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5、狙击 - 圣武星辰

0045、狙击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他一出现,整个清风寨之中,还有突然被无形的手掌按下了消声键一样,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无数的寨众喽啰,用敬畏、崇拜、炙热的眼神,看向这个撑起了清风寨一片天的男人。 “召集血骑,即刻出发,我要血洗太白县。” 武彪的声音,低沉而又嘶哑,一如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凝聚在天空之中的血云一样,酝酿着可怕的雷电风暴。 “寨主,夜行的话,会损耗马力……”一位血骑喽啰头领一怔,下意识地开口建议到:“不如等到明日一早,只需两个时辰,就可以赶到太白县城……” 咻! 一道血色刀光一闪。 这个平日里颇受武彪重视的血骑头领的脑袋,就冲天飞了出去。 武彪缓缓地收回手中的马战巨刀。 所有人噤若寒蝉。 一边的二当家,是一个谋士一样的角色,相貌清癯的中年人,据说曾经是一个失意的秀才,一见这种情况,连忙大喝道:“寨主命令,你们还没有听到吗?快去准备,寨主不想再说第二遍……血骑出发之后,六弟你整备步战队,清风寨所能可战之人,全部都出发,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太白县,到时候,寨主应该是已经攻下了县城,尔等可以在县城之中纵情洗劫杀戮,为所欲为……” 他这一番话,所有的喽啰都兴奋了起来。 清风寨虽好,毕竟是苦寒之地,哪里比得上太白县城之中的富饶,只要一想到太白县城之中那美丽的女子少妇、抢不完的金银珠宝、吃不完的美食酒肉,每一个喽啰都觉得兽血沸腾了起来。 很快,血骑集结完毕。 武彪翻身跨在自己的坐骑【九鼎菊花豹】上,面色冷酷,道:“都给我记住了,攻入太白县城,鸡犬不留,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全部都给我杀绝,我要他们,为我的儿子培养,你们之中,要是谁敢心软,饶过一个人,不,就算是放走一条狗,我也会让他明白,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所有寨众喽啰都大声地应命。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都是亡命之徒,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根本不会有什么心软之说。 “大哥,那个断水流如何处置?”一边的三当家问道。 “断水流,还有那个李牧……”武彪冷哼了一声。 他的嘴角,划起一丝残忍无比的弧度,没有再说什么,但是谁都听得出来,他话语之中,那种阴森如来自于地狱深处的可怕恶魔之潮一样。 马蹄声轰鸣。 四百血骑犹如暗夜之中狂涌的邪恶之血一样,窜向了月色大山之中。 …… …… 汉岔道口。 月色如水照深山。 时间在双月经天之时,悄然流逝。 李牧宛如一块山石一般,四肢身躯一动不动。 他正在修炼【先天功】。 这一门老神棍传授的神仙功法,在过去的每一天时间里,李牧都是勤修不辍。 月光犹如银辉,洒落在李牧的身上。 仔细观察的话,李牧的身体如老树枯枝千年岩石一样,近乎于毫无气息,唯有胸部有微微的起伏,当他呼吸的时候,口鼻汲取天地之间的灵气,气流在他的身边形成了一个无形的漩涡,吸气的时候,周围的树叶、青草微微向他倾斜,而呼气的时候,则又朝着相反的方向倾倒。 就连月光,似乎都更加喜欢朝着李牧洒落。 他的身体表层,凝聚着一层淡淡的月辉,身体犹如在自动发光一样。 而且在每一次呼吸的时候,李牧都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吸入的清气犹如暖流,在自己奇经八脉和四肢百骸之中游走,如淙淙溪水流过沙地,冲刷土层泥沙阻塞一样,而大概运行一周之后,这种清气的暖意逐渐消散,变得冰冷了起来,如退潮一般,退回来,带着杂质,化作浊气,从口鼻之中呼出去。 一吸一呼,循环往复。 清气入,荡涤身体,携带杂质,化作浊气而出。 后天之躯,便在这样的一呼一吸之间,不断地提升开发着。 这种感觉,与这个星球上各种修炼内气的武道秘策之中,所描述的内气运行周天的感觉一模一样,但问题是,只有在李牧修炼【先天功】的时候,才会出现,而不是像这个星球的武者一样,每一次修炼之后,都可以将内气留在体内,化作己身的力量,而李牧修炼完【先天功】之后,这样的热流会完全消散,不会再体内停留一丝一毫。 