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6、三十九光年 - 圣武星辰

0506、三十九光年

李牧一怔,旋即明白过来。 凌霄医仙因为夺舍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不仅导致这一具肉身出现了问题,更是导致她的亦是与原主人的意识有了一些交互,所以截取了一些记忆,比如‘完璧归赵’这种词,凌霄医仙也是知道的。 “李刀神,我魂巫宗数千年之前,遭逢大难,肉身皆尽被毁,只存神魂,沉睡于地下,这些人闯入了我们安息之所,才被夺舍,弱肉强食,都是千古法则,如今我们被你寻仇而来,斩尽杀绝,我也并不憎恨,毕竟这就是一报还一报,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但还请李刀神念在我们夺舍,并不是让原主人魂飞魄散,还留下了一线,且我也愿意主动让还这具肉身,我只求李刀神一件事情,我儿李雄,虽然被改造了身躯,但并未参与组织的事情,且他的体内,流淌着这具身躯主人的血液,小女子恳请您,放他一条生路。” 凌霄医仙满脸都是肉瘤,看起来和可怖。 但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其中带着一种母性光辉,令周围人都是动了恻隐之心。 李牧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他见过李雄,曾有过冲突,这个贵公子不是什么好鸟,但那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情,如今的李雄,哪怕是经过改造,在他面前也不值一提,没有什么威胁。 这是凌霄医仙主动归还这具身躯的条件。 一边的李刚,听到这里,心里隐约松了一口气。 只要凌霄医仙死了,不管怎么死都行,他就可以解脱了,想一想以前面对这张丑脸的时候,那种恶心的感觉,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凌霄医仙转而再看向李刚,目光之中,流转着一丝很奇特的柔情蜜意,道:“李郎,你还记得,暴雨中山神庙,你我第一次相见吗?那时候,你还没有真正名扬天下……” “哼,你用不说了,我早就不记得了。”李刚直接打断他的话。 凌霄医仙却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地道:“不记得也没有关系,我记得就好,知道为什么,你的资质本是平凡,却能够成为当年的京城第一剑吗?我说过,我能帮你……当年,你从这里讨走了【天心蛊】,一飞冲天,你可知道,这【天心蛊】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鸳鸯蛊】,呵呵……” 李刚面色变了变,道:“你……贱人,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鸳鸯本是同命鸟,大难来时齐赴死,呵呵,独木不肯栖,双双在天涯。”凌霄医仙低声喃喃,眼眶微红。 她眼中有清澈的泪水滑落,似是自言自语,道:“我本以为,你是这浑浊尘世的奇男子,不会如那些俗人一样,只看外貌,谁知道这么多年,我做任何事情,也无法感动你,我为你的牺牲,你不知道,今天看来,知道了也不会在乎,所以,我也就不说了,不过,昔年既然你要了我的【鸳鸯蛊】,今日,你我已经是同命鸳鸯了,我死,你也无法独活,亡者世界……李郎,你也要陪我一起,生生死死,永世不分开。” 说完,她的身体里,散发出丝丝缕缕的碧绿色氤氲,仿佛是有什么物质散发出来。 脸上的肉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下去,露出一张清丽无双的面孔,肌肤白皙,充满了英气。 “贱人,你……”李刚猛然面色一变。 下一瞬间,这位西秦帝国封疆大吏的两只眼睛瞳孔之中,都有一根丝线般的血丝游走了起来,然后瞬间眼睑出流出血泪,他整个人的生命气息,飞快地流逝着,体内的武道真元,也如筛中之沙一样迅速地流逝。 “李郎,黄泉路上清冷寂寞,我会陪你一起走。” 凌霄医仙的声音,在空气里那一团碧绿色氤氲之中响起,幻化做一个面目普通的古巫族女子形象,这才是她真正的本来面目。 她自动将元神从那具身躯中散出来,没有了依托,很快就魂飞魄散。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贱人……不,”李刚惊慌失措。 哪怕是一身圣境的修为,也难以抵御他体内的生命流逝,转瞬之间,他就已经奄奄一息,眼眶里两道血水流淌下来,沾湿了衣衫。 他艰难地看向李牧,道:“牧儿,救……救我!” 李牧摇摇头,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他已经看出来一些奥妙。 