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7、不堪一击 - 圣武星辰

0417、不堪一击

“大家不要逃,和他拼了,助我。”魏无病大喝道。 他悬浮在半空之中,面色狰狞,再无丝毫之前那种温润有礼的姿态,嘴角流溢着鲜血,身躯重聚,怒吼,道:“想要活的,就为我护法,待我施展秘术,诛杀此獠。” 他快速度翻动问道天书,其内一行行的字迹,飞舞出来,似是符文锁链一样,全部否穿入他的身体,让他的身躯,骤然都变得透明了起来。 难以形容的力量,从天书之中流淌出来,然后灌入到了魏无病的身体之中。 最后,整个问道天书,都融入到了他的身躯中。 各大古宗、世家的强者,眼见已经逃不掉,成为了笼中之鸟,逃走无望,也被激起了悍勇之气,红着眼睛,折身冲杀过来,护住了正在施展极道之招的书狂人魏无病。 这位问道书院的院长,可以说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 而这关键时刻,李牧却饶有兴趣地停手。 他看着魏无病的气息增长,像是在欣赏一出稍微精彩的杂技表演一样,在期待着,接下来,这杂技会不会有更加精彩的地方。 大约数十息的时间,魏无病的身形膨胀了起来。 一个个银色的文字,从他的衣袍之下投射出光辉,释放出奇异的力量,字迹流转,每一个字,都蕴含着莫大的威能,不同的字迹组合,游走在魏无病的身躯之内,不断地叠加各种可怕的力量。 “哈哈,李牧,你太托大了,竟然容我【妙手文章道体】蕴成,”魏无病大笑了起来,脸上重新出现自信之色,举手投足之间,似是可以撕裂天地一样,道:“如今,我拥有了你无法想象的力量,就算是破碎境的强者降临,也奈何不得我,哈哈哈哈!” 李牧没有说话。 他天眼开启,微光流转,在观察魏无病身体里的道字衍化,颇有点儿意思。 这是文字的力量,不同的字,组合在一起,有不同的力量气息,问道书院的功法,与其他宗门截然不同,有点儿别开蹊径的意思。 老神棍曾经说过,如今流转在星海之中的道术符文符印,实际上都是古老年代的神魔文字,因此可以沟通天地之间的力量,但是,逐渐已经有些落伍了,若是如今时代的文字,可以沟通天地星辰星河的力量,那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可惜老神棍处于灭法时代的地球,条件太差,所以无从研究。 李牧没想到,这个星球上的问道书院,竟然开辟出来了这一法门的雏形,流转在魏无病体内的那一个个字迹,蕴含着本字真意,不同的组合,宛如不同的招式配合一样,会有不同的威力。 不过,雏形只是出行而已,并不完整。 李牧天眼之下,隐隐觉得,魏无病并未真正将这一法门的威力,发挥出来,只是皮毛而已,而且,大部分的威力,还是借助于那一本名为‘问道天书’的线装古书。 “你知道吗?李牧,你最大的错误,就是过于自信,容我蓄招完毕。”魏无病重又大笑了起来。 他只觉得浑身力量,通天彻地,一念之间就可以灭世一样,充满了自信,因此也不急于出手,居高临下,俯瞰李牧,道:“今日注定你陨落在这里。” 那些勉强保住了性命的古宗、世家的高手强者们,亦是松了一口气。 局面终于要扭转了吗? 真是太艰难了。 他们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没有再说狠话,不过一个个心中目光阴狠,心中盘算着,等到李牧被魏无病所杀,该如何发泄心中的愤怒。 十城九地的大月残军必须全死,太白城也要攻下来,听闻岳山派与李牧关系不错,也要拔除…… 不管如何,一定要报仇。 李牧眯着眼睛,还在观察。 没有从李牧的表情上,得到期望值中懊悔和谨慎表情反馈的魏无病,心中略感失落,如蓄力一拳,打在了空气里一样,很难受。 “在你生命的最后时刻,还有什么遗言吗?”魏无病冷笑着,又拉仇恨。 不等李牧回答,他便冷笑着道:“当然,如果你想要让我放过大月残军,那还是免开尊口,这种死灰复燃的阴鬼,早就该灭绝,留在这个世界上,只能带来混乱和死亡,我会让他们,追随你去九泉之下的。” …… “蠢货。” 白莫愁看着魏无病,像是看着一个傻子。 她看了看身边一脸担忧的徐婉儿等人,传音道:“放心吧,这个祸害死不了……”这个世界的九极中人,都是这种蠢货吗? 徐婉儿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莫名其心安。 虽然白莫愁平时很不靠谱,还对她们动手动脚,时不时调戏,但关键时刻,这个万年女鬼,高深莫测,做出的判断,非常的靠谱。 秦臻也松了一口气。 …… “尘埃落定,可以回去了。” 云层中,郭雨青从下方的龙城关方向收回了目光。 “小牧没事吗?他的伤……”刘芷元依旧是有些担心。 郭雨青微笑着道:“三弟只是心态上,出现了一点问题,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修心有成,道心更上一层楼,至于身体的伤势,对于他来说,不足挂齿。” 