦帝要他入宫做太监,他也是心甘情愿地切了自己的子孙根。 这样的人,或许对太子没有多大的忌惮和尊敬,但绝对不会暗害太子。 那会是谁? 应山雪鹰口中的仙师? 这位仙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连西秦皇室太子都敢算计? 李牧觉得,事情可能不像是自己想象的这么简单。 此时,围攻岳山派的大军,已经彻底溃败。 禁军大半死于应山雪鹰之手,幸存者也都逃散了。 在精锐的军队,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唯有溃败一途。 来自于各大宗门的强者,皇室供奉院的幸存强者,也都只恨爹妈少给了两条腿,使出吃奶的力气逃跑了,有多远就跑多远,委实是被李牧的疯狂表现给吓坏了。 便是这最后一艘飞鲸舰上,人也都跑完了。 李牧走过去,解开阵法,安抚白萱、雷音音等人,尤其是与雷音音一起被抓来的几个凤鸣学院的学生,都快吓傻了。 “李大哥。”雷音音看着李牧,眼神里充满了崇拜。 作为李牧的疯狂脑残粉,在被抓的第一时间,她就百分之百坚信,李牧一定会救她的,而事实也证明了,就算是面对着登天一样的困难,李牧也做到了。 李牧抬手摸了摸这丫头的头,道:“连累你了。” 雷音音小脑袋像是拨浪鼓一样摆着,道:“不不不,能够见到李大哥,我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太开心了,再来十次,我也愿意。” 李牧笑了笑,又安抚了其他几位凤鸣书院的学生。 虽然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和惊恐,但此时,面对李牧,他们也都是激动的发抖,作为长安城之中走出来的人,他们最是知道李牧的威名,也对于这位长安诗武仙,有着极高的认同感。 毕竟,李牧当初在长安城民间的口碑,还是很高的。 “连累白妈妈了。”李牧又安抚白萱。 这一次,白萱真的是受了一次无妄之灾。 白萱叹了一口气,道:“世道乱了,人命如蝼蚁,经过这一次的事情,翁圣斋也要散了,唉。”言语之中,颇多感慨,有一种心灰意冷之意。 李牧道:“何不趁此机会,离开长安,去太白县城,婷儿也一直都很想念白妈妈。” 世道的确是乱了。 李牧在这个世界的朋友不多,但白萱算是一个。 这一次,李牧先后斩杀应山雪鹰、言如云、太子,以及诸多的皇室供奉院强者,飞鲸舰被毁,禁军战败的仇恨,只怕是西秦皇室也要记在李牧的头上,到时候,白萱等人如果继续留在长安城,难免被牵连,不如道太白县城中避祸。 “这……我可以去吗?”白萱怔了怔。 在他看来,太白县城乃是李牧打造的理想净土,而她却是妓.女出身,还做了老鸨,在教坊司有地位,但是来到了民间……总是不洁之身啊,所以,从未想过,真的去太白县定居。 李牧却没有把握到白萱这么深的心思,反问道:“为什么不可以?你是我的朋友啊。” 白萱突然有点儿想哭的感觉。 朋友,这个词,在她的世界里,已经是很奢侈的东西了,何况是,李牧这样的人的朋友。她虽然不太懂武道界的东西,但有一点他却是可以看出来的,今日的李牧,又做了一件非常震撼的事情,这样的战绩,传出去,足以震动天下吧? “好的。”白萱用力点头,道:“我当然想要去看看婷儿。” 说话之间,邱引、徐盛、徐越等岳山派的强者,已经走出【周天星光大阵】,来到了飞鲸舰上。 所有人,都用一种看着怪物一样的表情,看着李牧。 那可是【帝刀】应山雪鹰啊。 仅仅是一个名字,就足以令无数武道巨擘也惊恐发疯的嗜血杀神啊,结果,就被李牧这样一拳一拳地吊打,彻底打爆了,还神魂俱灭,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在大概四天之前,面对应山雪鹰的时候,李牧还处于下风,所以这四天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此一战之后,李老弟你足以跻身九极中了。”岳山派掌门人感慨道,他现在,已经彻底看不懂李牧了,这么年轻,这么强大,简直是一个妖孽。 “九极已经是过去式了,从今以后,天下武道,不管是几极,都会有老弟你一个位置。”徐盛也感慨。 他是看着李牧从一个小先天,到今天暴打【帝刀】应山雪鹰,这才多长的时间啊,不足一年,其成长轨迹,简直是匪夷所思,昔日,他以俯视和提携后辈的姿态看李牧,而今日,他已经难以望其项背。 邱引则是嘿嘿地笑着。 他由衷地为三弟感到开心。 同时,也感觉到了压力。 结拜的三人之中,大哥郭雨青近乎无敌,三弟如今也几乎是踏上了无敌的范畴之中,唯有他,昔日觉得纵横西秦畅意人生,而如今,风雨来时,竟然无力支撑起师尊当日留下来的衣钵。 要努力了啊。 众人回到岳山派。 一些门人弟子,出去打扫战场。 死去的禁军士兵,也都被安葬。 禁军大营之中的场面实在是太惊悚,一座座干尸,宛如进入了坟墓一样,应山雪鹰最后的手段,实在是太狠啊。 那艘仅存的半残废飞鲸舰,成为了李牧的战利品,暂时放在了岳山派,掌门人徐越允诺会请人来维修,修好之后,送往太白县城。 这一战,对于西秦帝国来说,影响巨大。 一尊大圣陨落,太子战死,禁军飞鹰营几乎全军覆没,言如云等高手也近乎于全军覆没,尤其是前两者,对于一个帝国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让原本就处于风雨飘摇、内忧外患之中的西秦帝国,雪上加霜。 当然,这并不是李牧等人需要去担心的问题。 因为这一战对于岳山派来说,影响更大。 这意味着,从此以后,岳山派与西秦帝国之间,再无转圜的可能,毕竟,宰了人家的太子啊,这脸打的再无缓和的余地,接下来,西秦帝国的征讨,是躲不开的。 但,有了完整版【周天星光大阵】的岳山派,并不惧怕。 何况,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西秦皇室主动攻击,要覆灭岳山派,难道要不还手直接伸出脖子等着对手砍啊? “岳山派的事情,我不会坐视不理。”李牧也道。 岳山派与屈原有关,所以李牧必须要照顾。 这样的表态,令岳山派上下,更是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如今的李牧,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根粗壮无比的大腿啊。 夕阳如血。 岳山主峰周围,一片废墟狼藉。 李牧等人,站在掌门大殿门口,放眼整个战场。 一阵阵疲倦袭来,李牧体会到了少见的劳累之感,他知道,这是因为,在之前与应山雪鹰的大战之中,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和血气,真武拳的完全催动,尤其是【揽雀尾】,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需要调养休息。 他正要转身,和徐盛、邱引等人说什么,突然之间,面色一变,猛然看向正西方天边,脸上露出一丝骇然之色。 ------- 明天只有2更,提前通知一下。 去日本时间的欠更,貌似也补得差不多了,明天要出门,所以2更。

上一篇   0365、无敌

下一篇   0367、秦明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