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7、手握生死 - 圣武星辰

0417、手握生死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魏无病的姿态,陡然变得无比强硬,用一种居高临下俯视的姿态,看着李牧。 张三等大月将士,都气的浑身发抖。 这就是所谓的九极中的高人? 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徐婉儿、陆胜男诸女也没有想到,这个救了自己等人的中年书生,竟然是如此无耻,忍不住想要开口大骂,但却被白莫愁阻止。 “政儿,你不要说话,好好看,好好想,这就是江湖。”白莫愁传音,道:“你要记住,庙堂之上,比江湖更加危险,也更加卑劣。” 秦政点点头。 这一切,和平时姐姐教他的并不一样。 从内心里,他是站在李牧这一边的,虽然李牧杀了他名义上的父亲。 小狐妖妲己和龙儿,一左一右地站在白莫愁的身边。 两个小家伙的表情,各不相同。 妲己大眼睛里都是担忧,不知不觉之间,牙齿已经微微咧起,身上妖气流转,准备出手救‘李爸爸’了,而龙儿则是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的笑,魅惑的小脸蛋上有一种很奇特的表情。 长公主秦臻神色复杂。 她是大秦的长公主,按道理来说,李牧一个人杀穿大秦皇室,她应该会恨,但是却恨不起来,认识李牧的时间很长,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抱着误会,真正与李牧的交集并不多,甚至都没有说过几句话,但从理智上来讲,他是站在李牧的力场上的。 因为她知道,如今的西秦皇室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 亲情,早就在那些人的心中泯灭了吧。 她开始为李牧担忧。 而那些隐世世家、古宗门的强者们,心情则是截然相反,之前被李牧的气势压得透不过气来,现在局势逆转了,他们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如果李牧被书狂人魏无病斩杀,他们大概还是能喝点儿汤的吧? 齐槐则是一脸的阴狠毒辣,冷笑道:“李牧,最后一次的机会了,不要心存侥幸,做错了选择,不但你要死,十城九地的月国余孽,都得死。” 关山世家的家主关山月也不失时机地道:“不错,魏院长心存仁慈,但若是你不识抬举,但说不得今日要圣血染龙城了,我关山世家,也绝对不会只做旁观者。” “哈哈,正是如此。” “伤的这么重了,竟然还如此杀性,之前差点儿被你唬住,要我说,都不用魏院长出手,大家并肩子上,直接乱刃结果了他。” “和这种杀人成性的大魔头,不必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一起出手,车轮战也要耗死他。” “除魔卫道,就在今日。” 各大古宗门、世家的家主、强者们,再度朝着城主府威逼过来,丑恶的嘴脸毕露,就像是一群食腐的豺狼,在雄狮疲惫时,呲牙咧嘴地又围了上来。 “保护大人。” 张三、穆青等人,冲到了近前,将李牧重重守卫了起来。 每一个大月强者、军官、士兵,都在心底里愤怒地发誓,今日就算是十死无生,也要守住李牧大人,不惜一切代价。 气氛,剑拔弩张。 李牧的脸上,突然浮现出笑容。 “都这么紧张干嘛?”他摆摆手,道:“各位兄弟,且先退下吧。” 齐槐直接大笑了起来:“哈哈,就凭你们这些蚂蚁爬虫,能护住李牧,李牧,你这个杀人魔王,到这个时候,还装腔作势,执迷不悟,那就死……” 话音未落。 噗! 一抹刀光闪过。 李牧的身形,似是瞬移般,不可思议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右手从刀丸中抽出一柄刀,随手一斩,像是砍瓜一样,直接将齐槐头颅斩下,左手提住他的头发。 宛如摘瓜。 连书狂人魏无病都没有反应过来,李牧已经重新回到了原地。 长刀回到刀丸。 李牧右臂弯又抱着了小女婴李安之,左手提着齐槐的头颅,滴滴答答的圣血,流淌在主府的石阶上。 一手是新生的婴儿,一手是滴血的头颅。 一手生,一手死。 手握生死。 这一刻的李牧,仿佛是真正掌握着生杀大术的天神一样。 “师尊,师尊……救我。”齐槐的头颅,还发出尖叫声,显然是并未死透,他毕竟是南楚武道第二人,成名已久,功体深厚,犹可挣扎。 但这声音,听在其他人的耳中,却犹如九天雷鸣撞击在他们身上一样,令他们颤栗,惊慌失措,心惊胆战。 