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0、怕了? - 圣武星辰

0500、怕了?

这个‘一切强者’里面,到底包不包括金翅大鹏鸟和李牧? 在很多人看来,是包括的。 昔年,天地灵气潮汐还未恢复,李牧打出了无上威名,一人之力镇压了神州大陆数年,无人敢挑衅。 但毕竟已经是过去式了。 如今,大环境变了,李牧的奇迹,似乎也走到了尽头? 除此之外,金翅大鹏鸟在渡劫时受了伤,还在巩固境界,它的表现,与这位名为南宫羽的南宫世家天才比起来,相形见绌,所以似乎也不是南宫羽的对手。 隐约之中,南宫羽有取代李牧,成为天下第一的趋势。 先后两个强者破碎虚空,这是超级大事件,对于神州大陆来说,就好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扔进了两个石头,溅起巨大的涟漪,水面变得不再平静,大陆各方暗流涌动。 相对于妖族一直以来的低调和无为处事,南宫世家因为南宫羽而名声大振之后,势力毫无悬念地开始急骤膨胀了起来。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南宫世家从昔日半隐藏于地下状态,迅速地走到了台前明面上,吞并了北宋境内的数个武道宗门,打破了之前李牧定下的各大武道宗门之间,不允许相互攻伐的禁令。 南宫世家在强势崛起。 很多人也将这种行为,视作是南宫世家对李牧的一种试探。 昔日李牧毕竟积威极重,哪怕是南宫世家有了一位破碎境的存在,也不敢轻易就真的去硬刚李牧,灵气复苏的大环境之下,李牧也是有可能突破的,不可能别人实力都提升了,而李牧还在原地睡大觉。 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各方瞩目之下,太白城并未对南宫世家的‘逾矩’行为,做出任何的反应。 尤其是李牧本人,依旧深居于刀庐之中,不曾现身。 这时,一些风气就吹了起来。 “李牧怕了。” “属于李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太白城已经私底下,向南宫世家臣服了。” “李牧并未突破,他昔日太过于勇猛精进,基础不牢,且数次大战中,受了重伤,留下了后遗症,实力不仅没有增进,反而有所滑落。” 各种各样的传言,或者有心,或者无意,开始在各大势力之间流传开来。 各方的观点,变化不一,但有一点,却可以百分之百确定---- 李牧并未破碎虚空。 破碎这一个世界的虚空,乃是逆天之事,会被天道意志所惩罚,所以一定会诞生天劫,自古以来,每一个破碎虚空的强者,都要撑过天劫,经受洗礼,才能彻底蜕变。 而如果无法撑过天劫,则只能被天道意志抹杀。 这是铁律,自古以来,没有人可以躲得过。 太白城的上空,并未出现天劫雷云,所以可以完全确定,李牧并未渡劫,还未进入破碎虚空境界。 虽然李牧昔日大大小小的战役,基本上都是以弱胜强,跨越境界斩杀对手,令人闻风丧胆,也是李牧的威慑力所在。 但破碎境乃是一道天堑, 自古以来,还从未听说过,有破碎境以下的武者,可以战胜破碎境,便是巅峰大圣,也不可能做到。 因为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力量、修为和招式功法的差距了,而是大道层次上的差距。 这也是南宫世家的底气所在。 正月十五,双月齐圆。 又有大事发生。 南宫羽一人单剑,前往十万大山之中,挑战金翅大鹏鸟,用这位新晋的妖族破碎虚空境强者,来磨砺自己的剑,为挑战李牧做准备。 从这个角度来看,南宫世家的这位绝世天才,的确是对李牧非常重视。 这一夜,十万大山之中风雷交加。 山中,天道之力流转,力量波动宛如惊涛骇浪一样,朝着山脉之外辐射,一道道宛如天剑一般流转的剑光,照应虚空,直冲星斗,可怕到了极点。 战斗的余波溢出。 一座座山峰倒塌,大量的山中生物外逃。 有心观战的各方强者,根本不敢深入大山,只能在外面远远地外面远眺,收获不一。 天明,双日缓缓升上天空。 南宫羽虽然衣衫略有破损,但雄姿英发,气势逼人,从走出来,环视四周的围观者,大笑一声,化作流光而去。 最终,传出来消息,两大破碎强者之争,却是南宫羽胜出,金翅大鹏鸟落败。 四方震动。 南宫世家瞬间坐实了天下第一世家的名头。 三大帝国,九大神宗成为了过去式,风流被雨打风吹去。 如今神州大陆上,也就唯有太白城,才勉强与南宫世家能够隐隐并立。 