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7、发财了 - 圣武星辰

0437、发财了

你以为你杀了我?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你以为你刚才那一刀斩了我的头颅就杀了我?第二层意思是,我就是秦明帝,你以为当日你真的杀了我? 李牧歪着脑袋琢磨了一秒钟,就明白,这颗头颅,说的是第二种。 天魔君就是秦明帝。 或者说,秦明帝就是天魔君。 主次关系上,天魔君占据主导地位。 分身? “李牧,你对于这个世界,根本一无所知。” 那头颅说话之间,就口鼻七窍流血,然后彻底死去了,包括天魔气缭绕之中的身躯,也是瞬间失去了生机,扑倒了下去。 但是,同一时间,那数十位天魔卫其中的一尊,浑身黑色光焰爆溢流转,仿佛是被改造一样,很快气机暴涨,天魔气尽数收敛在了体内,变成一个高大威严的身影,身披帝甲,腰间悬着天子剑,面目明晰,神态威严,不是秦明帝又是谁? “现在,你明白了吗?”‘秦明帝’从数十位天魔卫中走出来,气息澎湃,强横无匹,天魔气宛如龙卷风一样,缭绕盘旋在身体周围。 “懂了。”李牧点点头。 落魂钟又激荡了起来。 李牧再出刀,身形之快,在筋斗云神通的加持下,天下无双。 “同样的招数,已经实战过一次,对我没有用了。”‘秦明帝’反手握住天子剑,大笑了起来,同时,一柄飞剑悬浮在他的头顶,锵锵锵地幻化开来,变作扇形的剑影,竟是将【落魂钟】的声音,直接隔绝了开来。 这柄飞剑,似是两条蛇相互缠绕一样,很奇特,显然也是‘秦明帝’从神将墓殿之中得到的宝贝。 然而,却在这时,混元宗四大弟子之中的鹰钩鼻,突然从储物空间,取出一个暗黑色的琵琶,直接乱七八糟地弹了起来。 嘈嘈切切的琵琶声,显然也是如【落魂钟】一样的音波攻击,就看四道光焰,从琵琶弦中飞出来,顺着‘秦明帝’一绕,后者立刻头晕目眩,踉跄如同宿醉。 而李牧显然早有准备,身影如流光,刀光闪烁。 ‘秦明帝’的人头,再度飞了起来。 “该死。”他愤怒的声音,从另一尊天魔卫的身体里传出来,天魔气犹如沸水一样沸腾,那尊天魔卫身形膨胀,体型变化,竟是又变成了一个新的‘秦明帝’。 同时,那雌雄双蛇飞剑,微微一震,旋即化作两道飞影,朝着李牧吞噬射来。 莫名的杀机流转。 那么一瞬间,李牧只觉得身躯僵住,竟是无法反应过来,仿佛是中了石化术一样,一种毛骨悚然的危机感将他笼罩。 电光火石之间,李牧的脖子里,出现了一条紫色的绶带,宛如薄纱一样,风中微微飘摆。 那雌雄双蛇飞剑,眼看着要割掉李牧的首级,但是紫色绶带释放出神秘紫光,紫色道印符文流转,爆发出莫大反弹之力,将飞剑直接弹飞了出去。 同时,一道电光一闪。 却是郭雨青再度出手,飞电枪一枪就洞穿了‘秦明帝’的身躯,接着五色羽扇一扇,五光火焰一卷,将‘秦明帝’直接烧成了飞灰。 然后,雌雄双蛇飞剑,就落在了郭雨青的手中。 这一次出手,恰到好处。 郭雨青显然已经深得刺杀之道的精髓了,刺杀,焚尸,夺宝,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堂堂狼神殿之主,九极中人,现在却开始搞暗杀活动了,完全是彻底放下了偶像架子,彻底放飞自我了,也有可能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李牧共行的时间有点儿长,被传染了。 同一时间,李牧以紫色绶带抵挡了雌雄双蛇飞剑一击之后,瞬间出手,刀丸爆发开来,帝火御刀术催动下,一百零八柄飞刀形成了漫天金属风暴,直接将十多尊天魔卫,全部绞杀成为了飞灰…… “看你还怎么复活。”李牧横刀而立。 远处,已经拉开了距离的黑衣负剑冰冷少年,反手握住背后的长剑,跃跃欲试,眼神炙热,这是一个武疯子,做事不计代价。 