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1、一刀启程 - 圣武星辰

0041、一刀启程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断水流大师兄转身。 他走了几步,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又回过头来,看向之前叫嚣时候说太白县人的人心好吃的那个寨众,道:“人心好吃吗?” “我……我……”那寨众一脸凶相,体如铁塔,但却被吓得魂飞天外,牙齿打颤,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吃过?”断水流大师兄又问。 “吃……吃……吃……过,我是被逼的,我……”他神色比哭还难看。 咻! 一刀刀光。 断水流大师兄第四次挥刀。 然后,他随手一丢,腰刀锵地一声,没入到了兵卫都头手中的刀鞘里。 “下一次,查清楚一点,不要再有漏网之鱼。”断水流大师兄看向主簿冯元星。 尽管明知道这位杀神爷爷是己方阵营,但却也一阵心惊肉跳,连连点头,道:“是是是,下官记住了。” “走吧,下一家。” 断水流大师兄转身走出了回水街。 主簿冯元星带着数十名心腹赶紧跟上,剩下百名精锐兵卫,则是将清风寨的喽啰们戴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钢铁镣铐,一个个押赴县衙大牢之中。 清风寨人马,灭。 …… 一炷香时间之后。 赤鲸帮被断水流大师兄堵在了小溪街。 主簿冯元星宣刑之后,赤鲸帮帮主【屠鲸血叉】路胜,连同麾下四大长老联手,没有挡住断水流大师兄两刀,尽墨。 帮众五十一人,全部被关押。 …… 再四分之一时辰之后。 县城南街区。 冯元星宣刑。 断水流大师兄一刀斩了飞马帮大当家白云飞,麾下的帮众一十六人死战,没有能过挡住断水流大师兄六刀,全军覆没。 …… 又一盏茶功夫。 绿林马匪头子张斐被断水流大师兄一刀两断,连同他手中的那柄成名兵器、重达五百斤的凤翅镏金镋,也都被斩为两截。 …… 武林豪杰们被斩的消息,不断地传开。 整个太白县城,都进入了一种恐怖惊悚而又沸沸扬扬的气氛中。 “采花贼韩飞,被斩了。” “不会吧,韩飞号称轻功无敌……” “那个断水流的刀更快……” “那到底是一柄什么样的刀,以前从未见过那样的刀法。” “破地宗的宗主,临死之前,也曾这样问,但没有得到答案。” “什么,破地宗的宗主也被断水流给斩了?不会吧,他的一双【破地巨斧】号称万人敌啊,已经是合意境的一流高手了,竟然也死了……他撑了几招?” “几招?当然是一招,一刀上路。” “又有新消息了,飞虎宗的大长老也挂了,一刀枭首……” “我的天,这个自称是断水流大师兄的家伙,也太疯狂了,这才半日多一点的时间,他都斩掉了多少的西北道武林高手了,难道真的要与整个武林道为敌吗?” “不错,这简直就是一个杀星,一个魔头,杀人不眨眼啊,任由他这么杀下去,我们西北武林道的脸面何在啊。” “哈哈,荒谬,什么时候,竹蒿帮、清风寨、破地宗这些小宗门,也可以代表西北道武林了?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而已,趁着【血月魔君】挑战太白县主,来到这里捣乱,被杀的这些个人,都是这些日子跳的太欢了,在县城中做出了血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错,太白县城主簿宣刑,那卷宗上讲的清清楚楚,每一个被杀之人,都有各自的取死之路,断水流大师兄依律斩杀,乃是正刑明典之举,就算是事情闹到神宗【关山牧场】面前,也是占着理呢。” “可总归是杀人太多,杀性太重啊。” “呵呵,反正在老夫看来,那些死在断水流手中的人,没有一个无辜的。” “听闻这个断水流,乃是太白县主李牧的师兄,说起来,有谁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宗门,竟然培养出来了这样两个狠人?这样一来,足以说明,太白县主李牧并非是孤家寡人啊,不会是某个大宗门培养出来的传人吧。” 各种各样的议论,在太白县城中疯狂地传播着。 对于这个横空出世的断水流大师兄的评价,县城里的江湖中人了可以说是分成了既然不同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有人恨之入骨,也有人评价极高,有人认为断水流是一个杀戮狂魔,也有人认为他是在主持正义的侠士。 这些日子,太白县城之中,江湖中人人满为患。 