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2、还有三个 - 圣武星辰

0502、还有三个

南宫纯良心中一颤,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真是的羽儿,怎么可能?” 他再三确认之后,仿佛是被雷劈了一样,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只觉得天都塌了下来,全身上下的力气一瞬间被抽了个干干净净,手一抖,玉盒就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 两颗人头滚出来,沾染泥土。 这时,其他人也察觉到了不对。 “那不是……南宫羽?” “天啊,我没有看花眼吧。” “南宫羽死了?” “怎么死的?” “莫非是……” 虽然晋入破碎虚空境界时间不算太长,但作为这几个月以来的风云人物,南宫羽的知名度极高,画像也在各大势力之间传播,因此有人一下子就认出来,滚落地面的两颗头颅,其中之一正是‘天下武道第一人’南宫羽。 短暂的寂静之后,八贤王府之外,所有人都炸锅了。 所有人的心中,都掀起了滔天骇浪。 这种感觉,就像是九重山岳从万米高空重重地砸落在海面上,溅起了千万重飓浪,令所有人都一阵阵眩晕。 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羽被杀了? 南宫世家的‘跨海紫金梁,撑天白玉柱’,当世破碎境第一人南宫羽,就这样死了? 那瘦高竹竿男子,刚才自报家门是谁来着? 刀庐刀仆? 这岂不是说……李牧出手了? 南宫羽是死于李牧之手。 一连串的信息瞬间自然贯通,很多人一下子,就大概明白了前因后果,瞬间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今日的一切,骤然变得像是一个笑话,一出闹剧。 南宫世家强势崛起,迫不及待地就想要雄霸天下,锋芒第一时间选择了对准了昔日的天下第一刀李牧,想要踩着昔日的最强者上位,这样的想法固然没有错,但问题是,他们低估了李牧的实力。 南宫羽一死,等待南宫世家的命运,不只是树倒猢狲散,更会出现如雪崩坍塌一般的下坠。 没有了南宫羽这个破碎境第一人的强者坐镇,南宫世家在这些日子里因为太高调、太狠辣而得罪的各方势力,都足以将这个千年古世家如蚂蚁啃象一样一点一点地吞噬干净。 更何况,南宫世家得罪的最可怕的人,乃是天下第一刀的刀神李牧啊。 以往,与李牧为敌的人,都给埋葬了。 而北宋皇室的人,在看到了南宫羽的人头之后,短暂的震惊,便是难以掩饰的狂喜,以及解气爽快。 南宫纯良呆立在原地。 他一瞬间仿佛是苍老了数百岁一样,精气神全无,哪里还有之前那种义气奋发,小看天下群雄的霸气和嚣张? 再看那些原本骄横不可一世的南宫世家弟子,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至极,一个个如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如临末日,一些人已经心中惶恐,开始悄悄地朝着人群里钻,想要直接开溜了。 “师父,师父,怎么办?”孔钢满脸的惊恐。 南宫纯良如死人一个,无法回答。 一旁的张瀹,此时也惊呆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此时捏着八贤王脖子,就像是捏着一块火红的烙铁一样,心中的惊恐难以言喻,连忙将八贤王放开,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王爷,我……” 八贤王落地,大口咳嗽。 立刻就有王府侍卫冲过来,将八贤王扶住。 张瀹师从南宫纯良,也是一个狠角色,眼看八贤王逐渐缓过气来,面色不善,他心中发狠,自知是必死无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然而刚刚升起这个念头,整个人就被一股奇异的气机锁定。 那自称是刀庐刀仆的瘦高竹竿一样的男子,似笑非笑地看过来,一个眼神而已,令张瀹心中,陡然凉气乱冒,一动都不敢动! 那些架住赵霁正要穿透肩胛骨的南宫世家弟子,也一个个慌了神,之前狗仗人势,现在骑虎难下,扶着赵霁,也不知道怎么做,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我家主人说,南宫世家需给还珠郡主一个交代,只要郡主满意了,他不会再追究这件事情。”刀仆竹竿看着南宫纯良,淡淡地道:“你明白吗?” 南宫纯良如梦初醒。 他看着高瘦竹竿男子,眼神复杂,多有惶恐惊惧之色,但却兴不起丝毫的仇恨之意。 南宫羽死了,家族最出色的子弟死了,他的儿子死了,他心里愤怒惶恐,但却不敢流露出丝毫的报仇之念。 