云光锦帕包裹着步非言姐妹花,在千米之外的一颗石化巨树上停留着,亦在观察。 而那巫族娃娃,没有跑多远,就被瘦高混元宗弟子追上,手中的金属短棍道宝挥击出去,重如泰山,金光一闪,梵音流转,有大慈悲大破灭之力涌出,就将巫族男女几乎全部都打杀,化作了飞灰。 “降魔杵?”远处,步非言面露惊色,目光汇集在那金属短棍上,低声道。 那娃娃尖叫一声,从骑着的娇艳少女脖子里飞出去,腿上带着血…… 原来他之前,双腿都已经长在了那明艳少女的身躯中,宛如大树扎根土木,汲取营养,讲少女的身躯精血,吸取的之声了一层皮囊而已。 娃娃离体之后,原本娇艳如同盛开的花朵一样的那无罪明艳少女,双眼中流淌出血泪,旋即身躯软软地倒下去,丧失了一切生机。 她脖颈后背部位,两个血洞触目惊心,正是之前巫族娃娃双腿扎根的位置。 “【丧天良巫蛊】?”步非言看到这一幕,瞳孔骤缩:“难道是巫魔转生到了这个世界?吞噬母体,恢复修为?” 那是一种极为厉害邪恶的巫法,巫魔通过转生,降临在这个世界,然后吞噬了生养自己的母亲血肉,来弥补巫法力量,来恢复巫魔神通,这种巫蛊之术,灭绝人性,乃是噬母之术,最不为天伦所容忍,因此又被称之为【丧天良巫蛊】。 巫族也有好坏之分,【丧天良巫蛊】之术,便是在星河巫术一脉的各大分支中,都属于禁忌之术,只有彻底沦入了邪道的巫魔,才会施展这种法门。 “李牧,你死定了,老祖绝对不会放过你……”转眼之间,那巫族娃娃已经化作一道血光,逃到了五庄观之外的石化树林中去了,消失不见。 瘦高混元宗弟子面色惊慌地返回来,像是没写作业的小学生一样,慌慌张张地道:“主人,你听我解释,我已经发挥出最强力量,绝对没有偷懒。” 李牧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巫族娃娃的法门,诡异邪恶的打紧,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他开启天眼,扫视四周,寻找‘秦明帝’的力量所在,猛然间看到,一缕漆黑如墨的天魔气,如电远遁,没入到了五庄观之外,朝着正西方向逃窜…… “哪里走?” 李牧天眼之中,紫霄神雷的雷光流转,竖眼彻底开启,密密麻麻的微小雷电符文流转,蓄力之后,一道神雷从眸子里射出去,宛如神龙,后发先至,直接将那一缕天魔气撕碎。 雷霆之眼。 惨叫声从破碎的天魔气中传出。 那一缕黑色天魔气又化作了丝丝缕缕的氤氲,朝着四面八方逃窜。 “死了?还是没死?”李牧捉摸不定。 这时,血海圣子当机立断,朝着果园跑去。 他算是看清楚了,知道在场这么多人,根本不是李牧的对手,别的不说,就凭李牧极其助力身上那么多喜气宝贵的道宝,就已经足以碾压他们。 李牧在天庭神将墓殿中,得到了太多的宝贝,和他们这些人一个人勉强得到一件都已经算是巨大收获相比,李牧这种运气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气运真的在他? 血海圣子彻底熄灭了与李牧大战的心思,逃命第一,不过,他没有向五庄观外面逃,而是身形瞬间已经没入到了道房深处…… 血海魔君如同影子一样跟着,屁滚尿流。 李牧心念一动,一百零八柄飞刀席卷而去,朝着血海圣子的背后斩杀。 今日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降临下来的域外修者,皆可杀,发生在北宋、西秦中的灭城、灭宗的重重血案,李牧在八贤王口中听到过一些,知道是怎么回事。 却见血海圣子怪叫一声,头也不回地抬手往后一抛,抛出一柄紫金色的小锤子。 那锤子迎风就涨,迅速变大,对着飞刀一锤子砸落,叮叮咣咣一连串的金属爆鸣声中,一百零八柄飞刀,折断了至少一半有余,而紫金锤重新倒飞回来,落入到了血海圣子的手中。 血海圣子和血月魔君的身影消失不见。 