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2、烦他 - 圣武星辰

0382、烦他

李牧! 圣人! 这两个词,是对等的。 如果说在关山牧场副场主【赤火魔神】第一次被擒的时候,一些人还对李牧是否入圣还有异议的话,那随着【帝刀】应山雪鹰被斩杀于岳山之下,那整个大陆都对此毫无异议了。 毕竟应山雪鹰曾经屠过圣啊,却被李牧给斩了。 【玄天神龙】黄有龙是北宋排名前五的强者,很多年前就是半圣,这些年来,亦有精进,但屠圣?他似乎还做不到。 黄有龙只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因为他真的被这个名字给吓到了。 想一想刚才自己说的话,这简直是打脸啊。 黄有龙下意识地看了看身边的晋王。 然而,让他感觉到惊讶的是,晋王面色如常,似乎并无任何的惊讶之色,甚至连一丝丝惊惧的表情都没有。 黄有龙心中一怔。 怎么晋王莫非是有什么更加强横足以抗衡大圣的手段底牌吗? 不可能啊。 便是如今的青城派,都未有这种底牌吧? 但很快,黄有龙看到李牧似笑非笑的眼神,突然明白过来,原来刚才那一句话,竟是李牧只对他一个人说,秘术加持之下,对话被隔绝,别人都未听到……这样的手段,竟然让身为半圣的他都没有察觉? 李牧,必定已经是圣人了。 想到这里,黄有龙的心中,已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已经确定,自己绝非是李牧的对手。 尤其是再度对上这白衣短发少年那似笑非笑的奇异表情,黄有龙的半圣之心亦难以维持平静,一股寒意从脊椎骨上爆发出来,直冲天灵盖,似是要将他脑门掀飞一样,恐惧的浪潮无法遏制。 “对不起,打扰了。”黄有龙拱拱手。 然后,他转身对其他三十五位连天水寨的寨主道:“我们走。” 竟是直接要离去。 晋王这时,面色一变,怒道:“黄寨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他人也都用震惊的目光,看向这位北宋水路第一大寇,不明白为什么那白衣少年只是笑了笑,这位大寇竟然就迫不及待地要离去,一副无比敬畏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哥,你……”一位分寨寨主不明所以,道:“我们就这么走?” “不想死,就跟我走。”黄有龙面色凌厉。 他叹了一口气,对晋王拱拱手,道:“殿下厚恩,无以为报,但今日之事,并非是我【连天水寨】可以掺和,还请殿下多多保重,勿要意气用事。”这算是他对晋王最后的提醒吧。 说完,【玄天神龙】黄有龙再未有丝毫的犹豫,带着连天水寨的三十五路寨主和其他寨中的高手强者,第一时间离开,仿佛再走的晚一点,就会有滔天大祸降临一样,转眼就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晋王不是傻子。 他当然是听懂了黄有龙话中之意。 这个白衣短发少年,竟是来历恐怖不成? 但,今日这场大婚,乃是在半个北宋势力层的面前举办,在他的计划之中,亦有不可或缺的意义,若是就这样草草收场,自己一时沦为笑柄他都可以忍,可是却会破坏了他的整个计划,让他称霸北宋的日子变得遥遥无期,这他就忍不了了。 刚才黄有龙让着少年报师门,之后也不知道这少年说了什么,黄有龙就惊惶遁走,想来,必定是这少年的师门,来历极为恐怖,应该是这天下九极神宗之一了。 但那又如何,他也有九大神宗之一的青城派支持,而且这少年本人也未必可以代表他所在的神宗,不管如何,今日先将还珠郡主娶到手,哪怕日后,等到这个神宗真的兴师问罪,再暗中赔偿妥协,也未尝不可。 天底下,还有利益交换解决不了的事情吗? 不管如何,此时此刻,重要关头,都不能低头。 几乎是在一瞬间,晋王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他再次暗中做出手势。 耀威军中最为精锐的军士,遥遥组成万人大阵,集合万人之力,铁血煞气流转,拱卫主礼台,而各大宗门的掌门、强者,也都将真个主礼台都团团护卫了起来,同时,在他的示意之下,铁枪门掌门【枪横河朔】杜律己等人,则更是缓缓地靠近王诗雨,想要将王诗雨扣住,当做是人质。 这样一来,白衣短发少年就算是实力通天,也得投鼠忌器。 杜律己咬着牙,伸手去扣王诗雨的手腕。 他自然是也看出来,黄有龙被白衣短发少年给惊走了,连天水寨惹不起的人,他铁枪门当然也也惹不起,但问题是,晋王或许不能拿连天水寨怎么样,但若是他铁枪门也如黄有龙一样离去,那第二天,晋王的大军就可以平了他铁枪门。 杜律己的一身武道,有双绝。 一绝是铁枪枪术。 二绝是铁爪钢腕。 这双绝神通,为他的威名立下了大功。 他的【铁爪】,曾经徒手捏断过灵器,力量无敌,但是,当他五指刚刚捏到王诗雨的手腕上,入手并非是想象之中美人皓腕的滑腻,而是……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涌来,让他五指发麻。 他震惊之下,凝神一看,不由得惊骇呆立当场。 原来自己这一下抓住的那里是还珠郡主王诗雨的手腕,分明是那白衣少年的手腕。 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还在千米之外的白衣少年,竟是如鬼魅一般,已经出现在了主礼台上,就站在了王诗雨的身边。 