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8、罪民 - 圣武星辰

0448、罪民

明光仙帝的表情阴晴不定。 最终,他收敛了骇人的气息,点点头,道:“好,我收你为徒,是真的想要你继承我的衣钵,所以也不想与你反目……我答应你。” 他转头看着李牧等人,道:“你们几个走吧。” 李牧正要说什么,却见王诗雨在一边,看着自己,脸上露出了哀求之色,让他带人快走,李牧不由得心中一软,一些话,也就没有再说出来。 但是,他肯定是不会真的就这么走了。 因为明光仙帝的身份,绝对有问题。 将王诗雨交给这个一个人,他心里如何能够放心? 修炼问题迟早都可以解决,哪怕是日后回到地球,请教老神棍都可以,但跟随这个疑似魔头的光明仙帝,谁知道他是真收徒,还是抱着其他什么目的。 只是,还未等李牧说话,人群中,又走出来一个人,对着明光神帝微微一拱手,道:“前辈,不能放这几个人走,他们的来历,有问题。” 这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多一点的中年人,面容白净,身穿楚锦长袍,头戴一定金冠,容貌普通,但颇有威严,一双眼睛有着镇定人心的力量。 他身后跟着十几个黑衣人,都是黑衣黑甲,遮掩面容,看不清楚面目,但给人的气息,非常古怪,似乎并非是武道强者,连生命波动都极为薄弱。 明光仙帝心中不快,看向此人,冷哼一声,威压之力,沛然而出,道:“老夫决定的事情,你是何人?又来搀和?呵呵,看来老夫千年不出,这世间的虫子们,都以为老夫好说话了……” 谁知道,那看起来实力并不是很强的金冠中年人,微微一笑,山上一股犹如春风一般的力量波动,略微一闪,就挡住了明光仙帝的威压之力,将其化解,道:“前辈勿怪,小人并无推翻前辈意志的想法,只是不想前辈被这几人所蒙蔽。” 明光仙帝神色微微一变。 “你是谁?”他看着这个金冠中年人。 刚才那不动声色地抵挡自己的威压的力量,令明光仙帝狐疑,疑似见到了一位故人的手段,令他有些忌惮。 金冠中年人面色恭谨地行礼,然后道:“晚辈不过是这个星球上的一个小土著而已,昔日有幸,得到主人的恩赐,该换了身躯,亦重新置换了身份,当年主人离开这里时,曾让晚辈监察大陆,堤防星坟之中的罪民再临。” “你主人是何人?如何知道罪民的事情?”明光仙帝的面色,一变再变。 金冠中年人的话,让他产生了一些触动,想起了一些往事。 “我主人离开这里已经很长时间,只是留下一个标示,前辈或许认识。”金冠中年人说着,从自己的储物器具中,取出一个手指头大小的白色兽牙,托在掌心。 这兽牙有成人中指大小,略弯曲,晶莹如雪,莹润如玉,闪烁着奇异的光辉,其内蕴含着一种隐晦的力量波动,一般人根本感觉不到。 然而明光仙帝立刻就从其中,感应到了诸多信息。 刚才这中年人抵御自己的自己的威压,就是依靠了这个白色兽牙,而明光仙帝也认出了这兽牙的来历。 他看向金冠中年人的目光,瞬间就变得柔和了一些,道:“原来是故人的仆从,你刚才说的罪民,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几个小娃娃,是星坟中走出来的罪民不成?”他指的是李牧一群人。 金冠中年人点头,道:“前辈所猜完全正确,不过,并非都是罪民,只有这个叫做李牧的少年,乃是一条漏网之鱼,大概是顺着当年那条路而来的罪民,前辈当年,也曾仗剑千万星辰,追杀罪民,维护道义,嫉恶如仇,最是痛恨罪民,曾经说出了‘宁杀错,莫放过’之语,传遍星河,斩杀罪民极其后裔,布下千万,当年也是为了清剿罪民,才困于此地,今日出关,得出樊笼,又怎么能够放过眼前的罪民呢。” 这一番话,别人听得迷迷糊糊。 但李牧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星坟罪民,说的必定是地球人无疑。 在天外修者的一些典籍中,有曾提到过‘星坟’这个词,乃是特指太阳系,而罪民则正是指地球人,这件事情,大月太子月化龙生前曾经说过。 这明光仙帝追杀罪民极其后裔超过千万? 也就是说,死在他手中的地球人----不,准确地说,是从地球中走出来古代地球圣人,数量极多?千万应该是个概数,但若是连古地球圣人的后裔都算上的话,那只怕实际数目,与这个概数,也相差无几了。 这时,明光神帝的目光,再度落在了李牧的身上,冰冷犹如九幽之冰泉,道:“小娃娃,你真的是来自于那个牢笼的罪民?” 