李牧皱眉,精神力将所有断裂的飞刀,都摄取了回来,落入到了刀丸之中,最后时刻,血海圣子砸出来的紫金锤,显然是神将墓殿中的道宝,砸断清风炼制的飞刀,情理之中。 看样子,血海圣子也不是一无所获,还是得到了一件保命的东西。 郭雨青手中的飞电枪,枪尖指向了黑衣负剑冰冷少年。 那少年神色挣扎,犹豫了几下,咬牙道:“运气好,道宝多,借外力,非实力,我还会,再回来。”依旧是三个字一句,但意思表达清楚了,说李牧等人运气好,找到了诸多的道宝,但借助外力并非是己身真正的实力,他会再来挑战。 李牧没有追这个少年。 他看向远处云纹八卦光芒闪烁处。 步非言脸上带着笑容,道:“我可没有攻击你的朋友,不过,李牧,没用的,你击败的不过是一些天外宗门修者弟子,过段时间,等到那些巨擘强者降临,你就算是有再多道宝,也不是对手,境界的差距太大了,不如,你与我们合作。” 她在尝试说服李牧。 李牧小鸡啄米一样点头,笑道:“小姐姐说的好有道理啊,况且,咱们两个近距离接触,又不是第一次见面,当然可以合作啊,这样吧,不如你们俩过来,咱们好好商量一下。” 步非言面色一变,咬牙切齿地道:“李牧是吧,我记住了,咱们山水有相逢,相信我,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说完,催动云光锦帕,带着妹妹急速退走了。 她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来,李牧虽然笑着邀请,但那只不过是想要骗她们姐妹俩靠近过去,然后痛施杀手,心怀杀意。 “女人果真是难骗啊。” 李牧追之不及,发出感慨。 其他人顿时就很无语。 连女人都骗,不要脸啊。 至此,原本因为争夺仙果而临时组合起来的天外星河宗门的脆弱修者联盟,几乎被李牧和郭雨青、混元宗四子连说,摧枯拉朽一般击溃,或死或伤,全部逃走。 不堪一击。 谁都没有想到,被忽视的本星球土著,竟然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王诗雨到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明月乐呵呵地笑起来。 清风一直都紧紧地掰着轮椅扶手的右手五指,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袁吼讲手中的黄金棍子收了起来。 “主人。”混元宗四子走过来,将落魂钟、撞心杵、琵琶,降魔杵和五光十色百宝囊袋,都恭恭敬敬地举在双手献上来,归还法宝。 李牧早就讲这些道宝炼化,不过是暂时借他们用而已,当下没有迟疑,都收了回来。 “哈哈,来,分宝贝了,每个人都有。”李牧对明月等人道。 这一次,真的是收获巨大。 “小猿,这个给你了。” 他将【降魔杵】丢给了袁吼。 这根金属短棍,拿在手里轻如草芥,但击打在敌人的身上,却重如星辰一样,其内蕴含有大慈悲大破灭之力,是正面近战的杀伐道宝,适合袁吼的路子。 “多谢主人。”袁吼大喜。 他很快就将这【降魔杵】炼化,操控自如,比他自己在长生天中用金精磨出来的那根金色棍子威力大了数千倍不止,且杵的长短,也可以随之变化。 “这个【撞心杵】,就给小迷糊了。”李牧将【撞心杵】给了明月,与【降魔杵】不同,【撞心杵】适合偷袭,近距离爆发,可以动人心魂,配合明月的【青天种白莲】异象图,最是适合。 而那五光十色的囊袋,李牧则交给了清风。 这个奇妙的囊袋中,有着无尽的五色石子,炼化之后,只要持有者精神力锁定对手,可以百发百中,类似于暗器,适合拉开距离攻击,适合清风的战斗风格。 “这柄雌雄双蛇剑,给小明月吧。”郭雨青笑着,又道:“【九龙神火罩】,清风也可以使用。”这两样,分别是从岳国香和‘秦明帝’手中夺来。 