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6、你以为你杀了我? - 圣武星辰

0436、你以为你杀了我?

“哈哈,三弟,你说的没错,这个岳国香,果然是一个麻瓜,拿到了神将道宝兵器之后,就忍不住开始炫耀,被我一【飞电枪】就刺穿。” 爽朗的大笑声之中,杀死了岳国香的身影显现出来,身材魁梧的络腮胡汉子,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豪迈气息,宛如来自于大草原的狼王一样,不是郭雨青又是谁。 李牧也大笑了起来,道:“嘿嘿,我说的没错吧,飞电枪无坚不摧,快如闪电,顶级道宝都可以摧毁,最适合偷袭,大哥你又是实力无双,弄死一个岳国香还不容易,哈哈哈,就算是在场这么多人,又有几个能够扛得住你一枪。” 两个人当着其他人的面,直接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起来。 在场众人,都是面色微微一变。 岳国香的死,实在是太快,已经通过吞噬生灵血肉恢复了大部分修为的他,又有【九龙神火罩】在手,几乎立于不败之地,但却被瞬杀,魂飞魄散,灰飞烟灭,立刻让他们,都心有戚戚。 大道争锋,一步错,便是杀身之祸,再无回头补救的余地。 尤其是他们看到身披乱七八糟各种铠甲,右手一柄银色长枪,左手握着一柄五色扇子,胳膊地下还夹着【九龙神火罩】的郭雨青,心中不由得生出忌惮之意。 枪,扇,罩,都是道宝。 一个人的身上,就有三件。 富得流油啊。 尤其是,刚才郭雨青展现出来的实力,亦让他们震惊和警惕。 所有人都在心里计算,刚才刺岳国香的那一枪,如果是换做他们,是否可以接下来?试想之后,背后生出一阵寒意,因为大部分人的答案是多半挡不住。 刺客一枪,简直恐怖。 于是一时间,场面僵住。 李牧嘿嘿一笑,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在岳国香殒身之处的黑灰中,拨拉了一下,将岳国香身上的几件储物器具,给刨出来,毫不客气地收了起来。 整个过程,无比娴熟,显然是‘拆快递’习惯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都在心底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两个人?”天魔君最先反应过来,冷笑了起来:“两个人就敢在我等手中抢人?” 李牧灿烂一笑,然后打了个响指。 就看混元宗的四名弟子,从五庄观大门中走进来,很有小弟觉悟地站在李牧的身后,从两侧将王诗雨、清风明月四人保护在了最中间,毕竟是四个星河修者,气势倒也可以。 “这下不是两个人了吧?”李牧道。 天魔君一惊,但他的目光,在这四人的身上一扫,就鄙夷地道:“四个混元宗的小虫子而已,加上他们四个,也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 鹰钩鼻等混元宗四名弟子的身上,也都披着陪城中的道器精品甲胄、头盔和武器,乱七八糟搭配起来,显得很怪异,犹如逃兵。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样一来,四个人的战力,绝对是增强了。 这得益于李牧思路转变。 就在之前搜宝的时候,李牧突然想到,已经在四人的体内种下道符,彻底控制,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间,所以干脆给他们一些宝物,武装起来,提升实力,对于自己的帮助就更大。 “喂,好像有人瞧不起你们。”李牧看向混元宗四子。 就看混元宗四子脸上果然都出现了怒色,只是这种怒色只有三分大概是因为天魔君的鄙夷,其他七分则来自于对李牧的配合。 只见微光闪烁中,他们每一个人的手中,竟然不可思议地浮现出了一件道宝。 “瞧不起我们,就是瞧不起主人。”鹰钩鼻道。 “瞧不起主人的人,就都该死。”一字眉道。 “死亡有很多种方式。”瘦高个字道。 “我们可以提供四种。”最后一名弟子道。 