齐槐,南楚武道第二人,也是在场众人中,除了书狂人魏无病之外的第二强者,但他的头颅,却被‘重伤’的李牧,像是摘掉一颗未熟的西瓜一样,就给摘掉了。 连魏无病都没有反应过来救下这位自己的得意弟子。 关山世家家主关山月缩脖子,就要往后退,他发现,自己刚才站出来的太早太着急了。 然而,一道刀光闪过。 他的身体无声无息地扑倒,身体分为四五断,鲜血流淌。 “家主……”他身后,关山世家的强者们,才发出愤怒的惊呼,然后遍见刀光闪烁,刀意流转之间,数十人齐刷刷地像是农夫镰刀之下的麦秆一样,扑街倒地。 鲜血从四分五裂的尸体之中,汩汩地流淌出来。 而且,那血液似乎是永远流淌不完一样,不只是关山月等数十名关山世家的强者,之前被斩杀的北灵宗、明山王等等,尸体也依旧在如喷泉一样喷血,转眼之间,鲜血在地面上,汇聚成为河流一样。 圣血化凡血。 一滴圣血,边可以化作溪水一般的凡血。 盖因为圣人修炼,汲取天地灵气能量,血液之中,蕴含着磅礴生机血气之力,化为凡血,则可以流血千里,化作汪洋。 “十城九地遭遇兵锋之难,荒野千里,赤地如烧,正需要圣血抵挡,为这片大地,带来新的生机,”李牧目光扫过各大古宗门、世家之人,淡淡地道:“今日,借诸位圣血一用,重整我大月疆域之灵气,也算是物尽其用,各位可以死而瞑目了。” 说完,刀光勃发,刀意层层叠叠地弥漫出去。 他今日,就要杀尽来到龙城关的所有人。 这些人,每一个,都是麦田中的杂草,都需要拔掉,皆可杀。 魏无病面色大变。 他知道,自己的估计,有点儿错误,李牧的伤势可能并不像是想象中的严重,但,他不能任由李牧杀戮这些世家、古宗的高手,这些人虽然不重要,但毕竟是战力啊。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他直接翻开问道天书,疾唱诗文,引动线装古书之中的神秘力量,瞬间无数的冰剑、雪刀从古书之中飞出来,朝着李牧席卷而去。 “李牧,时局如此,你竟然还要行凶,你真乃是魔头降世。”魏无病同时身形一闪,直接侵进,双掌化作白玉一般,千万掌影,袭向李牧。 “不自量力。” 李牧冷笑一声,将齐槐的头颅,丢在一边,直接迎这扑过来的魏无病,一拳轰出。 拳印如龙。 拳劲如柱。 “噗!”漫天掌印破碎,魏无病满脸的惊骇,只觉得一股恐怖巨力用来,碾压一般,肌体欲裂,喉头一甜,张口喷出一道鲜血,直接被轰的倒飞出去。 “什么?” “魏院长……” 惨呼声中,各大宗门、世家的强者们,看到这一幕,简直感觉是天塌下来了,九极中的书狂人魏无病,竟然被李牧一拳轰飞,一招就接不住,这么夸张的吗? 那可是当世九大武道神话之一啊。 然后他们就如丧考妣如临末日一般,死亡的阴影瞬间将他们笼罩,再也没有了丝毫的侥幸,转身就逃。 恨啊。 恨爹妈少生了几条腿,又恨自己真蠢不该出现在这里,更恨那放出消息说李牧重伤的别有用心的人和势力…… “李圣人饶命。” “我等错了。” “我们不该被魏无病这个老贼唆使……” “饶命啊,我们愿意加入大月,愿意归降。” 鬼哭狼嚎之中,一片求饶之声。 李牧面色冷酷,毫不心软:“今日,你们谁也逃不走……阵起。”随着他的声音,奇异的变化出现。 就看龙城关四面城墙上,光华流转,一个个硕大的道术符文从地面下飞出来,瞬间加持在城墙,一层橘黄色光罩如水纹一般流转,化作大幕,将整个龙城关,都笼罩在其中。 数名逃得最快的古宗半圣,一头撞在光罩上,被震的口吐鲜血,倒飞了回来。 却是之前在与这些人对峙是,李牧已经暗中施展道术,引动了龙城关地下的地脉之力,借助龙城关缘由的残破阵法,布置出来巨型【九龙锁天阵】,将整个龙城关都封锁了。 今日,他就是要杀绝每一个居心叵测之徒,不留活口。 “李牧,上天有好生之德……”魏无病大喝,气息流转,瞬间修复伤势,手中抱着无字天书,整个人气势瞬间攀升到了巅峰程度,强绝的威压流转,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李牧懒得再说什么。 轰。 他直接又是一拳轰出。 “啊……”魏无病再度被一拳轰飞,半边身躯被打爆,鲜血流溢虚空,白骨破碎溅射,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彼此力量差距太大。 古宗门、世家的人一下都绝望了。 李牧不是受伤了吗? 怎么强到了这种程度啊。 ------------ 感谢书友24972780、带刀辣椒、纵横俗人几位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416、强词夺理

下一篇   0417、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