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7、翻脸 - 圣武星辰

0447、翻脸

原本灰白的头发,已经彻底变成了乌黑色,浓密如瀑布,英俊而又带着威严之色的面庞,五官很完美,挑不出任何的瑕疵,有一种特别的魅力,一双眸子,似是古井深渊一样,不见底,不见影,不见情,正与邪并存,俯瞰众生皆蝼蚁,太上而忘情。 一身粗布长袍,穿在他的身上,也如高高在上的帝王甲胄一样。 他的气息,变了。 不管是李牧,还是其他天外修者,在明光仙帝的眼神看过来的那一瞬间,都情不自禁地产生出了一种渺小的感觉,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巨龙盯上的一个蚂蚁一样,只要巨龙一个呼吸,就可以将自己吹得灰飞烟灭。 李牧没有说话,静静地站着。 刚才明光仙帝调息时,天地元气如潮,所有人都被逼到了院落之外数千米,李牧等人所在的位置,在最靠近五指山中指峰之下,近乎都要贴着白色的峭壁了。 “师尊,您终于恢复痊愈了?”王诗雨欣喜地道。 明光仙帝目光落在王诗雨的身上,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只是勉强激活了一些气血,距离恢复痊愈还差得远,不过,应该是可以走出这神墓了。” 只要一走出神墓,便是脱离了樊笼,星河之大,机缘无限,亦有宝藏无限,可以慢慢寻找治疗之物。 看得出来,明光仙帝的心情,非常不错。 “恭喜前辈。” “贺喜前辈。” “能够为前辈走出神墓出一份力,我们真的是太荣幸了。” 天外修者们,纷纷向明光仙帝献媚。 高高在上的他们,面对这个星球土著的时候,无比的强势,充满了优越感,但是在面对更加强大高等的存在时,终究难免地展现出了人性的劣根性,变得谄媚了起来。 这是一种动物性。 明光仙帝点点头,颇有点儿意气奋发:“一朝脱出樊笼,斩去万般枷锁,不错,你们的心意,我知道了,老夫不会亏待你们的,说吧,你们都想要什么。” 天外修者们沸腾了。 他们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啊。 有人希望得到功法,明光仙帝直接以神通,将极为高明的功法,灌注到了这些人的脑海之中,得到功法的修者,无一不是面露喜色,如痴如醉。 也有人希望可以追随在明光仙帝身边,侍奉左右,明光仙帝摇头拒绝。 他乃是何等身份,身为仙帝,岂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就可以跟随在身边,岂不是被人笑话?最终的折中方案,是给予他们承诺,可以帮助他们,为他们出手一次,这也足以令这些天外修者们振奋欲狂了。 可以说,他们这一次进入神墓之中的最大目的,已经实现了。 天阵宗也得到了明光神帝为其出手一次的承诺。 太上长老欧阳智行礼,道:“前辈,我天阵宗斗胆,还有一件小事情,希望前辈能够为我们做主。” 明光神帝心情非常好,点点头,微笑道:“说吧,刚才你们贡献上来的【红龙脑髓丹】,是所有丹药之中最为上品的补全本源之物,于老夫帮助最大,可以再提一个要求。” 欧阳智大喜,连忙道:“前辈,我天阵宗有一门秘传典籍,名为【天衍道阵】,失落与这个星球,被一后辈小子运气好获得,晚辈等人恳请他归还,也愿意补偿他,却被拒绝,因此恳请前辈,为我天阵宗做主,让他归还典籍。” “请前辈做主。”钱振云也在一边神色无比诚恳地道将李牧占据了自己宗门道法的事情说了一遍,道:“这个李牧,乃是仙子的朋友,我们也不为己甚,只求归还秘籍即可。” 明光仙帝看向李牧:“小友,可有此事?” 李牧觉得,以明光仙帝的眼光智慧,不难看不出来天阵宗的鬼话,但却还反过来再问,这其中有点儿古怪,不过还是摇头否认,道:“绝无此事。” 钱振云一脸愤慨地道:“李牧,我们已经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你还不知足吗?物归原主,天经地义,我们念在你是这位王仙子的朋友的份上,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你不要欺人太甚。” 李牧直接懒得和这样的伪君子多说。 明光仙帝看着李牧,刚要说话。 王诗雨连忙道:“师尊,天阵宗的人,信口雌黄,胡乱攀扯,牧哥的阵法,乃是他自己的传承,与天阵宗无关,这些人,分明是垂涎我牧哥的阵法传承,想要巧取豪夺。” 明光仙帝摇摇头,道:“你且先退下。” 然后看向李牧,明光仙帝道:“小友,你之前也曾送我神果,也算是与我有一段善缘,不如这样,你将那【天衍道阵】的秘策,还给天阵宗,我传授你一部不比这秘策逊色的功法,作为弥补,你看如何?反正,那【天衍道阵】的秘术,你已经修习了,送出去,也无有损失。” 这话一出来,天阵宗的人,立刻脸上都是大喜。 他们非常清楚,李牧手中掌握着的阵法传承,有多么高明,绝对远超英仙星区数个等级的高等阵法典籍,一旦能够得到,足以令天阵宗一飞冲天。 