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2、好好喝一壶 - 圣武星辰

0442、好好喝一壶

天一宫的弟子们,心中也是亡魂大冒。 他们乃是身份尊贵的天外修者,宗门的菁英,以看蚂蚁爬虫一样的状态来审视这个星球上的一切武者,自比为神仙,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宗武者,帝国人皇,在他们的眼中,也和茫茫大漠之中的一粒沙一样,与其他砂砾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这才刚刚降临,一下子就死了四个师兄弟。 这让他们意识到,原来在这个被他们认为是未开化的世界,也有能够杀他们的人和东西。 在这里,他们并非是无敌不死的。 “孙长老,现在我们……”一位弟子的心中,已经生出了寒意和恐惧。 说话之间,身后远处能量波动涌来。 也是十几道身影快速而来,为首的是一位身形高大的负刀中年汉子,身边跟着秦明帝,六尊天魔卫,以及十名西秦帝国的强者。 “是天魔宗的人。”一位天一宫弟子道。 在英仙星区,天一宫和天魔宗这两大势力,彼此之间的关系,颇为紧张,为了争夺兴趣第一宗门的宝座,数次爆发战争,背后也是各处阴招频出,算是敌对势力了,只是这一百多年以来,天魔宗占据了上风。 天一宫的兵境长老心中微动,冷冷一笑,吩咐弟子往旁侧略微一退,让天魔宗的人先过去。 “呵呵,怕了?知道退让就好。” 背负长刀的天魔宗中年人【魔刀】长孙长空,看到这一幕,嗤笑一声,找到仙人要紧,没有必要与这些天一宫的人厮杀,直接率众冲入到了沙区中。 噗噗噗! 战意场域涌动,杀机流转,空气流道纹碾压过来。 猝不及防之下,惨叫声之中,六名西秦皇室的高手,瞬间被碾压为血雾,两名天魔卫化作飞灰,可怕的杀机朝着天魔宗众人直接如磨盘般碾压过来,将他们围困在中间。 “该死……开!”【魔刀】长孙长空抽出背后的长刀,一刀斩出,兵境修为爆发,魔刀幻影,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周围的杀机域场裂开一道缝隙,趁机脱身而出。 但也只逃出来了他自己和秦明帝,其他人全部被绞灭在了里面,尸骨无存。 “孙冀,你竟然敢阴我?” 【魔刀】长孙长空手握长刀,盯住天一宫的兵境长老,怒火燃烧。 …… …… 大漠古战场中,危机四伏。 也多亏李牧的天眼,配合清风对于阵法的了解,才能面前步履维艰地走过去,那些死去的战士,破损的太阳圆盘,战船和战车周围,都有可怕的远古战意依附,未曾完全散去。 对于李牧等人来说,宛如到处都是陷阱一般,一不小心,就有杀身之祸。 这片大漠足有数百公里。 不通武道的王诗雨,体力最弱,若非是有【紫绶仙衣】,只怕是早就被周围可怕的战意镇死了三魂七魄,可即便如此,对于王诗雨来说,这样的环境,也是可怕的磨砺,犹如酷刑。 后来,李牧直接将她背在身上,王诗雨才算是轻松了一些。 足足花费了众人两个时辰的时间,终于走出了这片神魔战场的大漠。 大漠的尽头,是一片坦途。 李牧停下来,将仙路玉牌交给了清风,道:“你们继续往前走,我留下来做一点儿事情,必须尽量拖延这些天外宗门的速度,否则,我们有大危险。” 他只身返回到了神魔古战场大漠中。 来时的安全之路,李牧铭记于心,不用保护其他人,在这片古战场中,他游刃有余。 李牧不断地在一些看似安全的地方,布置下了一些精巧的小阵法,主要是用来干扰试听,类似于障眼法,将原本复杂的神魔战场,布置的更加陷阱重重。 半个时辰之后。 