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9、下一个谁来? - 圣武星辰

0449、下一个谁来?

鱼化龙的师兄? 李牧猛然想起来,鱼化龙曾经说过,他追随恩师李白一行人,顺着古仙路,来到了这个星球,遭遇到了大敌,李白不得不留下他们师兄几人,隐藏在这个星球上,陷入了沉眠,鱼化龙是最后一个苏醒的,苏醒之后,发现自己的数位其他师兄弟,都已经不见了。 难道这个曲王姜青鸾,就是那不见了的师兄弟之中的一个?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这个姜青鸾,竟然也能够从古诗词上,百分之百地确定,李牧就是来自于地球,当初,他派人前往太白山,邀请李牧去南楚,也曾警告过,说地球人在这个星球,非常危险,一旦暴露,会有杀身之祸,被李牧在未知真实情况的前提下,直接拒绝。 “看来,你想明白了?”曲王姜青鸾微笑道。 李牧冷声地道:“这么说,你背叛了师兄弟,背叛了师父,也背叛了祖宗?” “我只不过是,选择了一条真正正确的路,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我改换罪血,重新做人,”曲王姜青鸾淡淡地笑着,道:“当然,如果你非要说是背叛,也无不可,背叛黑暗,心向光明,有何不可?” “呵呵,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去给别人当狗,还说的这么清新脱俗,我也是佩服你的脸皮,简直是万里长城永不倒。”李牧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和杀意。 姜青鸾微笑依旧,道:“看来你是执迷不悟了,那就死了算了。” 说完,他往后退了两步,站在了身边那群黑衣人的中间,不再说话,看向李牧的眼神,就想是看着一个死人,眼中带着淡淡的嘲讽和讥诮。 明光仙帝往前一步,盯着李牧,道:“小娃儿,你于我有一果之恩,这是私恩,但你身体流淌着罪血,乃是罪民,这是公仇,老夫不能因为私恩废弃公仇,你死后,我会埋你尸身。” 李牧冷笑:“老狗,不要说这么多虚伪的废话,听着让我恶心,如果早知道你乃是满手血腥的杀人狂魔,我那几颗神果,就算是喂狗,也不会给你。” “就是,老东西,可惜了我的那一碗血,不如喂了狗。”明月也气愤无比地道。 “嘿嘿,这是你们自己找死,老夫这就送你们上路。”明光仙帝须发疾张,眼中闪烁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一边的王诗雨,还想要再说什么,却被光明仙帝直接将她禁锢,如定身法一样,定在了原地,无法说话,无法行动。 “老东西,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李牧浑身战意缭绕,反从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一柄从神墓外围陪城中找到的精品道器古朴长刀,体内的青帝之气、黄帝之气和火帝之气,都流转了起来,并无丝毫的惧色。 “呵呵,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明光仙帝冷笑,道:“不过,也只能是不怕,最后被吃掉的,还是牛犊……老夫突然不想你们死的这么痛快了,”他看向李牧身边的其他人,道:“老夫说过,今日不开杀戒,你们这些人,不是罪民,可以免死,只要离开,老夫就不追究你们。” 他是故意要用这种方式,来让李牧众叛亲离。 “呸,老东西,谁怕你?”明月直接跳了起来,像是一个暴怒的小母鸡一样,道:“我天下第一大帮丐帮之主,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有本事直接放马过来。” 清风没有说话,只是将轮椅朝着李牧的身边推了推。 郭雨青微微一笑,道:“不求同年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日死。”这是当日他们三人义结金兰的时候,发下的誓词。 他心中,虽然牵挂自己的妻子儿女,但,却也不能因此而背弃自己的兄弟,妻子儿女在狼神殿,日后也可以成长起来,必不会因此他今日的决定,而怨恨,只会更加骄傲。 剩下的吹拉弹唱四人组,面色尴尬。 李牧没有回头,道:“你们四个人,滚吧。” 他直接催动道法,解除了这四个人体内的道咒,混元宗已经破了,这四人是最后的火种,虽然也是天外修者,但一路上,这四个货,倒也是兢兢业业,没有耍小心眼,李牧不为己甚,不想他们陪着死,直接‘放生’了这四个家伙。 鹰钩鼻、一字眉、瘦高弟子和常胜四人,面面相觑。 他们感觉到体内的咒法消逝,心中终于轻松了下来,但是,就这样离去? 