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5、灭杀 - 圣武星辰

0455、灭杀

轰隆! 明光仙帝从乱石堆中飞起来,头发狂舞,气势狂暴,周身缭绕着肉眼可见的力量漩涡,震怒地道:“你这是什么力量,你……” 话音未落。 李牧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前,直接再度一拳,轰在了他的面门上,直接将他的脸打变形了,再度将他打飞,撞入地下,撞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 “娃哈哈,这种感觉真爽。” 李牧悬浮在半空之中,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十指,轻轻地活动着,就好像是小孩子在感受着自己的最新的玩具一样,脸上的表情,要多陶醉,有多陶醉。 “可惜,不是自己的力量啊。”他又感叹道。 轰隆! 大地震荡。 明光仙帝掀起了大地岩石,从地下飞起来,愤怒地吼道:“这不是你的力量,是谁在借用你的肉身……” “你特么的就不能等会再出来挨打啊。” 体会完美力量并且陷入陶醉的李牧被打断之后,显得很愤怒,反手一巴掌,响亮的耳光声激荡,直接再度将刚刚冲起来的明光仙帝,又抽回到了地下去。 这样的一幕幕,直接让天外修者们,呆若木鸡。 明光仙帝直接被碾压了! 彻彻底底的碾压。 “咕噜。” 一位之前主动请缨要杀李牧的天外修者,惊骇之中,丧失了对于身躯的控制,下意识地吞了一口口水,如坠冰窟一样,通体寒透了。 有人见势不妙,开始悄悄地往后溜。 “装完逼就想走?” 李牧早就看在眼里,随手一点,就将那位天外修者,直接点爆,化作一蓬血雾,尸骨无存。 其他人顿时如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僵硬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李牧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笑了起来。 这种为所欲为的力量感觉,还真他妈的棒啊。 这时,大地震荡了起来。 那扣押着马姓老人的白骨巨掌,轰隆隆地抬起来,回到了高空之中,在天空之中掌控云气,瞬间不知道抽了方圆数百里之内的多少天地元气之力,骨质璀璨,宛如神玉雕琢,一圈圈一层层密密麻麻的大道符文流转,悬浮于天穹,遮天蔽日,威能无穷,遥遥朝着李牧,扣了下来。 原本胆战心惊如丧考妣的【魔刀】长孙长空等修者们,立刻眼睛一亮。 是啊。 明光仙帝,还有这样一招绝杀。 之前马姓老人显出本相黄金巨猿,不也是将明光仙帝当成球来打,但最后还不是被这样一掌直接就拍在了地下镇压了? 这白骨巨掌可是逆天级别的杀器杀招啊。 而面对这宛如天塌一样缓缓覆压下来的一掌,李牧的神色也略微认真了起来。 他身体像是做广播体操一样活动了下来,似乎是在适应着什么,然后,猛然伸出了一根中指,朝着白骨巨掌的掌心戳去。 轰隆! 白骨巨掌震荡,最终按在这根手指上,却像是撞在了礁石上搁浅了的大船一样,再也难以存进。 众人表情都呆滞。 一根手指? 一根手指就将那恐怖的白骨巨掌直接撑住了? 开什么玩笑? 怎么一下子强横到这种程度? 【魔刀】长孙长空、巫族少年等人,眼睛都直了,心神狂跳,难以形容的惊恐,蔓延他们的全身。 “你真的……激……怒……我了。” 明光仙帝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 他从大地之下飞出,宛如流光,快到了极点,一瞬就落在了白骨巨掌的掌背上。 他鼻青脸肿,鼻梁坍塌,嘴都歪了,极为狼狈,显然是被李牧之前的两拳打的不轻,以他的修为,竟然都不能恢复。 明光仙帝的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火焰,也不说话,催动功体,浑身密密麻麻的符文光辉宛如星河之光一样,令人睁不开眼睛,最恐怖的力量气息,搅动一层层的气流如飓浪,朝着四面八方辐射。 “明光镇魔印……镇压。” 丝毫不带人类感情的声音回档在天空上,明光仙帝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白骨巨掌的威能,暴增了一倍有余,一种湮灭万物的奇异黑色雾气,自白骨之中流溢出来,似是一条条黑色的毒蛇,朝着李牧缠绕吞噬而去。 “一千年过去,你的手段,还是只有这样一点?