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0、偏不告诉你 - 圣武星辰

0040、偏不告诉你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断水流大师兄右手握住刀柄,徐徐拔出,倒拖着长刀,朝着清风寨的人走去。 “你应该是官府请来的高手吧,呵呵,你的命,一定很不值钱。”少寨主武飞龙笑道。 断水流大师兄一步一步向前,笑,道:“哦,为何这么说啊。” “如果你的命值钱的话,那你就不会这么着急的来送死。”少寨主武飞龙眼中有一种毛细老鼠一般的残忍之色,道:“不要以为你是官府的人,我们就不敢杀你,我们清风寨,并不怕太白县衙,何况,有的时候,活着可能要比死更加可怕,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状态,叫做生不如死。” “呵呵。”断水流大师兄笑了笑,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装逼是一门学文,装逼的人到处有,但真正成功的不多……恩,就比如你,明明长得和狗熊一样粗鲁,一个死强盗而已,却偏偏要文绉绉地说一些废话,失败。” 断水流大师兄已经逼近到了清风寨众人跟前。 少寨主武飞龙脸色狠戾了起来:“上,打断他的腿。” “老子亲自出手。”七当家冷笑着,身形一跃,犹如一只大鸟一样,凌空虚度,飞射过来,半空之中拔剑,手中的长剑犹如毒蛇一样,直取断水流大师兄的双眼,喝道:“不长眼的东西,老子先破了你这一对招子。” 身为清风寨的七当家,也是从刀山血海之中走过来的,已经隐隐触及到了合意境的门槛,算得上是江湖中的二流高手巅峰境界了,且搏杀经验极其丰富,这一剑,发力七成,留三成后力,还有诸多变化在其中,可谓高明。 然而---- 咻! 一道刀光闪过。 这是怎么样一道刀光啊,明媚清亮,宛如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仿佛是有梦幻般的色彩一闪而逝,一种极致的瞬间美丽让每一个人都心颤,似乎所有的心神都要被这一刀夺走。 身影交错。 七当家跃过断水流大师兄的头顶,落在地上,步履轻盈。 断水流大师兄不再回头看他,一人面向清风寨的所有人,笑着,道:“下一个是谁?”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血线从七当家的脖颈之间缓缓地出现,然后好大一颗头颅,就像是被镰刀隔断的麦穗一样,从脖颈出掉落下来,身躯无声无息地倒地。 一道枭首。 枭首之刑,正是之前冯元星宣读县衙卷宗时所判定的刑罚。 原本还有些浮躁喧嚣并的气氛,顿时为之一肃,那些围观者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也瞬间凝固。 一股寒意,在每个人的心头浮起。 因为没有人看得清楚,那一刀是怎么斩出的。 清风寨的人,先是惊,继而怒,再而大怒。 “七当家……” “小杂碎你竟敢杀我们七当家……” “清风寨与你不死不休。” “老七……” 像是被狠狠捅了一棍子的马蜂窝一样,清风寨众人炸锅了。 尤其是四当家、五当家,一看结拜老七被人斩首,哇呀呀怒吼,气的就要爆炸,想也不想,直接运转内气,犹如闪电一样地冲出来,一杆长枪,一柄斩.马.刀,犹如出水恶蛟、下山凶虎一般,朝着断水流大师兄绞杀而来。 刀光再闪。 又是那梦梦醉神迷的一道刀光。 身影交错。 断水流大师兄从四当家和五当家中间擦身而过。 咣当咣当! 长枪和斩.马.刀同时从中断裂。 一个倾斜且光滑如镜面的椭圆切口,在武器中间出现。 而一起断裂的,还有四当家和五当家的脖颈,短暂的诡谲安静自后,就看细细红线一般的血线崩现,然后两颗大好的头颅就被腔内的血压冲的飞起来,犹如破烂一样掉在地面上翻滚。 血水染红了地面。 又是一刀枭首。 四当家和五当家的实力,可要比心浮气躁的七当家更强,都已经是半只脚踏入了合意境的巅峰二流高手,搏杀经验也更加丰富老道,但两个人联手,却被断水流大师兄轻轻松松一刀就断兵枭首,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双方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围观的武林中人意识到了这一点。 少寨主武飞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而他更加意识到,在四当家和五当家联手之下绝对难以走过十招的自己,更不是这个断水流大师兄的对手,太白县城官府之中,到底是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个怪物?