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3、心魔 - 圣武星辰

0413、心魔

龙城关,整个大陆风云的中心。 大月在手势十城九地的残局,除却龙城关之外,其他十八城,都被西秦军彻底屠城,走入其中,像是走入到了炼狱之中一样,很多神经正常的人,看到这里的惨状,都会精神崩溃。 根本就是地狱一样。 李牧沉默着,追随大月军,一城一城地收敛惨死平民的身体,每到一处,他的心里,就沉默一分。 他看到了耄耋老者,被分尸,老婆婆和老爷爷被烧死在房屋里,看到年轻的母亲抱着被弓箭射死的未足月的孩子,面色悲戚下身赤裸狼藉,心口上一道刀痕,看到数十个青年被困在树上活活吊死,而属下赤身裸体被杀的女子显然是他们的心上人…… 许多边城的城门口,倒刺铁笼里,装着血肉模糊的尸体…… 护城河被血水染红,尸体堆积如山。 多日过去,许多尸体已经半腐烂,白色的蛆虫在尸体的腐肉中钻来钻去,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气息。 李牧的表情有些麻木。 他想到,菜菜祖孙在地下坟墓中,用不了多久,大概也是会这样……活生生的人命,身前,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坚持、期望和生趣,可却被一瞬间剥夺。 闭上眼睛,他甚至都可以听到,这些无辜者死前发出的凄厉的惨嚎,绝望的挣扎,丈夫为了保护妻子儿女,老人为了保护老伴,母亲为了保护儿女……各种声音,仿佛是穿越时空而来,音绕在李牧的耳边。 李牧很清楚,这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些人的死,于自己的身上,并无丝毫因果。 但他还是很茫然。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不是没有见过死人,死于他手中的人,数量也是不少……但在这十八座他从未来过的边城中走下来,他心中,有一种烦躁、厌恶的情绪,却怎么都吐不出来。 以至于,当日施展【千浪叠】拳法造成的身体肉壳伤势,他都没有去整理。 和普通的军士一起,收敛无辜死难者,这是李牧连续好几天做的事情。 十城九地是西秦与北宋的边界线,绵延近千里,被秦明帝下令屠杀的军民,加起来不下三百万,这种惨无人道的屠杀,让不足万的大月残军,几乎是日夜不休地收敛,挖坑,埋人,三日间,还未彻底收敛完。 古书有云,圣人秉天地气运而生,领悟天地之力,所以圣人之心,可以影响天道。 李牧这几日,内心里烦躁迷茫,心情抑郁,十城九地的天穹,都是一片灰暗,偶有阴雨,时间已经是深秋,一日寒比一日,避免了瘟疫的产生。 最终,在张三和穆青两位大月大臣的安排下,军中的火系武者、术士,都直接开始焚烧残尸,而土系的武者,则负责埋人…… 李牧一直都在跟随。 他心情块郁到了极点,有点儿麻木地不断地挖坑,埋人,挖坑,埋人…… 一直到,张三亲自到来,禀告道:“大人,北宋一品宗门【万法归一堂】堂主李玉书,求见大人。” 如今的李牧,应该算是大月的支柱,但具体什么官秩,连大月都已经残破了,自然是无法.论,大月残军上下,统一称呼李牧为‘大人’。 “不见。”李牧正在用双手在地上挖坑埋人,头也不回地道,声音有点儿嘶哑。 张三点点头,转身回去了。 又过一日。 李牧在虎踞关收敛被屠杀者尸体的时候,张三再次前来,面色为难,道:“大人,千年世家朱家的世子,求见大人。” “不见。”李牧回答没有改变。 张三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去了。 一个时辰之后,他又回来了。 “问道书院当代书长齐槐,求见大人。”顿了顿,张三又补充了一句,道:“齐书长是来与大人讨教武学,印证所得的,他是当今南楚神宗问道书院的第二高手,一百年前入圣的前辈。” 问道书院齐槐,曾经名震一时的风云人物,一百年之前的天之骄子,曾经轰动一段岁月。 “不见。”李牧的回答,没有任何的改变。 他现在,有点儿钻牛角尖。 就如射雕之中的郭靖一样,迷茫,并不想与人动武,而是在想,到底路在何方,习武的意义,在于哪里。 很多大智慧之人,跨越千万险阻如履平地,但往往遇到一些小事情,却看不透,也不愿意放过。 李牧甚至都知道,自己这样不对。 但是,他就是放不下。 张三面色犹豫,最终还是没有再说,转身离去。 …… …… “什么?不见?” 齐槐脸上浮现出一丝阴鸷之色。 南楚是水乡,多山川河流,亦多瘴气毒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南楚人多有桀骜之辈,亦多有阴鸷之徒,齐槐便是典型的南楚人性格。 