哞!”李牧张口说话,但发出的声音,却并非是他的语气,而是一个对于众人来说,极为陌生的声音,尤其是最后,竟然伴随着一声牛吼之声,极为诡异。 那一声牛吼之声,蕴含着神秘的力量,将缠绕过来的黑色湮灭雾气直接震散。 同时,李牧化指为拳,一收一震,轰在了白骨巨掌之上,便将强化之后的白骨巨掌,直接轰飞了出去。 明光仙帝的脸上,立刻就无法掩饰震惊忌惮之色。 “是你?”他失声道:“你果然还未走,你,你……”明光仙帝显然是对于这个声音,无比忌惮,说话的语气,竟是有些颤抖,带着一丝恐惧。 “哞,不小心睡了一觉,结果你这个手下败将,就跳出来作妖。”‘李牧’开口,带着轻蔑和嗤笑:“怎么,镇了你一千年,还不知道悔改,唉,也对,当年就该直接把你炼化,而不是只斩你一只手掌。” “哼。”明光仙帝面色铁青,眼神闪烁不定。 当年,他被斩掉一只手掌,更是被对手用他自己的断掌,化作五指山,将他镇压在五指山范围之内,让他无法逃脱,这件事情,被他引为平生大耻。 然则对手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他无法正面对抗。 过去一千年里,他徐徐图之,以本源精血,将五指山悄无声息地控制,毕竟这山乃是他自己的断掌所化,他自以为已经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将这五座山峰,化作了自己最为厉害的底牌,用来做出最后的逆转一击。 一千年,才成功。 只是,成功之后,他遇到了另外一件难事。 他无法推算和感知出来,到底当年那位大敌,是不是依旧在五指山周围。 那位敌人太可怕,强的近乎于击碎了他的道心,令他产生久久不忘的梦魇,哪怕是过去了千年,哪怕是准备了千年,明光仙帝依旧是心中有忌惮和恐惧。 当年,那位敌人说过,千年之后,了结一切。 千年期满,他再等数月,在翻覆的煎熬和推算之中,才迎来了李牧等人,然后又是天外修者。 之所以想要用李牧,来引出那位昔年对手,是因为曲王姜青鸾揭开了李牧罪民的身份,而昔年那位敌人,正是来自于星坟,也是罪民身份----虽然那一头牛,但只要是从星坟中走出来的生灵,体内都流淌着罪血,都是罪民。 罪民出了名的护短。 明光仙帝借助天外修者之手,将李牧虐的死去活来,却都没有引出这个可怕的敌人,他以为这个敌人已经离去,但是……明光仙帝没有想到,对手竟然用这种方式出现。 “不,不对,你已经离去了。”明光仙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道:“若是你真身在此,不可能借助他人身躯说话,你留在这里的,不过是一缕力量,一缕意识,哈哈!” 一念想通,他心中大定,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李牧’开口道:“哞,哟呵,过了一千年,你的脑子终于比以前灵光了一点,本王当然是离开了,否则,早就现身出来,把你打出屎来。本王哪里有时间,在这里陪着你这样的小角色瞎耗。” “一缕意识分身,也想要镇压我?”明光仙帝有一种被小觑的屈辱感和愤怒感。 “是的,你没有猜错。”那声音语气懒洋洋,理所当然地道。 说完,这声音又道:“哞,小娃娃,小老乡,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不用客气,锤爆这个老杂碎,这一次,本王用你身躯,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来到星河,我们必会再见,到时候,必有厚报。” 这话确实对李牧说的。 说完,这个声音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李牧脸上的表情,惊讶而又好奇,显然刚才那个疑似牛妖的声音说话,他也可以听到。 这个声音,就是一开始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李牧耳边的声音。 只不过,这声音给李牧的感觉,并不是很靠谱,因为他竟然说,他自己不小心,把自己封印的时间过头了,所以无法出来,需要李牧去暗中揭开封印,释放出来自己,这样就可以帮助李牧击败明光仙帝。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李牧以为,自己遇到了骗子,将这个声音归类为传说之中的魔头,但后来,明光仙帝的真面目逐渐暴露,李牧才相信了这个不靠谱的声音。 只是,李牧显然无法亲自去揭开封印。 