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0、谁应,谁死 - 圣武星辰

0450、谁应,谁死

孙冀乃是兵境修为。 这一境界,打通了生死桥,摆脱了凡俗生灵的范畴,茫茫宇宙之中,已经可以算是精兵序列了。 在英仙星区之中,兵境修为也算是一号大人物,却被李牧一刀枭首,元神更是被这柄精品道器级别的古刀之中的杀意,以及李牧自身的刀意,直接湮灭,再无复生的可能。 一代兵境强者,死的实在是憋屈,真的如杀猪一样被杀掉了。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天外修者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根本来不及援救。 当李牧脚踏着孙冀的尸体,拎着带血的长刀再度邀战的时候,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土著罪民之彪悍,令他们都感觉到一缕寒意。 “借助外器,并非是你之实力。”明光仙帝一抬手,点在落魂钟之上,片片涟漪荡漾开来,道纹流转,直接封印了落魂钟。 李牧冷笑。 简直是无耻。 这又不是擂台比武,还说什么公平。 但他知道,与明光仙帝分辨这些,根本没有任何异议,对方摆明了就是要折磨自己,又岂会和自己讲道理。 没有了落魂钟,李牧等于是老虎被拔了牙齿,毒蛇被挤掉了毒液,天外修者们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明光仙帝随手一指,指向人群之中一个,道:”你去,为我杀了这个罪民。” 被点中的人,是英仙星区金阳宗的宗主。 这是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秃头壮汉,肌肉隆起,宛如金刚铸就的身躯一样,兵境初阶的修为,实力不错,只比天一宫的孙冀低了一点点。 “多谢前辈赐下福缘。”金阳宗主大喜。 他有一种被天上掉下来的仙晶砸中的狂喜。 而其他人,如天魔宗【魔刀】长孙长空的心中,则是大为失望,之前被天一宫的人抢了先,这一次,他已经准备好了抢先出手,没想到,明光仙帝不按规矩出牌,直接点将了。 “小子,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 金阳宗主的武器是一对,卖相极为不凡的鎏金擂鼓锤,其上密密麻麻的道纹若隐若现,真气催动之下,重如山岳,走的是刚猛无铸的爆裂路线。 李牧没有说话,只是反手握刀,轻蔑地勾了勾手指。 “找死。”金阳宗主挥锤。 下一瞬间,身影闪烁,战斗爆发。 有了之前孙冀的教训,这一次,金阳宗主可以说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没有丝毫的留手,一锤接着一锤,每一锤都具有开天辟地一般的力量,携带太阳真火,力大无穷,方圆数百米之内的空气,直接被擂爆。 而李牧亦是毫不退让。 他直接从储物空间里,再取出一柄陪城中得来的精品道器厚背短刀,右手长刀,左手短刀,刀光犹如漫天飞舞的片片雪花一样,一刀一刀,刀光滚滚,正面硬憾金阳宗主的双锤。 战圈之中,顿时火星溅射,金鸣阵阵。 硬兵器正面对撞的声音,宛如雷鸣,震的一些人耳朵都疼。 天外修者们面色惊讶。 金阳宗主在英仙星区之中,走的是炼体流,以力大无穷著称,昔日有金阳宗的一位至强者,曾经一拳轰爆过一颗无人陨星,使得金阳宗在英仙星区之中名气大振,足见其宗门肉身修力功法的高明。 很多修者自问,以这种‘铜锅对上铁刷子、针尖对麦芒’一样的战斗方式,正面硬憾金阳宗主,他们做不到。 然而这个罪民李牧,不过是一个土著而已,双刀劈斩之间,竟是寸步不让,完全正面硬憾金阳宗主,打了个旗鼓相当。 这是怎么回事? 很多人都意识到,之前还真的小看了这个罪民。 金阳宗主自己,也是越打越吃惊。 他从来都是以力欺人,便是同级别的高手强者,不管修炼有多么精妙的刀法、剑法,枪法和棍法,一锤子过去,便可以轰掉对方半条命,出了名的以力破巧。 力气大,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欺负人。 但谁知道,这个土著罪民的力量,竟是丝毫不比他低,完全就是正面硬刚,在兵器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一刀一刀,完全接了下来。 更让他震惊的是,李牧双刀上,传来的反震之力,竟是隐隐还有增强的趋势。 “怎么?这个小杂碎,还有余力不成?” 金阳宗主觉得匪夷所思。 而于此恰恰相反的是,李牧却是如吃了定心丸一样,心里逐渐安定了下来。 在【太上镇魔大阵】,以及五指山之内威压的覆盖之下,兵境强者们引以为傲的强横内劲修为,被压回到体内,诸多神通无法施展,只能以招法、战技来对敌,对于李牧来说,这无疑是他最喜欢的战斗方式。 