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1、刀庐刀仆 - 圣武星辰

0501、刀庐刀仆

正月二十八。 距离南宫世家强娶还珠郡主所约定的日期,还有三日。 建立在昔日临安城盆地南侧百里的北宋新城中,局势一片混乱,才平静了不到两年北宋,因为南宫世家家主南宫纯良来到新都,而变得宛如开水一样沸腾了起来,各方势力,王公大臣,都想要接触这位新兴霸主,释放善意。 南宫世家的高手,直接在皇宫之中驻扎。 家主南宫纯良与北宋人皇平起平坐,姿态极为高调。 北宋皇室人人敢怒不敢言。 如今的南宫世家,已经凌驾于皇权之上了。 而当世第一人南宫羽却并未现身。 “我南宫家的战神,正在温养剑意,准备进入星河。当然,在离开这一方世界之前,他会解决掉一些障碍。” 南宫世家的人得意洋洋地对外宣称。 所有人都明白,所谓的‘障碍’指的是谁。 时间流逝。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空气之中弥漫着的紧张气氛。 …… 八贤王府。 “雨儿,你逃吧。”八贤王正在劝说王诗雨。 昔日因为李牧的事情,他一时糊涂,利用了女儿,心中就愧疚,此时,只想义女能够平安离开,哪怕是搭上整个北宋皇室,他也无所谓了,如今的北宋已经是名存实亡,他也看开了。 王诗雨一系白色宫装,坐在梳妆台前,动作轻柔地梳头发。 两年的时光流逝,并未在北宋第一美女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是让她出落的更加光彩照人,十八岁的美少女,正是一生之中颜值的最巅峰,尤其是在两年之前的神墓之行后,王诗雨的身上,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魅力。 “义父,放心吧。”王诗雨回头微笑,道:“这件事情,您不要再去操心了,我自有主张。” 说话之间,外面传来脚步声。 家丁慌慌张张地传报,却是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纯良亲自到访,不等通报,直接闯入了王府之中,来到了王诗雨静修参禅的后花园中。 “啊,果然是绝世美人。”南宫纯良表面上看起来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面目倒也算是英俊,看到王诗雨的第一瞬间,脸上就露出了惊艳之色:“要比画像上的更加美丽一千倍,不,一万倍。” 王诗雨看着这个飞扬跋扈的古世家家主,叹了一口气,道:“活着不好吗?” 南宫纯良微微一怔,旋即大笑了起来。 “你是说,那个李牧会再来救你?哈哈,小美人,今日不比往日,李牧已经是惊弓之鸟,靠不住的,你的心里,还有他?嘿嘿,没关系,反正我想要得到的,只有你的身体,并非是你的心,占有心有所属的女子,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令男人兴奋的事情。”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跋扈之态,甚至有些刻意。 王诗雨淡淡地道:“南宫世家的家主,也不过是一个无礼的暴发户而已,两年之前,你南宫世家在李牧的面前,瑟瑟发抖,正眼都不敢看他一眼,如今,却是如此趾高气昂嚣张跋扈,须知,多行不义必自毙,聪明反被聪明误。” 她说话的神情姿态,宛如九天之上的神女,在俯瞰鄙夷一个毫无礼数的乡巴佬一样。 南宫纯良掌管南宫世家近百年,也算是旧居高位之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被这个丝毫不通武道的年轻女子一看,心中没有来由地产生出一种惴惴之意。 “嘿嘿,好,很好,希望洞房之夜,你还能以这种姿态,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南宫纯良眯着眼睛,冷笑了起来。 一个女人而已,再美,也不过是男人的附庸。 …… …… 两日后。 云巅,明月。 华丽的飞舟,飘荡在白云之间。 “哥,为何如此拐弯抹角,不如直接杀上太白城,直接解决了那李牧那个怂人?” 一位身穿华服的年轻人,容貌与南宫羽有些相似,站在船头的甲板上,眼睛里闪烁这狂热崇拜的神色,看着一身青衣屹立在船头的南宫羽。 南宫羽微微皱眉,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道:“太白城中,有天道大阵,我看不懂,贸然闯进去,并无把握,李牧此人,绝对不能小觑。” 家臣道:“可是哥,你已经是破碎虚空之境,已经是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不是嘴巴说出来的,是刀剑斩出来的,破碎虚空也不是神。”南宫羽神色平静,道:“云弟,没有交手过,永远不能小看对手,我与李牧并无太大的仇怨,这一次逼他出山,对付他,也不过是想要在离开这个世界前往仙界之前,为我们南宫世家,彻底解决掉这个不安定因素而已,只有李牧死了,南宫世家才能真正统一大陆。” 南宫云不信服地撇撇嘴。 他此时已经颇有了目空天下的跋扈之态,神州大陆一共两个破碎境界的强者,金翅大鹏鸟已经败给了自己的哥哥,那个李牧,算什么东西,连破碎都不是,早晚都得死。 “哥,你杀了李牧之后,把那太白城送给我吧。”他又兴奋了起来。 南宫羽看着他,有些无语,但还是点头道:“好。” 身为家主的南宫纯良妻妾成群,子孙无数,唯有这个南宫云,与南宫羽是同父同母的兄弟,所以作为哥哥的南宫羽,是纯正的血缘关系,两个人的兄弟感情,想来很好。 一直以来,都很照顾和迁就南宫云。 可惜南宫云性格纨绔,并不上进,属于烂泥扶不上墙。 “哥,万一明日那个李牧不出现,那该如何?”南宫云又道。 南宫羽笑了笑,道:“他一定会出现。” 他可以确定,李牧必定会出现,作为对手,他很看得起李牧,那是一个骄傲的男人,哪怕是战死,也不会退缩。 他对李牧的评价相当高,还在金翅大鹏鸟之上。 这是他突破到了破碎境之后,产生出的一种直觉,也是他之所以准备了这么久,甚至先选择了金翅大鹏鸟作为练剑的对象,然后才对付李牧的原因。 明日,必有一场绝世大战。 南宫羽对这一战,抱有巨大的期待,也很有信心。 所以,今夜,他才会带着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夜游,聊聊家常,放松心情,调整状态。 人生之中,有几次可以站在巅峰的荣耀? 离开这个世界,他将踏上茫茫仙路,星河之中,一切都是从头开始,这一战,只不过是他踏上仙路的辉煌开始而已。 飞舟在夜色之中,飘荡在云层之间。 转眼,黎明在即。 突然,南宫羽面色一变,朝着前方虚空之中看去。 “哥,怎么了?”南宫云下意识地问。 就在这时,一道悠扬而又奇特的二胡声音,似是穿越了无尽虚空,跨越了千山万水而来一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如泣如诉,如怨如咽。 这二胡声响起的瞬间,飞舟之上的所有人,心中骤然一荡,似乎是心湖之上,被人强行砸出一层层涟漪。 “什么人?” 南宫羽浑身气机一散,将整个飞舟都护住,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二胡之音,令他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压力。 奇异的音调继续。 就看前方的白色云层似是铜炉中的积雪一样迅速消失,飞舟上的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身形瘦高宛如竹竿撑着衣服一样的身影,缓缓地凌空走来。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瘦高男子开口,冯虚御风,衣袂飘飘,颇有一种仙风道骨。 “南宫世家飞舟在此,哪里来的野狗,竟敢在这里装神弄鬼?”南宫云沉不住气,首先开口,直接骂道。 南宫羽暗叫一声不好,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嘿嘿,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蛆虫,南宫世家很了不起吗?”瘦高男子一张马脸上,浮现出一丝杀意冷笑,二胡琴弦微微一震,发出一声闷响。 南宫云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瞬间砰地巨震了一下,仿佛是要震出胸腔一样,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窒息感传来,死亡的感觉侵袭,若非是身边的南宫羽一手按在了他的心脏部位,只怕是他已经心脏爆裂神魂消散而死了。 他如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冷汗,惊魂未定,然后怒而嘶声道:“你……竟敢对我出手,你……哥,给我杀了他,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南宫羽挡在他身前,面色凝重,亦有杀机在眼眸之中流转,道:“阁下何人?” 他从未听说过江湖上,有这样一号人,实力之强,令他亦感觉到压力。 “太白城刀庐中小小的一名刀仆而已。”瘦高竹竿男子阴测测地一笑,满脸是那种反派不怀好意的笑,道:“我家主人听闻南宫世家打破禁令,要征战天下,特意命我送来一缕刀意,请你一观,也好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太白城刀庐? 李牧? 南宫羽一下子就反应过来。 让他惊讶的是,如此高手,便是九极中人也远远不如吧,但却只是太白城刀庐之中的一名刀仆? 这时,一缕刀光,自瘦高竹竿手中的一块玉诀之中,飞射出来。 刀光雪亮,宛如九天星河自宇宙虚空之中斩落凡尘,直冲飞舟而来。 舟头,南宫羽背后长剑铮铮而鸣,爆发出璀璨神芒。 他反手拔出长剑,宛如掌控天地在手。 身形一闪,南宫羽已经来到半空中,浑身凌厉无比的剑意气息流转开来,璀璨夺目,盖压朝阳之芒,宛如神人一般,朗声大笑道:“就以一缕刀意,想要战我?李牧也未免太自以为是了,也好,今日我且先斩他一名刀仆,以正破碎之威严!” ---------- 第二更,还有一更

上一篇   0500、怕了?

下一篇   0501、两颗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