因为他被明光仙帝盯着,根本无暇分身,一有任何的异动,都会被控制,所以,就只好自己出去卖,吸引明光仙帝等人的注意力,让清风去暗中解开地下的阵法。 说起来,在外人看来,李牧卖的是真的惨,差点儿被打死。 实际上,李牧只不过是在‘配合’明光仙帝的钓鱼而已,都是一些皮外伤,看起来凄惨,始终保持着对于局势的控制,具有随时反击的能力,要是【魔刀】等人真的下了死手,李牧是绝对不会继续卖下去的。 好在,有惊无险。 不靠谱的声音,在解开了他自己对自己布置下的过时封印之后,终于靠谱了一次,一股力量注入到李牧的体内,令李牧有一种瞬间飞仙,宛如神明一般的强大感觉。 “一缕意识投影力量分身,就想要再镇压我。”明光仙帝冷笑,道:“我先斩了这个小罪民,然后再去宇宙星河之中,找到你这头牛妖,将你碎尸万段。” 他催动白骨巨掌,法力滔天,扣向李牧。 “哈哈哈,现在还敢在我面前装逼,给你锤出屎来。”李牧大笑,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真武拳;千浪叠】轰出,一瞬间,就是二十一拳挥出。 二十一道拳影劲力叠加,化作恐怖的力量洪流,不断地轰击在白骨巨掌之中。 霎时间,漫天白色骨屑乱飞,骨掌震荡,白骨掌心之中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明光仙帝大惊。 李牧已不再给他任何的机会。 千浪叠的奥义连续施展,拳力叠加到第三十六拳的时候,白骨巨掌在轰鸣之中碎裂,巨大的骨屑乱飞,同时五根白骨手指宛如倒塌的天柱一样,朝着地面坠来…… 明光仙帝面色仓皇,右手捂住左臂,左臂断口处,有鲜血溢出。 他无法理解,李牧不过是借助别人的力量而已,竟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这种力量,发挥到如此不可思议的水准,甚至,就算是那个牛妖亲自到来,也就是如此程度吧? 轰! 明光仙帝无从躲避,直接被一拳轰中。 此刻的李牧,是无敌的。 他施展他无往不利的组合技----筋斗云配合真武拳,在体内这股力量的支撑之下,这两者都能发挥出李牧平时根本无法达到的威力境界,在外人看来,明光仙帝的身体,内一道肉眼几乎不可辨的流光环绕,不断地抽搐,不断地被轰中,似是断了线的风筝,尤其是被狂风席卷的破布娃娃,一个个清晰的拳印凹陷不断地出现。 鲜血,从明光仙帝的口鼻中喷出。 这根本就是在被吊打。 “你欠我地球生灵的血债,今日就由我来收取。”李牧毫不留情,真武拳前五式不断地轮回变化,不留丝毫后手地轰击在了明光仙帝的身上。 当力量达到一定的程度,任何的功法、战技、秘宝、招式等等,都已经成为了无关紧要的东西,唯有碾压一切的力量,才是战斗之中真正的主宰。 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显得苍白。 而李牧此时身体里所拥有的,正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力量。 明光仙帝奋力地挣扎,反击,怒吼,想要施展诸多绝杀逆转的手段,但才施展到一半,就被李牧一拳轰中,打断…… 他在呕血。 鲜血溅射长空。 随着失血渐多,明光仙帝的黑发开始转白,皮肤也变得褶皱,宛如鸡皮一样,眼神都开始浑浊了起来……他在快速地衰老。 “不,我不甘心,我……”他咆哮,似是垂死的狮子,但却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击,面对着李牧宛如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只能被动地挨打,挨打,再挨打。 很快,他就变得如同李牧等人初见他时一样,垂垂老矣,颤颤巍巍,站都站不稳,腰身过楼,肌肤如晒干龟裂的河床,头发雪白而又稀疏,露出褶皱的头顶皮肤,整个人仿佛是风中的一缕烟火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吹灭。 这样的变化,无疑是无比可怕的。 【魔刀】长孙长空等天外修者,浑身颤栗着,傻子都看得出来,明光仙帝完了,被李牧这一顿暴揍,直接被打回了原形。 “锤死他。”明月兴奋地高呼。 她觉得无比的解气。 这个老东西,不但骗她的血,还出尔反尔虚伪奸诈令人作呕,恩将仇报,真的是该死一万次,活该被打爆。 明光仙帝被李牧锤到地下,然后又打上天空,真的是差点儿捶出屎来。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明光仙帝惨笑,道:“我败了,那又怎么样?