他少年得志,百年前进入圣境,到如今,也不过是一百五十多岁,一般武者这个年龄,算是中老年了,而对于圣人来说,这样的年龄,似是旭日初升,正是英姿勃发之时,问道书院是南楚的护国神宗,而身为问道书院第二强者,亦是南楚第二强者的他,身份更是尊贵到了极点。 入圣之后,苦修一百年,修为精进,此次出关,本就有与天下群雄争锋的意思,这一次北上,来到大月国境内,说是要与李牧印证所学,但实际上,是挑战这位位子还没有坐热的天下第一强者。 谁知道,直接被拒绝了。 “你们家大人,莫不是有伤未愈?”齐槐看着张三,面容阴沉地道。 张三道:“大人很好,只是,最近不想与人动手。” 齐槐淡淡地笑了笑,道:“我曾听闻,西秦李牧最是无所顾忌,刀锋所指,有进无退,不想坐上了天下第一的宝座之后,竟然也开始贪恋虚名,瞻前顾后了吗?” 这话一出,顿时整个龙城关主府大殿里,就怒意勃发了。 大月军的将士,视李牧如神圣,岂容他人如此污蔑? 双眼天盲的老人穆青,如一尊愤怒的老袁,手中的铁拐重重地往地上一磕,道:“齐书长既然不是那贪恋虚名的俗人,为何偏偏却要捡这个时间,来龙城关挑战我家大人?” 外间盛传,李牧力战秦明帝之后重伤。 这个消息,早就传到了大月军中,大月众人本就气氛不已,做过一些澄清,但很快就淹没在了各种风雨声中,而近些日子,更是有不少牛.鬼.蛇.神,或明或暗地来到了龙城关,暗里挑衅,明里挑战,已经在包括龙城关在内的十城九地,滋生了不少的事端。 身为南楚武道第二人的齐槐,在这个时候远道而来挑战,其目的为何,傻子都能看出来,不是乘人之危是什么? 齐槐面容阴鸷地看向穆青,淡淡一笑,双手负在背后,朝着大殿之外走去,摇头道:“一个瞎子,又懂什么名与利?” 他身形走到大门口,突然回过头来,双眸之中,重瞳隐现,尤其是左眼,似是有一条金色的小蛇在游动一样,一抹金光,从瞳仁之中微微一闪。 无形的力量勃发。 穆青只觉得一股异力用来,才来得及用拐杖一档,轰地一声,拐杖炸裂开来,他整个人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大殿后方的石壁上,一口鲜血喷出来。 “你……”张三握住了手中的牛耳尖刀。 齐槐微微一笑:“大月还剩下几个虾兵蟹将,就不要瞎逞能了,不然,死一个,少一个。” 说完,扬长而去。 张三面色愤怒,但是,却又不敢再说什么。 大月残军,经历了这一场磨难,真的是死一个少一个,任何的牺牲,都要有价值,齐槐的实力太强,硬拼只是送死,毫无把握,他不能做无胜算之争。 穆青毕竟是半圣,略微调息,就缓过神来。 “大人的情况,有些不对。”张三担忧地道,这些日子,他看到李牧的状态,似是入魔一样。 穆青点点头,他眼盲心明:“大人资质无双,只是修炼太过于快速,战力太强,但毕竟太过于年轻,实力增长太快,心境就有些难以匹配,修力者,不修心,最是容易入魔,却不是通常武道所说的功法走火入魔,而是心魔。” 张三道:“那可如何是好?这心魔,若是度不过,会如何?” 穆青道:“心魔度不过,于修为无碍,不会衰减,但会如行尸走肉一般。” “大人会度过吗?”张三皱眉。 穆青道:“会的吧。” 他的语气不太肯定。 “需要多久时间。”张三又稳不住问道。 穆青擦了擦嘴角的血,道:“这就难说了,看大人自己能否相同,或许一瞬间顿悟,或许数十年,心魔之悟,在于己身,与修为无关啊。” 张三叹了一口气。 大月国为何就如此多灾多难啊。 “各方挑战的事情,先不要和大人说了吧。”张三道。 穆青点点头,道:“是啊,有些事情,你我都得扛着一些啊,哪怕是有些难。” “城中的各大宗门、世家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张三道:“得想一个办法,否则,这些人开始试探,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难啊。”穆青叹息道。 而这时,距离龙城关三百里之外,虎踞城的一个小巷子里,一声微弱的婴儿啼哭,从坍塌的阁楼石板下传来,引起了正在收敛尸体的李牧注意。 他掀起石板,看到下面,一个已经死去的妇人怀里,虚弱到了极点的一个女婴,正在用生命最后的力量,发出哭喊,拼命地吮吸着母亲已经僵硬的乳.房,吸出来的是血水…… 李牧整个人,一下子如遭雷劈。 他立刻,就将那女婴,抱在了怀里。

上一篇   0412、借刀杀人

下一篇   0414、火药桶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