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6、阵法传承 - 圣武星辰

0446、阵法传承

很快,明光仙帝挑选出了三十六种宝物,都以疗伤丹药居多,虽然无法和他口中的旷世大药相比,但却都具有一定的修补本源的药效,也算是有点儿收获。 他没有犹豫,直接服下了这些丹药,然后继续调息,恢复修为。 恐怖的大道符文,密密麻麻地流转在明光仙帝的周身,远比他喝下了明月的鲜血之后第一次调息时更加骇然,每一个细微的符文,都像是蕴含着大道真意的雷火一般,忽隐忽放,忽收忽涨,不断地凝练着明光仙帝的身躯。 五指山周围的天地元气,宛如海眼漩涡一样,扭曲席卷而来,以明光仙帝为中心,疯狂地融入到他的体内,配合丹药的药力,来修补他的本源。 丝丝缕缕的‘仙气’,从明光仙帝的身体之中,流溢出来。 说是仙气,其实主要是因为这种力量,不论是李牧等人,还是天外修者们,都没有见到过这种力量。 那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力量存在,宛如轻纱,又如青烟,只有丝丝缕缕,看似漂浮不定,仿佛是一阵风都可以将其吹散,但是却给在场所有人一种震撼敬畏之感,仿佛只要被那种力量扫过一丝,瞬间就会被打的永世沉沦一样。 天地元气宛如风暴一样,以明光仙帝为中心,流转开来。 众人难以承受这种威压,皆尽后退,各自退出了千米。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容。 他们震撼于这位仙帝的力量之强,完全就是另外一个层次的存在,凌驾于整个英仙星区的武道体系之上。 时间流逝。 明光仙帝的调息并未停止。 这时,天魔宗【魔刀】长孙长空的目光一转,落在了李牧等人的身上,眼眸之中迸发出仇恨之色,他反手拔出了背上的长刀,一步一步地朝着李牧等人走来。 兵境修为的波动,尽管已经被五指山中的无形威压所压制,但依旧极为可怕。 恐怖的杀意,宛如兵锋,直指李牧。 “你想干什么?”王诗雨看过去,道:“想要杀我朋友吗?最好想清楚了,你天魔宗能不能抵挡我师尊一怒之击。” 长孙长空微微一怔,略有迟疑。 之前,明光仙帝已经介绍过了,王诗雨是他的衣钵传人,这个分量,有点儿可怕,即便是强横如他,也不得不重视。 “呵呵,仙子误会了,你的朋友,少年俊彦,阵法无双,之前给我们造成了一些麻烦,我只不过是想要亲近一下而已。”长孙长空尴尬地笑了笑,收回长刀。 王诗雨没有说话。 她刚才,算是扯明光仙帝的大旗,狐假虎威了。 长孙长空又指了指旁边人群中,三四个身穿着饕餮纹道袍的中年人,别有用意地道:“介绍一下,这几位是天阵宗的阵法大师,之前见识了李牧的手段,一直都说是要与李牧切磋一下,你们不妨也好好亲近一下。嘿嘿。” 人群中,那几个身穿饕餮纹的中年人,看着李牧的目光,充满了一种仇恨、炙热、贪婪之色,表情很复杂。 听到长孙长空这么说,为首一位头发已经灰白的独目中年人,走过来,微微一拱手,皮笑肉不笑地道:“小友的阵法,别具一格,当真是让老夫叹为观止,老夫天阵宗太上护法欧阳智,这一只眼睛,就是为了破小友之阵而毁,这份厚赐,老夫必不敢忘。”话中夹枪带棒。 李牧心中了然。 怪不得自己借助地利,布置了那么多的阵法,却只挡住了这些天外修者这么短的时间,原来是对方也有阵法大师。 不过,这个天阵宗的人,本事只怕是也不怎么强,否则,身为太上长老的欧阳智,竟然被毁掉了一只眼睛。 “好说好说,我的阵法的确是很厉害,你叹为观止是应该的。”李牧也故意皮笑肉不笑地道:“阵法之道,奥妙无穷,你才疏学浅,丢掉了一只眼睛,这很正常,你也完全不用感谢我以这种方式警醒你的良苦用心,日后多钻研实践,免得另外一只眼睛也毁掉。” “你……”欧阳智气的几乎喷火。 其他一些天阵宗的长老弟子,也都怒火难遏,恨不得把李牧给活剐了。 “在下天阵宗左护法钱振云,冒昧请问一句,李小友,你的阵法造诣,从何而来,师从何门何宗?”另一位脸上长着几个大麻子的中年人,很是客气地拱手,却是神色极为和善,语气非常谦虚道。 李牧随口道:“无门无派,自学而已。” “哦,这么说来,小友莫非是机缘巧合,得到了一些阵法传承?”大麻子脸钱振云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其他天阵宗的人,也都眼里有炙热光芒隐约流转。 李牧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淡淡地道:“也可以算是吧。” 钱振云见李牧这样回答,当下心中就更加有数。 