鹰钩鼻手里的是【撞心杵】,一字眉拎着【落魂钟】,瘦高弟子拿着一根金属短棒,闪烁道光,一看便知道是不亚于撞心杵的道宝,而最后一名混元宗弟子,则是拎着一个五色囊袋,从里面一掏,抓出来一把五光十色的石子,流转灵气波动…… 四个人,四件道宝。 四个人,四句话。 配合起来,极有气势。 这一下子,天魔君的脸色就有点儿变了。 什么情况? 道宝也拿得出来? 这特么的……太富了吧? 不讲道理啊简直。 没有道宝的混元宗四子,是任他揉捏的软柿子,但有了道宝之后嘛……谁知道从神将墓殿中,得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道宝,有什么样的可怕威力,胜负就难说了。 这个李牧,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从神将墓殿区域,得到了多少件宝贝,竟然连手下仆人都这么阔气富裕,人手一件道宝?太逆天了吧。 这样的场面,让姐妹花、巫族小娃娃和已经接上了腿脚的黑杖姥姥大吃一惊。 四件道器之中的【落魂钟】的威力,他们见识过,宛如噩梦,让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但李牧竟然将这口宝钟,给了身边的仆人? 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 那就是,李牧一定是有了更厉害的宝贝。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算上这四人,加上李牧,郭雨青,一共有六大高手,李牧和郭雨青在刚才救人时,展露出来足以与任何人争锋的实力,已经足以令在场的每一个修者都感觉到忌惮,而混元宗的弟子虽然实力相对较弱,但手中有道宝,那又另说…… 所以,从人数上来看,李牧一方,已经完全处于一个小优势。 黑杖姥姥的脸上,带着一种惊恐,对李牧悠然而生一种畏惧,她的嘴唇动而无声,却是在向黑衣负剑少年传音,说着什么。 很快黑衣负剑少年的目光,看了看一字眉手中的落魂钟,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了凝重戒备之色。 天魔君双眸中红芒闪烁,也说不出话来了,可能脸颊有点疼。 步非言拉住了冲动的妹妹,用一种冰冷和惊讶的目光盯着李牧,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敌意,毕竟李牧在飞仙殿中,以落魂钟打劫了她,得罪了女人,不被报复那怎么可能? 血海圣子脸色沉静,看不出心思,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 而血月魔君低眉顺眼,越发地低调,彻底是一副奴仆的姿态,低着头,站在血海圣子的身后,收敛了所有的气息,不让李牧认出来自己的身份。 压住了局势之后,李牧暂时不理会这些所谓的天外高人们,而是转身问道:“你们四个,怎么进来了?” 简直是添乱啊。 刚才要不是他来的及时,只怕是这一次要酿成大祸了。 明月心虚地低下头。 袁吼没有说话。 王诗雨刚要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清风却已经抢先,用很简短的话,没有隐瞒,客观地将大致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啊嘞?人生果树?”李牧听完,瞪大了眼睛:“还真的有人参果?”这特么……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尤其是听说他们竟然有这种机缘,吃了人参果,李牧不由得羡慕万分,但好歹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人吃了,这一波也不算亏。 唯有王诗雨…… 李牧略显担忧地看向老同桌。 结果后者脸上带着微笑,道:“我没事。” 李牧点点头。 就在这时---- “这样吧,往日的恩怨,都放在一边,今日大家聚集在这里,那是为了戮魔,仙果对于我们,异常重要,不管如何,李牧,你都要给我们一个交代。”血海圣子开口了,一副商量的口吻。 他是认识李牧的,因此也没有遮掩,一口直接点破了李牧的真名。 “你不是天魔宗吴友仁吗?