但这种并立,显然是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如果李牧久久不能破碎虚空,那在这个灵气充沛的大时代里,被淘汰将会是注定的结果,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武道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而南宫世家也不断地做出一些小动作。 比如在北宋举办了一次武林大会,要推选武道盟主,号令天下,比如与岳山派有了一些摩擦,比如一位南宫世家的弟子,在大月国的十城九地拔剑杀人。 这被认为是确凿无疑地向李牧发出挑衅。 然而太白城之中,传出来的消息,是李牧依旧在闭关,还未出山,也不知道是真的闭关,还是在躲避着什么。 但这样的姿态,无疑让各方愈发地认为是李牧怕了,自知不敌,所以才龟缩在太白城之中。 “我南宫世家的家主,将迎娶北宋第一美人还珠郡主。” 又一则爆炸性的消息,从南宫世家放出来。 南宫世家家主今年二百四十九岁,名为南宫纯良,昔日也是神州大陆上有名的强者之一,是破碎境强者南宫羽的而父亲,传闻生性风流,妻妾成群,膝下有数百子女,是有名大种.马,喜好收集天下美女享用。 消息传出,各方都惊动了。 “这是要强娶吗?”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是要逼李牧出来,谁不知道,当年李牧为了这位还珠郡主,斩杀北宋晋王,这位君主与李牧之间,是有情缘的。” “南宫世家这一手很无耻啊,但也歹毒。” “这种事情,李牧要是还能忍,那就真的从武道神话成为了天下笑柄了。” …… 太白城中。 群情激奋。 吹拉弹唱四人组都很愤怒。 “一个刚刚破碎的蠢货,不知道力量为何物,刚从虫卵里爬出来的虫子而已,就敢挑衅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小主人,我去将他的头颅取来。” 一字眉愤怒地向【小圣公子】清风请命。 如今太白城中的一切,都是清风掌管大局。 清风摇摇头:“再等等。” 过去半年,李牧在刀庐中闭死关,显然是修炼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清风有一种预感,公子爷快要大功告成出关了。 …… 天妖府。 “鹏兄以为,李牧会再度冲冠一怒为红颜吗?” 瀑布水榭边的凉亭里,妖主【小妖】与金翅大鹏鸟隔着棋盘相对而坐,喝茶下棋,悠闲悠然。 “呵呵,妖主其实是想问,李牧与南宫羽谁更强吧?”金翅大鹏鸟的外形是以为金发金眉的中年人,剑眉斜飞入鬓,明显的鹰钩鼻,五官立体感极强,闻言淡淡一笑。 妖主落棋,道:“也可以这么说,鹏兄以为呢?” 金翅大鹏鸟微微一笑,道:“南宫羽自寻死路而已。” “哦?”妖主眼睛一亮。 他的修为,不过是大圣境,这几年亦有增进,但未突破,还未进入破碎境,所以有些东西看不清楚,看不明白,道:“何以见得?莫非是李牧早已晋入了破碎境?不对啊,并未有天劫……” 金翅大鹏鸟再度落子,道:“李牧的确是未进破碎境界,但此人,是个怪胎,实力高低不可以常理来算计……坦白说,我怀疑如今这灵气鼎盛的黄金大世,与他有关,妖主可还记得,当日我应劫,几乎失败,关键时刻,天劫之雷后力不济的情况吗?” 妖主【小妖】点点头。 金翅大鹏鸟道:“当时,你们都在雷劫之外,看不分明,但是我却看到,正是一道刀光,斩弱了最后的劫云,暗中助我,我才能渡劫成功。” “什么?”妖主【小妖】面露惊色,这的确是不为人知的辛秘,他略微一想,越发震惊,道:“刀光?鹏兄的意思,莫非是……” 金翅大鹏鸟点头,道:“没错,应该是李牧暗中助我渡劫成功,当今之世,能够一刀劈开天劫雷云的人,除了李牧,还有谁?” “这……”妖主【小妖】强忍心中的震惊,道:“李牧为何要出手帮助鹏兄?你与他是旧识不成。” “并非旧识,”金翅大鹏鸟叹了一口气,道:“只怕是此人的眼光格局,已经远超这一届的天地,纵眼星河了。” 这位数千年以来第一位破碎虚空的神州大陆强者,语气之间,对李牧颇为推崇,带着一丝淡淡的敬意。 他道:“李牧让我度过雷劫,大概是要打开这一片天地冥冥之中的什么禁锢吧,他在观察一些东西,之前数千年,神州大陆未有成功破碎虚空者,不仅仅是灵气不足的原因,于这种禁锢有关,而一旦打破了这一层冥冥之中的阻隔,就像是在堤坝上开了一个口子,后人再破碎虚空,就会变得容易一些,南宫羽不过是其中一个运气好的幸运儿而已,可怜他却不自知,反而要去挑衅李牧,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妖主【小妖】若有所思。 --------- 第一更,今天还有2更

上一篇   0499、破碎虚空

下一篇   0501、刀庐刀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