李牧看着明光仙帝,面色淡然,直接拒绝,道:“抱歉,恕难从命。” “你……”欧阳智佯怒,道:“你竟然连前辈的话都当做是耳旁风,你真的是……太嚣张了。” “太猖狂了,你以为你是谁?”钱振云也是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道:“你你你……你竟然敢拒绝仙人的好意,李牧,到底是谁给你这个胆子?” 明光仙帝的脸上,果然是有一丝怫然不悦之色。 李牧冷笑道:“天道阵法,在于诚,以精神合道,似你们这般,拙劣表演构陷,巧取豪夺,真是令人作呕,你以为你们这样的表演,真的能够欺骗明光仙帝吗?将仙帝当枪使,可以的,你们很勇敢。&“ 欧阳智和钱振云心中都是一惊。 他们猛然之间,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太过于急切过头了? 但还未等他们分辨,明光仙帝却直接开口,道:“少年人,一千年以来,你是第一个拒绝老夫的人,你可知道,拒绝老夫的后果是什么?” “嗯?老爷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月在一边不乐意了:“你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胳膊肘子往外拐,帮助这些天外的坏种呢?这两个家伙,简直是脑袋生疮脚流脓,都怀头顶了,你不会是瞎了吧,看不出来吗?” 明光仙帝目中精芒一闪,看向明月,一股骇人的威压,直接碾压过去,冷哼道:“你在指责老夫?” 明月身形一晃,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根本难以承受这种威压,李牧和郭雨青同时身形一闪,挡在了明月的身前,抵抗这种威压。 “前辈,这是何意?”李牧面色阴沉,盯住明光仙帝。 明光仙帝淡淡地道:“若非是之前她献一碗血给我,算是一份因果,否则的话,如此指责老夫,嘿嘿……早就死了一万次了,这一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而已,要是在敢出言无状,你以为就凭你们几个人,可以抵挡得住老夫一道念头?” “你……”明月气的小脸涨的通红。 她不明白,为什么之前还和颜悦色的明光仙帝,突然变得如此不讲理,简直是翻脸无情,明明是天阵宗的人在胡扯,却偏偏来怪罪他们。 李牧制止了明月再说气话,转身看着明光仙帝,道:“前辈可是觉得,终于恢复了一些实力,所以不用再伪装伪善,要暴露出本来的面目了吗?” 明光仙帝淡淡地道:“老夫横行紫薇星域,所到之处,便是各大天宗、古星、大族的掌控者们,那些将级的巨擘,亦低头行礼,仙帝不可辱,而仙人之威,岂是凡俗蝼蚁所能亵渎?老夫念在你们不知者不为罪,童言无忌,之前,已经很忍让你们了,不知道不知足。” 李牧冷笑了起来,道:“仙帝?当年传闻,一仙一魔被困在神墓之中,只是不知道,你是仙,还是魔呢?” 明光仙帝面色陡然一变,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 王诗雨有所察觉,连忙大呼哀求道:“师尊……” 明光仙帝看了一眼王诗雨,若有所思,最终一缕杀意,逐渐暗淡了下去,道:“念在你们之前,曾与我有一果一血之赠,我今日不杀人,小家伙,将阵法传承交出来,便让你离开。” “呵呵,你还知道,我们对你有恩。”李牧此时,已经为完全撕破了脸,反唇相讥,道:“不求你有恩必报,但你却恩将仇报,这便是仙人的风骨吗?我看,你才是当年被困的一仙一魔之中的魔头吧?” “放肆。”明光仙帝震怒。 霎时间,可怕的气机,宛如惊涛骇浪一样,席卷而出,李牧和郭雨青挡在最前面,只觉得宛如巨石撞在胸口,一瞬间张口喷出鲜血,后退出去百米,却强行不闪避,宛如中流砥柱浪遏飞舟,将身后的明月、袁吼、吹拉弹唱四人护住。 “师尊,”王诗雨焦急万分,拼死扑过去,大声地道:“不要……师尊,如果你杀了牧哥他们,那……我……我只怕再也无法做你的徒弟了。” 明光仙帝猛然回头,看着王诗雨。 “你竟然威胁为师?”他震怒,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俯首作揖谢师恩,师如父,你能够成为我的弟子,不知道多少天才妖孽羡慕嫉妒,你竟然敢以此来威胁为师?” “师父,请你放牧哥他们离开。”王诗雨缓缓地跪在地上,神情悲苦,但眼神坚定:“只要答应弟子这一件事情,弟子此生一定追随师尊,不敢有半点儿违逆。” ------------ 第一更,还有一更。 本来要早点更,但是正月里,家里来了人就真的是没有办法,码字不理吧,人家说你成名了赚钱了就高冷不理会了,理会吧,话不投机,而且还说起来没完,一定要让你喝酒,不喝就是不给面子……明年过年,不回老家了。

上一篇   0446、阵法传承

下一篇   0448、罪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