你……”步非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脱口而出,旋即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小阴逼,之前乃是乱报家门,随便丢锅引祸水……实在是无耻到了极点。 她却忽视了,之前岳国香叫出过李牧真名,只是她震惊于岳国香之死,以至于当时没有反应过来。 李牧微微一笑,道:“小姐姐着相了,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曾经近距离接触过……” 谁和你近距离接触过? 近距离接触是什么,干嘛说的这么暧昧啊你。 步非言简直要被气死了。 但李牧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扭头对血海圣子冷笑道:“至于你,交代个屁啊,我的朋友能吃到人参果,那是他们的造化,气运在他们,倒是你们这群没有气运的瘪三,重伤我的朋友,还是好好想一想,怎么给我交代吧。” 他没有丝毫要妥协的意思,反客为主,咄咄逼人。 天魔君怪笑一声,道:“这样吧,让你的朋友,一人献出一碗蕴含仙果药力的精血,今日这件事情,我们就暂时不追究了,否则,大不了厮杀一场,两败俱伤。” 一抹剑光,在天魔气氤氲之内流转。 这是道宝独有的气息。 很显然,天魔君之前在神将墓殿中,也找到了宝贝,此时故意略微展示,用来彰显肌肉。 “蕴含仙果药力的精血没有,但是蕴含仙果药力的大便,倒是有好几堆,你要不要?随便捡,趁热。”李牧很不客气地道,刚才清风将拉肚子的症状,一笔带过地提了一下。 “你这是找死。”天魔君一再被羞辱,暴怒。 李牧突然道:“不对,你的语气强调和气息,和我一个老朋友很像,咦,怎么会这么像……”他摸着下巴,道:“一个被我打死的老朋友,他叫秦明帝,你应该认识他吧?” 咻! 一道剑光,直斩李牧。 李牧没有动。 啪。 一道五色神光一闪,不偏不倚地击在剑光之上,将那剑光击碎,击散,却是四名混元宗弟子之中最后那个拿着无色囊袋的弟子,抬手击出了一枚五色石子,威力惊人,道韵勃发。 “呵呵,西秦皇室果然是天魔宗控制的……秦明帝是你制造出来的傀儡,对不对?”李牧想通了一件事情,看出来了一些线索。 大笑声之中,只见他直接一抬手,一字眉手中的落魂钟,自动就飞到了半天空,滴溜溜旋转,膨胀,变大。 “一声魂魄散,天涯何处觅知音……所有人……都给我倒下吧。”李牧大笑,精神力直接催动钟声。 当当! 奇异的道韵铭文,被钟声激荡出来,覆盖了整个五庄观。 落魂钟,钟落魂。 诡谲的音波之力,无差别地朝着下方众人袭来。 此时,李牧对于落魂钟的掌握,已经是极为娴熟,不会再出现误伤。 “又来?”步非言面色一变,娇喝声中,素手一抬,甩出一只绣有云纹的锦帕,其上隐隐有八卦图案流转,竟也是一件道宝,将自己姐妹两个人,罩在其中,云光流转,竟是隔绝了落魂钟的声音,急速地朝着外面飞离逃去。 她是见识过落魂钟的厉害的。 巫族娃娃也是面色一变,被他骑着的明艳少女,转身就跑。 其他人都是面色大变,或逃,或运功抵抗。 就看李牧一张口,一道银光飞出来,化作小儿拳头大小的刀丸,他随手一抽,从其中抽出已经被清风炼入其中的轮回刀,肩膀一矮,施展筋斗云之术,速度之快,天下无双,人影一闪,刀光交错之间,就看天魔君的浑身魔气被展开,接着身体在原地一僵,然后人头直接飞了起来…… 秒杀。 与此同时,郭雨青手中的飞电枪,已经刺穿了黑杖姥姥的心脏,将她直接挑飞在半空中,五色神扇对着尖叫着的老妪微微一扇,火光一卷,这个恶毒的老妪,也步了岳国香的后尘。 两人的配合,简直是心有灵犀。 “咦?这张脸……怎么会?” 李牧的目光,落在滚落地面上的天魔君的脑袋时,顿时大惊,因为这个头颅的五官神态,竟然与之前已经被斩杀的秦明帝已经一模一样。 根本就是秦明帝本人。 天底下,有这么像的人? 还是说…… 这时,那头颅的脸上,露出讥诮的笑,道:“你以为你杀了我?” ----------- 11号第一更,半夜一点二十,岳父家的炉子灭了,冻死我了,还拉肚子……赶紧睡觉去。

上一篇   0435、李牧到来

下一篇   0437、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