一边的王诗雨,虽然并未彻底消化金冠中年人话中的意思,但却已经意识到不妙,刚要分辨什么,却被李牧以眼神,严厉地阻止。 “不错。”李牧并未选择用谎言来消弭危险。 这个谎言,不能撒。 他站直了身躯,仿佛是一道撑天的孤峰一样,道:“我来自于地球,我是地球人,不过,我,不是罪民。” 明光仙帝的面色骤然杀机大炙,笑了起来,道:“好,很好,好得很,怪不得,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你身上有一股气息,令我极为厌恶,总是忍不住对你起杀心,原来是你的身体之中,流淌着肮脏的罪民血液,这就没错了,上天有眼,我今日脱困,正好用你这罪民的脏血来祭献。” 李牧几个人,最先找到他,且是因为明月的一碗血,才让他恢复了些许实力,才能镇住之后来的天外修者们,要知道一开始,他的力量真的是无比孱弱,随便吹拉弹唱四人组中的任何一个,就可以将他击杀,乃是因为在漫长的岁月里,消耗尽了近乎于所有的生命本源,因此当李牧等人刚刚出现的时候,他其实是有意藏匿,在茅屋之中,躲避了一会儿,暗中观察了片刻,才现身,伪装的很和善,很和蔼,一副洒脱模样,就是怕李牧等人心怀不轨,之后,他借助明月之血来调息,故意制造出极为惊人的天地元气波动,提前震慑了天外修者们,才能在这些人真正到来之后,将局面完全控制,天外修者们哪怕是抱着一些其他不太友善的想法到来,也得将那些想法彻底掐灭。 因此,李牧几个人,可以算是明光仙帝的真正恩人。 他知道这其间,有因果,也承这个人情,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忍不住对李牧,起杀意,所以后来,借着天阵宗之手,连续打压李牧,并非是他看不清楚天阵宗的一些小把戏。 天外修者们,看着李牧,心中也是震惊。 关于星坟罪民的传说,他们也略知一些。 传闻,那片星坟之中,埋葬着大邪恶,大恐怖,大黑暗,大血腥,尤其是其中一颗星球,被描述成为宇宙罪恶的起源,但凡是从其中走出来的生灵,犹如魔鬼,体内流淌着罪恶之血,都会给整个星河都带来巨大的灾难。 多年过去了,罪民几乎被整个星域的人追杀的干干净净,连根拔起,很多人都已经忘去了当年的事情,忘记了罪民这回事,星坟区域也成为了禁区,没有人去送死。 然而,这个李牧,竟然是从星坟中爬出来的罪民? 无数道目光,落在李牧的身上。 李牧的神色,镇定而又从容。 “谁的血脏,谁的血净,不是用嘴巴来定义的。”李牧挺直了身躯,然后又想看那金冠中年人,道“你是谁,如何知道我来自于地球?” 这个人,他以前从未见过,但却一口说出李牧的真正身份,而且,无比肯定,这让李牧感到费解。 除了王诗雨之外,知道他是地球人的人,还有两个,第一个是已经处于魂魄状态的大月太子鱼化龙,而另外一个人,则是那个曾经派遣使者来到太白城,说破了李牧身份的神秘南楚帝国的曲王。 金冠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南楚曲王姜青鸾,李牧,你今日已经走投无路,不如主动伏诛,或可化解你身上的罪血罪业。” 果然是曲王。 李牧没有接这个话茬,而是很好奇地反问道:“你是如何确定我来自于地球?是谁告诉你的。” 金冠中年人姜青鸾笑着道:“当然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呵呵,佳人词,还有即后来所做的几首诗词,都来自于地球,一首有可能是巧合,连续几首就不是了,只有地球人,才知道这些诗词,唯一的解释就是,你来自于地球,你呀,太不低调了,诗武双绝,传唱天下,也暴露了你自己的身份。” “嗯?”李牧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道:“你……也是来自于地球?”只有地球人,如王诗雨,才能从那几首诗词上,猜到李牧的真正来历。 曲王神色宁静,脸上那种从容的微笑,只是这种微笑,让李牧想狠狠砸一拳。 就听他点点头,道:“你猜的不错,曾经的我,也是来自于那个肮脏的地方,不过,主人已经为我换血洗髓,荡涤了罪业,如今,我不再是地球罪民,而是主人的仆从了。” “你到底是谁?”李牧眼神咄咄逼人。 曲王当然地道:“你应该见过鱼化龙,他是我的小师弟,这样说,你明白了吧。” --------- 第二更。谢谢大家支持

上一篇   0447、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