其实在之前破阵的过程之中,天阵宗的诸人,被李牧留下来的诸多阵法、机关和各种手段所震惊,他们一门,苦修阵法场域,以这一技之长,在英仙星区之中扬名,也是诸多宗门所结交讨好的对象,便是天魔宗、天一门、血海、百鬼等等宗门,都对于天阵宗礼让三分,是因为不管是宗门大阵、炼器刻纹还是勘探矿藏、寻找灵脉等等,都需要用到阵法,需要借助天阵宗的力量,但以阵法立足的他们,却从未见过李牧布置下的那些阵法,完全就是一种全新的流派,不,可以说是高明程度还在天阵宗奥义之上的阵法流派。 如果不是李牧的修为不够,境界不深,否则,那些阵法,他们根本破不了,足以将他们埋葬在路上。 他们震惊于李牧的阵法,于是从各方打听之下,得知李牧竟然是一个本星球的土著,越发震惊,于是便猜测,很有可能,李牧是得到了一个失落的阵法传承,秘籍典籍或者是其他什么。 这让他们眼热。 如果能够将这个完整的阵法传承抢到手,可以想象,天阵宗实力绝对会暴涨,到时候,称霸整个英仙星区都不在话下。 刚才钱振云试探李牧,就是为了再确认一下。 听到李牧说‘无门无派,自学成才’这类的话,他们就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了。 须知,阵法一途,何其繁杂浩瀚,于阴阳地理、天文数学、结构测算等等方面,都有严格的要求,一个小土著,岂能自学成才? “实不相瞒,李牧小友施展的阵法,与我天阵宗数百年之前,失落与这个星球上的‘天字一脉’阵法典籍【天衍道阵】如出一辙,小友不愿意说,我也能够猜得出来,一定是得到了这本秘籍,从而修炼到如今修为的吧。”钱振云脸上的表情,一副痛心疾首之色,仿佛是感慨万千的样子。 李牧一听,当场就愣住。 什么? 还有这种操作? 就听钱振云继续很是友善地道:“虽然我们之前破除小友的阵法,损失惨重,但,只要小友愿意将你掌握的阵法秘籍交出来,归还我天阵宗,那么我们之间恩怨,一笔勾销,且如果你愿意认祖归宗,我也天阵宗也愿意收纳你,许你长老之位。” 其他诸多天外修者一听,脸上都露出了异色。 有些人一眼就看穿了天阵宗护法钱振云的把戏。 有些人则信以为真,天阵宗的确是有过一段辉煌,天字一脉曾经很出名,据说曾经是紫薇星域的阵法宗门,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一脉失落了,所以才逐渐衰败,最终从紫薇星域的大宗门,变成了英仙星区的小宗门。 不过,不管怎么说,天阵宗这一手,玩的很妙啊。 一石二鸟啊。 听到这里,李牧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是真的被天阵宗的无耻和虚伪给逗笑了。 摆明了是要夺取自己的阵法传承,还编排出这种的故事,自己的阵法,乃是得自于老神棍,和天阵宗没有哪怕是一毛钱的关系,天阵宗这是要巧取豪夺啊。 李牧想了想,很认真地道:“不如这样,我再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你们想好了,再编一个像样的故事来骗我,这就想要骗去我的阵法传承,手段有点儿太低级啊。” 钱振云闻言,也不恼怒,笑眯眯地道:“小友此话是合意,莫非是想要霸占我天阵宗的传承不归还?还是说,小友看不起长老之位,不愿意加入我天阵宗?其实,小友能够将我天阵宗的【天衍道阵】自学到这种程度,可见还是有一些阵法天赋的,切勿贪心不足,先做一个长老,日后阵法有成,为宗门立下大功,便是掌门之位,也是有机会的,不妨再考虑一下。” 王诗雨见这人这么无耻,冷哼道:“你说是你天阵宗的传承,有什么证据?” 钱振云微笑道:“我天阵宗上下数万弟子,都可以作为证明。” “你们的人,怎么可以作证?”王诗雨冷笑道。 “既然如此,那请李牧小友举出他一身所学,不是我天阵宗【天衍道阵】的例子啊。”钱振云微笑着道,“只要李牧小友,能够说清楚自己一身阵法修为的来历,那我们又岂会冤枉他?” 李牧心里真的有一种日了哈士奇的感觉。 哪里冒出来的这样一群鸟人啊,厚颜无耻,竟然要谋夺自己的阵法?怎么感觉事情有点儿跑偏啊。 正在这时,一直运功调息的明光仙帝,终于收敛了气息,调息完毕。 他整个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 大年初一快乐,明天咱们开始正常更新了

上一篇   0445、明光屠夫?

下一篇   0447、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