凌霄医仙与李刚的三魂七魄都牵系在一起,时日已久,如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样,生则同生,死则同死,这应该就是凌霄医仙所说的【鸳鸯蛊】的作用了,这种蛊毒,让李刚武道修炼可以一日千里,有了今日成就,不过,一旦凌霄医仙身死,李刚也会随之绝命。 绝命鸳鸯。 这笔债,是李刚欠凌霄医仙的,该还。 所以李牧不会出手阻挡。 这个世界上,有欠债就必须还,李牧心中,对于凌霄医仙的际遇,颇为同情,痴心女子遇到了渣男,负心太甚,有报应太正常,这也是天道轮回。 最终,李刚在惊恐和不甘之中死去,化作了一团血水。 他一心想着借助李牧的手,杀了凌霄医仙,但却没有想到,自己也会落得如此下场。 过了片刻,那容貌恢复了正常的清丽英气女子,就逐渐清醒了过来,缓缓地睁开眼睛,张口,说的是普通话:“她……真的已经死了吗?” …… …… 一日之后。 “这就是当日你们驾驶的飞船?” 在苏措和宋昌霖等人的引导之下,李牧来到了一处地下大仓库之中,看到了一艘三十多米长的白色航天飞行器。 这飞行器宛如大鸟,充满了年代感,通体白色,上面有nasa的标志,与当日他在平安镇庄园地下室的壁画上,看到的那个航天飞机,一模一样。 “是,当日八国联合,进行了一次探索活动,我们乘坐【先驱号】飞船,进行地外远航,这次活动对外界严格保密,只有各国高层才知道……”宋昌霖滔滔不绝地道。 他是个话匣子,一说起来,就会没完没了,眼神里对李牧充满了崇拜和好奇。 倒是那个名叫苏措的清丽女子,也就是曾经被凌霄医仙夺舍的女子,表面上看起来略微有些冰冷,话很少,只有李牧专门问她时,她才开口,否则绝对不多说。 不过看得出来,她是天性如此,并非是故意摆出这样的脸色。 经过了一日的修养,加上李牧的治疗,二十一名地球科考团队的成员,几乎都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宛如噩梦初醒一样,花费了一些时间才适应了目前的现实。 而李牧对于自己也是地球人的身份,没有隐瞒,一开始苏措和宋昌霖还不信,但后来,与李牧交流,听到李牧说出了诸多地球细节之后,才算是完全相信了。 不过,他们乃是上个世纪八十多年代离开地球,对于地球上如今的一些变化,已经有些不太了解了。 李牧对于自己的身份,略作了一些‘艺术加工’。 所以在这二十一名队员的眼中,李牧和他们一样,也是因为时空裂缝而误入到这个星球,不过运气比他们好,拜入宗门,得遇高人,修炼武道有成,成为了高手。 “这飞船,还能飞吗?”李牧问道。 宋昌霖道:“飞是能飞,但想要飞回地球,不太可能,距离太远了。” 李牧心中一动,捕捉到了言外之意,道:“距离太远?莫非你们已经计算出了这里距离地球的距离?有了天文定位?” 一边金须金发的白人安德鲁连忙一脸兴奋地道:“是的,李,我们通过这些年的研究,不但找到了这颗星球的天文位置,还在群星之中,找到了地球,计算出来了位置,这是一个伟大的发现……” 这个科考团的白人团长,来自于美国,是一个乐天派,富有感染力,说起这个的时候,乐的手舞足蹈。 苏措打断了安德鲁的话,道:“这里距离地球,有39光年,就算是我们以光速返回,也需要39年的时间,而飞船的速度,只是第三宇宙速度,距离光速差的太远,我们就算是三百年,也无法回去。” 安德鲁一下子就蔫了下来。 “苏说的没错,如果只是靠飞船,我们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回到地球……我想念我的妻子和女儿,我执行这一次飞行任务之前,女儿才刚刚满月。” 一句话,立刻就引起了其他团员们的伤感之情。 仰望星空,可以看到家,但却永远都回不去了。 思念永远折磨着他们的心灵。 而且,因为被夺舍的原因,魂巫宗的强者修为强大,所以保护了他们的肉身,让他们过去三十多年的时光几乎等于是没有衰老,在重新得到了自己的身躯之后,他们的意识虽然已经经历了三十年的时光,但肉身却还处于当初的状态。 现在他们就算是回去,亲人们也都已经老去,甚至有可能已经病死。 宋昌霖却颇为自信地道:“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如果我们运气好,可以再找到一次时空缝隙的话,只要将飞船开入这缝隙之中,那也许一瞬间,就可以回到地球了,就像是我们来到这里时候一样。” 这的确是一个思路。 就听宋昌霖又非常坚定而又兴奋地道:“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时空裂缝或许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并非是偶然,就像是玻璃上的细微裂缝一样,虽然看不见,但却真实存在,也不会像是水波一样稍纵即逝,只是我们没有找到它而已,一旦找到了,那我们完全可以逆转来时的过程,返回地球……诸位,昔年你们不赞成我的想法,但现在,李也是通过时空裂缝来到这里,这说明,我的理论是正确的。” 科学家总是很容易亢奋。 李牧有些汗颜。 其实他撒了谎,是通过老神棍的传送阵来到这里,而非是时空裂缝,但宋昌霖却以为找到了证据一样,非常兴奋。

下一篇   0507、回家的路