这…… 他是怎么做到的? 杜律己简直如同白日见了鬼一样。 “好玩吗?”白衣短发少年看着他,一笑,手腕一抖。 咔嚓! 杜律己的钢腕、铁爪,被一抹火光一撩,瞬间就如泥塑一样粉碎。 他还感觉到,一股沛然莫御的炙热之力,顺着手掌、手腕,延伸向他的手臂和身躯,所过之处,骨头咔嚓咔嚓地碎裂为齑粉,任凭他如何催动天人真气,入会反抗,竟然是都无济于事。 “啊……”杜律己大叫,疯了一样后退,同时不顾形象地大呼道:“少侠饶命,我……再也不敢了。”他感觉到了死亡的阴影将自己笼罩,有大恐怖即将降临。 “回去封山一百年,你可愿?”李牧开口。 杜律己点头如捣蒜:“愿意,愿意,我愿意……” 下一瞬间,蔓延到了他右肩的瑰丽红色焰光,就突然消失了。 杜律己一条右臂彻底废了,但好歹保住了一条命。 他大口大口地喘息,冷汗如雨落下,后背前心被湿透了,一脸劫后余生的骇然表情:“多谢少侠手下留情……铁枪门的人,跟我走。” 铁枪门也走了。 晋王等人,疯狂后退,拉开距离,面色惊骇地看着李牧。 亲卫和【山河帮】、【一品堂】等大宗门的强者,都护在了晋王的身边,但却丧失了再战的勇气。 数万人的军镇、数百各大宗门的高手,竟是根本拦不住这几个白衣少年。 有人看得明白,其实在刚才那一瞬间,只看到这少年的肩头一矮,坐了一个宛如翻筋斗一样的前奏动作,下一瞬间,他就越过了所有的阵法和阻碍,来到了住舞台上。 这时什么修为? 根本挡不住啊。 还怎么打? 而也是在铁枪门杜律己捡回一条命离开的瞬间,包括晋王在内,所有人都弄明白了一件事情----之前【玄天神龙】黄有龙离开,只怕并非是被这个少年人身后的师门所震慑,而根本就是被这个少年人本人所吓走。 这,是两个概念啊。 “你……阁下何人,为何要与本王作对?”晋王的声音也微微有点儿颤抖。 他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判断和选择,可能是大错特错。 李牧微微一笑,道:“无量天尊,贫道武当山张三丰。” 晋王愣住了。 【一品堂】、【山河帮】、【风擂堂】、【天心斋】等大宗门的掌门人,还有其他贵宾,贵族,各大反王的使者们,也都愣住了。 武当山? 张三丰? 那是什么地方?是什么人? 怎么从未听过? 就是这个名号,将【玄天神龙】黄有龙给惊走的? 难道黄有龙知道这个地方? 一个个问题在这些人的脑子里疯狂地冒出来,没有答案。 “噗嗤……”一边的王诗雨就忍不住笑了出来,道:“你张三丰,我还王重阳呢。”她当然明白这个梗是怎么回事的啊。 李牧无奈地白眼,道:“严肃点,我装逼呢。” 王诗雨:“……” 她心里当真是无限轻松,无限欢喜。 因为她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在这个星球上,终于不是她孤孤单单一个人了。 而他也知道,眼前的李牧,之所以故意表现的这么逗逼,是在缓解她的心情,逗她开心。 这种感觉,真好。 她伸手,轻轻地拉住了李牧的手掌,生怕这是一场梦,一睁眼,一切都会消失,唯有李牧掌心里传来的温度,才让她确信,这是真的。 晋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位枭雄,强行稳住心里的震惊,尝试开口道:“本王不知道,还珠郡主为张道长是故识,所以多有怠慢,只是,道长乃是出家人,为何要掺和世俗间的事情,本王……” “烦他。”王诗雨道。 李牧道:“烦?简单,让他消失。” 话音未落。 就看他白色的身影一闪。 一次模糊,明灭一次。 然后李牧再回到了王诗雨的身边。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根本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嗬嗬……” 晋王表情恐惧,眼神僵直,突然捂着脖子。 然后,一缕缕淡淡的刀意弥漫。 他的头颅,就直接从脖颈里断裂了,切口整整齐齐,光滑如镜,一点儿血痕都没有,头颅朝着地面掉去。 还未等头颅完全掉落在地上,轰地一声轻响,莫名的力量澎湃,一团跳跃着鲜红色的火焰,直接在晋王头颅的口鼻之中冒出来,亦从他身躯脖颈断口处涌出来,万分之一瞬间,北宋一代枭雄的头颅和身躯,就化作了一团瑰丽诡异的火光,消散在了空气里。 晋王,死! 空气死一般的宁静。 落针可闻。 原本保护在晋王身边的各路高手强者、掌门、亲卫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仿佛是被雷劈了一样,彻底进入呆滞状态。 晋王虽然鲜有辉煌个人战绩,但,也是一位天人高手啊。 在这白衣少年张三丰的面前,毫无反抗的余地,如一只虫子一样,瞬间就被斩杀。 百万军中取天人之首,如探囊取物。 武当山张三丰,何其恐怖。 ------- 不好意思,公众微信号说1点更新的,结果刚发完,网站这边来了个消息,让准备一个大纲,修修改改,这一章写完迟了一个小时,抱歉抱歉。今天依旧在公众微信号发红包和照片,大家快去关注快去抢,22号之前还有。

上一篇   0381、我叫李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