天魔宗和天一宫的人,终于踏上了第一座神灵山丘。 毕竟是天外修者,这沙丘的杀机场域,无法一直都阻挡住他们。 “战,身后即是吾乡,退无可退,死战到底。” 那倚着战旗而立的高大古神灵,执念依旧缭绕在天地之间,其音清晰,破碎的战旗在风中猎猎。 隐约可以分辨出来,破碎的战旗上有蟠龙图案,也散发出千军万马的铁血煞气,流转着一种大气磅礴的精神力量,给人一种错觉,仿佛下一瞬间,这死去的高大古神灵,只要拔出战旗挥舞,便会有千军万聚奔腾而来…… “这是……” “古战场!” 山丘后面的神魔古战场,震惊了两大宗门的强者。 这时,一名天一宫的弟子,看着那死去神灵眉间的那一个银色钉子,觉得眼热,心中不由得产生出了一种贪念,这钉子必定是大杀器,连一尊古神灵都可以镇死,要是能够将这钉子拿到手中…… 他心中想着,整个人仿佛是丢了魂儿一样,不知不觉地朝着古神灵走去。 “陈锋,你干什么?回来……”天一宫兵境长老孙冀察觉后,大怒,张口大喝。 然而就在这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一股妖风吹来,却见这个叫做陈锋的弟子,身上衣物化作飞灰,肌肤龟裂出一道道的血口子,宛如干枯暴晒后的河床一样,而他却浑然不觉,脸上反而是带着微笑,似是看到了世间最美好的事物一样,依旧朝着古神灵尸体走去,走了几步,那龟裂的口子里,鲜血骨髓像是泉水一样流淌出来,化作一道虹光,没入到了古神灵眉间钉进去的那个银色钉子之中…… 陈锋的尸体,像是沙雕一样,哗啦啦地坍塌,化作了黄色沙土,融入到了大漠之中。 两宗修者看到这一幕,背后冷汗狂冒。 “他,他还活着,他的脸在动……”另一名天一宫弟子突然中邪了一样尖叫,眼光发直,盯着古神灵的脸,大声地道:“我看到了,他刚才在笑,他的表情在变化。” 风吹来,众人都打了一个激灵。 这也太邪门了。 “胡说什么?”天一宫兵境长老孙冀厉声大喝道:“闭嘴。” 这时,来时路上,又有人影闪动。 及时又有数拨人马,朝着沙丘,飞奔而来。 又有天外宗门的势力到来了。 而这时,秦明帝和【魔刀】长孙长空竟是已经一言不发地开始狂奔,走出了数千米,进入到了沙丘之下的神魔古战场中。 “走。”孙冀大急,顾不上再观察那古神灵的尸体,决定赶紧离开这邪门沙丘赶路。 突然---- 轰! 千米外神魔战场中,一股骇人的域场杀机爆发,接着传来了【魔刀】长孙长空的怒吼声,刀光流转,引发了一连串的可怕杀机。 很显然,是天魔宗的这两位,触碰到了古战场中的域场。 孙冀眼中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狞笑,然后带着剩下的十几名弟子,还有身穿明黄色皇袍的四名男子,加进赶路。 “小心,跟在我身后,不要走错了路。”孙冀的眼中,光纹流转,凝聚法眼,一边观察,一边寻找安全之地。 既然李牧等人,可以通过这片大漠古战场,那就说明,仙路地图是对的,这里并非是绝路,一定可以走过去,来自于天外的修者,没有道理还不如李牧这样一个低等土著。 然而,事情并不如孙冀想象的那么顺利。 他的法眼,明明可以窥视到安全的路线,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所谓的安全路线上,先后数次,触碰了古战场的域场杀机,引来到了毁灭之力的绞杀,拼着毁了好几件宝贝,才算是勉强化险为夷,身边的弟子,又死了六个…… “啊啊,该死,李牧,我必杀你。” 孙冀在心中发狠,他明白过来,这是李牧在古战场中捣鬼,改变了一些东西,误导了他的法眼勘误。 “啊啊啊,李牧,我必杀你。” 前方千米之外,【魔刀】长孙长空也抓狂地怒吼了起来。 