但江湖之所以是江湖,就在于它的龙蛇混杂,有坏人,自然也就有好人,并非是所有人都瞎了眼看不到一些所谓的江湖势力对于太白县城平民的荼毒,对于断水流大师兄的行为,许多人感到一种由衷的快慰,尤其是祖祖辈辈生活在太白县城之中的平民们,终于看到了正常秩序和安全生活的希望所在。 有好事者统计了一下,在刚刚过去的三个时辰时间里,断水流大师兄的刀光,总共带走了五十七位在西北武林道上闯出来过名号的武林高手的性命,其中合力境二流高手四十一位,合意境一流高手十六位。 半日五十七斩,这样的战绩,简直就是恐怖。 而更加恐怖的是,这五十七位高手强者,竟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挡住断水流大师兄的第一刀。 没有一个人,可以逼得这位横空出世的神秘刀法强者挥出第二刀。 有人给断水流大师兄送了一个外号,叫做【一刀启程】。 一道刀光,黄泉路上,送你启程。 还有人给他送外号,叫做【一刀了断】。 长刀在手,恩怨对错,是是非非,一刀了断。 刀光里讲对错,刀刃中决生死。 而还有一些人,甚至给县衙主簿冯元星起了外号,称之为【冯阎王】。 因为只要是他宣刑判死的人,还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不是阎王是什么? 阎王让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而冯元星手中那个厚厚的判刑文卷,就像是传说之中记载着生灵阳寿阴岁长短的【生死簿】一样,只要登记在这个文卷上的人,有死无生,小小的文卷,不知道决定了多少纵横绿林道上的成名高手的生死。 县城北区。 主街道上。 刀光闪过,又一名合意境一流高手,面对断水流大师兄的时候,失去了生命。 周围围观的各路人马,都瞪大了眼睛,倒吸凉气,心中的惊骇难以言表。 因为这位倒下的合意境一流高手,乃是在此之前,所有太白县城中武林中人公认他推断的最有可能逼得断水流大师兄出第二刀的人选---- 南斗宗第一强者【逐电剑】南文争,。 这个南文争出身于武道世家,一手剑法神秘莫测,攻法犀利,守势如山,攻守兼备,在单打独斗方面,可以说是稳如泰山,在二十年之前就进入了合意境,内气深厚,近三年以来,他只败给过天龙帮的===========一次,可以说是名气显赫,算得上是真正的西北武林道名宿了。 没想到的时候,这样的名宿级高手,也被‘一刀了断,一刀启程’了。 街道上,一片安静。 锵。 长刀入鞘的声音响起。 “无聊,连一个能够接住我一刀的人都没有,就这样的一群垃圾,也配称之为高手?”断水流大师兄长刀归鞘,很是失望无聊地摇摇头,道:“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今日已经再无战意,就此先封刀吧。” 冯元星闻言,微微一怔,旋即点头赞同。 虽然宣刑文卷上还有一部分人没有被惩罚,但真正罪大恶极的一部分毒瘤祸胎,却是基本上都被清算斩灭了----除了势力最大的【虎牙宗】和【天龙帮】这两个相对而言的巨无霸势力中的一些罪犯还未清算之外,今日可以说是收获巨大了。 说实话,在跟随这位断水流大师兄出来之前,他做梦都不敢想,会有这样的效果。 这样一个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看模样还不过二十岁,用一把普通的兵卫制式腰刀,用一招简单的刀招,就杀得整个太白县城中喧嚣不已的武林中人屁滚尿流闻风丧胆,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断水流大师兄阔步而行,返回县衙。 所过之处,江湖中人无不敬畏万分地避开,退让,无人敢与其对视,亦无人敢在他的面前停留,哪怕是最桀骜的江湖豪客,哪怕是因为今日一番杀戮已经与他结仇的江湖中人,看向他的目光中,都带着敬畏。 冯元星跟在断水流大师兄的身后,亦步亦趋。 他的心中,突然就有一种明悟。 在已经逐渐倾颓的世道,帝国政令的威慑力逐渐不如以前,这淋漓尽致地体现在了这一次的太白县江湖风波之中,取而代之的则是武力,比如县尊大人碾压神农帮,又比如这位断水流大师兄横扫江湖中人,都是依靠强大的个人武力。 虽然你不得不承认,在真正的帝国国家机器面前,个人武力还是有些不够看,但在一些边缘地带,武力已经有压过律法的趋势了。 --------- 谢谢兄弟们支持啊。 刀子举办了一个书评活动,一等奖是iapdmini一本,活动很简单,奖品很丰厚,大家关注刀子的公众微信,快快参加吧。

上一篇   0040、偏不告诉你

下一篇   0042、小公子·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