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1、天下第一 - 圣武星辰

0411、天下第一

虚空之中,水墨色的天魔气流转,仿佛是一锅烧开了的沸水一样,疯狂地沸腾,但最终又归于平淡,缓缓地散去,仿佛是秦明帝在生命之中最后的不甘,但最终还是消散了。 李牧缓缓地落在地上。 此时,龙城关已经成为了一片鬼蜮。 驻扎在这里的天策军、禁军数十万人,在刚才秦明帝施展天魔策之术的时候,就被吞噬了精血元气,变成了干尸,如当日【帝刀】应山雪鹰施展天外魔气时吞噬了所率领的禁军一样。 全军覆没。 天魔秘术是杀生大术,太过于邪恶。 李牧手中托着那天魔封印,大口大口地喘气,身体颤巍巍几乎站不住。 秦明帝有一点说对了。 【千浪叠】拳法,的确不是无缘无故就可以催动。 真武拳之中的任何一式,对于施展者肉身强度,要求极高,以李牧之前的肉身强度,堪称是圣境无敌,都无法承受【千浪叠】的威力,只有在【先天功】第三层之后,才可以承受着这一招的威力,将其练成,施展出来。 【千浪叠】的威力巨大,其中奥义乃是仙道之术,不需要前力叠加旧力,只需挥拳即可,每一拳的力量叠加,不燃烧寿命,不需要气血,唯一的要求在于,肉身必须能够负荷拳法的力量。 一只碗盛不下溪水。 一口井放不下汪洋。 肉身如果是井,自然是无法发挥出汪洋之力。 李牧的肉身强度,如今可以说是破碎之下无敌,才能挥出最终的绝杀一拳,但对于李牧来说,绝杀一拳的力量超越了破碎境,让他的肉身亦遭受了巨大的压力,有了损伤。 “大人……” “李圣赢了。” “秦明帝死了。” 从城外冲进来的张三、穆青以及大月残军,发出了疯狂的欢呼声。 这真的是没有想到啊。 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回来与李牧并肩战斗,有一种舍身取义的决绝,根本没有想着,能活着回去。 人生有死而已,从容赴死就在今日。 但是,奇迹于绝望慷慨之中,出现了。 李圣竟然真的力挽狂澜,斩杀秦明帝于龙城关。 秦明帝,隐隐居于天下第一强者宝座的极道啊。 李牧将其斩杀,意味着什么? 新的天下第一诞生了? 他们冲过来,宛如潮水一样,于李牧身边三米之外止步,目光崇敬地看着这个白衣短发的少年,犹如看着神明一样。 李牧深呼吸,运转【先天功】,调理气息,将肉身的裂缝伤势先强行压下去,然后开始观察手中的天魔印,想要将围困在其中的鱼化龙的三魂七魄解救出来。 不得不承认,秦明帝的聚魂手段很高明,天魔印内,一个宛如鱼化龙一般的小人儿,盘膝坐在中间,双目紧闭,伤势没有意识,但魂力波动清晰,魂魄保存的非常完整。 只是,天魔印的奥义不容小觑,李牧重伤之下,一时不敢尝试解封,毕竟其内封印的是鱼化龙的魂魄,魂魄太脆弱,且更为特殊,不比肉身粗糙,一个不慎,伤到一点点,很可能会导致难以预料的后果。 李牧想了想,突然觉得,这个天魔印,可能交给小书童清风去破解,更为合适。 小清风如今在李牧心目之中的地位,已经很高很高了。 “大人,接下来该做什么?”张三目光尊崇地看着李牧。 李牧将天魔印收好,有些虚弱地道:“太子的魂魄与肉身都得到,或许有复活的可能,但需要慢慢筹划,急不得,如今,秦明帝已死,十城九地依旧归属于大月,可能得你们重整旧山河了。” “这些事情,交给属下们去做就可以了。”张三信心十足地道。 听到太子殿下复活有望,所有人都是难掩心中的狂喜。 这绝对是比秦明帝之死还更高的消息。 李牧点点头。 可惜,当日宁靖和冬雪之死,没有能够在战场中,找到他们的魂魄,所以无法复活,这种事情,讲究机缘,也是各人的缘法。 鱼化龙的运气就不错。 若是他被秦明帝直接击杀的形神俱灭,那李牧便是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无法生死人肉白骨。 李牧让张三派人向北宋、太白城、岳山派传讯报平安,然后在龙城关中略微闭关,修复肉身的伤势。 杀死了秦明帝,李牧的心中,并不如何兴奋。 因为菜菜祖孙死了。 对于李牧来说,这是自宁静、冬雪之死后的第二次打击,亲人朋友的离世,便是让如今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强者的李牧,也感觉到无奈和悲恸。 当下下午,大月军在城外十里坡,找到了被屠杀的城中百姓的尸体。 李牧亲至。 这些百姓死的很惨,完全就是被乱刀分尸,残肢断臂各处,被马蹄踏为肉泥,血肉模糊,已经无法分辨他们生前的模样,数万人尸体堆积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观者落泪。 “这些西秦军,简直是该死一万次。” “毫无人性。” 许多大月军的士兵,垂泪,咬牙切齿。 李牧找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找到菜菜祖孙的尸体。 菜菜的身上,有当初李牧赠送的护身玉诀,可以隐约感觉到,玉诀已经碎掉,毕竟西秦军中高手何其之多,他心里,隐约也有一些侥幸,但心里也明白,那个懂事乖巧的小姑娘,大概是真的和婆婆一起遇难了。 她说到做到,在父亲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坚持了下来,一直到生命中的最后一刻。 