哈哈哈,你又杀不死我,当年,那头牛妖都奈何不了我,只能斩断我的手掌,将我镇压在这里,你今天又能如何?” 他修炼到了极深不可测的境界,能够冠以‘帝’这个尊号,虽然不是完全的不死不灭,但天底下能够杀死他的东西,已经是不多,哪怕是本源近乎于枯竭,亦难杀死,当年,他被那头青牛所败,比这还惨,却无法被杀死,只能是你镇压在这里。 李牧没有说话,拳势如电,连续不断地轰击在明光仙帝的身上。 然而,当明光仙帝苍老到了极致之后,再强大的力量,轰击在这副苍老的躯体上,都已经没有了效果。 这看似如朽木破布一样的身躯,就是无法将其轰碎轰爆,一个个拳印带给明光仙帝的只有疼痛,真的无法将其完全杀死,其体内有一种神秘的秩序之力流转,维持其身躯不毁,元神不灭。 “呵呵,没用的,你杀不死我……”明光仙帝喋血惨笑,完全放弃了还手,道:“你们罪民圣人,不知道有多恨我,都无法杀死我,哈哈,我曾经割下无数罪民的头颅,亦曾让数位罪民圣人尝试过痛失至亲的痛苦,曾经攻灭过无数罪民的城市,甚至毁灭过罪民开辟的根据地星球……哈哈哈,就算是恨我入骨,又能如何,我乃是不死之身,哈哈哈!” 他在故意嘲讽、挑衅和激怒李牧。 大不了再度被镇压而已。 他已经认命。 于是他故技重施,刺激对手,昔年,青牛就是被他用这种手段,刺激的差点儿发狂,最终却也无法将他怎么样。 李牧冷笑,道:“我可以斩断你的头颅和四肢,将它们分别镇压在不同的地方,让你生生世世,无法重聚,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让你永远遭受身躯分离的痛苦煎熬。” 明光仙帝不屑地冷笑道:“当年那青牛,有圣人一缕精气,才能斩断我的一只手掌,你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得到青牛的一缕力量分身,想要断我头颅和四肢?你试试看。” 李牧以自己手中的刀尝试数次,有点儿傻眼地发现,还真的无法斩断这个明光仙帝的四肢和头颅。 他意识到,若非是明光仙帝千年之前被击败镇压,消耗了太多的本源,近乎于枯竭,今天自己哪怕是得到了青牛的一缕力量分身灌注,也难以击败这个老贼。 不得不承认,明光仙帝绝对是一个星河霸主级别的存在,非常强横,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修为境界。 李牧将明光仙帝暴打一炷香时间之后,眼看再无作用,于是只能停手。 明光仙帝浑身是血,宛如死狗一样,瘫软在地上,趴着不起来,嘴里冒血,鼻歪眼斜,嘴里发出嘿嘿的惨笑,但看着李牧的眼神,却有一种无赖般的得意和挑衅…… 李牧的心里,非常之不爽。 他双掌按在明光仙帝的脑门之上,刀意宛如江河绝堤一样倾泻进入其体内,然后很快便如泥牛入海一样,消失无踪,根本无法以刀意和杀意来灭杀其元神。 “呵呵,小罪民,救你这点儿的武道意志,还是不要卖弄了,连我十万分之一都不到,想要用这种刀意杀我?再修炼十万年吧。”明光仙帝嘴里喷血惨笑嘲讽。 李牧的倔脾气也上来了。 他催动东方青帝和南方火帝之气,衍生出帝火之力,以帝火来灼烧明光仙帝的身躯…… 明光仙帝只是杀猪一样凄惨嚎叫,但却依旧是不死。 “你……嗬嗬……你杀不死我,”他尖叫:“这种皮肉之痛对我来说……算……算不了什么,总有一日,我会恢复修为,我要……我会猎杀罪民,杀光你的亲人朋友,我……” 李牧暴怒。 “我必杀你。”他尝试各种手段。 然而明光仙帝始终在无赖般地吼叫,嘲讽,挑衅,故意以各种语言刺激李牧。 突然,明光仙帝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错愕之色,旋即这种错愕,化作了极致的惊恐,道:“你……停手,你这是什么力量。”他感受到了一种恐怖的威胁。 李牧此时注入他体内的,却是【五帝长生经】之中的东方青帝之木气,一下子就察觉到了这种变化。 嗯? 这是怎么回事? 以两帝之力催化衍生出来的帝火,都无法灭杀明光仙帝,怎么单纯一种东方青帝之力,却让明光仙帝畏惧到如此程度? 李牧索性将全部的真气,转化为东方青帝之气,侵入明光仙帝的体内,仔细观察,很快就有所发现。 东方青帝之气,进入明光仙帝体内之后,竟是能够与其内体那种诡异高深、维持其不死不灭的秩序之力相融合,化作同一种能量,而偏偏这种能量,竟然如青帝之气一样,可以受李牧的控制。 这就意味着…… 李牧心念一动,操控这种力量,抽离出明光仙帝的身躯。 “你……你这是什么力量?