之前,他与郭雨青、清风三人,推算过这种情况之下,兵境强者能够发挥出来多大的战斗力,只是勉强估算出一个上限和下限,那是理论层次上的猜测。 而现在,李牧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到此为止。” 他右手长刀猛然斩出,快如闪电。 金阳宗主心头一跳,双锤招架时,突然惊觉这一刀的力量竟是瞬间增加了数倍,他想要在变招的时候,只觉得长刀之上的力量,源源不绝,宛如山洪决堤一样,直接霸道无匹地分开了他的双锤,令他中门大开,防御失守…… “不好……”他大惊。 下一瞬间,人影交错。 李牧与电光火石的瞬间,左手短刀反握,与金阳宗主洞开的中门直进,反手一划。 刀光一闪。 人头飞起。 “怎么可能,有这种力量……你……为什么?” 金阳宗主人头在空中飞舞时,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发出这样的感慨,最后那一瞬间,李牧爆发出的力量,超乎他的想象,令他难以接受。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李牧将之前他说的话,换给了他。 “我不甘啊,我悔啊……”金阳宗主后悔万分,旋即人头落地,噗通一声,尸体亦扑倒,步了孙冀的后尘。 李牧收刀而立。 他面色略显苍白,气息不定,显然是正面和金阳宗主对刚,也浪费了很多的力量,有些乏力了。 但这样的战技,已经足以令许多天外修者吓尿了。 如果说之前,李牧以落魂钟奇袭孙冀,直接瞬间解决了战斗的话,那这一次,李牧则是直接以强悍无匹的个人力量,从正面活生生地击溃了金阳宗主。 这样的实力,太可怕。 而李牧的战法,也太凶悍残暴。 虽然他们也都明白,这与空气之中无所不在的镇压之力导致兵境强者实力十不存三有关系,但这个李牧,真的是有点儿凶悍,犹如凶兽猛虎。 “星河中的修者?呵呵。”李牧冷笑。 “下一个,谁来?” 他双手双刀,长刀正握,断刀反握,一前一后,姿势诡异,身沐兵境强者之血,宛如魔神。 众人皆尽变色。 这样的气概气势,令他们也不由得为之心颤。 明光仙帝面色淡然,这是表情略有嘲讽,没有说话,随手又在人群之中一指。 这一次被点中的人,是风剑流的当代剑主。 风剑流是英仙星区之中颇有影响力的一个剑宗,门人弟子众多,以剑术精妙清奇著称。 当代的剑主,是风剑叁仟壹佰式剑法的集大成者,传闻他将这一套复杂的剑术简化为三十六招,夺天地日月造化,虽然修为不算是特别强横,但单论剑术之巧之精华,却是足以排进英仙星区剑客中的前五。 “多谢前辈。” 风剑流剑主是一个看似儒雅的中年人,心中欣喜。 这不是现成的便宜等着自己去捡吗? 他第一时间向明光仙帝致谢,然后拔出腰间长剑,走向李牧。 李牧没有说话,双手双刀,迎了上去。 风剑流剑主一脸的自信,笑道:“到此为止了,你刚才的刀法,我已经看清楚了,虽然颇有大道至简的风采,但却还太稚嫩,破绽无数,而我的剑法,你永远也看不明白,更何况,与金阳宗主一战,你选择刚硬,如今还剩下几分力量……” 咻! 刀光一闪。 风剑流剑主的人头,直接也飞了起来。 他手中的风剑,也被斩为四截。 “废话真多。”李牧收势,回刀。 秒杀。 之前脸上的那种苍白,气息不定、乏力的症状,在这一瞬间,彻底消失,重又变得气血如海,精气外溢,无比精猛。 很显然,刚才那种力衰之态,是他伪装出来,与金阳宗主一战,他根本就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力量,让风剑流剑主判断失误,被李牧爆发出来的真正力量,直接一刀秒杀。 对面天外修者皆哑然。 见了鬼了。 这个罪民土著……罪民都这么可怕吗? 他们简直都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了,现在,如果有人说李牧是英仙星区之中某个大宗门的嫡传传人----不,就算说他是紫薇星域之中一些大宗门的传人,也绝对不会有人怀疑。 这么年轻啊,就有这样宛如太古凶虎一般的战力。 要知道,诸位兵境强者被阵法压制了修为,李牧也不例外,但他却连续悍然斩杀了三大兵境强者,自身反而是毫发无损,这样的战绩,若是传到英仙星区,李牧绝对可以一夜之间,跻身星区天骄榜的前列了。 “还有谁?”李牧持刀发问。 这句话,他第四次问出来。 前三次的时候,天外修者们,都还不觉得如何可怕,但是这一次,听到这三个字,一些人的心中不由得打了个激灵,然后恐惧了起来,这句话简直就有点儿像是死神的催命符一样。 谁应,谁死。 -------- 抱歉抱歉,迟了迟了,有点卡,这一章写了三个小时。

下一篇   0451、强弩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