略微犹豫之后,鹰钩鼻突然面色涨红地道:“我们……我不走,主人,我愿意与你,并肩一战。” 其他三人,面色惊讶地看着鹰钩鼻,但很快,也反应了过来,最终,都选择站在了李牧的身边。 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混元宗完了,被英仙星区的仇敌追杀,他们四个人就算是从神墓之中走出去,也难逃被猎杀虐死的命运,何况,眼前天魔宗、天一宫等大宗强者,虎视眈眈,他们就算是离开了李牧,也会被这些人猎杀,没有活路。 再退一步,就算是活着走出神墓,他们之前称呼李牧为主人,而李牧的身份是罪民,为罪民效力过,便是贴上了罪民的标签,一样没有活路。 既然都是没有活路,何不潇潇洒洒地战死? 虽然说当时一见面,以李牧就一拳打爆了许师弟,但那位许师弟,平日里嚣张跋扈,欺压同门,降临之后,更是对他们颐指气使,并不得他们的拥戴,反倒是李牧,虽然动辄拳打脚踢,但关键时刻,还是赐予他们道宝,放他们走,让他们心中,对于李牧,颇有一些信任和感激。 人的情绪,就这么奇怪。 这四人,在一瞬间,大概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发作了,总之,他们都选择,留在了李牧的身边。 这让李牧也颇为意外。 一路上的表现,以为这四人是怂逼,没想到……竟然也刚正面了起来。 “好,很好,既然如此,嘿嘿。”明光仙帝的面色凛冽而又冷酷,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道:“那就都葬在这里吧……你们谁能虐杀他们其中任何一个,可得到我亲传上位三十六仙法之中的一部。” 最后这一句话,他却是对天外修者们说的。 天外修者们顿时眼睛都亮了起来。 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我来。”天一宫一位弟子立刻冲了出来,拔剑冲向李牧,他想要先斩杀李牧这个罪民,拔得头筹。 之前,李牧以阵法坑杀了数十位天一宫的弟子,但,此地并无任何的阵法,所以这位天一宫的弟子有恃无恐,能够从这一路重重阵法机关之中生还走过来,除了兵境长老孙冀的庇护,这位弟子本身的修为,也极为了得。 嗖! 剑光如电,劲气爆发。 这一剑,端的是高明无比,将天一宫的剑术精髓展现的淋漓尽致。 然而,李牧冷笑一声,大步往前,手中的长刀,只是一刀斩出,劈碎了这精光如电的刀光,破碎了长剑,也破碎了握剑的手臂,以及手臂的主人。 漫天血水。 李牧身沐鲜血,一脚踢飞了地上的残尸,看向对面众人,如逞凶的野兽一样,咧嘴笑,露出白色的牙齿,道:“下一个谁来?” 原本跃跃欲试想要斩杀李牧的数百天外修者,顿时有一半就打了个寒颤,骤然被此时李牧爆发出来的这种狂野疯狂的气势所震慑。 “哼,困兽之斗。”天一宫兵境长老孙冀拔剑而出,朝着李牧逼来,脸上满是杀机,道:“这一路,你以阵法,害死我天一宫数十位弟子,我要以你的脏血,来为他们陪葬。” 一边,天魔宗【魔刀】长孙长空,天阵宗的数人,眼中都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如何肯将这样的机会,让给天一宫,也争抢着要出手,抢杀李牧,夺取仙法,但是却被明光仙帝开口制止,道:“一个一个来。” 他要用这种方式,来折磨李牧。 李牧大笑,大踏步地迎上去,道:“天一宫岳国香,以这个世界的生灵、人族、妖族当做是血食,残酷猎杀,足见你们天一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日,我就送你们去地下,与他团圆。” 刀光如匹练,一刀斩出。 兵境长老孙冀冷笑,手中长剑挥动,道:“你的实力太弱,宛如蝼蚁一样,想要杀我?哈哈,痴人做梦……” 话音未落。 当! 一道钟声响起。 落魂钟,钟落魂。 孙冀并不知道李牧手中有落魂钟,猝不及防之下,只觉得眼前一晕,头昏脑涨,魂魄似是要飞离身躯一样,身体亦是要失去控制。 他大惊之下,刚要运转功法稳定魂魄,却猛然惊觉脖间一凉,然后只觉得眼前的视线飞了起来,然后看到了自己无头的身躯在下方…… 然后,无尽的黑暗,就彻底吞没了他最后的意识。 李牧收刀而立,一脚将孙冀兀自挺立的尸体踢到,古刀的血槽里,一滴滴的鲜血流淌下来,顺着刀尖,滴在地面,咧嘴笑道:“什么天外修者,兵境长老,还不是如屠宰场里的肥猪一样,一刀一个……下一个谁来?” 周围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天一宫剩下的数位弟子,却是瞬间就都呆住了。 孙冀死的太快,根本就没有人反应过来。

上一篇   0448、罪民

下一篇   0450、谁应,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