因为南宫世家乃是千年大世家,底蕴不俗,传承这么多年,自有其生存之道,能屈能伸,此时不顾一切悍然一击,必然导致南宫世家从此断绝。 只要南宫世家生存下来,那就有再度崛起的希望。 也许可以培养出第二个,第三个南宫羽。 但若是南宫世家完了,那一切可能都消散了。 “我……明白了,我南宫世家……错了。”南宫纯良面容苦涩,低头,姿态很诚恳。 这一低头,意味着之前大陆上关于‘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的争论,彻底画上了一个句号。 答案水落石出。 太白城实在是太可怕了。 在外界看来足以引动整个神州大陆数千年气运的超级大事件,对于李牧来说,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无聊,甚至都懒得亲自出面,随便打发出来一个刀仆而已,就解决掉了一切。 相比较之下,南宫世家在这些日子里的趾高气昂,目空一切,像是一个笑话。 而那些讨论谁高谁低,曾为李牧叹息的人,也像是一个笑话。 至于那些主动追随、结交南宫世家,为此甚至不惜推波助澜,暗中诋毁李牧,看衰太白城,引导舆论风向,卖力地向南宫世家表现的各大势力、宗门,更像是一个大大的笑话。 南宫羽是如何死的? 没有人知道。 这个问题甚至都已经不太重要。 重要的是,南宫羽死了,李牧活着。 瘦高竹竿男子目光从南宫世家众人身上扫过,面色讥诮嘲讽,淡淡地道:“像是我这样的刀仆,刀庐之中,还有三个,所以,不要去做那些愚蠢的事情,便是这天下所有的宗门、世家、帝国都联合起来,也挡不住我太白城随意一击。” 说完,他转身而去,一步踏出,身形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八贤王府之前,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许久,南宫纯良脸上出现决绝之色。 当着千千万万人的面,在千万道目光的注视之下,他猛然转身噗通一声,跪在了八贤王府的大门口,大声地道:“罪人南宫纯良,携带南宫世家子弟,向还珠郡主请罪,自知罪无可赦,愿意以死谢罪,还请郡主放过我南宫世家老幼妇孺!” 这一瞬间,南宫纯良突然想起,两日之前,自己故意闯进还珠郡主的闺房,开口调戏时,那位北宋第一美人表情淡然地说出的那句话‘活着不好吗’,当时觉得那句话,像是弱者困兽之斗负隅顽抗时候色厉内荏的低吼,现在看来,这句话更像是强者低头俯瞰时对于愚蠢弱者的悲悯和不屑。 眼泪一下子就从南宫纯良的眼眶里涌出来。 他好悔啊。 若是不招惹李牧,如金翅大鹏鸟一样,老老实实地巩固境界,那现在南宫世家何以会落到这种程度?只要不招惹李牧,南宫世家现在至少有一位破碎境坐镇,可以成为仅次于太白城的天下第一世家,有数千年的气运辉煌。 噗通噗通! 南宫世家的人,陆陆续续都跪在了王府大门口。 这一幕,令周围无数人心神震撼。 风云变幻啊。 谁也没有想到,原本要君临天下南宫世家,转眼之间就成为了昨日黄花,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北宋皇室人人喜笑颜开。 万众瞩目之下,一个看起来面带怯意的小丫鬟,从王府中跑出来,道:“滚吧,别挡着王府的道,也别让你们的血染脏了王府的门。”说完,小丫鬟又连忙补充了一句,道:“这是郡主说的。” 最终,南宫世家的人灰溜溜地走了。 偌大的婚礼,就这样散去。 无数人都在感慨,天下美人何其多,但以后千万不能招惹这位还珠郡主。 君不见之前拥有统一北宋之力的晋王,因为动了还珠郡主,死的结结实实了,而现在南宫世家又动这位北宋第一美人,结果呢,天下第一破碎境强者南宫羽如何?照样死了个通透。 连续两次的事件,让还珠郡主的身上,蒙上了一层神秘且高贵的气息,名气越大。 一场闹剧散去。 半日后。 太白城中,瘦高竹竿汇报完了北宋之行的过程后,行礼退出了李牧的书房。 他的心中,依旧震撼于那块玉诀之中,释放出来的一缕刀意,令他看不懂,看不透,虽然南宫羽这种破碎境的小虫子,他也可以斩杀,但却需要费一些功夫和时间,无法做到如主人这样,一缕刀意,凌空一闪,南宫羽就瞬间身死。 主人的实力,到底到了何等境界了? 两年过去,吹拉弹唱四人组的实力都大有精进,但在面对李牧时,却越发感觉到忌惮和压力。 书房中。 “公子爷,这个南宫世家如此阴狠险恶,欺辱雨姐姐,可见一门都是祸害,难道只杀南宫羽,就这么算了?”小书童明月愤愤不平地道。 李牧起身,来到窗前,看着窗外曲水流觞,叹了一口气,道:“会有人去对付南宫世家的,比我的手段更残酷,这个家族,很快就要完了。”

上一篇   0501、两颗人头

下一篇   0503、山上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