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7、仆人 - 圣武星辰

0427、仆人

身形高大头戴金箍的老人,肩膀上坐着一个半大丫头,一拳一拳地轰出,劲气激荡,有无敌之势,而与他对敌的,则是一位妖神佝偻的老妪,手中一干黑色的长杖,舞动如风,呜呜生寒,气势彪悍,每一招每一式都想要同归于尽一样,堪堪挡住高大金箍老人…… 而另一边,则是一对姐妹花,正在与一群身穿着极南之地巫族俯视的男女对峙,虽未动手,但是却又一种奇异的力量,弥漫着彼此之间,气机仿佛是积聚着暴雨山洪的堤坝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绝提一泻千里。 飞仙殿里,局势紧张到了极点。 而就在这四波人中间,一块白玉祭坛上,有一口古铜色的大钟。 这钟以黄铜铸就,高一米,上小下大,似是没有重量一样,漂浮在白玉祭坛的光华中,缓慢地旋转,钟身上有奇特的铭文阳篆,密密麻麻,而钟柄竟是比钟身还长,足有两米长,上有平川大河的浮雕,造型很不协调,极为奇特! “落魂钟?”鹰钩鼻第一眼看到,就惊呼出声。 一字眉等四位混元宗弟子的呼吸,立刻就变得急促了起来,眼里闪烁着炙热贪婪的神色。 “什么人?” 原本正在战斗之中的金箍魁梧老人,佝偻老妪极为警觉,立刻拉开了距离,朝着大殿门口方向看来。 姐妹花和巫族人马,也立刻同时收手,以免被人渔翁得利。 李牧眼看着已经偷偷摸摸潜到了玉石祭坛前面,伸手都快要摸在了【落魂钟】上,却感觉到,四股极为恐怖的气机挤压了过来,宛如山洪暴发一般,将他锁定。 李牧很清晰地感觉到,如果自己在伸手去抓【落魂钟】的话,一定会被四大高手同时攻击。 这真他妈的尴尬。 “大家别误会,我只是想摸一摸,看看这钟是不是铜的,嘿嘿……”李牧愣了愣,嘿嘿地笑了笑,然后摊开双手,缓缓地往后退,避免成为众矢之的。 这四大高手,都是很强,不是混元宗的四个歪瓜裂枣所能比的,比较棘手,单对单李牧不怕,但要是以一敌四,就有点儿危险了。 其他四波势力,见状也就略微松了一口气,凝聚的气势卸去。 只是看李牧这一身打扮,好像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叫花子一样,竟是看不出来其他的身份来历,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刚才那潜行速度,是真的快,要不是大殿门口有人惊呼出声,只怕是他们都发现不了,此时李牧已经的手了。 “四位主人,对不起,被发现了,失败了。”李牧走到门口,对鹰钩鼻四个人点了个头,然后很乖巧地就站在了鹰钩鼻等四名混元宗弟子的身后。 鹰钩鼻四人一脸懵逼。 高手兄,你咋了,咋还叫上主人了呢? “都给我演的像一点,刚才要不是你们这四个王八蛋沉不住气出声,那【落魂钟】已经被我抢到手了。”李牧传音骂道。 鹰钩鼻四个人隐约有点儿明白了。 这是要拿他们四个人去吸引火力啊。 但,他们能反对吗?当然不能。 “咳咳……”鹰钩鼻咳嗽了一声,缓缓地走进大殿,道:“神墓宝物,见者有份,这【落魂钟】我们也有资格争一争。” “不错。”一字眉也冷笑着道。 其他两名混元宗弟子与这两人,一字排开。 “混元宗?”那黑杖姥姥扫了一眼,笑道:“就排了你们这四个刚刚踏过生死桥的小喽啰?不想死就快滚。”这看起来一阵风就吹倒的老太婆,扣得大得很。 “老虔婆,你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鹰钩鼻冷笑着道:“看你这样子,不过是一个散修而已,一把老骨头了,别丢在这荒废星球上了,快滚吧。” “臭小子找死。”老妪直接挥动黑杖,如疯魔一样就冲上来,杖法诡秘,力量恐怖。 “怕你不成。”鹰钩鼻双掌一拍,微光闪烁,掌心里凭空多出来两柄乌金色的大锤,舞动如风,迎了上去。 轰! 黑杖和铁锤砸在一起,金光四射。 鹰钩鼻当场就倒退了下来,面色有点儿苍白,大喊道:“这老疯婆厉害,兄弟们,并肩子上。” 一字眉幻出一柄烙印着铭文的黄色长棍,上去助拳围攻。 大殿中立刻就叮咣叮咣像是打铁一样炸响了起来。 混元宗走的是混元金身的路线,修的是肉体,门中弟子一个个都力大无穷,肉壳坚固,选择的武器,都是锤棍之类的重武器,打法刚猛无铸,大开大合。 鹰钩鼻和一字眉联手,短时间之内,堪堪挡住这个满头白发的佝偻老婆婆。 但李牧看出来,时间一久,两人必败。 