不,你……停手,这是罪民的五帝长生经中的力量,不,这部经不可能修炼出这种气息,你……”明光仙帝惊恐万状地看着李牧,大声地尖叫。 李牧根本顾不上理会他。 因为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将那股力量抽离出明光仙帝的身躯之后,这种力量随着东方青帝之气进入到了他的体内,然后化作了极为精纯雄浑的力量,按照【先天功】的运行轨迹,自动运转一个大周天之后,化成为了他自己的力量。 只是一缕这种奇异力量的融入而已,李牧却感觉到,似乎是自己修炼了数十年一样,真气修为在疯狂地增加。 “竟然可以用这种方式,将明光仙帝的力量抽离出来,化为己用?” 李牧惊喜莫名。 他看着明光仙帝的眼神里都开始放光,像是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人形宝库一样,脑海里浮现的就是金庸老爷子天龙八部里面一种无比可怕的功法【北冥神功】,可以吸取敌人的内力为己用,三杰里的段誉和虚竹,都依靠此功法成为顶级高手,而逍遥派叛徒星宿老怪只得【北冥神功】一部分,命名为【化功大法】,也可以扬名江湖…… 命运终于向老子微笑了啊。 李牧当下更不迟疑,直接如法炮制,继续以东方青帝之气,融合明光仙帝体内的那种维持其不死的秩序之力,然后进行抽离,融合。 “住手,你这是什么邪道功法,你……”明光仙帝慌了。 可李牧怎么会听他的? 随着这种秩序之力一点一滴地被抽离,明光仙帝的生机也在一点一滴地被抽离,虽然这个过程极为缓慢,就似是大桶里的水在一点一滴地漏出,但便是一滴一滴,也中就有整桶水都漏完的时候。 明光仙帝脸上不由得浮现出绝望之色。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牧竟然掌握着这种法门。 而且,他也能感应到,李牧正在利用这种方式,增强他自己的力量。 明光仙帝清楚自己的修为何等高深,这种秩序之力,哪怕是得到一丝,对于李牧这个级别的武者来说,都是惊天动地的造化,有着莫大的好处。 这等于是割自己的肉,来喂李牧这个敌人。 他慌了,开始惊恐。 “等一等,我们可以讲条件……”明光仙帝尝试与李牧讲和,生命真正收到了威胁,他开始低声下气,道:“我有三十六种仙道传承,我知道诸多辛秘,我可以帮你,可以指点你修炼,我……” 李牧直接打断他的话,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只想你死,只有你死了,我才觉得开心。” 明光仙帝的心彻底凉了。 他知道,这是刚才他故意用言语刺激李牧,说出诛杀诸多罪民之事,已经完全激怒了李牧,再无和解的可能。 他真的是好后悔。 早知道,就不去嘴贱说那些事情了啊。 可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李牧绝对不会放过他。 “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让你如愿。”明光仙帝惨笑,表情绝望,然后老迈的脸上表情狰狞了起来。 李牧察觉到不妙,立刻抽身后退。 就看明光仙帝体内那种神秘秩序之力,开始笑容,瓦解,似是强者化道一样,朝着天地之间消弭,将他周身的物质,也都瓦解了开来,化作虚无。 明光仙帝以一种自尽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他自散秩序之力,让自己的肉身和元神,同时都随之消散湮灭,彻底地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这是唯一的选择。 否则,他的下场,就只能是成为李牧的能量源,被抽离出所有的力量之后,再凄惨地死去。 既然都要死,他如何肯让李牧得到自己的修为力量? 李牧很心疼,觉得惋惜。 要是能够将明光仙帝体内那种秩序之力都融合抽离,化为己用,那绝对是千载难逢,不,万载难逢的绝世机缘,可以肯定,到那时,自己的修为境界,绝对会一日千里,进军‘将级’都毫无悬念。 “便宜这个老狗了。”李牧余怒未休地道。 然后,他看向了【魔刀】长孙长空等人。 是时候清算另外一些账了。 ------------- 7500多字,合在一起更新了。 感谢过气懒人、疯狂的华仔、安静的咸鸭蛋、书友54025455、huhututucong、念无闲几位大大的捧场。 大家晚安。

上一篇   0454、强势逆转

下一篇   0456、一一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