他想起了当日在九龙瀑布山洞中,李牧肉身近乎于被锤成一滩烂肉,但却不可思议地恢复,很显然,自己这位三弟的手中,掌握有绝世的肉身恢复之法。 相比较而言,他反而是更加担心二弟邱引。 自【关山九重】李破月陨落,关山牧场被人鸠占鹊巢之后,邱引心中的压力,很大,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在勤修苦练,但内心里,只怕是已经百转千回。 自己和三弟,都有光复关山牧场的能力,但都没有出手。 因为这件事情,终究是只能邱引去做。 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骄傲。 “走吧,我们回去。”郭雨青从大草原赶来,原本是准备援手的,但此时,他很欣慰,已经用不着他出手了。 “魏无病等人,不足为虑?”刘芷元心中有感慨,她乃是问道书院出身,昔日,曾为问道书院的外院圣女,但因为一些事情,对于问道书院,已经没有了认同感。 “这方天地的武者,坐井观天,不知道天有多大,而魏无病,也只不过是所有观天的蛤蟆里,一只比较大一点的蛤蟆而已。”郭雨青感慨地道:“天道崩坏,外敌降临,如今,勘破心魔,三弟已经天下无敌了,这世间,无人再是他的对手,走出狼神殿,我也不行。” 云层飘然远去。 …… …… “你已经值得骄傲了,逼得我,用了这最后的杀招。”魏无病盯着李牧,自以为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因此不急于出招,反而是抱着猫戏老鼠一般的心态,故意调侃讥诮李牧。 李牧依旧在观察这人体内道字的力量运转。 他对此,非常感兴趣。 而这种态度,让魏无病非常愤怒。 “李牧,你在拖延时间吗?你要知道,这普天之下,已经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魏无病不断地用语言刺激李牧。 这时,李牧突然点点头:“哦,原来如此。” 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什么?”魏无病莫名其妙。 李牧猛然抬起头来,看着他,道:“你知道什么叫做死于话多吗?” “什么?”魏无病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这是,李牧的身形,猛然一动,如一道流光一样,瞬间欺近,直接一拳轰出。 这一拳,石破天惊。 拳头携带着排山倒海一样的力量,不疾不徐,没有多块,多偏偏彻底锁定了魏无病周身所有的角度和方位,不等魏无病反应过来,直接一拳就轰碎了他身上所有的道字符文,亦打破了那护身银光。 轰地一声。 魏无病头部以下的身躯,彻底被打爆了…… 血如飞箭,骨如白雪。 “真是……不堪一击。” 李牧身形,电光火石之间,又回到了原地。 “不……”魏无病的头颅在半空中,发出了愤怒、震惊而又绝望的怒吼,难以接受这一切。 血雨纷飞之中,已经彻底暗淡了光华的线装古书,朝着地面坠落。 李牧一伸手,直接将其凌空摄取过来。 入手沉重,似是数十万斤之重一样,淡蓝色的书皮,灯黄色的书页,总共就九页,没有任何字迹,颇为奇特,李牧随手翻了一下,就将其受了起来。 这本书,是宝贝,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落在魏无病这种人的手中,千分奥义发挥出来的还不足其中一二,端的是埋没了这件至宝。 “为什么会这样?”魏无病失魂落魄,惊恐万分。 他的身躯重聚,但气息大损,面色再无之前的飞扬得意,一脸的失魂落魄,他已无再战的勇气和资格。 刚才李牧那一拳,将巅峰状态中的他打爆,一起打爆的,还有他的武道之心,和胜利信念。 他直接被打蒙了。 他刚才拥有的,可是破碎之下无敌的力量啊,就算是对上任何一个九极中人,也足以战而胜之,但是在李牧的一拳之下,却连还手、招架甚至是躲避的余地都没有,直接被碾压。 “没有为什么,”李牧道:“只是因为你太弱了,而你的见识,浅薄如纸张。” 话音落下,李牧的身上,骤然绽放出一道道黄色光华。 天人五气,五气朝元。 五气追踪,脾藏意,后天为妄意,先天为信,空於欲,则意定,中央黄帝之土气。 李牧身体里这一瞬间,流转出来的黄色光华,将他的肉身,照耀的如同一尊无尘无垢的黄金琉璃一样,所有的肉身伤势,在这一瞬间,完全消退消逝。 神光湛湛,宛如仙佛。 天人第三步,在这一瞬间修成。 一念一步。 四周一片寂静。 魏无病的表情,呆滞凝固,宛如死了一般。 ---------- 感谢书友24510927、萝卜而已、蹁跹舞、书友40095110、爱玩重机车的奋青诸位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417、手握生死

下一篇   0418、横扫斩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