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8、刀道真意 - 圣武星辰

0458、刀道真意

李牧察觉到,这个姜青鸾,实力明显不高,但是却在这样的局面之下,依旧语气轻佻中带着挑衅,明显并不怕他,难道是有什么其他的依仗? 这倒让李牧的心中,略有警惕。 但不管什么依仗,先打了再说。 “我很不喜欢你对我说话的语气。”李牧也不再多废话,直接出手,一刀斩向姜青鸾,道:“你也许有所依仗,那就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看看你的依仗,到底管不管用。” 刀光雪亮。 姜青鸾原地不动,一层弧形涟漪,在身前荡漾开来,将这一道刀光挡住。 “明光仙帝之前的威压,我都能挡住,何况是你……” 话音未落,他面色一变,一股巨震涌来,剩下的话也说不完了,被击的倒退四五步,胸口一阵窒息,面色发白。 “你可能忘记了一件事情。”李牧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地笑道:“你口中的那个明光仙帝,之前被我打爆了,能够挡得住他的东西,不一定就可以挡住我。” 李牧扬手,又是一道雪亮刀光劈出。 姜青鸾的面色变了变,直接将那枚雪白的兽牙祭出,托在掌心之中。 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那兽牙之内,一股兵器锋刃一般的惨白色光芒流溢出来,形成了一个白骨护罩一般的光圈,扭曲空间和光线,将姜青鸾之中笼罩。 轰隆! 李牧的刀光斩在惨白光圈上,震的姜青鸾步步后退,气息浮躁,但并不能将其攻破。 姜青鸾心中镇定下来,刚要说什么。 李牧却是一句话也不说,连续劈出数十刀。 刀光宛如雪崩,团团片片,雪光缭绕。 刀势之中,就有李牧刚才与【魔刀】长孙长空一战时学到的魔刀刀法,他以姜青鸾为练刀的对象,也不管是不是能够将其击杀,反正是一刀一刀劈头盖脸,不断地斩击在那白色兽牙散发出来的惨白光圈之上。 一开始,姜青鸾还面露讥诮,开口嘲讽李牧不要痴人做梦,这白色兽牙的神通不是李牧所能想象,根本攻不破。 但很快,他的面色就变了。 因为白色兽牙光罩虽然将他保护住,免于被李牧的刀光斩中,但李牧每一刀所蕴含着的力量,死在是太强太强了,巨大的反震之力,令他逐渐感觉到肢体麻木,每一次撞击,都有一种心脏都快要被震出胸腔的错觉。 姜青鸾一阵阵的头晕目眩。 “不好,再这样下去,我会被活活震死。” 他没有想到,李牧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其实,这主要是李牧此时有青牛一道武道力量分身灌注,力量处于一种狂暴异常的状态,连明光仙帝都被打爆,所以反震之力,才会如此恐怖。 而且,姜青鸾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圣者修为,在星河之中连虫境都算不上,相比之下,实力太低,无法完全发挥白色兽牙的力量,才会坐拥宝山而如此狼狈。 李牧手中的刀势,一刀比一刀紧,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重,连绵不绝,狂风骤雨一般,将白色兽牙光罩直接淹没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的感觉,流转在李牧的身体内外。 有青牛之力的灌注,李牧此时处于一种平日里不可望也不可即的力量层次之中,这种状态,无疑有助于他以一种近乎于俯瞰的角度来审视自己的刀法,将原有的刀道,与魔刀刀势,不知不觉就融合在了其中。 渐渐地,李牧手中长刀斩出,颇有一种随心所欲的感觉。 他在临阵突破。 轰轰轰轰! 仿佛是打铁一样连珠爆响,在废墟之中响起。 姜青鸾就像是一个躲在瓶子里的苍蝇一样,瓶子被不断地晃动震荡,他则在瓶子里被颠来倒去,头晕目眩,口鼻之中,已经被震出鲜血来。 突然,李牧收刀停止。 漫天刀势瞬间消失。 李牧怀中抱刀。 他的身形,似是狂风乍熄时骤然静止的大树,全身上下,连一块衣袂都不曾飘动。 从极动到极静,一瞬间转化,突兀到了极点。 姜青鸾大口喘息,心中一喜。 难道李牧体内的青牛之力,终于要耗尽散去了? 却在这时,李牧突然抬手,又是一刀斩下。 这一刀,速度不快,便是普通人都可以看得清楚,但姜青鸾却瞬间眼前一花,觉得宛如置身于尸山血海一样可怕修罗炼狱之中,吓得大叫了起来…… 刀道真意! 这是足以令星河修士忌惮和羡慕的真正大道层次的刀道真意。 一刀,血海汪洋。 轰! 咔嚓。 一丝裂缝出现在白色兽牙光圈上,似是离开了一道缝隙的蛋壳一样。 “不好……”姜青鸾大惊。 不过,李牧一刀斩出之后,收刀,再度静止,怀中抱刀,宛如大叔静立于高.岗上,一动不动,面色肃静,神色似是神游天外一样,显然是在思索着什么。 