李牧笑了笑,连忙拦住,道:“不用,大哥,咱么不是说好了吗,各凭本事,谁拿到手,就是谁的,这两样宝贝,你还是留给大嫂、侄子和侄女吧,用来防身最好,况且,这样的道宝,不宜太多,若是过于依赖,反而是会导致自身修为上不去。” 清风明月也是推辞。 郭雨青只好作罢。 李牧将自己脖子上,那根紫色绶带取下来,交给王诗雨,道:“这是‘紫绶仙衣’,罕见的防御性道宝,我帮你用精血认主炼化,可以抵御一切道宝的轰击,亦可阻挡破碎境强者的攻击,最适合你。” 说着,他也不问王诗雨的意见,直接抓住老同桌的手,点破了王诗雨指尖,取出一枚鲜血,帮助她直接将【紫绶仙衣】认主。 王诗雨脸蛋红扑扑地看着李牧,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 很快,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脑海之中多了一种奇妙的信息,是关于【紫绶仙衣】的操控法门,以及防御威力。 但接着,王诗雨的心里,又升起一种浓浓的失落和无力感,宛如海水,将她淹没,因为便是知道了【紫绶仙衣】的操控法门,她也没有办法操控,因为无法为仙衣中的阵法注入真气。 【紫绶仙衣】在她的身上,也只能是一件被动防御的宝贝,反而是浪费了这件宝贝,之前,李牧以【紫绶仙衣】,可是连‘秦明帝’的【雌雄飞蛇剑】都挡住弹飞了。 不过,王诗雨的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异色,反而开心地笑道:“谢谢牧哥。”如今还在神墓中,依旧会有危险的存在,她不想因为自己,分散李牧的心神。 李牧微笑着点点头。 然后,他直接以天眼分解岳国香、‘秦明帝’、黑杖姥姥等人遗落的储物器具的禁制,开始拆‘快递’。 这些人,有星河仙门的背景,自然是储藏丰富,除一些秘籍,法门之外,果然是还有大量的星辰石、矿石,法宝。 李牧扫了一眼,没有说话,都直接收了起来。 “咦?这种晶石是?” 李牧在黑杖姥姥的储物器具中,找到了一百多枚奇特的银色晶石,其内有天然纹络,似是阵法,且蕴含着可以感知的强大能量,而且,形状几乎一模一样,分量也是相同,不差丝毫。 他取出一枚,询问鹰钩鼻。 鹰钩鼻眼睛放光,道:“主人,这是仙晶,一种蕴含着原始能量的矿石,在英仙星区,它象征着财富,是一种流通的货币,相当于这个世界的金银一样。”可以想象,李牧得到的晶石,绝对不止一枚。 李牧眼睛亮了。 感情这玩意是星海之中的rmb啊。 他早就想过,星海之中的宗门,修者,绝对不会用金银之类的俗物当成是货币,所以必然有一种可以充当一般等价物的东西存在,只是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现在明白了。 仙晶。 李牧又问了一句,从鹰钩鼻的口中,大概判断清楚了仙晶的购买力,黑杖姥姥这一百多枚仙晶,算是一笔不小财富了,举个简单的例子,破碎境强者踏入星河之后,如果没有特殊的际遇,或者实力不能快速提升的话,大概五十年都攒不了这么多的仙晶。 意外收获啊。 李牧笑嘻嘻。 反正他迟早要走入星河,提前攒点而家当,也是好的,毕竟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不然,以后在星河之中,吃一碗面都吃不起。 然后李牧又看【岳国香】储物空间里。 一看之下,李牧眼睛都花了。 发财了。 ----------- 今天第二更,凌晨是4000多字,这一掌是5000多字,大概相当于平日三章了,所以,不要骂我,今天的三章可以说是完成了吧? 感谢青东、过气懒人、书友24972780的捧场,顺便求一下月票和订阅。 刀子这个年啊,肯定会好好更新的。

下一篇   0438、两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