这白发老妪是个狠角色,表面上看起来,瘦的皮包骨,五指像是鸡爪子一样,走路都颤巍巍,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倒,但偏偏竟也是力大无穷,一根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黑杖,每一杖挥击出去,便能砸塌一片虚空,势如疯魔一样。 这边一开打,平静被打破,金箍魁梧老者,大踏步地朝着【落魂钟】抓去。 “老猴子你敢。”巫族中,那被娇艳少女抱在怀里的男孩急了。 只见这小东西清喝一声,手中的玉盘中,飞出一道白光,注入到了身边一个巫族大汉身上,顿时这原本实力非常普通的汉子,身上白光缭绕,仿佛是神灵附身一样,肉身膨胀了起来,气势暴涨,大踏步地逼近,一拳就轰向那金箍魁梧老人。 轰! 金箍老人与巫族汉子对了一拳,竟是一个五五开。 “嘻嘻……好玩。”坐在金箍魁梧老人身上穿着红肚兜的小丫头,笑嘻嘻地一甩,手中的红绫如红色蟒蛇一般,灵活地射出去,朝着【落魂钟】卷去。 “竟敢在本小姐面前抢宝藏?”姐妹花中的妹妹,一副小大人的口吻,突然拔出腰间的长刀,刀光一闪,就将那红绫斩为数断。 那红绫被斩断的部分,轻飘飘地在空中飞舞,竟是飞回去,重新接上,缠绕在了红肚兜女孩的白嫩的藕臂上。 “你是坏人。”红肚兜女孩委屈巴巴地揉着鼻子,道:“囡囡要打你了。” 说着,从金箍魁梧老人的肩头,直接跳起来,化作一道红光,快如闪电,朝着姐妹花妹妹袭来。 “又一个送死的刀下亡魂。” 妹妹脸上挂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冰冷和冷酷,双手握住比她个头还高的弯刀,刷刷刷抬手就是几刀。 刀光如匹练。 好厉害的刀法。 一边的李牧都震惊了。 这个小丫头,人小鬼大啊,刀法造诣竟是如此之高,施展出来,仿若是漫天雪花滚滚而来,单以刀法.论,竟然让李牧也生出来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这是天外宗门的刀法。 而那红肚兜女孩的身法,却极为灵活,宛如无形一样,在刀光之中钻来钻去,不断地反击。 李牧和郭雨青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有点儿震惊。 天外宗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这么厉害吗? 这时,整个飞仙殿之中,已经乱成了一团糟。 只有姐妹花中那位身材火爆的姐姐,没有对手,朝着玉石祭坛方向走去,想要摘取落魂钟,但李牧使了个眼色,混元宗四人中剩下的两个,抽出两根长棍,就围了上去。 战斗再度爆发。 李牧和郭雨青两个人,一身乱七八糟的铠甲,全身上下挂满了兵器,像是两个叫花子一样,站在大殿门口,规规矩矩地看着,一副没有主人的命令,我俩绝对不乱动的架势。 “噗!” 鹰钩鼻被白发老妪一杖击飞出来,手中的大锤都被打扁了,实力不如,兵器的品秩和那根黑杖比起来也差远了。 “主人接兵器。”李牧一副无比忠心护住的姿态,立刻毫不犹豫地将拿在手里的一柄长柄朴刀丢了过去,这是在陪城里面捡来的精品道器,品秩丝毫不比鹰钩鼻被砸坏了的大锤差。 “好,做的不错,你们两个,老老实实地一边观战,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进大殿。”鹰钩鼻接住长刀,一刀劈出十几个刀花,气势十足地大喝道:“你们实力太低了,随便一缕余波,就就可震死你们,知道了吗?” 李牧赞叹,这个鹰钩鼻真他娘的是一个人才啊,资深演员啊,连忙道:“遵命,主人。”说着,还往外退了几步,一副生怕被波及的表情。 郭雨青也是连忙后退。 飞仙殿里的战斗,再度狂暴了起来。 这【落魂钟】显然是好东西,价值绝对在刚才李牧在【云霄宫】中抢到的【撞心杵】之上,这一点,从鹰钩鼻站在大殿门口忍不住惊呼出声的时候,李牧就确定了。 要知道,在看到【撞心杵】的时候,鹰钩鼻等人,可没有露出那样狂热贪婪的眼神。 而刚才发生的这一幕,也让大殿里战斗的其他人,都彻底打消了对于李牧和郭雨青的戒备和怀疑。 看起来,这两个浑身破烂铠甲的喽啰,的确是混元宗弟子的仆人,而且还是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收的当地土著仆人。 ------------ 感谢书友55039284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426、他是高手

下一篇   0428、打个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