还未等姜青鸾反应过来,李牧再出第二刀。 一刀斩出,姜青鸾再度体会到了那种置身于尸山血海之中的感觉。 与第一刀的刀意相比,这种画面越发逼真了起来。 姜青鸾清晰地感觉到,周围皆是血水和尸体,流血漂橹,一片血海汪洋,到处都弥漫着难以形容的杀意,真实无比,似是神针一样刺痛他的肌肤。 他明明知道,这是李牧刀意斩出来的意境画面,但却依旧难以克制自己的恐惧,有一种堕入阎罗地狱一般的惊悚和窒息感。 这第二刀的威力更强。 咔嚓咔嚓。 白色兽牙光罩上,一层层一道道的裂缝,密密麻麻地游走出现,似是蜘蛛网一样,那可怕的刀意,透过这些缝隙,令姜青鸾肌肤如割,剧痛无比。 李牧在这一刀斩出之后,果然是再度收刀而立,静止了下来。 他双目空洞,没有焦距,宛如神游一样。 “不好,他入道了,在领悟刀道真意,再让他这么下去,我就完了……”姜青鸾真正地慌乱了起来。 而这时,李牧的第三刀斩出。 这一刀,速度更慢。 刀锋刀刃破开空气,仿佛是裂开了一张画一样,一刀将这个世界直接一分为二,打开了位面空间壁障,将姜青鸾带到了真真切切的黄泉地狱一样,尸山血海之中,飘着一片片唯美的浅红色花瓣…… “刀意越发逼真了……” 姜青鸾全力克制自己心中的恐惧。 白色兽牙泛动惨白色的光华,保护住他。 他心里很清楚,若是没有这兽牙的存在,只怕不等刀光真正降临在身上,自己瞬间就会被刀意画面中的杀意绞碎,李牧的刀道真意,已经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层次。 这个罪民少年,当真是妖孽到了极点。 咔嚓! 第三刀之下,最后的碎裂声响起,白色光圈彻底粉碎,犹如片片蛋壳一样碎裂了开来。 “噗!” 姜青鸾一口精血喷在白色兽牙上,其上流转出奇异的符文光华流转,将他包裹,一瞬间,送到了百米之外,摆脱了李牧这第三刀的致命杀机。 “李牧,这是你逼我的。” 他脸上浮现出阴狠之色,大吼道:“我原本不欲动用这个手段,但是……现在看来,要提前揭开这一张底牌了。” 姜青鸾高举白色兽牙,念念有词。 一道淡白色的光华,从兽牙之中飞出,朝着李牧射来。 李牧本能地挥刀格挡。 但奇怪的是,这白色光华,能看见,却摸不到,似是虚无,宛如光线一样,不管是刀意,还是精神力,还是真气,都无法抵挡,一下子就射在了李牧的脖颈部位。 然后,一种被勒住了脖子的古怪感觉,瞬间出现。 李牧还未反应过来,骤然只觉得一缕很古怪的力量,从喉头下面的一件物件上流转出来,旋即瞬间弥漫全身,接着他体内的青牛武道分身之力,迅速地流逝,仿佛是一碗水倒入了沙漠之中,转眼就无影无踪。 古怪的事情不止于此。 不仅仅是青牛武道分身灌注的力量,便是李牧自己修炼出来的青帝、火帝和黄帝这三种属性的真气,亦是如泥牛入海一样,转瞬消散无影。 李牧体内的所有真气力量,都不见了。 他惊讶地低头。 却看到,一件物件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光华,在胸前闪烁出一个古怪到了极点的奇异神秘符号,正是它,将自己体内的一切真气之力,完全都封禁了。 李牧皱眉,下意识地朝着王诗雨看了一眼。 王诗雨瞬间面色煞白。 怎么会? 她难以置信。 因为这个物件,正是之前在还未进入神墓时,她亲手系在了李牧脖子里的那枚平安符,是她的义父八贤王从北宋皇室中求来的平安符。 可这平安符,为什么竟然会被南楚曲王姜青鸾的白色兽牙所引动? “让你戴上这枚符,我真的是颇为费了一些功夫,原本,这符要等你再成长一些,在更为关键的时刻再用,毕竟我很看好你,想要在你的身上投资,不想杀鸡取卵,今日还不想杀你。” 姜青鸾有些喘息,施展咒法引动这一枚‘平安符’,显然是耗费了他不少的精气神。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脸上重新出现那种虚伪虚假的微笑。 “但是,我没有想到,你连【白骨之牢】都能斩破,逼得我用这个手段,”他脸上的神色,重新又镇定了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诮和嘲讽,微笑道:“既然你这么妖孽,那我只好尊重一下你的潜力天赋,提前引动【失真符】,将你除了,呵呵,没有了青牛的武道分身之力,连自己辛辛苦苦修炼的真气都在一个时辰之内无法调用,眼睁睁等死,是不是觉得很绝望呢?这种眼看着一场神话般的胜利近在眼前却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的感觉,不好受吧。” --------- 开了一天车了,太累了,写的很慢,所以没有第二更了。 明天三更,把今天这一更先补上。 然后做一下细纲构思,下个月之前,把昨天欠的2章补上。大家晚安。

上一篇   0456、一一清算

下一篇   0459、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