很显然,这位天魔宗的兵境长老,也数次陷入到了李牧的算计中,受了不轻的伤势,极为窘迫。 来自于天外的强者们,陷入了巨大的烦躁之中。 这时,后面来的数十拨天外修者势力,也成功越过了那位撑着战旗的古神灵沙丘,进入到了这片沙漠古神魔战场中。 约有三四百人,其中有三位阵法大师,通力合作,破除了沙丘的场域,速度极快。 天外终究还是有能人。 在沙漠神魔古战场的场域杀机阻碍面前,各大天外宗门,暂时选择联手。 这些宗门修者,前行速度极快。 约半个时辰之后。 后续来到的各方宗门修者,已经快要追上天魔宗,天一宫的人。 就在这时---- “长老,你看。”一名天一宫弟子道。 其他人顺着这名弟子所指方向看去,就看十米之外,沙土中,插着一个小木牌,上面写着‘天一宫祖宗葬身之地’等字迹,落款是‘李牧爷爷留’。 “该死。”被后来者追上,孙冀本就烦躁,一看之下,大怒,一掌劈出,劲气将那木牌直接震碎,但也是在这一瞬间,他猛然之间回过神来,道:“不好……” 话音未落。 周围的沙土翻滚,数十个金黄色的古神骷髅在砂砾中扶起来,可怕的战意犹如潮水一般爆发。 顷刻之间---- 轰隆隆! 整个神魔古战场,就像是开始倒塌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各处的战意杀机、混沌乱流和古战争兵器上的煞气,全部都被引动,方圆数百里之内的一切,都疯狂地爆发,犹如一个煮沸了的油锅一样,疯狂地沸腾了起来。 “杀,死战不退。” “守护祖地,玉石俱焚。” “战战战,战至终章。” “守护我们的后人。” “杀。” 各种各样的古老声音,仿佛是穿越了千秋时空一样,回荡在这片沙漠上空,死去的战士们的执念被引动,爆发,宛如千军万马在厮杀,可怕的杀机,化作无形的大道磨盘,要将这片沙漠之中的一切生灵,都彻底碾压磨碎。 原本前进顺利的各方人马,一下子,近乎于遭受了灭顶之灾。 “愚蠢。”一位阵法大师怒吼,大骂天一宫兵境长老孙冀。 …… …… 数百里之外。 李牧有所感应,回头朝着沙漠方向看去,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这下子,够这些天外修者们,好好喝一壶的了。” 李牧道。 对于这些人,李牧没有丝毫的好感,单凭岳国香等人在大陆上做的一起,就如屠夫,不把这个世界的人当人,当做是牲口,血食,随意杀戮宰割,不是什么好东西,李牧设计对付他们,毫无心理压力。 “我们赶紧赶路,那片古战场的杀机,困不住他们太长时间。”李牧道。 他并未低估对手。 天外必然也有高人,有阵法大师,破阵而来,是迟早的事情。 继续往前行。 一路上,又有重重阻碍,有迷魂沼泽,有悬崖镜山,有迷瘴大渊,有迷宫般的甬道,亦有死去的古神镇住方圆百里…… 大约半日之后,李牧等人,来到了一处山清水秀之地。 一座宛如张开的手指一样的五指清秀山峦,出现在了李牧等人的面前。 青山绿水,瀑布雷鸣。 “到了。”李牧精神一震。 这做五指山,正是仙路地图上的终点所在。 那位仙人,就在这座五指山中。 ----- 抱歉啊,第一更迟了,这一章不小心多写了700多字……恩,今日还有2更。 感谢启林乀、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两位大大的捧场。顺便再啰嗦一句,公众号【乱世狂刀】上有春节红包活动,咩有关注的速度去关注一波,抢完红包再取关也可以嘛,哈哈。

下一篇   0443、通明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