一座大坟,在十里坡上树立起来。 李牧在坟前,一个人静静地站了很久很久。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李牧走上了一条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过的精彩之路,一路走来,虽有挫折,但最终的结果,都是笑到了最后,一个个敌人,在他的面前倒下。 但是李牧,此时,突然就有点儿迷茫。 他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修炼武道,打破桎梏,重返地球,守护地球,守护那些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重要或者不重要,甚至是一些不认识的人。 他在地球,生活了十四年。 他觉得,那里是自己的故乡。 生养了自己的故乡啊。 然而,恍然回首时,不知不觉之间,他才发现,自己在这个星球上,也已经生活了一年多,认识了那么多形形色色活生生的人,有朋友,有点头之交,有一面之缘,也有敌人,有亲者,也有厌恶者…… 他似乎也开始悄然地融入到了这个世界? 宁靖、冬雪死时,他心情低落悲伤。 蔡婆婆祖孙罹难,他心中也悲恸。 这种感情,真真切切,与在地球上时,有什么区别? 这片天地,这一方水土,在过去的一年里,也养了他啊。 看着眼前这座万人新坟,回头再去看龙城关。 昔日这里有数十万人,不算繁华,但也生机勃勃。 而如今,除了不足万的大月残军之外,再无人烟,良田成废墟,百里无人烟……从有到无的这个过程,才不过是数日时间而已,这样的杀伤力,便是地球上的核弹,也不过如此吧。 数十万的人命啊。 李牧猛然间,就感觉到心里沉甸甸的。 他回首自己大小战斗,哪一次不是死伤无数,当日与应山雪鹰之战,数万禁军,亦是瞬间死绝,虽然是敌对立场,但为君为将者之错,普通士兵何辜? 且,最重要的是,普通百姓何辜啊。 张养浩的潼关怀古中,写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如果不是自己身边的朋友、亲人死去,李牧可能还不会有如此切身的体会。 自己习武,已经近乎于无敌,为什么还是保护不了身边人呢? 而且这样的情况,还不止一次。 李牧有些迷茫。 当年,他看射雕英雄传里,郭靖在自己的母亲死于成吉思汗的大帐中之后,一个人杀出草原,一路上,心生迷瘴,在苦苦思索,到底习武的意义何在,甚至厌倦了再用武功,看到这一段情节的时候,刚刚初一的李牧,还在内心里不屑于郭靖的软弱和矫情。 但是现在,他才明白,郭靖心中的迷瘴,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初看不知文中意,再观已是文中人。 李牧的思路很乱,一个人,静静地在万人大坟之前,矗立了整整一个下午。 接下来几日,李牧很罕见地没有再修炼,整个人很沉默,很多时候,都在蔡婆婆祖孙大坟前沉默,静立。 张三、穆青等大月的将士,都以为,李牧太过于悲恸于菜菜等人之死,心中亦是都感觉到无比的惭愧,毕竟是他们没有保护好那个对于李圣来说,如此重要的小姑娘。 而也是在这几日的时间里,秦明帝之死的消息,疯狂地传播了开来。 这消息像是扩散的瘟疫一样,每到一地,都会惊起滔天的波澜。 秦明帝,可斩九极中人的帝王,被公认为天下第一强者的帝王,过去半年里绽放出的光辉,可以说是冠盖古今,千年以来武道世界的最高峰。 不管是愿不愿意承认,天底下大多数实力,都觉得,接下来至少数百年,这位王朝帝者,将会开创一个完全属于他的时代。 ‘千年一帝’的时代,眼看着就要开启。 然而,转眼之间,这位登临千年来人族武道巅峰的帝王,竟然陨落了? 毫无征兆啊。 被李牧斩杀与龙城关外。 这个消息让无数大人物们,都面面相觑,同时也心情复杂,西秦皇室秦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哦,竟然碰上了李牧这个克星,从皇子,到太子,再到天子,竟然是被李牧统统杀了一遍。 李牧整个人,也是狠,到底是和西秦皇室有什么仇什么怨啊,逮着秦氏皇族杀,弄死二皇子、太子什么的,也就算了吧,但竟然连登上了天下第一强者的秦明帝,也给杀了。 这种事情,想一想,都觉得滑稽,而这份滑稽之中,却又带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大恐怖。 时移事易。 秦明帝死于战斗,从天下第一的宝座上跌落,那毫无疑问地意味着,新的天下第一诞生了。 而这个人,同样出自于西秦,就是李牧。 李牧,一个新的传奇。 联系到连北宋最大的反王晋王,也都死在他的手中,不只是西秦皇室,所以一个新的外号,在这片大陆上传播开来----皇室终结者。 当然,伴随着秦明帝之死,一连串新的问题又诞生了。 首当其冲的是,日后的西秦,该由谁来统治? -------- 今天第一更,还有2更

上一篇   0410、神拳无敌

下一篇   0412、借刀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