这就是症结所在了。 按照老神棍的说法,【先天功】共分为十二层,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妙用,与【真武拳】有着相似的奥义,但相比较【真武拳】,【先天功】的修炼速度要更慢一点,所以李牧如今第一层还未臻至圆满。 【先天功】与【真武拳】,更像是内功与外功的区别。 李牧无法确定,等到第一层大圆满之后,无法蓄住内气的状况会不会改变。 但即便是如此,【先天功】对于李牧身体的改造,以及带给李牧在其他方面的增益,已经是无比恐怖,比之【真武拳】也丝毫不逊色。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强。 转眼,又是一个小时过去。 李牧的精神和体力状态,都达到了一个巅峰。 他突然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 汉岔口西南方向的道路深处山岭中,突然惊起了黑乎乎大一片飞鸟,扑棱扑棱地扇着翅膀,四下慌乱逃窜,在寂静的深夜之中,显得无比刺耳显眼。 来了。 李牧听力惊人,隐约已经听到了马蹄声如急雷一般在那山道深处传来。 “比小书童清风计算的时间,要早了一个小时。” 他缓缓地解下背后的包袱,将涂成漆黑的银弓取出来。 月色下,墨汁吸收了光华,银弓并不反光,所以也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被发现。 精钢打造的狼牙大箭箭杆上,也涂抹了黑漆,箭羽的位置,之前的真羽已经去掉,取而代之的是三棱形的钢翼,这是李牧根据地球上一些热.兵器造型,专门让工匠打造改制的,一般的弓和一般的弓手,根本无法使用这种重箭。 但李牧并非是一般人,银弓也不是一般的弓。 他将二十支狼牙大箭,齐齐摆放在自己的身前,取出一支,搭在弓弦上,并没有着急开弓,而是继续注视着下方的山道。 月色朦胧,远处,马蹄声越发清晰了起来。 李牧所在石峰的位置,距离韩岔道口约有百米,即便是居高临下,一般合意境的武者就算是运气于双目经络之中,也很难在月色之下看清楚。 但李牧因为【先天功】对五官感知的改造,双目简直就如同是高倍望远镜一样,随着瞳孔扩张收缩,仿佛是自动调节焦距,短暂的适应之后,很快几百米之外山道上,一切都在他眼中清清楚楚。 山道上,四百血骑仿佛是邪恶之血一样汹涌翻滚而来。 所过之处,尘土飞扬,惊飞了无数的倦鸟。 “怪不得……”李牧看到这一幕,若有所思地点头。 清风寨的人马,要比小书童清风预计的时间更早来到韩岔道口,原来是因为对方不惜马力疯狂赶路,这种月色山道之中,狂奔中的战马很容易出现失蹄现象,一旦控制不好,那就是一场‘交通事故’,损伤马匹和骑士,看来【一刀断魂】武彪要比小书童想象的更加疯狂。 血骑洪流,汹涌而来。 “那应该就是【一刀断魂】武彪了。”李牧的目光,落在了最前面那个铁塔一般的血刀巨汉的身上,即便是隔着数百米远,在看到这人面貌的瞬间,他依旧感觉到了一种压力。 用地球上武侠小说中的话来描述,就是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气机牵引,像是磁场一样。 而更让李牧感到意外的是,武彪胯下的坐骑,竟然并非是战马,而是一头要比战马更加庞大和凶猛的异种豹子。 这头豹子怪异到了二级店,黑色皮毛之上有一朵朵橘黄色的斑点像是菊花开放一样,足有两米高,三四米长,矫健到了极点,披着简单的兽甲,驮着武彪这样的壮汉,外加一柄两米长的血色巨刃,依旧穿梭如飞,要比血骑的精锐战马更加快速敏捷。 “酷啊,要是搞过来,骑着这样一头史前巨豹子回地球,可以装一个大大的逼啊。” 李牧的眼睛都亮了。 他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中,竟然还有人将这种豹子当做是坐骑的,简直就像是在李牧的脑海之中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一样,既然可以骑豹子,那是不是什么变异狮子啊、蜥蜴啊、蛟龙啊什么的,都可以驯化为坐骑呢? 他兴奋了起来。 一兴奋,就忘记了害怕。 李牧算准了距离,抬臂,拉弓,深吸一口气,第一支狼牙大箭对准了血骑队伍最前端那个骑着菊花豹的男人。 ------- 今天出院,中午没赶回来,所以更新晚了点,大家见谅

下一篇   0046、神箭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