按理来说,这样实力的武林高手,绝对不应该是默默无闻籍籍无名才对啊。 可惜,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当他想要抽身后退飞遁逃离的时候,第三道梦醉神迷的刀光闪现。 少寨主武飞龙只觉得腰间一凉,身形落在地上,内气难以运转,一道血线从腰间浮现。 他在发足狂奔,但很快诡异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身躯一分为二,相互脱离了开来,上半身从动腰腹位置上掉落下来,在地面上翻滚,他双手抱着上半身在抽出,一脸惊恐地看向前面,而那腰腹之下的部位和两条腿,竟然还保持着飞奔的状态,又在地上跑了十几米,才慢慢地力衰,瘫软在地。 腰斩! 同样是县衙主簿宣读的刑罚。 相比于枭首,腰斩无疑是更加凄惨的刑罚,因为被腰斩的人,一时不会死,会感受到巨大的心理和生理痛苦。 “你……你这是什么刀……刀法?” 少寨主武飞龙眼神里带着诅咒,死死地盯住断水流大师兄。 “想知道?”断水流大师兄看着他。 武飞龙腰间的肠肚都流淌了一地,他也是个狠人,咬着舌头,忍着剧痛:“告……告诉我,我要知道……我……死在……什么刀法……刀法之下……” 周围的所有江湖中人,也都竖起了耳朵。 他们也想到知道,刚才那惊鸿一现般梦醉神迷的一刀,到底是什么样的绝世刀法。 “不告诉你。”断水流大师兄一本正经地道:“你这种垃圾,不配知道我的刀法。” “你……”少寨主武飞龙气的狂喷一口鲜血,感觉遭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无比歹毒阴狠地发出诅咒:“清风寨不会放过你的……我……我爹会为我报仇……你……你会比我死的凄惨……千百倍,哈哈哈……” 清风寨寨主武彪,外号【一刀断魂】,合意境一流高手,西北武林道上出了名的刀法大家,也是一个狠角色,有着打家劫舍黑历史,且这些年也并不规矩的清风寨,能够支撑下来,靠的不是少寨主武飞龙和其他七位当家,而是这位实力惊人的老寨主,西北武林道上有一句谚语‘宁遇阎王,莫逢老武’,足见【一道断魂】武彪的可怕。 断水流大师兄无所谓的耸耸肩:“一个垃圾和一群垃圾,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多出几刀罢了,养出你这种人渣,你爹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来了也好,一刀送他去黄泉路上陪你。“ “好……你……”少寨主武彪再喷出一口鲜血,最终气绝身亡。 周围,死一般的安静。 那些看热闹的武林中人,感觉到了一种沁骨的寒意。 这个断水流大师兄,不按常理出牌啊。 打了小的,惹来老的,这是江湖上的定律。 只要这里的消息传出去,只怕明日,【一刀断魂】就会出现在太白县城中了。 激怒了【一刀断魂】这个疯子,只怕是整个太白县城都会沦为修罗炼狱啊,毕竟谁都知道,武飞龙是武彪的独子,而且是老来得子,一直都当做是命.根.子一样宠着,要是知道武飞龙死在了太白县城,而且死的这么惨,武彪不疯也得疯啊。 这些武林中人已经开始寻思着逃离太白县城了。 他们生怕被疯了的【一道断魂】武彪迁怒波及。 但很显然,断水流大师兄却没有想那么多。 他看着地上的血渍,想着自己刚才出刀的过程,很显然,遇到真正的高手,风云六刀之中勉强成型的【闪电斩】还不能做到‘一刀夺人魂,身死人不知’的程度。 之前斩杀竹蒿帮的赵.荣成,足足过了一盏茶时间,别人才看出来他死了,而刚才斩杀实力更强的四当家、五当家、七当家和武飞龙,却是刀光过处夺人魂,但伤势瞬间就爆发了。 这并非是在苛求杀人效果。 而是在反思刀法的破绽。 遇到不同实力的人,杀伤力截然不同,这就说明,刀法之中,还是有破绽的。 在断水流大师兄沉默的时候,周围没有人敢说话。 就算是清风寨的喽啰们,吓得要死,也都不敢逃。 须臾,断水流大师兄抬起头,摆摆手,道:“都拿下了。” 早就准备好的县衙兵卫精锐,犹如潮水一般涌来,将剩下的清风寨七十名喽啰围在中间。 没有人敢反抗。 面对着一位挥刀三次,就像是砍瓜切菜杀猪一样斩杀了四位寨中巨头的怪物,就算是傻子,都明白,反抗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去陪三位当家以及少寨主黄泉路上作伴。 ------ 传扬正能量,健康你我他

下一篇   0041、一刀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